【少妇白洁回归】(第1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财狼少年
2021年8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5245

           第18章、绿帽陈三的愤怒

  「什么?我老公……你……你是谁?我在哪里?啊……唔,别弄我了!……」

  林悦脑子里一阵阵混乱,很快记起自己之前和高义父子吃饭的事,只记得自
己吃着吃着忽然很困,就趴在了桌子上,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突然会出现在这
里被人肏干。

  「对,你老公就在外面,你仔细听,是不是有他的声音!……」

  王申继续按着林悦的嘴,让她说话的声音不至于很大,一边继续挺动阴茎肏
干着湿润的肉穴。林悦雪白的肥大屁股压在白瓷洗手台的台面上,屁股上冰冷的
感觉,但肉穴里却是火热热的,那根粗大的阴茎真是她前所未见过的离谱,每一
下都刮蹭得屄穴里酸麻阵阵。

  而这当儿里,林悦仔细一听,还真的听见外面传来的陈三的声音。

  「哈哈,高局长,你真猛啊!看看咱们小晶都被你干的吐沫子了!……」

  「啊……唔……啊,义哥,你鸡巴是电动的吗?屄都快被你干烂了,你……
慢……慢点不行啊!……啊唔……啊啊!……三哥,别啊……你别把鸡巴放我的
嘴里啊!……这样被你们前后干!……我受不了啊!……啊嗯……啊啊啊…
………要被你们干死了!……」

  「三哥,你去干孟瑶啊!别弄我了,后面义哥一个就干得我受不了!……真
的,他的鸡巴又大又长,还这么会操逼!……我算是遇到对手了……啊……啊…
…啊……义哥……大叔……你太狠了,慢点……啊……啊!……」

  小晶真是浪叫中的担当,声音句句勾人,高义从来没玩得这么兴奋过。

  按着小晶让其跪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的扶着尖小挺圆的屁股肏干,次次到底,
下下撞肉。「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小晶的脚上本来穿着绊带高跟鞋,此时
早就晃荡得掉了一只在地上,没穿鞋的脚丫难受的内扣着细小脚趾,JK短裙更是
被掀开在腰上,圆滚滚的挺翘小屁股雪白的露着。

  陈三则无耻的掏出自己的阴茎在一旁硬要塞入小晶的嘴里。

  另一边的孟瑶和戴庆则玩的比较保守些,戴庆采取上位式把孟瑶压在地上,
肩抗孟瑶的两条长腿,跪在孟瑶的屁股前一下下的干。

  孟瑶咬着唇,微微闭着眼,虚张着,没节奏的喘息,不时传出一声呻吟:
「啊……唔……啊哟!……哥,你快好了吗?我腿好酸,你放下来吧!……」

  陈三看一眼孟瑶,根本对孟瑶没兴趣,不管小晶愿意不愿意含他的鸡巴,硬
是塞了进去。小晶原本尖小的瓜子脸被鸡巴塞入嘴里后,左边的腮被鸡巴头顶得
凸起来,她真是难受极了。

  陈三倒是很享受,抱住小晶的脑袋,鸡巴一下一下的干入小晶的嘴里,还不
忘和高义说着话:「高局长,你不了解,小晶这骚逼就要这么干!她最喜欢3P,
我们一起干她,一会她叫得更疯,都会尿出来,哈哈,尿你一身!……」

  …………

  林悦在卫生间里听见陈三的这些声音,心里刀割一般的痛。

  虽然她知道陈三背着她在外面有女人,平时并没多大在意。但现在这么近的
距离听着陈三肏别的女人出轨给她戴绿帽,这又是一种别样的心痛。

  「怎么样?外面就是你老公吧!他现在肏别的女人玩得正嗨!你如果叫大声
把他引过来发现我们,你猜猜他会怎么对付你?……」

  王申适时的给林悦补刀,慢慢放开按在她嘴上的手。

  把手伸去摸揉两个硕大的奶子,奶子一挤就出奶,白色的奶汁汩汩的冒出来,
流得林悦胸膛腰肚子上全都是,又流到洗手台的瓷面上,流入洗水池里。

  一阵阵的屈辱感涌入林悦的心里,她原本留着哺育孩子的乳汁却被人这么放
肆的挤出来浪费,她真是有一种要弄死王申的心。

  但林悦不能逃避的是,此时此刻她却很希望面前的这个蒙面人继续干她。

  从怀孕到生孩子做月子,她已一年多没做爱过。

  生完孩子后阴道有些松弛,陈三也再没和她做爱过,顶多就是吸一吸她的奶
水。那么长时间没有满足的性欲,此时此刻林悦居然在王申的肏干下开始产生满
足感。

  林悦只觉王申粗大的阴茎把她稍显松弛的阴道肉穴卡得严丝合缝,真是让人
欲罢不能。

  「啊……唔……你,你快放开我!……你这是强奸,是犯法的,根据刑法第
236 条,……啊唔……,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身体虽然欲罢不能,但林悦
嘴上还是在逃避,虽不敢大声惊动到外面的陈三,也小声的挣扎,同时用手去推
王申的胸膛,「啊……唔……,你这个混蛋,强奸犯,出去,快出去……啊唔…
…放开我!不要再弄了……呜呜……」

  「跟我讲法律!那你老公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要判几年!……肏……看看
你的法律讲的好,还是我的鸡巴干的猛!……」林悦一旦有了回应,王申肏干得
更加带劲。

  把镶珠阴茎一次次的全部拔出又齐跟干进去,肏得林悦腰臀抖摆,不能自制!

  「啊……唔,不……不要啊!……你不能知法犯法!……」

  「老子就是要干,干死你妈逼的!……继续,给我讲讲法律啊!老子人都快
死没几天了,还怕你的狗屁法律!……如果有法律,怎么不把你那无耻老公陈三
抓去坐牢!……」

  王申兴奋起来,越发对身下的林悦鄙夷,认为她是陈三的老婆就犯了大罪。

  玩弄和羞辱林悦的做法越发凌厉起来。

  林悦从昏迷后就被干到现在,早就忍受不住潮汐探头,快要高潮!下体一阵
阵感觉过电一般酥麻酸胀,全身软而无力。

  随着王申继续又猛烈的肏干撞击,她的肉穴花心已快要忍不住颤抖痉挛。

  「啊……啊……唔啊……不,不要啊,我要受不了啊……」林悦难受的摇头
晃脑,想遏制缓解自己想要高潮的念头,却不小心一转头看见角落里内裤塞嘴的
高凯,顿时羞臊上涌,越发紧张,阴道在紧张中自然的用力夹紧。

  「啊……啊……那!那个人是谁?……他怎么在这里?……」

  「是谁你不知道吗?刚才还和这小子一起吃饭?……怎么就忘了,你是不是
想让他也来肏你!……」王申转看高凯一眼,呼道:「小杂种,想不想肏屄?
……哈哈,你看这个水滔滔的水屄真是诱人呀,干得我腰都酸了!……你求我,
求我我就让你干一次!……」

  「啪!啪!……」王申还怕打林悦的屁股得意的挑衅。

  「叔叔,真……你真的让我玩吗?……」角落里的高凯一直在旁观看王申肏
屄,鸡巴早就顶得难受,眼睛一亮,不顾羞耻的问。

  「啊!不……我不要,你不要让他碰我!……你们这是轮奸,要枪毙!……
要判死刑!……啊唔……真的,求求你了,不要让他碰我!……」林悦陷入另一
种恐惧中,恐惧越甚,却让她身体越敏感,肉穴夹得更紧。

  生过孩子的林悦阴道虽有些松弛,但她产后恢复期间坚持做瑜伽练习,阴道
肌肉群的夹力很强,那是硬生生挥洒无数汗水练出来的,就连陈三都还没享受过
这种超强夹力。

  「我肏,你的小屄怎么开始夹我鸡巴了!……看来你喜欢这种刺激呀!……」
王申把林悦的两腿举高抱夹在勒下,更深的进入,鸡巴头越来越爽。

  「不……啊,不要……啊唔……我没有,我怎么会……夹你……我疼死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会夹!……求求你别让那孩子碰我……啊唔……不要
这样啊!……你也不要再弄我了,……快拿出去!…出去,出去啊…啊啊……」

  「还狡辩,你自己闻闻,骚水都流成什么样了!……」王申继续肏干,用手
摸一把两人性器接触处的淫水,抹在林悦的嘴里。

  「啊……唔嗯……啊……这是什么!好难闻,快拿开你的手!……啊唔…
…啊呀……求你了,别再顶我了,我想尿,……啊唔……啊,要忍不住了,…
…会尿出来的!……」

  「这是你的骚水呀!好吃吗?……你敢尿就试试,尿出来我把你的尿叫你喝
进去……」

  「啊……啊……吖……我不要喝尿,很脏!……怎么能喝……不要啊……,
快点,你快出去,我真的要忍不住了!…出去啊……啊唔………」林悦肉穴花心
开始收缩,她急忙靠着自己最后的意识来压制着高潮。

  王申却是不留情,大阴茎龟头继续一次次撞入花心。

  「有种你就尿呀!……大骚屄!大水屄,尿出来一会我也拿去给你老公喝,
让他尝尝你的骚尿!……」

  王申越是这么说,林悦越是不敢放松自己紧绷的意识,全力控制压制着高潮。

  她的屁股开始想向后退,想逃避,但是她坐在洗手台上,背后就是墙,根本
退不出去。王申的阴茎继续如撞钟的大杆一样狠狠撞入她的肉穴花心。

  「啊……你这个混蛋、流氓、强奸犯!……快住手,拿出来,不要再弄我了!
……你快放开我,我可以当做没发生!……不会起诉你坐牢!……啊唔……啊呀
……啊啊……」

  「起诉我,你还想起诉我坐牢?……让我射在你的骚屄里给你生个胖小子,
看你怎么送我去坐牢!……」王申感觉阴茎被刺激到顶点,已产生快要射精的欲
望,使劲抱住林悦的腰,看着她媚眼迷糊,布满泪水的细长眉眼,「啪啪!啪啪!」
用力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不要……啊啊……不能射里面,求你了……不要射里面,我是易孕
体质,会怀孕的!……快点了,拿出去,求你了!别射里面……啊……」林悦开
始无力的推王申,但手上软的没力,她推着王申的腰,反倒像是给王申挠痒一般,
「你戴个套好吗?……求你了,别射在里面……我老公知道会打死我的!……啊
……啊啊……唔……呜呜,快出去,好哥哥,大哥,你不要这样……求你,饶了
我!……」

  「做梦吧!……我射了,就是要射在你的骚屄里让你怀孕!……」

  王申一声呼喊,真是舒爽到了极点,阴茎一抖,开始射精,顿时他抱住林悦
腰身肏干的动作更快了,一边射精一边肏干。

  肏得林悦喘息都接不过气来,只传出「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而林悦的肉穴里反应比王申更快,花心痉挛抖动,王申射精的同时,林悦肉
穴里一股滚烫的阴液急射冲出。跟随着林悦的小便也失禁了,哗啦啦冲出来,浇
得王申下体湿热,卵子上大腿根全都是滚烫的淫水水尿混合物。

  「啊……啊……好丢脸!我怎么……怎么泄了!……不……不要啊……快放
开我!……」

  而就在这时,卫生间门外传来陈三的声音,「你们仔细听,怎么卫生间里有
女人的浪叫声!……」陈三此时本在肏干小晶的嘴巴,突然抽出鸡巴,转眼看向
卫生间方向问。

           第19章、隔门相对互绿帽

  「呃呃……啊!我要射了……」高义闻言吓得一抖,没把持住,鸡巴头一阵
阵喷射,射在小晶的屄穴里。他浑身激灵的抖动着,赶快出言掩盖卫生间有人的
事实,「不可能,你是不是听错了,卫生间怎么会有人?……」

  「不是,真有,我刚才听见有女人的叫声!……」陈三道。

  「小凯,小凯,是不是你在卫生间里?……」高义来不及提裤子,赤条条的
露着射精后软掉的大屌快步走去卫生间门口,拍着门向里叫着问。

  刚才是他打电话让儿子带着陈三老婆躲进卫生间的,高义心想是不是高凯忍
不住在卫生间把陈三老婆干出了淫叫声,那样的话他必须给儿子掩盖真相!

  不然被陈三发现卫生间里是他老婆,那还得了,自己两父子岂不遭殃。

  卫生间里王申听见外面的动静,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伸手去捂林悦的嘴巴。

  只有高凯听见父亲的叫声后欣喜的「唔唔」大叫:「爸,是我,快来救我啊!
……」可惜高凯的嘴里塞着王申的内裤,手还被王申刚才用腰带绑在淋浴区的水
管上,因此呼救的声音根本传不出来,只传出「呜呜嗯嗯」的声音。

  「原来是你臭小子在里面!……是不是和你女朋友在里面乱搞!……你给我
小声点啊!……」高义不知道王申在里面,只以为是儿子高凯在里面玩陈三的老
婆,故意曲解的维护儿子,他这是故意说给陈三听的。

  「我就说吧!……刚才明明听见里面有声音!……」陈三疑惑道:「怎么?
高局长,里面是你儿子?……」

  「嗯,是吧!……肯定就是了!今天他带女朋友来和我一起吃饭的!……这
小兔崽子,肯定是趁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和女朋友跑卫生间里躲起来亲热去了!
……这刚才我们都忙着干屄,差点把他忘了!……」

  陈三此时已走至卫生间门口,很想推开门进去看看,高义的儿子玩的这么嗨
吗?

  高义吓得赶忙拦住,拉陈三走开:「小陈呀!别管,我们继续干我们的!
……」

  陈三倒也不好违拗高义,一起走开。

  这时卫生间里的王申发觉危机已过,继续又把阴茎捅向林悦的蜜穴里,这种
就在陈三的一门之隔外干陈三老婆的刺激,真是让他爽得不行,正好可以出一口
心里的恶气,怎么会放过。

  王申的阴茎今天真是很给力,刚刚才射过还不软,一下又干入,干得林悦
「啊啊」又叫起来。林悦刚才听见老公陈三的声音就在门外,真是紧张害怕得要
死!肉穴内所感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的酥麻酸爽!……

  但是她心里真的很害怕!叫声出口急忙自己伸手盖住嘴巴,只传出「唔唔」
的声音。

  「哎,里面又叫了!……高局长,你儿子多大,这么猛吗?……」门外被高
义拉走的陈三兴奋的打趣道。

  「这不遗传我的吗?……你不看看刚才我把这小妹子干得惨哼浪淫,屄里都
是水!……」

  「哈哈,不错,高局长威猛,陈三佩服,来……咱们继续!……小晶,你别
装了,就干这么一会就趴地上了?快点起来继续玩!……」陈三因为听见卫生间
里的浪叫声,越发兴奋起来,过去把刚才被高义干趴在地的小晶拉起来。

  「三哥,等等,别啊……我屄里还疼着!刚才义大哥太猛了!……火辣辣的
疼,再干要出血了,你让我息息呀!……」小晶本身身子苗条偏瘦,还真耐不住
被两个色中饿鬼玩弄。

  主要是刚才被高义干了大半天,她都没什么感觉,全程假叫,屄里都是生疼。

  「少逼逼的,别废话,快点!……我和高局长还要来次双龙探洞!……」

  高义一听双龙探洞立即来了精神,赶紧去抱住小晶按在地上:「这个我还没
玩过呢?……小妹子!再让我好好疼你一回!……」

  陈三接着扑上,两人很快找好位置,高义捅小晶的菊花,陈三捅小晶的屄穴。

  两人把小晶夹心饼干一样夹在中间,开始又一轮的肏插!……

  小晶菊门缩紧,屄穴动开被塞,无奈,只得继续忍受着被两个色鬼男人的肏
干,可怜是的她明明本身反应不大,还必须假叫着讨好两人!……

  小晶做援交太久,早对这些操逼的动作没了多大刺激,小屄都对鸡巴免疫了。

  真是可怜又无奈!……

  「啊!啊……啊……三哥,别捏我的奶头啊!……奶头都被你捏成干葡萄了!
……慢,慢点,你们两个都这么猛,一起干我要弄死人啊!…啊啊……别啊……
慢点………」

  「啊……唔……义哥,你慢点,别这么深,屎都要被你捅出来了!……」

  小晶肆无忌惮的淫叫,却正是符合了高义和陈三的心里,越发把小晶夹心饼
干在中间干得火热,两个肉棒一搅肉穴,一搅菊穴,双龙搅海,干的小晶都快翻
白眼了!……

  小晶已忍不住眼里流泪,黑白分明的少女眸子泪水晶莹,转头看着一旁被戴
庆压在地上温柔肏干的孟瑶,气得浪骂:「我肏!……你们操逼怎么都肏我!
……也去干孟瑶呀!……让我息一息!……啊……啊……三哥慢,……慢点…
…义哥,别掐我的大腿呀!……指甲别抓人……啊唔……我的头发……疼……」

  却在这时,卫生间里传出比小晶叫声更大的声音。

  「啊……唔……啊,快点,你干,干死我……我不管了……不要脸了,老公
都这样,还要什么脸,……弄死我吧!…快点肏进我的屄里,肏死我………我现
在才知道!你的大鸡巴比我老公的大多了!…啊啊……唔,我恨死我老公!……
他是个混蛋!……流氓………」

  叫声的主人正是卫生间里又被王申肏干起来的林悦,原来她听见外面陈三淫
荡的出轨声音后彻底把她惹怒了!……

  王申先是被林悦的反应吓了一跳,想堵林悦的嘴巴没堵住。

  才一堵上又被林悦掰开他的手。

  「肏,这骚娘们是怎么了,别害死我啊!……」

  王申心里跳得猛,刺激是刺激,可不免有些害怕,一时抽肏的动作也慢下来。

  林悦抓着王申的两个手臂,双腿缠锁住王申的腰,此时此刻怎么也不放开王
申,把王申当做报复陈三的对象,王申动的慢她就自己耸动着腰臀用肉穴去吞吐
王申的阴茎,「啪啪啪啪」猛力撞击王申的小腹。

  肥耸的阴户一下下撞击在王申的前耻骨上,肉穴疯狂的吞吐王申的阴茎。

  林悦这时主动拿出了心里、身体里最疯狂的爆发力!……

  「快点,干我,肏我,干死我……我的骚逼就喜欢你的大鸡巴……又粗又大!
……我要怀你的孩子!……你射在我的骚屄里……啊啊唔……啊啊……怎么!你
怎么萎了,害怕了!……这么没力,快点干啊……干烂我的骚逼……啊啊……骚
逼好痒!……你的大鸡巴快顶我……顶死我……比我老公的好大……好大!……」

  林悦的疯狂王申始料未及的,一时只觉心里愤慨!

  但下一刻他立即爆发出欲望的怒火,「肏……骚逼……烂货……这是你自找
的……以为我怕你吗?……」

  王申只觉林悦的肉穴里太水了,进出太顺畅,没有紧绷感。

  遂一下抱着林悦翻转过来,从后干入林悦的菊穴。

  「跟我嘚瑟是吧!……老子干烂你的屁股!……」

  「噗嗤」一声,王申斑驳的镶珠阴茎干入林悦的菊穴,林悦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来有些忍受不住,但想起外三无耻出轨的陈三,咬牙忍住,立即张嘴大叫起来:
「啊……你的大鸡巴,快点,干死我的骚屁股!……摇一摇,动一动,敢放进我
的菊花里来,咬断你的骚鸡巴!……喔……啊……啊唔……好爽!……原来屁股
被干这么爽!……」

  「我真是白活了那么多年!……我老公还嫌我脏,从来不肏我的骚屁股!
……啊啊……啊嗯啊……,以后我要天天被你干!……啊啊……」浪叫到后来,
林悦都分不清自己是真叫还是假叫了!……

  只觉菊花穴口一次接一次的越来越痒!……

  她用力把那根粗大阴茎挤出去,但是粗阴茎又是很快送进来!……

  林悦菊花穴处于空……满……满……空……

  菊穴唇口丝丝的缩紧镶珠阴茎!

  …………

  一波波的刺激之下,林悦陷入了无与伦比的快感中!……

  每一次王申抽肏阴茎,林悦的屁股都抖摆得肥臀颤抖,像是电臀一样。

  「啊……啊啊……啊唔……我怎么会这么骚!……」林悦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羞耻、刺激,带着难以抑制的快感,王申又肏得几下,林悦阴穴内一阵阵急剧收
缩,菊穴紧紧锁死,她再次达到高潮。

  水尿混合的淫水从阴唇缝里「哔哔」冲射而出,尿湿了她一只还穿着高跟鞋
的脚。

  「怎么又来啦!……你这个烂骚货,屄水还真多啊!……」

  王申说话虽然声音小,但是心里爽的无以形容,他一边听外面陈三和高义的
声音,一边肏干得陈三的老婆失禁淫乱,简直是心里享受到极大的复仇感和兴奋
快感。

  林悦这次泄身后疲软得有些无力,浑身都抖,身体支持不住,向下软去。

  不过王申这次还没射,哪里放过,从屁股穴里掏出鸡巴,抓住林悦的头发,
把鸡巴塞进她的嘴巴里!……

  「快点,给我舔!……我要射在你的烂嘴里!……」

  「啊……不要啊!你刚从我的屁股里拿出来!……好脏!……我不要!……」

  「不要,那要不要我打开门把你推出去见见你老公!……」王申压着声音的
威胁!……拿鸡巴摔打林悦的洁白玉面。

  「不……不能出去,我老公会打死我!……」林悦刚才泄身后恢复了几丝冷
静。

  「那就扶好,自己含进去,给我舔干净,舔出来!好好品尝我的精液!……」

  王申拉着林悦的头发让她的头往后仰,清晰的看到林悦丰厚的上唇、美丽的
人中、洁白的一排上牙齿,以及在张开的嘴里躲闪的粉红小嫩舌。

  王申鸡巴一顶,干入林悦的嘴里。

  林悦此时才看清楚王申那有着斑驳凸起如赖头的镶珠阴茎,吓得闭眼不敢再
张开,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可怕」的阴茎呢?想起刚才就是这根「可怕」的阴茎
干得自己尿水失禁,林悦羞臊到了极点。

  但此时阴茎已经进入她的嘴,林悦尝到一种咸怪的骚味!……

  但很快她的味觉就失灵了,整张嘴被王申粗大的阴茎撞的发麻,舌头上全是
过电一样的快感,一阵阵传至脑海深处!……

  「唔唔!……唔……吖……唔……」林悦满嘴是鸡巴的味道,传不出清晰的
声音。

  「快点,快点,给老子含住,头别往后退!……」

  王申很快感觉快要射了!……

  而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被打开,陈三当先出现在门口。

  高义本来在挡陈三,被陈三一把推开!陈三的嘴里叫嚣着一个声音,「不对,
快滚开,谁也别拦我,我怎么听里面是我老婆的声音!……」

  而陈三开门后,真的看到自己老婆嘴里含着别人的阴茎。

  这一刻,陈三心里只有一个字!……

  混……蛋……

  杀…………

  死……

           第20章、马路当街魔性狂

  陈三一下楞住了,眼睁睁看着一个丝袜蒙面人急忙抽出阴茎,阴茎龟头「吡
吡」喷射出一股股精液糊在自己老婆林悦的嘴上、鼻子上、眼睛眉毛上。

  被喷得满脸都是!……

  而这时,林悦因转头看见突然出现的陈三,吓得一激灵!

  居然在没被肏穴的情况下又来了一次高潮,

  屄穴里又是一股湿热的尿水淫液冲出来!……

  陈三的耳朵里,瞬间失去了任何声音,只听见林悦淫水水尿冲射在卫生间瓷
砖地面上的「塔塔」声!……

  「够杂种,你找死,敢干我老婆!……」

  陈三把所有的怒火化作一股巨力,向前跨步进入卫生间,抬起一脚,踢向王
申。

  不料他支撑身体的那只脚正好踩在林悦流满地上的淫水上,脚一打滑,陈三
一下没站稳,「滑」的一下,摔倒!……

  后脑重重砸在地上!……

  「肏你麻痹……奸夫淫妇,我弄死你们!……」

  陈三摸着后脑痛处,想爬起继续踢人,打死肏他老婆的蒙面男。

  可就在这时,王申从衣兜里摔出一只玻璃瓶,丢在了陈三的身上。

  玻璃瓶里装的正是王申自己在学校化学实验室调配的硫酸水,他丢的时候已
拧开盖子,硫酸水一旦落下,立即浇在陈三肚子和小腹上冒烟!……

  一阵剧痛,陈三瞬间大脑空白数秒。

  整个小腹都被硫酸水淋到,鸡巴上也被淋到!……

  「啊!痛……死……我……了!…………」

  陈三杀猪一般的吼!……

  怪就只怪他刚才光着下身进来,都没裤子遮挡,鸡巴遭了硫酸水的「洗礼」!
……

  王申一击得手,顿时又是一击!……

  哪里还有半点留情的余面。

  又一只玻璃瓶打开,把里面的硫酸水洒向陈三的面门!……

  王申很庆幸自己刚才操逼都没脱衣服只脱了裤子,才能这么方便的从衣兜里
取硫酸瓶。

  他这边用硫酸淋了陈三,看门口凑头张望吃惊张开嘴合不拢的高义也不放过,
又是一个硫酸瓶打开洒过去!……

  高义被淋了满脸,双手捂脸痛摔当场!……

  王申闪电般的放倒两人,心跳快跳出喉咙!也顾不上找裤子穿了,急忙跳出
卫生间逃跑。他的心儿「咚咚咚」「咚咚咚」,一直跳着!

  王申一路冲出走廊,冲下楼,冲出饭店大门。

  冲到大街上,这才回头看了一眼饭店大门。

  心也才安定了几分。

  他摸摸数码相机还装在衣兜里,松了一口气。

  一辆出租车就在这时从路边驶来,耀目的灯光照得王申晃眼,他抬手挡眼。

  出租车急刹车,险些把王申撞飞出去。

  王申扶着出租车的引擎盖,摸去出租车的前排车窗前,直接强行打开车门。

  「快!……带我离开这里!……」

  开出租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小少妇,长的白净温和,白瓷一样的恬静貌美,眉
眼似还有些面熟的样子。女司机看王申赤裸下体露着硕大的斑驳阴茎,又带着蒙
面的面罩,吓得浑身一抖,「大……大哥……饶……饶命……你不要碰我!…
…」

  女司机想开车门逃跑,王申一把抓住她的手,吼道:「开车,带我离开!没
听见吗?……是不是你的骚逼痒!……」

  女司机吓得尿水都挤出来好几滴,浑身一激灵,赶忙启动车子飞快开走!

  路上,随着车子风一样向前驶去,王申慢慢在副驾位上平静下来。

  女司机却一直战战兢兢的双手死死握住方形盘,惊恐的不时瞟了一眼王申的
位置,王申胯下的阴茎还直挺挺站着。

  「大……大哥……你……你要到哪里去……」

  「前面路边停车!……」王申抬手指!

  女司机腿一抖,刹车压到底,惯性险些把两个人从车窗丢出去。

  王申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流血了。

  「大……大哥……,对不起……」女司机吓得闭眼,她戴着安全带没受伤。

  「我肏你妈逼!……会不会开车?……」王申摸着头痛处,手里一把的血!
……

  「别,求求你了,大哥……你要做什么都可以,别杀我!……我把钱都给你
……你要干我也行!……别杀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司机被王申的吼声吓得张眼,看一眼丝袜面具上流血的王申,吓得浑身发
抖。

  王申和她闪躲的目光对了个眼,从对方惊恐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傲然天地
的畅意之感,似还从女司机的眼中看到另外一个他要复仇对象的影子!……原来
他王申也有今天,高高在上的蔑视着面前的人。

  此时的女司机在王申的眼里,就如一只怜若的小鸡,随便一脚就可以踩死。

  「行!……下车,去引擎盖上,趴着,自己脱开裤子,让我干你的骚屄!
……」

  女司机能有什么办法,颤抖着下车,颤抖着趴到车的后引擎盖上,含着泪水
退下自己的牛仔裤和碎花小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咬着牙,等待着王申的肏干,
她只希望王申只是干他一炮就走,别把她杀了!……

  王申沾着血的手「啪」一下打在女司机圆滚滚的屁股上,留下血手印。

  扶起自己的阴茎,「波」干入女司机的后臀蜜穴!竟是一个粉嫩的白虎小穴。

  女司机咬牙咧了一下嘴,肥嫩的肉穴才完全接纳住王申粗大的阴茎。

  王申只觉这女司机的小穴紧得要命,从后掀开女司机的后背T恤,露出黑色
的胸罩后带,双手上去就解开了,一边摸着光滑的后背探入腋下捏玩饱满的奶子,
一边开始耸动阴茎。这时王申才有暇回忆刚才看见的女司机面容,印象里温和静
美,居然很熟悉,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妹子,你的小穴真美呀!……哈哈……放心,看你这么听话,我今天一定
好好送你上高潮!……让你爽死!……」

  「啊……唔……大哥,你……你舒服就好!……我……我……」女司机很快
就发觉自己肉穴里传来瘙痒酸麻,王申的阴茎已经在她的屄穴里左凸右撞的激烈
耸动起来。

  肉穴从一开始的干涩,已经慢慢湿润,水身汲汲!

  「咕唧!咕唧!……」阴茎抽肏的声音传出!……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小屄这么紧,你老公很少肏你吧……放心,今天哥
肏了你……以后永远对你好!……」

  「啊唔……别,别大哥……我离婚了!……」

  「离婚,那是好久没做了吧!难怪小屄这么紧!……不对啊!你长的这么迷
人,屁股又圆又鼓,还是白虎小屄!……随便勾勾手就能迷倒一片!……怎么可
能这么久不做爱呢!……」鸡巴肏入女司机的白虎小穴,阴茎享受着美妙的紧致
快感,王申渐渐从刚才的那种疯狂中缓过来!竟开始有些可怜被他肏在身下的女
司机。

  心里便更添几分爱恋之心!……

  「啊……啊唔……大哥你别问我了,我,我好羞耻,难受!……人家说白虎
克夫!……我老公是被我克死的!……有个弟弟也被我克的娶不到老婆,我…
…我不敢找对象!……啊……你,你快点吧!……路边随时会有车和人来……如
果被人家看见!……我……啊啊啊……」

  「克夫?这么美的小屄,被克死也值了!……哈哈!……有人来才好呢!…
…叫他们见识下你的白虎小屄……你肯定会更刺激更爽!……」

  「不……不要啊!啊……啊……,大哥……要不,要不我们去车里!……随
你怎么肏我都行!……啊……这里……真是太难受,有风吹我的屁股!……啊唔
……」

  就在这时路边一阵车灯光散过,一辆车开过,两人被灯光照了一亮。

  「啊唔……啊……啊……大哥,你快停,来人,来人了……」女司机羞得急
忙伸手捂脸!……紧张的两腿使劲夹紧,屄穴猛咬阴茎。

  「对,就这样,我喜欢,你的小屄夹我了!……妹子,你再夹一次!……」

  「啊……啊,不要啊大哥……你总得给我留点面子!……我什么都乖乖听话
了……你快点,赶紧射完,我要回家!……不然家人会找我……太晚了不回去,
我弟他会来找我……啊……啊嗯……大哥,轻点,让我说完……你这样捅得我都
说不了话!啊……啊唔……」

  女司机越说轻点,王申越是干得重,一下下抽出阴茎又齐根插入,干得女司
机直咬牙。

  过程中又有好几辆车开着穿过!…每次灯光都照得二人一亮。

  好在那些车都匆匆开过,没停车下来。

  不过也有飘眼看见的司机错过后,才反应过来,握着方向盘大骂:「他妈的,
马路边操逼!真会玩的,怎么也没有交警来管管!……以后老子也要找个女人试
一次!……」

  这司机只忙着骂,还想回头看,「乒乓」一声,撞上了路面路沿石,传出碰
撞声。

  「啊……啊……唔嗯……大哥,那边出车祸了,你快干完了没,小屄都发麻
了,你放过我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尿出来……很脏!……啊……」

  王申转头看不远处碰车的地方,已经有司机下来。距离两人这里不过百多米,
那下车的司机撞车了不忙着先查看自己的车,还飘头看这边!……

  「我肏,肏你妈逼,没见过操逼吗?再看,再看我弄死你!……」王申破口
大骂,他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怒火,只因那下车的男司机竟是他认识的人,以前
曾经和白洁出轨过的老七陈德志,那个曾经王申把他当兄弟,他却上了王申老婆
白洁的混蛋。

  老七飘眼看见蒙面的王申,吓得一抖,急忙回头。

  「啊……啊……老七,陈德志!……快……快来救我,快救我啊,有人强奸
我!……」却在这时,女司机用力的向着老七的方向嘶吼起来,并且开始拼命的
摆动屁股想挣脱王申。

  老七听着声音熟悉,又转头一看,恰见女司机从引擎盖上抬头望他:「姐
……是你……」

  「老七,快点,快来救我……这个流氓要弄死我了!……他强奸啊……啊啊
唔……快来,我快不行了……要忍不住了……要死了啊……啊啊……他的鸡巴像
根铁棍,要捅死你姐了!」

  王申闻言更加兴奋起来,没想到自己巧合之下居然肏了老七的姐姐,难怪刚
才看着这女司机有熟悉感,原来是眉眼长的像老七。

  一股兴奋的怒火让王申很快又爆裂起来,对原本产生了一丝爱意的女司机当
然爱意全无,抓着她的头发把头按在引擎盖上,「啪啪!啪啪!」肏的更加卖力
了。

  「肏死你妈的屄!……原来你这骚女人是老七的姐姐!……」

  「啊……啊啊唔……我弟弟不会放过你的,你快放开我……啊……啊你混蛋、
流氓、快住手,拿出去!……我要被你弄死了!……呜呜……没见过你这么肏的!
……啊啊……拿出出去……出去,呜呜……」女司机刚才呼叫老七救她,已经是
豁出去了,这时终于拼命的反抗起来,屁股使劲的摆动,想把王申的阴茎甩出去。

  「姐,是你吗?姐……」那边老七冲了过来,「混蛋,快放开我姐……」

  老七不似陈三那样的血性,当年曾看着白洁被陈三肏干也不敢出手。此时虽
然冲过来要救自己姐,但看见蒙面的王申一眼就瞧出定是匪徒,吓得慢了步子,
一时不知是逃还是继续上去救人。

  「哈哈……混蛋、孬种……老子我要射了,现在就射在你姐的骚屄里,过来
啊!过来打死我啊!……」王申愤怒的拍打女司机的屁股,加速冲刺肏插!……

  「啊……啊唔……啊……老七,快……快来救我啊……我是你姐,是你亲姐
啊……啊啊……这个混蛋,他的鸡巴太粗了,快干死我了,不是人,不是人……
啊啊……啊唔……」

  老七心里刺痛,忽然想起曾经白洁在他面前被陈三强暴的场景。

  猛一咬牙,左右转头,往路边一看,本想找个砖头石块什么的上前,可惜没
找到,老七最后还是冲了过去,飞起脚要踢王申。

  「混蛋,白痴,你来晚了!…这个骚逼已经是我的!………」

  王申一声怒吼,鸡巴头一抖,波波一大股精液射入女司机的白虎屄穴里。

  女司机却也忍不住,在肉穴被滚烫精液冲击的时候,大腿猛烈一夹,全身一
阵过电,也是泄了身:「啊……啊啊……啊……老七……你……这么慢……姐,
姐我……啊……」

  老七最终还是来到,一脚把王申踢开。

  王申一下摔倒在路边,头撞在地上,整个人天旋地转一般!

  不过他还记得衣兜里有硫酸水玻璃瓶,掏了出来啥也不管的往四周到处乱洒。

  随后王申脑袋越来越昏,胃癌的腹部忽然剧痛,他痛得凄苦惨叫起来,他不
再记得后面发生什么,两眼一黑,人昏了过去。

  而那边冲来救走姐姐的老七,被硫酸水洒到脸上痛得大叫。

  他顾不上再回头看王申,拉住光着屁股的姐姐,赶忙跑!

  这一刻,老七又想起曾经眼看白洁在自己面前被强暴的场景!……心中满是
折磨!……为什么?为什么他老七就是这样胆小,以前救不了白洁,现在也救不
了姐姐。

  不,不对,我已经把姐姐救走。

  老七拉着光屁股的姐姐,飞快的跑向自己的车。

  也不管车是不是前面被撞破了大坑,拉姐姐上车,急忙启动,开着飞逃。

  …………

  尾声!

  王申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

  岳母白湘琴和白洁都在旁边看护他,这是那天夜里有个好心的路人散步时碰
到昏倒在路边的王申,帮他打了120拉到医院的。

  随后医院就通知了王申家里,白湘琴先接到家里电话,听说王申进了医院。

  白湘琴立即又给女儿白洁打电话,就都一起到医院里看护王申。

  白湘琴和白洁来到的时候王申还未苏醒,医生说了王申的情况,母女两才知
道王申已经胃癌晚期,只有不到半年的寿命。

  白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下子眼圈就红了。

  看看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王申,心里一种揪心的羞愧!……为什么他病了一直
不和我说!为什么我还和他冷战吵架!……这一刻,白洁才意识到,她心里是深
爱着王申的!……

  白湘琴自己心里也不好过,她才刚刚迷上王申的粗大阴茎没几天,不想王申
就出了这样的事,白湘琴心里痒痒酸酸的十分难受。但她毕竟是经历过更多世事
的人,并没有如白洁一样程度的难受。

  甚至,作为母亲,白湘琴还把红了眼圈的白洁搂在怀里安慰:「洁,不怕了,
不怕了,妈妈陪着你!……王申不是还会醒过来吗?他还有半年多,后面的日子
你好好陪他!……」

  「妈……可是,可是半年以后呢?……我现在才发现王申真的对我很好!
……」白湘琴把白洁搂在怀里安慰,反而更加刺激得白洁眼泪滚出来,湿了大大
的眼睛,清澈的美丽圆大的杏眼里,泪水像晶莹的珍珠!……

  「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从新再找个了!你还年轻……你不是早就在
外面有人!……」白湘琴算是过来人,比起王申,她自然更在意自己的女儿。

  白洁迷糊着双目,转头看一眼病床上依旧昏迷的王申,脑海里忽然飘过那些
肏过她的男人,到底谁可以在王申之后成为她的归宿呢?

  高义?一个只会到处玩弄妇女的色官!不行!……

  老七?一个亲眼看着自己被强暴也不救的无情之人!不行!……

  东子?……一个满嘴只有屄屄屌屌的小混混!如何托付终生和他过一辈子!
……

  陈三?一个更大的混蛋!赵振?……还是那个不知名的一夜风流的火车上的
强奸客?……还是二庄子?……还是自己曾经在省城服侍过的那几人?……还是
一直对自己疼爱有佳的王市长?……

  白洁摇摇头,心里竟没有一个她可以托付的人。

  白洁再次看向病床上昏迷的王申,许多和王申恋爱时的甜蜜画面浮现出脑海。

  此时此刻,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白洁真希望,自己能对王申好一点,再好一
点!

  白洁挣开母亲的怀,忽一下扑在了王申的病床上,泪水如断线的风筝,流湿
一片。

  王申也就是白洁扑在他怀里哭的时候醒过来的。

  眼神有些空洞的过了好一会,思绪才慢慢恢复过来。

  这时正有护士孙小莲进来换针水药水,让白湘琴白洁先出去,给了王申思考
的时间。

  王申看着护士装白衣美丽,清纯动人的孙小莲,看着这位东子准备要结婚的
对象,目光里很快燃起顽强的生命火花。

  「面具,我的面具!东子你个混蛋、杂种,我很快就会让你遭到报应!……」

  王申心里低吼着,那个住在他心里的魔再次出现。

  他定定看着孙小莲贴心的给他换针水换药,眼中浮现出一抹暗芒,只看得孙
小莲浑身不自在的瘙痒,不自然的夹紧白色护士袍下的双腿。

  「王老师,我看你精神挺好嘛!外面的是你妻子和岳母吗?你妻子真漂亮,
岳母这么年轻,你真是有福气!……我看你妻子刚才哭了,她一定很爱你!……」

  王申淡淡一笑,声音似带着一股邪意:「爱不爱我就不知道了!……不过,
以后她肯定会更爱我!……」

  「真羡慕你们!……」孙小莲答。

  孙小莲却不知此时的王申,心里已经萌生出一个对付她的计划。

  她更不知道王申的心里还产生了另外一个对付白洁的计划。

  王申要怎么对付白洁呢?……

  王申看了孙小莲几眼后,目光转去病房的门口,看着在门头焦急的白洁,微
微的笑了。心里自己对自己说着:「洁,我终于知道了?终于知道要怎么爱你了!
……我要让你看看我的面具,你一定会爱上他!……」

  …………

  几天后,王申出院回家。

  白洁母女都一起贴心的在家里照顾。

  关于那天王申在饭店里做的事,至今也没有任何人找上来,没有人知道那个
面具人是王申。高义自此被硫酸毁了容,被陈三叫人打进了重症病房。陈三被硫
酸毁了双眼和男根,也至今还住在医院。

  陈三手下的几个「拜把」兄弟老二瘦子等人,因陈三出事,已经在着手准备
瓜分他的酒店和地盘。

  陈三的老婆林悦则是带着孩子跑去了娘家。

  那天在马路边救下姐姐逃跑的老七,姐弟两根本都没有报警,不敢报警。

  戴面具的王申,竟然就这么逍遥在了法外。

  在家里被白洁和岳母悉心的照顾下修养了几天,王申很快又恢复了精力。

  之后,他便经常晚上回家很晚。

  而城市的夜里,就多了一个戴着丝袜面具,兜里总装着几瓶硫酸水的「夜魔」!

  甚至连白洁也遭受过这个「夜魔」的侵扰,而且不止一次。

  无耻的「夜魔」在白洁回家的路上用刀子挟持白洁,许多次的挟持,许多次
的调教,一会让白洁当街脱裤子被肏,一会让白洁在公厕里脱光走回家,一会又
把白洁抓去地下室锁起来,一会又在白洁的小穴里塞上跳蛋让白洁去商场!……

  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场景!……

  「夜魔」用刀子和拍照要挟白洁,无数次把精液射到白洁的小穴里。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久,白洁初时不察是谁?……

  后来渐渐知道蒙面「夜魔」就是王申,白洁心想王申就要死了,自己就最后
陪他演下去满足他的心愿,于是一直没揭穿王申的行为。反而白洁还因为一次次
被王申无底线的调教,最后弄得她也深深爱上这样被「夜魔」调教的行为。

  王申却一直蒙在鼓里,以为白洁不知道,十分享受对白洁的调教行为。

  直到后来一直在默默关注着白洁的钟成发现事情的端倪后,才出面终止了王
申的「无耻调教自己老婆」的行为。

  那时候王申的胃癌已经完全恶化,没几天就死在病床上。

  期间钟成到医院看望过王申,那时白洁一直在病房里陪着王申。钟成本打算
告诉白洁「夜魔」的事,最终没说出来。而后的日子,钟成一步步收复南城原本
属于陈三的地盘,渐渐成为南城的第一大佬。

  时间这样慢慢过去,很多年后,钟成也不太记得白洁了。

  王申死后,白洁最终并没有和谁走在一起。

  她已经怀了王申的儿子,独自生下儿子抚养,把小王抚养长大!

  或许像白洁这样的人,她最终都不会归宿于任何人吧!

  除非,除非等小王再长大几年,白洁才会真正的归宿于自己的儿子,王申的
儿子吧!

  《我的美母白洁》,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文终,白洁永远活在人的心中!)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白洁的结局,这是谁的结局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