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知否知否】第五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如梦】【知否知否】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五章

  回到家了。总觉得之前在深圳和三亚的时间好像梦中一样。我跟她那晚上玩
了很久才回去,第二天在酒店滩躺了一整天就回东合市了。

  今天是去学校报到的日子,我之前还在纠结去哪个学校来着。不过,既然父
亲和妈妈已经安排好,我也就从善如流了。

  本来我准备自己去的,但是妈妈不怎么放心,非得跟着我一起去,害我又得
社死一次(这么大的人还需要父母陪着报到)。

  之前父亲已经联系过了,本来我的成绩是没问题了,只是没有参加高考而已,
复读之后,我也很有信心可以拿到理想的成绩。所以,基于选择熟悉的地方这个
原因,我还是很愿意回到临远一中继续复读的。很不爽的是,因为今年出了一个
市状元,还是北大的尖子生。关键这人是陈袁丁。这人是段美凛的现在的男朋友,
我整个人就不太好了。不是不太好,是很不舒服。

  临远中学大大的火了一把。

  抹去这些让我烦心的念头,跟妈妈一起下了车。下车之后,跟着妈妈一起去
办公室办了报到手续。又听妈妈跟我的科任老师讲了些麻烦多费心之类的话。

  巧得很,我的班主任还是之前的王兴。据说是因为我们班的成绩很好,所以,
王兴被安排再带一届高三的学生的。因为临远中学没有专门的复读班,于是我就
被分在了应届的高三班中去。

  我先去班上,找了个位置坐上。其实我已经晚了很久了,这群弟弟们已经补
课补了大概一个月了。我倒也不担心会遗漏什么知识点之类的,只是一个后面加
入的人融入这个环境多少有些困难。只能多花些时间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念
起张宾白和罗英杰起来。

  王兴的数学课来了,因为他是班主任,特地介绍了我,让我来给大家做了个
自我介绍。下课之后还特地找我谈话,叮嘱我好好复习,把握住接下来的这一年。

  这些话我听得太多了,不过只要有人对我提起,我就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
子,然后认真点头。其实我重新回来,我也是有自己的觉悟的,我做好准备了。

  完了之后,我妈通知我晚上去吃饭。

  「吃什么饭啊?跟谁一起啊?」

  我跟你爸准备请你的老师们吃顿饭,毕竟是复读的,你的老师们对你可能不
熟悉,自然要让他们多了解下你的情况,然后尽可能多照顾你。

  我最烦这些请客吃饭应酬了。但是我还是答应要去,因为这毕竟是因为我的
事情。

  傍晚的时候,是我妈开车来接我的。我还没问,她就已经解释了「你爸有其
他事情要忙,要晚点过来。」

  正常,正常。他向来是比较忙的。在路上,妈妈开始给我抱怨起来,说王兴
说话没有分寸。我有些纳闷,她把手机递给我。看到是她加了王兴的微信,上面
王兴连着发了好多消息,发的内容全是些不合适用来夸奖学生家长的词汇,妈妈
则是偶尔回了一个笑脸。

  怒火顿时占领了我。

  「妈的,神经病吧。」

  「熙熙!你说什么话呢?」她有些生气,不知道是因为被王兴烦到了,还是
被我说脏话惹到了。

  「这狗东西人模狗样的。」我说话一点也不留情。

  「熙熙,」她把车停在了路边,「我希望你理智点,我们现在过去所做的一
切都是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这一年里好好复习,考上理想的学校。」

  「你知道的,对于你没有参加高考这件事,我很后悔。」她补充到。

  「我知道。」

  「我全都知道,但是我不允许别人不尊敬您。」我的怒气没有消下来。

  她突然笑起来:「我知道你尊敬我,我知道。看看谁刚刚在跟我『您』、
『您』、『您』的。」还没说完,她又忍不住笑起来。

  我也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把手机递给她之后,叮嘱她:「以后少跟这种人交
流,这种人太猥琐了。」

  「好好好,听咱们熙熙的。」

  不多时,已经到了饭店了。

  我们去包间之后,我的那些老师陆陆续续都来了。今天上课都已经见过了物
理老师和英语老师了,至于数学老师就是王兴。我之前下课了特地问了下,据说
我现在所在的班级的各个科任老师这学期特地抽的,因为我在的那个班级是要继
续冲刺清华北大这类学校的。

  所以,那个班级的老师都属于相当专业的老师了。王兴?数学讲的一般,但
是看了这人给我妈发的消息之后,我只觉得这个人猥琐、油腻得很,无比让我憎
恶。

  老师们一个个都坐上来了,父亲临时打电话来说堵车了,要晚一点到,让我
们先吃着。来之前已经点了菜的,所以,就等着上菜。听着各个老师在那儿夸奖
我,我觉得很不自在,听到王兴的话让我尤其不爽,感觉这个人除了虚伪之外就
是油腻,除了油腻之后就是猥琐,除了猥琐之外,应该就是低俗了。心里所有的
负面的词汇来形容这个狗东西都不够。

  妈妈在餐桌上,还是笑着跟各个老师说我的情况,这个时候,王兴还主动帮
着介绍。搁以前我可能会觉得他负责,现在我只觉得这个人是在我妈面前献殷勤,
只觉得恶心。

  不过我没有发作,来之前我妈已经特地给我交代了。父亲来的很晚,来的时
候,又对着每一个老师都敬酒。然后又把态度放的很低,让各个老师多照顾我。

  那些老师看父亲的模样,也对他的工作生出好奇,父亲三言两语介绍了自己
的工作,然后把话题转到老师们的工作上,总结起来就是老师这个职业很神圣,
很伟大,其他的就是陈俊熙需要老师们多照顾。

  我以前都没发现原来父亲说话这么讨人喜欢。看得出来,吃完这顿饭,老师
们对我的印象应该很深了。另外,老师们也都在端起酒杯又放下酒杯后,一个个
承诺以后就把我当成最重要的学生来看待,要好好督促我。

  吃得差不多了之后,老师们也都一个个提出要走了。父亲先是挽留,然后又
亲自送了一两个老师先走。妈妈则是坐在位置上,跟暂时还没走的老师闲谈着。

  渐渐地,人走的差不多了,还剩一两个没走。一个是物理老师,也慢慢站起
身,看得出来,他的酒量本不怎么好,已经打电话跟家里人说了,就等着家人来
接。父亲又主动提出送他去门口,老师不好拒绝,就跟父亲闲聊着出去。

  憋了很久,我准备赶紧去上个厕所,回来之后跟妈妈一起回家。

  上完厕所回来,走到包间的时候,看到王兴坐在了妈妈旁边的位置,妈妈侧
着身子,应该是刚刚站起来的样子。再一看王兴居然一副酒醉模样,就要往妈妈
身上靠。

  怒气顿时充斥了我的脑袋,我的脑袋发热了。

  我能感觉出,我眼睛应该也红了。

  三步并作一步踏上前去,看到妈妈也机灵地往我一侧挪了两步。

  「操你妈!」

  我大声骂出来。

  与此同时,我的拳头落在了王兴的脸上。

  「啊!」顿了一两秒,我听到了他死猪般的哀嚎。但我没停下来,连着几拳
补了上去。在妈妈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王兴已经被我打成猪头了。

  父亲从外面冲了回来。拉住我之后,问我怎么回事。

  我花了几分钟平复怒气,一边看着躺在地上像只死猪的王兴,一边说出怎么
回事。

  父亲看了看我,然后让我跟妈妈先回去,然后给我说他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这种时候,我打人了,怒气也稍微消了,就还是听父亲的意见了。走之前,
又狠狠踢了王兴一脚,然后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俊熙!」父亲有些生气。

  「我这就走。」然后被妈妈拉着走了出来。

  「妈,你没事吧?」我有些着急,之前都急着打人去了,还忘记了问妈妈。

  「我没事,就是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人这么令人厌恶。」她那厌恶的语
气没有半点隐藏。

  「妈,怎么回事啊?」出来之后,我询问到。

  「这个王兴,我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装醉,在你上厕所的时候,说要跟我
讲之前你有段时间不在状态,我知道你之前有段时间确实不太对劲,所以准备听
听。」

  不知道怎么反驳,因为我做手术回来之后,确实有段时间不在状态,复习也
是一塌糊涂。

  妈妈应该也是关心则乱,忘记了王兴这个狗东西,也许是低估了他的色胆。
还好,这个狗东西连妈妈的衣角都没碰到。

  「然后呢?」我接着问到。

  「然后,他就坐了过来,我隐约觉得不对。就把椅子往后面拉了,准备先出
去找你爸。」

  「嗯。」我点点头。

  「接着,他就借着要倒的姿势坐到了我旁边。我那个时候,已经站起来了。」
说完,她明显有些心有余悸。

  「没事了没事了。」我安抚到。

  「我们先回去吧。」她带我去停车场驱车回家。

  回家了,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

  父亲回来了。

  因为看到跟妈妈都坐在客厅里,他走过来说了说到底怎么处理的。

  他说,他威胁要告王兴猥亵,然后我是在正当防卫。接着他补了一句,你对
王兴的行为已经超过了正当防卫的限度了,不过王兴不懂,而且他也不在理,所
以,他明天会因为自己喝多了摔了一跤,需要请假去医院。

  「哼。」我的怒气还在我胸腔里盘旋。

  「俊熙,你要冷静点。平时见你,也觉得你很懂事的,怎么今天做事这么冲
动,你有好几种妥善解决的方式,但你选了极端的方式。如果我没在的话,后面
你怎么收场?」

  父亲说的很有道理,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平时很冷静,我一直都很冷静的。但是,王兴触了我的逆鳞了,没打残他
算她运气好。不过我没说出来,这件事也就算翻篇了。

  等他说完之后,我把我在回家路上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说不在临远一中复读
了,这个地方的人渣让我觉得恶心,提出来之后,我还补充了一句,真让我去复
读的话,我自己去报到,也不用你们去请老师吃饭了。

  他们两人沉默下来了。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反对,我就知道其实他们也不是很希望我继续在那儿读书
了。那就讨论着换个地方呗,实话说,那个地方因为之前段美凛跟我在那里留着
很多回忆,我宁愿不回去。

  一起讨论了一下,决定让我去东合市林县高中复读,那个地方是大部分都是
复读班,而且林县高中也是我们东合市数一数二的高中,他的升学率比临远一中
好了很多,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林县高中距离我家有点远。

  只能住校了。其实也还好,一个大男生住校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于是,我父亲开始打电话联系自己的朋友,说是自己之前有个当事人是林县
高中的招生办主任,可以打个招呼之后直接去上学。

  没多久,他告诉我,已经联系好那边的学校了。

  准备让我明天去报到。我们家在东合市临远区,从我家开车过去,我在地图
软件上搜了一下,大概一个小时多一点。

  因为父亲明天有个案子要开庭,所以就由妈妈送我过去。

  回卧室之后,注意到有人通过QQ群加了我,我扫了一眼,好像是个动漫头像,
略一思索就添加了。然后,发现是我们复读班的群,我想着我都不在这里上课了,
直接退出群聊了。

  然后洗漱休息。

  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但是突然想起没有好好跟父亲聊聊他跟妈妈的事情,转
念一想,最近他应该也比较忙吧,工作除外,还要跟我联系复习的班级,还要去
处理其他的琐事。

  满是心事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跟妈妈开车到林县高中报到。

  她在校外等我,我把报到手续办理好之后,又出学校买了住校需要的东西,
诸如洗漱用品,还有床上用品这些,然后加上自己放在车上的大行李箱。

  一起拉到了寝室。

  妈妈在临走前,跟我吃了一顿饭,然后给我说周天来接我。因为林县高中,
周六也会补课。周天的话,基本上午都是自习,下午才会放。一个月大概有3天
月假,都是把学生当成读书机器了吧。

  答应她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然后去上课去了。

  父亲的朋友,所谓的招生办主任是个看起来很和气的人。我猜他跟父亲的关
系应该比较好,因为我到了他办公室之后,他还亲自带我去办公室,找了我的新
班主任,一路上简单了问了问我的情况,还鼓励我,让我尽快找回复习的状态。

  笑着向父亲的朋友点点头,跟着班主任进了指定的班级。

  进去之后,安排好了位置。

  就步入普通的上课模式了,上课,做题。

  之前听说,班上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复读生,所以大家的觉悟都比较高,也没
有说因为我是新来的,就对我特别关注,这样很好,我也不想花太多时间在人际
交往上。

  既然来了,就像妈妈叮嘱我的那样,我就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后像是入魔似的学习,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做题。

  甚至连洗漱的时间都被我压缩了。

  一周完了,我虽然也很想回去,但还是跟我妈说了让她不用来接我,等我下
个周再回去。

  第二个周,感觉学习的状态勉强找回来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处于正
常的学习状态了,我对于自己学习状态的恢复还是很满意的。

  然后随后的一次小测验,把我的些许骄傲和沾沾自喜击碎。英语,92分。

  这下把我给整破防了。之前还想在妈妈来的时候,告诉她我最近复习状态不
错,这下这种话是说不出口了。

  于是,自己想了想,还是让妈妈这两个周都不用来接我了。周末都把时间花
在教室的,有时候,对于自己花了很多时间却还是没有提升的英语,我是感到特
别沮丧的。

  但是,回过头一想,我甚至没有沮丧的资格,时间已经不多了。略一回顾,
我连一个周一节的体育课都没有去上,请假的原因是自己做了手术,不适宜剧烈
运动。

  打球更别说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摸篮球了。

           ***  ***  ***

  国庆了,我们放五天,因为学校食堂也会放假,所以只能回家了。

  妈妈听到我要回家之后,很欣喜,说要提前过来接我,还说已经给我买了我
想吃的零食。

  以前很期待假期,现在我对假期的欲望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我只想见到她。

  我在校门口找到了妈妈开的红色Minicooper,然后示意她打开后备箱,我把
行李放进去之后,钻进车内,在副驾驶位置上坐着。

  然后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示意妈妈可以开车了。

  我没注意到她一动不动,大概过了好几十秒,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于是转
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熙熙,你瘦了好多,真的瘦了好多。」她眼睛闪烁着润泽的光芒。

  然后就问起在学校的生活,问我习惯不习惯,问我吃的怎么样,跟新同学熟
悉得怎么样。

  恨不得一股脑把所有的问题问完,说真的,这还是我九岁以后这么长时间离
家,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恋家的人,但是比较奇怪的是,这次我还算适应得不错。

  在我被问了好多问题之后,我们总算到家了。

  回家之后,我妈就在打电话联系些什么人,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不
过隐约听到什么买什么东西之类的。

  回家了,奶奶也帮忙着张罗了一大桌菜,不知道怎么的,平时在学校,吃东
西只是为了不饿肚子,回家吃饭吃得比较好我还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奶奶也觉得我瘦了很多,不过说真的,我没有很明显的感觉,我只是觉得没
什么变化。

  吃完饭之后,我妈说要我带我回林县。

  「啊,回林县干什么?我们才从那边过来。」我十分不解,虽说这个短短的
国庆假期我不会出去玩,但是也不用马上就又回学校吧。

  「我认真想了想,你在学校肯定照顾不好自己的,我们去林县买一栋房子,
然后你不住校了,我在那边照顾你。」我听她坚定的语气慢慢说了出来。

  「啊?」我愣住了。

  「完全不用啊,我自己在学校还挺好的,而且也没必要在那边买房子吧。」
我想了想阻止了妈妈。

  「那怎么行,你才在学校一个月没到,就已经瘦成这个样子,我怕你这学期
完了人都废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得得得,您决定了就好。

  「那爸爸的意见呢?」我小心翼翼地询问到,因为我不确定他们的关系现在
是什么状态。

  「他能有什么意见。他不是每天都很忙吗。你不用管他,我已经联系好人买
房子了,我们等会儿过去就选一下合适的房子就好了。」我发现了,我每多问几
句,她那想在林县照顾我的想法就更坚定,我从她的语气得知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劝她了,但是,我心里在想的是:如果妈妈去林县了,
那她跟父亲的关系怎么办。我甚至不直到他们和好没有。

  嗯,这次一定要问问父亲。不然,这个事情始终是搁在我心里的石头,让我
自己觉得硌得慌。

  至于为什么问父亲,而不是问妈妈的话,我觉得父亲是个理智的人,对于什
么事情都比较理智的,至于妈妈的话,问了她她不一定会说。

  不过当下还是听妈妈的,东西吃完了,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妈妈又回了
林县。在路上,我还试图让妈妈放弃这个主意。我跟她说,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必
要买房子,主要是我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

  然后我还特地强调了,我在学校很好,我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的。这句话没
说还好,一说,她就开始重复我瘦了多少多少下来,我其实觉得没什么的,感觉
是她过于敏感了,体重轻一点重一点又有什么呢。

  我现在还记得,我去班上的时候,班主任给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复读的
时候,没有轻几斤的话,说明你可能认真的程度还不够。」虽然我觉得这句话完
全是无稽之谈,但是,这句话提醒了我要足够的努力。而且,我已经把自己该有
的努力都做到了,我对自己的努力程度还算满意(在英语成绩出来之前)。

  那,我就给她说,我们可以租房子的。妈妈给我解释的是,租房子不好租,
因为那附近租房子的也不少,而且租房子之后有很多麻烦的事情,可以直接买下
来,比较方便,而且等明年我高考完了之后,这个房子还可以卖出去的。

  最后她补充了一句:「钱有什么用呢,即使有用也应该用在熙熙身上啊。」

  我知道我说服不了她了,就乖乖跟着她去看了房子。本来预选了五家的,在
看第二家的时候就确定了,因为距离学校也就十多分钟。

  房屋的家具也就那样,虽然跟自己家里比起来差了很多,但是我来这里也不
是来享受的,跟妈妈商量了之后,就确定了这家。小区名字叫南岸花园,南岸花
园二期2单元一号楼24楼,其实能在林县一中附近找到这么一套出售的房屋已经
很难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又忍不住问了妈妈,她的工作怎么办,其实妈妈的工作比
较特别,她是江南大学毕业的,学的舞蹈那方面的专业,生了我之后,就在东合
市开了舞蹈学校,除开舞蹈学校之外,还有两家卖衣服的店铺,虽然没怎么去她
的店铺,但是我知道她的店铺经营状况还是蛮不错的。

  虽说她这也算自由职业,她有没有去现场可能影响不是那么大,但是她这样
撒手全身心去陪读,对自己的事业的影响……

  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劝她放弃这个念头。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而且这个
念头还在不断地加深。虽然她没有把这个念头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但是从她的举
动我都很清楚了。

  既然都已经把这些事情定下来了,也就不用再去想其他的了。

  又花了国庆假期的最后几天,总算把事情忙完了。其实,也没怎么从家里搬
东西,因为套房子里的家具也都还算不错,装修也是去年才结束的,所以我和妈
妈对这套房子都比较中意的。

  然后,我又去学校走了流程。学校的老师都还是挺理解的,毕竟这所学校附
近像我这样的学生还不在少数。接着就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唯一不同的是身
边多了一个一直细心照顾我的人。

  虽然嘴上一直拒绝妈妈这样过来照顾我,因为我认为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没有
独立的能力,但是,在妈妈的照顾下的时候,又不由得说出王境泽说的那两个字
「真香」。

  其实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之前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学习机器,除了看书就是上
课,吃饭都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我连篮球都不怎么碰了,可想而知,我的付
出是多么巨大。但是妈妈来了之后,虽然她没跟我做够多的沟通,但是,我觉得
莫名心安,觉得自己有了一个依靠,觉得自己底气更足了,虽然还是觉得压力很
大,但是在这种时候,觉得自己的动力也更充足了。

  在这个班级相对熟悉点的几个人,都跟我说,我最近状态好了很多。我微微
笑着,跟他们说我自己有了新的诀窍了。

  周末了,这天看书看累了。在上厕所的时候,登了下QQ,发现又有人添加了
我,我以为是复读班上的同学,也没有深究,就通过了。

  也看到了之前添加我的那个用了动漫头像的人,他好像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
我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我应届高三的时候,经常来我们班级检查眼保健操情况的
那个妹子。我记得好像挺可爱的,不过印象中已经模糊了。

  除此以外,发现差不多的时间段有人加了我的微信,不过因为不太在意,加
了之后也没问,好在那人比较知趣没有烦我。连带着微博和抖音都涨了粉丝,这
个有点奇怪,因为我的微博和抖音基本没人关注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几乎不
在微博和抖音上发东西。

  随便跟在成都和重庆读书的两个好兄弟发了发消息,然后就放下手机继续看
书去了。其实复读的时候,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别人都已近去了大学开始有意思
的新生活了,而我还停滞在原地,有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平衡。但是想到我之所以
留在这里的原因,我又觉得庆幸起来了。

  然后,又以更充足的动力继续去看书做题了。在妈妈来了林县之后,我的状
态从读书机器调整了,调整到我应届的时候的那种状态。读书做题,没有给我枯
燥的感觉,反而给我一种挺有意思的。我知道,我的功利心还是很强——在很大
的程度上,我这么努力就是想要妈妈开心。

  但是,如果我在做一件本来功利的事情的时候,能够从中得到些乐趣,也算
不差了吧。

  妈妈过来了的这几天,我晚自习下了之后就没在教室看书了,下晚自习之后
就飞奔回家。怎么说呢,我一开始还不太习惯称呼最近新买的房子是「家」,但
是我慢慢地确定下来:只要妈妈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回家之后,妈妈已经备好了热饮和宵夜,其实妈妈做这些也还是比较擅长的,
比我擅长几十倍吧。我一边喝一边称赞,然后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在以后也要
争取做些好吃的孝敬妈妈。

  她看我大快朵颐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甜美笑容。好像我吃这么多,就是对
她的最大的鼓励似的。她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充满力量,同时又温柔得我整个
人都快融化。

  有时候,心里会生出奇怪的念头:我居然在跟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起生活,
我们是单独生活的。没有人打扰我们,没有人影响我们。

  说起来,很奇怪,我们到林县买了房子,是妈妈的主意,我那个时候没有听
到妈妈说父亲介入过这件事情。而且有些奇怪的是,我们搬到林县之后,父亲也
一直没有过来看过。

  突然想起,之前从海南回来的时候,我本来就准备问问父亲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后因为暴打王兴那件事,我又匆匆忙忙赶到林县读书,所以一直都没来得及去
问他,之前国庆的时候回家,也没看到他人影。也许又在忙着处理什么案子吧,
当律师可太难了吧。同时,我在心里给法律这个行业打了一个×,以后读大学的
时候绝对不会去学法律的。听人说「劝人学法,千刀万剐」。看到父亲这个状态,
学法应该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其实,我担心的就是父亲对自己的工作太过于上心,让他忽视了妈妈,导致
他们的感情不好,这种事情只让我不安。而最近妈妈和父亲两个人的状态,让我
的那份不安愈来愈发沉重。

  好不容易到了10月27号了,难得周末,因为之前放了国庆,所以这个月不会
有月假,不过周天下午还是正常的放半天。我上午的考试结束之后,就冲回家里
了,想问问妈妈要不要回城里。

  不过不知道怎么的,她对回东合的兴致不高,然后我就主动请缨担任做饭的
重任。先是看了看冰箱里的菜,觉得没有我想做的菜,然后拉着妈妈带我去附近
的菜市场买菜。

  本来南岸花园小区里就有超市的,但是我觉得超市里的菜总是不够新鲜,用
地图搜了一个菜市场之后,就让妈妈驾车过去。

  菜市场选了半天,选好了之后出了停车场。突然路过一家化妆店,妈妈说要
去买两瓶护手霜,还告诉我最近用护手霜比较多。我想了想也有道理,以前在家
的时候,多是奶奶做菜,现在妈妈做饭做菜的话,肯定要注意手部护理吧。

  10月的阳光撒在车盖上,我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了。于是,准备从储物盒里拿
出太阳镜戴着。

  一开打储物盒的时候,在看到太阳镜的同时,还看到一张折叠起来的A4纸,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是之前妈妈买东西的什么说明吗?

  于是拿起来打开一看。

  这内容完全把我的世界击垮了。这张纸上,最上面的字是「离婚协议书」,
我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只觉得天旋地转,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应该不是那两
个名字,不是那两个我最熟悉的名字。于是我将眼睛往下面挪,直到看到了最下
面。那张纸最下面的左面分明是楷体写着:陈建勋,而右边则是娟秀字体写着:
李娕。

  整个人先是惨遭雷击,然后又被扔入海里。这两个名字,我有些颤抖的用手
重新将这张纸挪到眼前,重新确认着,没有错误,就是我的父亲和妈妈。突然有
些呼吸不过来了,好像之前的取肿瘤的伤口裂开了,好像之前保护妈妈所受的伤
口也在这一刻被人撕开了,被人扼住喉咙的我觉得难以呼吸了。

  这是什么啊。

  他们不是那么恩爱吗?可是他们签的名字上面,印着的红色指印好像是在嘲
讽我似的。这算什么啊?这究竟是什么啊?

  我是在做梦吗。对,我应该是在做梦,我就是在做梦。

  为什么,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家庭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就已经碎裂了。我突然想
着,看一看时间。不看不要紧,一看时间,发现是在2019年9月3日。那个时间,
不就是我跟妈妈从海南回来的那几天吗。

  我没兴趣看协议书的内容了,赶紧按照折痕叠好协议书,然后放进去,把太
阳镜也放进储物盒。

  感觉时间停滞了。呆呆地看着车外的阳光,外面明明是阳光明媚,我怎么觉
得冰雪覆盖了这个世界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提了东西打开车门进来,把塑料袋放到后排座椅上之
后,还递给我了一瓶冰红茶。

  我有些木然地接过来。我在想为什么他们要离婚,为什么他们俩要欺骗我。
我想不明白,也想不通。

  但是,我却想起了,在深圳的时候,那个满脸泪痕的女人在伤心不已的时候,
一直要我承诺回来之后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好好学习。

  原来,她早就知道后面的事情了。我还在好奇究竟她和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
事情,但是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最可怕的噩梦已经降临了。

  我强忍着痛苦告诉自己,不要再让她不高兴了,不要再提起这件事情了,不
要让她发现什么端倪,我还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也许他们会复合呢,又或者,
我不应该再让她再难过一次了。

  吐了口浊气,接过冰红茶之后,也问起她关于护手霜的事情来。心里也明白
过来了,她之所以回东合的兴致不高,完全是因为东合现在应该是她的伤心地吧。

  究竟父亲做错了什么,让妈妈要跟他离婚啊。我想马上打电话质问父亲,但
是又想到他们向我隐瞒这件事情,也许就是想让我不受影响,让我正常的复习吧。
可是,偏偏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

  这种事情我知道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已经发生了,它带来的影响不是
我可以接受的。

  跟段美凛分手的那种后遗症仿佛又复发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两个月前我
失去我最喜欢的女孩,现在我最爱的家人都决定分开了,我做错了什么吗。

  回到家之后,为了不让妈妈看出我的不正常,我还装作很正常地去做饭做菜。
去客厅拿东西的时候,看到她在沙发上安静坐着,虽然眼睛看着电视,但是双眼
完全没有聚焦。

  我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我现在只觉得好心疼。她明明最应该被呵
护的时候,她还全身心地来陪我读书,放下自己的事业,整天在家里为我做菜做
饭。

  边炒菜的时候,我一边滴泪。好在厨房距离客厅比较远,她应该听不到我的
啜泣,也看不到我哭泣的挫败样子。但是,更伤心的人应该是她啊,她那么爱着
父亲,她那么崇拜父亲,那个无所不能的父亲居然就跟妈妈离婚了。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我有些迷茫了。

  等我把炒的不怎么样的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妈妈回过神了,正在耍手机,我
把碗筷摆好了之后,让妈妈去洗手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还笑着夸奖我菜做的不错。

  我看向电视,电视里的这一集已经放完了。正是去年大火的电视剧,名字是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里传来歌声,那歌声内容分明是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