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神秀】(6)(武侠 熟女 后宫)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四马路刚子
日期:2022年4月3日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006

              (六)

  这边钟神秀已经被甘宝宝审问了半天了。

  「娘,事情就是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儿子一点隐瞒都没有。」

  甘宝宝正是被刚才钟神秀情急之间显露出来的那一手一阳指的功夫给震惊了。
等木婉清被弄走后,立刻开始逼问儿子一阳指的事情。钟神秀也是昨天才知道自
己的这门指功叫做一阳指,没想到这两天已经使用了两次了,还都是当着人面被
人一眼看出武功的来历。没有办法,这是自己母亲何况昨天已经告诉过秦红棉一
次了,今天也不能不和自己母亲说实话。

  「师姐,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师妹,我也想不通这事情,我看还是……还是秀儿遇到高人了?」

  师姐妹自己二人都不相信这句话,大理国段氏会这门功夫的目前只有皇室和
天龙寺的人,而且绝对不会外传。为什么会有高人来偷偷传授秀儿一阳指的武功?
秦红棉和甘宝宝面面向觎,这接风宴也不欢而散了。钟神秀不紧不慢地地赶紧跑
去看望木婉清,甘宝宝单独把秦红棉带到自己的房间。

  「师姐,我看秀儿的事情一定是被那边知道了,不然不会派人来传授他一阳
指。我心里好乱,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师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那……那人今天不是见到了吗?我看他好像
对此事……我想应该不是他做的,秀儿不是说是个老者传授他的吗?」

  「他日理万机的怎么会有时间亲自来传授秀儿武功,今天他看秀儿的眼神尽
是欣赏和喜爱,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到秀儿,一定是派了别人来……可是这门功夫
怎么能让别人来传授,而且秀儿的事情怎么能……怎能?」

  「师妹,你说得有道理,可是秀儿就是已经学会了这门武功。现在事已至此
你我只有隐瞒下去,回头在让秀儿不能对别人再提起此事,也不能再使用这一阳
指。哦,对了师妹,我和秀儿在谷底得了一把宝刀,上面的字我不认识,你多才
多艺的应该认识,给你看看,这是什么字,也许能知道此刀的来历。」

  说着秦红棉把那口宝刀拿出递给了甘宝宝,本来甘宝宝没什么心思,可是看
到那三个篆字立刻眼睛一亮,仔细地看了这口刀后,想了一会儿对秦红棉说道:
「师姐,这三个字是井中月,此刀我倒是听说过,乃是一件神兵利器,据说是一
位铸剑大师为大唐皇室所造,所以此刀是唐刀式样,猛一看像是一把剑,后来天
下大乱便失落了。我听闻若是……若是普通人使用此刀只能当作一把利器来使用,
要是能发挥此刀的威力还得有机缘,只是此刀发挥出来的威力如何倒是没有人见
过,或许这只是一个传闻。」

  「即便不能发挥出那还不知道有没有的威力,这口刀也是一把吹毛断发的神
兵,秀儿现在武功已经超过了我不少,要是用上这把刀武功立刻还要强上几分。」

  秦红棉随便使了几招,只觉得寒气逼人,刀光雪亮犹如太阳一样耀眼。然后
随手一刀,就把桌子上面一只陶瓷茶杯给削下一截儿来,一个白色瓷圈儿飞了起
来被秦红棉轻轻抓住手里,只见那茬口平滑没有一点碎瓷渣。

  「果然宝刀!」

  师姐妹异口同声地赞叹到。

  「回头我找人做一个刀鞘,就可以给秀儿带着了。师姐,婉清这次的事情,
我想……」

  「我怎么能舍得让她自尽,那段誉是大理世子也不可能会娶了婉清,何况他
还是刀白凤那个贱人的儿子,我没有杀他就算不错了。回头等婉清缓过来之后,
你去帮我去劝劝她,我当初也是怕她独自行走江湖被男人骗了才这样的。」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劝她的,只是师姐,总有一天你要告诉婉清她
的身世的,你老是这样我怕秀儿和婉清会……」

  秦红棉心里一阵子紧张,今天木婉清和钟神秀的样子她都看在眼里,怕是这
两人早已认定彼此了,看来要尽快带着婉清离开这里,省得夜长梦多,到时候回
来的时候秀儿已经和灵儿成亲了,那时候婉清也就无法可想。只是想到钟神秀成
亲的事情秦红棉心里突然一阵子难受,就好像当年听闻刀白凤的事情一样,这次
好点与其说是难受还不如说是惆怅,昨夜自己头脑发热和秀儿欢好了一场,今天
就要和师妹合计着秀儿的婚事,命运真是弄人,自己也从来也抗拒不了这弄人的
命运。

  心事重重的秦红棉回了自己的房间,只见钟神秀正抓住木婉清的手坐在床前
看着木婉清熟睡的样子,这小子和他亲爹一样的多情,看着婉清的眼神就像镇南
王当年看着自己一样,昨夜秀儿也是用这样的眼神这样看着自己。秦红棉没有说
什么,悄然退了出来,她心里想这对青年男女最终是不能在一起的,那么现在就
是他们难得的相处时光,毕竟事情永远不能说破,做得太过分了反而会弄巧成拙。

  钟神秀已经坐了很久了,他解开木婉清的穴道后,木婉清还没有醒来,他不
忍心打扰她的睡眠,昨天到现在一直连番恶战恐怕清姐姐一直没有得到休息,此
刻筋疲力尽睡得正香。秦红棉进来的时候钟神秀没有动,只过了一小会儿等秦红
棉出去了,钟神秀看着木婉清小嘴随着呼吸不紧不慢地蠕动着,那一点朱唇实在
是诱人无比,想起昨夜和秦红棉热吻那美妙的感觉,便泛起了心思。

  回头看看秦红棉掩好的房门,钟神秀胆子大了起来,附身便凑了上去,把自
己的脸几乎要贴到了木婉清的脸上,木婉清呼出的热气似兰若麝,立刻充满了钟
神秀的鼻腔,这让本来还在犹豫不决的准备偷吻木婉清的钟神秀再也按奈不住地
亲了上去。

  美妙!这种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虽然初吻已经献给了秦红棉,但是这心跳
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和秦红棉的吻最后全部化成了欲望,这次却一点都没有让
钟神秀头脑发热,完全就是沉浸在甜情蜜意里面了,就像以前练武时候清姐姐给
自己擦汗,自己盯着她的俏脸上面全是认真和仔细,又或者是清姐姐手把手地教
自己使用袖箭的时候感受着她的雪白冰凉的小手在自己手臂上到处抚摸时自己心
里产生的那一阵阵悸动。原来……原来和清姐姐接吻是这么美妙的事情,此时的
木婉清已经杏眼圆睁,美丽的长睫毛一闪一闪地颤抖着,钟神秀一点儿都没有停
下来的意思,而是得寸进尺地一把将木婉清抱在怀里,木婉清一双玉臂也不由自
主地搂住钟神秀的脖子,这对这青梅竹马同时陶醉在初吻的浓情蜜意里面,一时
难舍难分。

  「哎呀!你……」

  木婉清一把推开钟神秀,同时打了一下钟神秀刚从自己衣襟里面抽出来的手,
刚才钟神秀胆大妄为地把手伸进了木婉清的衣服里面去掏摸她的椒乳,刚刚触及
到乳头就被还是黄花闺女的木婉清制止了,同时两人的第一次甜蜜的接吻也到此
为止了。

  「你……你欺负我,秀儿你怎么……」

  钟神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刚才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没忍住把手伸进去了,
上次和秦红棉这样的时候,秦阿姨可是动都没动地让自己在里面尽情的探索。钟
神秀只好强行把木婉清的娇躯再次搂在怀里面,木婉清挣扎了一下还是依偎进了
他的怀里。

  「清姐姐,我帮你去杀了那个段誉吧,不管他是什么身份。」

  「你是怕我嫁给他吗?他可是镇南王世子,未来大理国的皇帝。」

  「你……我不管他是什么世子皇帝的,我一定去杀了他。对!我就是不能让
你嫁给他,难道你……你动心了!?」

  「傻子,我逗你的。」

  木婉清低下头,想要笑,却又没有笑出来。

  「秀儿,你不怪我吗?我死都不怕,只是当时怕被那恶人淫辱才这样做的。
可是那段誉是个好人,他本可以下山一走了之却非要来向我们通报有危险,按理
说他对我们有恩,何况后来他父亲来救下了我,所以我无法下手杀他。」

  「我……知道你有苦衷,可是当初为什么要立下这个莫名其妙的誓言。回头
我就去和母亲和秦阿姨说,让她们做主让我们俩成亲。」

  「秀儿……」

  木婉清心里一阵娇羞,钟神秀的表白让她芳心狂跳,刚才她被偷吻的时候就
没有反抗心爱的情郎对自己的轻薄,只是钟神秀太大胆了,才让她羞愤地打了他。

  「婉清你愿意吗?」

  「秀儿……你娘和我师父会同意吗?」

  「那是一定的,我娘最疼我的,再说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还一起学艺,你
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我看那灵儿才是你娘想让你娶的人,她也是和你从小青梅竹马,不嫁给你
还能嫁给谁?」

  这话把钟神秀说得一时语塞,他没想过自己和灵儿的事情,他自小都是拿灵
儿当姐姐看待,这时候被木婉清一说,他想起灵儿对自己一直都很好,从来都是
百依百顺,木婉清还会对自己使使小性子,灵儿却从来不会这样,总是无微不至
地照顾着自己,而且灵儿现在也是出落得清丽可人,刚才洗澡的时候还……钟神
秀想起自己那场春梦,也许那并不是什么春梦……

  「你是不是想灵儿姐姐了?」

  「啊……没有,清姐姐我的心里面只有你,这件事情回头我就去说,不过确
实你担心的是,按理说我们的事情早就该挑明了,可是这么多年我娘从来没有提
过。」

  外面突然远远地传来了一阵子吵闹,打断了两个小情人的互诉衷肠。钟神秀
立刻起身出去查看,木婉清也拿上兵刃跟着出去了。

  原来昨日在无量山底下堵截秦红棉的那帮人后来发觉不对劲,就跟着上山了,
他们其中有一人擅长追踪之术,便一路跟着黑玫瑰的马蹄痕迹,可惜察觉得太晚
了,那段誉又骑着黑玫瑰在山上乱转了一气,等众人到了无量玉璧的时候只剩下
一地狼藉。然后又遇上了已经聚齐了的四大恶人,这两帮人本来互相看不是很顺
眼,正欲动手却被那为首的恶人喝止了。

  此人武功极其高强,几下就震慑住了这帮人,互相挑明身份和目的后发现彼
此都是同一个的目标,于是一拍即合决定合作,本来那四大恶人势单力薄,这下
声势壮了不少,随即跟踪了过来,那黑玫瑰的马蹄印极为好认,被一路追踪到了
万劫谷。

  这边到了地方自持有高手坐镇,这帮江南来的人马就开始强攻万劫谷,谁知
道这万劫谷被经营多年,哪里是那么好突进来的,马贼和赵老大赵锡庭率众据险
而守,双方也都看清了是昨晚见过的,现在双方都已经知晓对手是谁,这边凭借
手中的强弓劲弩,那边虽然武艺高强但是一时也打不进去谷中。折损了几个人手
后,就知难而退了,那四大恶人为首的乃是一个青袍怪人,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刚才的场面都被他看在眼里。这万劫谷就像一座要塞,占据几个制高点就可以牢
牢地控制出入谷的通道,看来这里的主人不简单。

  本来此次行动他早已谋划已久,所有的底细都调查得清清楚楚,谁知道昨夜
手下这三个有点冒失了,一下子暴露了行踪,但是还好自己没有露面,那么段家
人就还被蒙在鼓里。只见他突然跃起,用两只钢杖支撑着自己向前行去,距离差
不多的时候。就沉闷的声音对退下来的众人说道:「老三、老四带人再上,我来
对付那些弓箭。」

  岳老三和云中鹤听到老大发令就赶紧地带领众人冲了过去,万劫谷的护卫在
高处刚刚探头放箭,就只见那怪人用钢杖挑起地上一枚鹅卵石向高点的护卫激射
过去,那枚鸡蛋大小的鹅卵石带着一股劲风,发出风雷般的呼啸瞬间就到了高处
马帮护卫的眼前。好在相对距离较远,鹅卵石也不是正规的暗器,虽然威势惊人
但是准头没那么精确,被赵锡庭一刀劈中,只听见「哐当!」一声巨响,震得几
名弓箭手两耳轰鸣,赵锡庭手中的单刀也脱手而去。紧接着第二枚鹅卵石呼啸而
至,赵锡庭等人再也不敢托大,只好趴在地上躲避,所幸这次又没有打中人。可
是再也没有人敢露头放箭,而另外一处高点也被两枚鹅卵石袭击,上面一名护卫
险些被击中,去势不减的鹅卵石击中了旁边的一块石头,崩裂的碎石子到处乱舞,
不少人被擦伤。

  就这几下功夫云中鹤已经率先冲到那松树旁迎上了马贼的那杆长矛的戳刺,
只几招马贼就知道自己武功差得太多了,根本无法挡住对方的前进,可是后面就
是万劫谷,钟帮主的根基之地,自己是一步不能后退,好在兵器占优势勉强还能
抵挡住云中鹤的攻势。可是岳老三的加入让马贼立刻抵挡不住了,不退也得退,
后面几个护卫的悍勇只换来一死二伤的结果,在高处赵锡庭也心中焦急强行探头
放箭阻挡着后面敌方后续的到来,这样的代价就是两名弓箭手被鹅卵石击中立刻
倒地毙命。看到同伴倒地,赵锡庭和马贼同时想起昨天那么大的阵仗打了那么长
时间才一死一伤,今天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已经三死两伤了。可是对手武功之高高
的让他们心惊胆战,在那么远的距离打来的鹅卵石威力无比惊人,简直是骇人听
闻。那两个恶人一个像鬼影子一样飘忽不定,一个一手拿着大剪刀,一手拿着钢
鞭宛如凶神降临根本阻挡不了,马贼的长枪早就被剪断,现在拔出腰刀左右支应
着,失去了趁手的兵器后他的处境也立刻凶险了起来。

  就在这时马贼只听见脑后几道风声一闪而过,立刻前面的岳老三和云中鹤开
始躲闪了起来,攻势放缓后马贼终于脱出了战团,秦红棉、钟神秀、木婉清三人
九支袖箭直接封死了对方所有的退路,好个云中鹤使出一个纵云梯凭空升起了一
丈多高。正面的岳老三只好就地一个打滚狼狈的避开袖箭。

  马贼连忙退后,钟神秀等人已经拔刀冲上去了,三对二虽然也是落在下风,
但是比起刚才的局面要好很多了。马贼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根长矛正欲上去助阵,
后面一个女声叫道:「马兄弟,你过来。」

  马贼见钟夫人唤自己,立刻回头。

  「夫人有何吩咐?」

  「这次敌人强大,让秀儿他们先挡一下,你和灵儿姑娘回去让她带你打开密
道,你把这次带回来的金银都搬到密道里面先行退走。」

  显然甘宝宝把这批来犯的敌人当成土匪了,转身又小声交代了灵儿几句后,
才拔出宝剑上前加入战团。灵儿没有任何迟疑带着马贼和几名护卫就退了回去。

  这边那云中鹤是个色中饿鬼,再次见到貌美的木婉清和秦红棉后立刻精神大
振,更没想到的是这次居然又多了一位美妇人,这里地处西南少民地区,甘宝宝
虽然一身汉家女子打扮,但是受到当地民风影响,胸衣低到能看到一丝乳沟,半
截衣袖露出了雪白的藕臂,下面更是赤足穿着绣鞋漏出半个雪白的脚背和脚踝。

  这美景看得云中鹤眼睛发直,险些被钟神秀砍中一刀。岳老三大喝到:「老
四,你别把命丢了,待会儿几个娘们儿全抓住了你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
要别碰我徒弟媳妇就行了。」

  云中鹤这才回过神来,认真的对付起对面的四人来。这次钟神秀用的是井中
月,一把神兵确实能提升不少实力,云中鹤的那对判官笔不小心就被削断了一支,
岳老三的钢鞭也被钟神秀削去了一截子。甘宝宝的加入后,一套点苍剑法轻灵飘
逸,加上甘宝宝轻功不错,几下就占了上风。

  不过这就是拖延时间罢了,没了弓箭的压制后面的帮手就立刻上来了,几名
原本掩护的护卫见势不妙便上来和他们交上了手,没有马贼和赵锡庭的带领很快
就被纷纷砍倒在地,木婉清不得不脱离战团过来抵挡他们。虽然木婉清用袖箭射
中两人,但是形势已经不可逆转,再看到那武艺高强的叶二娘正向这边而来,木
婉清已经毫无斗志了。

  这边几人也是同样的想法,连忙施展袖箭暗器逼退正面的岳老三和云中鹤,
钟神秀大喝一声。

  「娘,秦阿姨,婉清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三个女人无论如何也不肯让钟神秀留下,纷纷上前一个劲儿地抢攻,尤其是
甘宝宝手中长剑连环攻向岳老三,秦红棉和木婉清的袖箭也同时射向云中鹤,岳
老三倒是应付得了,云中鹤连忙躲闪中却不想被找到机会的钟神秀不紧不慢地赶
一个诡异的角度欺近身来,手中井中月金光一闪就拦腰斩来,这下把云中鹤逼到
死路上了,这宝刀一旦砍中必是被砍成两截儿,可是刚才用轻功躲闪袖箭,现在
一口气没换上来已经避无可避了,云中鹤只好把心一横用判官笔直接点向刀刃,
他这一下凶险之极,如果点中了那么刀就会被点的偏离方向,那时候自己的一口
气也换过来了,但是如果点不中则很可能被砍中身体。就这电光石火一瞬间只见
刀笔相交处一阵子火星四射,手上传来的受力感让云中鹤知道自己点中了,暗叹
自己在这笔上几十年来果然没有白下这苦功。但是随后手上传来的感觉让他心里
觉得不妙,全身汗毛登时竖了起来。饶是他及时松手也觉得一阵子剧痛从手掌上
面传来,原来那井中月锋利无比将云中鹤手中的从笔尖中间劈成两半幸亏云中鹤
撒手及时,但也把他的半截儿大拇指给削掉了。

  十指连心,痛彻心扉的云中鹤大叫一声,这时候气也换过来了的他两腿一蹬
向后一掠,好个云中鹤轻功非凡无比,这一掠就退去了好几丈远。捂着手掌的云
中鹤就头也不回地朝着谷外退去,一旁的岳老三看得清清楚楚,他还在担心云中
鹤的伤势,却不想这云中鹤疯狂逃走后自己却陷入了死地,钟神秀已经合围上来,
刚才的四对二,现在四对一,没了云中鹤的掩护岳老三马上就险象环生,腿上立
刻被甘宝宝刺了一剑。好在他这一门的功夫下盘极其稳固,影响不是太大,几招
后又是为了躲避木婉清的袖箭,再次被甘宝宝刺中一剑,这下岳老三就有点受不
了了,身后的叶二娘刚才因为云中鹤的受伤过去查看了一下,到现在还没增援上
来。岳老三心知要是被那有毒的袖箭射中或者被钟神秀手中的宝刀砍中就不是一
道口子那么简单了,立刻奋力地挥舞着手中大剪子拼的两败俱伤的向木婉清连攻
三招,这边钟神秀看到心爱之人危险立刻过去帮助抵挡,就这样一道空当就被让
出来了,岳老三虽然轻功不然云中鹤但是这一下逃脱得也非常迅速,连退几下就
脱离了危险。

  这下两大高手全部脱出,后面的一众江南来的人就被坑惨了,万劫谷的四大
高手犹如四虎闯入羊群,被砍倒数人后立刻作鸟兽散到处逃命。这边钟神秀等人
也不恋战急忙退了回去。

  这边见损失不小,老三老四都受了伤,叶二娘现在压住阵脚重新逼了上去,
那边出来抵抗的人已经全部退回,为首那人自持武功,而且也不能就此作罢,便
双臂用力两支钢杖迅速向前冲去,逃散回来的人见状也勇气大增的转身杀回。刚
才他那手功夫确实震撼人心,钟神秀等人也是逃得飞快,顺手关上的大门刚刚关
好就听到一声巨响,一颗卵石已经打在了门上面登时那大门已经碎裂了一大块下
来,把钟神秀惊出一身冷汗。甘宝宝头也不回的就向密道方向跑去,三人紧随其
后,钟神秀立刻想起自己出来急了,也没想到形势会如此糟糕,那两颗从琅嬛福
地带出来价值连城的黑宝石和卷轴还被自己放在房中。别的都不打紧,这两粒宝
石和那武功秘笈卷轴实在是不能丢下。立刻转身向自己房间跑去,木婉清见到钟
神秀方向不对立刻跟了上去。

  「秀儿!你要去哪里?你不要命了吗?」

  「我有两样重要的物件儿一定要带上。」

  「你……命要紧呀!」

  「这里我地形熟,待会儿绕一下就行了,婉清你别跟我,快去密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

  说话间已经到了钟神秀的房间,东西都被钟神秀放在一个小包袱里面,倒是
一下就拿到了,等钟神秀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口的木婉清已经和人交起手来。钟
神秀出门就是一刀,那人没料到这井中月锋利如斯,随手一档立刻手中的剑就被
一刀两断,木婉清没有放过他,趁他愣神儿直接一刀划过他的胸膛,大股的热血
喷出来后那人就倒地毙命了。钟神秀带着木婉清几下就绕往密道方向,却不想一
道劲风直接擦过耳边,倒不是那出手的大恶人准头不济,而是自持身份没有好意
思偷袭他们小辈,另外钟神秀的样貌也让他大吃一惊。

  钟神秀一惊之下,带着木婉清回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心惊肉跳的震惊的想到
刚才遇到居然是一位会一阳指的高手,他刚才的指上功力比起传授自己一阳指的
那位高人还要高出一筹。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后面的那人紧追不舍,钟神秀仗
着熟悉地形几个起落已经拉着木婉清到了后院一处石室,钟神秀没有犹豫就冲了
进去。只见那人来得好快,瞬间就到了门口,钟神秀进门后立刻在石壁上拉住一
个铁环用力一拉,只听到一阵子难听的石块摩擦声,然后轰隆一下一道千斤石闸
就落了下来封闭住了石室的入口。

  后面追赶的那人进门前愣了一下后,就已经晚了一步,被挡在了外面。原来
这里是钟家囚禁人的地方,外面虽然有机关能打开石闸但是不知道的人却万难找
到。钟神秀和木婉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下来。但是两人却已经被困在了这里,外
面的人也越聚越多,几个恶人陆续赶到,钟神秀冲出去的希望彻底破灭。这间石
室钟神秀也只来过一次,里面说是囚禁人的地方其实也没怎么用过,石室中有一
张床上面还铺着褥子,其他除了几个木头架子就没有任何东西了。石室倒是挺大
的,虽然不如琅嬛福地,但是宽敞得很,有一道光线从一个小石洞透了进来,那
个石洞不如说是个小石头缝,只有拳头大小,这是采光送食物用的,另外这石室
还有一处通风口却是另外一条通道,根本容不得一个人脱出。

  这时候外面传进来了一个沉闷的声音。

  「男娃叫钟神秀是吧,女娃娃是不是叫木婉清?」

  钟神秀今天算是一日三惊了,外面那人明明第一次见面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姓
名还有木婉清的。

  「哈哈哈哈……你们的底细我都知道,钟神秀你的武功不错呀,居然能伤了
老四。现在你们跑不掉了吧,别着急让我们慢慢耗下去。」

  再后面外面就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不再有任何声音。

  钟神秀和木婉清通过那个小石头缝观察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也不敢贸然出去。
木婉清好奇地打开了钟神秀拿的那个小包袱,那个卷轴木婉清没什么兴趣去翻看,
里面十几颗宝石和明珠发出的朦朦胧胧的光亮使得整间石室一下不再那么黑暗。

  「秀儿!你哪来的这么多宝贝?」

  「这个说来话长,我和秦阿姨落到那谷底其实是一场奇遇,无意间找到了一
个宝藏。这些东西都是从那里拿出来的,里面还有很多宝贝以后我还要去一趟全
部取出来。」

  说着话钟神秀把那根秦红棉不肯戴的宝钗给插到了木婉清的发髻上面,这根
宝钗立刻让木婉清显得光彩照人起来,钟神秀把带出了的一面铜镜拿到木婉清的
面前,借着几颗夜明珠的光辉让木婉清自己欣赏。虽然木婉清不是那种喜爱珠宝
的姑娘,但是女人的天性如此,对能让自己变得美丽的事物是抵挡不住的。

  钟神秀趁着木婉清照镜子的时候,从后面搂住了她的细腰,木婉清顺从的偎
依在了他的怀里,从手上的铜镜里面看着爱郎和自己。

  「秀儿,你别这样。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呀。」

  「这个石室的大石头闸门有好几千斤重,只有通过机关才能打开。不知道机
关法门谁都进不来,所以别害怕。」

  「进不来固然进不来,可是我们也出不去呀。」

  「我反而不担心这个,我娘和秦阿姨都安全出去了,再过一日我父亲一定会
回来,那时候他们一定会汇合起来,反攻回万劫谷易如反掌。」

  「可是那为首的四大恶人武艺高强,我看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家这万劫谷里面其实修筑得复杂的很,我也不明白我爹娘他们为什么要
搞成这样,敌人不可能熟悉地形,武功再高也双拳难敌四手,我爹手下人数众多
其中不乏好手,对付这群乌合之众那是易如反掌。」

  钟神秀其实说这话是有根据的,刚才交手的时候除了四大恶人以外,其他人
和神农帮众水平其实差不多,不过这样一想钟神秀倒是觉得这次受到突袭是对方
有预谋的一次行动,要知道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死伤十数人,还伤了两个为
首的高手。但是他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对自家下手,钟家马帮虽然规模不小行
走茶马道也是常常火拼。但那都是土匪盗贼,每次双方互有死伤但是道上规矩是
输了就是输了,打不过被抢了活该,抢不到死几个人是自己没本事。断不会事后
来寻仇,再说那些人也没那么大的本领能请到这些高手来助阵。

  「秀儿,这是什么武功?还要人把自身武功废掉才能修炼,而且……而且这
画的也太……那个了吧。」

  「哦!这个北冥神功,我看还是不要修炼得好,谁知道这是什么功夫还要人
废掉自己的武功,万一这功夫还不如我原来修炼的功夫岂不是上当。」

  木婉清继续展开着手中的卷轴,被困在绝地能有本书看看也是个解闷的方式。
翻过了那些美女裸体穴位后,木婉清就看到了凌波微步。

  「秀儿,你看过的吧?这后面有一套叫凌波微步的步法,这是轻功吗?」

  「应该是吧,我不太懂上面的按照六十四卦的方位名字,只是强记了十几步
的次序,刚才我砍掉那恶人的手指也是突然就走出了里面其中一个步法便神奇的
欺入他的一个空当,这样看来这套步法奇妙得很。」

  「那你多练练,练熟了之后不就武功会提高很多。」

  「清姐姐,不是我不想练,一是还没有时间没来得及,二是这里面的一些方
位我还搞不太懂,等我弄清楚之后再说,不然一定是事倍功半。」

  「秀儿,其实这个你母亲是懂得的,师叔从小聪慧无比,医术炼毒无一不精,
对这些奇门八卦也是研究得挺深入的。」

  「是呀,我娘对这些都懂,这万劫谷里面的机关设置,都是我母亲弄出来的,
等脱困出去了我一定让母亲教我这六十四卦,这套步法要是练成了一定会成为一
流高手。清姐姐,你到时候和我一起修习这步法吧,练成之后……」

  「秀儿……」木婉清打断了钟神秀的后续。

  「秀儿,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是太喜欢练武功,要不是师傅一直让我练武,
我也不会去练。你知道吗,小时候练武要不是因为和你一起,我早就坚持不下去
了。」

  钟神秀还不知道木婉清原来对习武是有抵触心理的,可是小时候就觉得清姐
姐练武天分很不错,她一个女孩子的武功一直都比自己高上半筹,可见她的勤奋
和苦功。后来自己出来历练有了那次奇遇才超过了她。现在看来在清姐姐的心中
自己是那么的重要,秦阿姨是她的师父,而自己则是她青梅竹马的情郎,也是无
父无母的木婉清以后唯一的亲人。想到这里钟神秀心中一荡,把木婉清又抱紧了
一些。

  「哎呀,秀儿!我话还没说完哪。你……别乱摸!」

  看到木婉清有点小生气了,钟神秀只好讪讪的从木婉清的胸口上面拿了下来,
木婉清的胸部手感比秦红棉坚挺一些,虽然没有秦红棉的大,但是也有点掌控不
住的感觉。

  「清姐姐,我们早晚是夫妻,这些有何不可。」

  「呸!谁和你是夫妻!你这两年是不是在外面学坏了!」

  「没有,没有,我和父亲在一起哪,怎么会学坏?」

  「谅你也不敢。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对师叔的那套学问很感兴趣,所以一直
想学,但是我不是师叔的弟子,师叔没有教我。不过灵儿倒是得了师叔的真传,
她的武艺和学问都是和师叔一个路子的,但是灵儿和我一样对武功兴趣不大,而
且师叔教的也不严厉,所以灵儿的武功不怎么样。」

  「是呀,灵儿姐姐武功不太好,但是喜欢摆弄那些小动物和烹饪的功夫。」

  「不过人家灵儿以后一定会是个贤妻良母哦!」

  「清姐姐……」

  钟神秀这次是两只手一起上,把木婉清胸前的两团软肉全部被握在了手中一
阵子揉弄,饶是木婉清这个黄花大闺女,也被弄得娇喘吁吁,满脸飞霞。最后差
点拔刀才让钟神秀罢手,不过人还被钟神秀抱在怀里,钟神秀凑到她耳边低语道:
「婉清,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木婉清没有说话,是因为她心中甜蜜得已经羞涩到了极点,也不知道该说什
么来回应正在向自己表白心迹的钟神秀。憋了好半天才平复好心情说道:「坏人!
我……我要说的是,灵儿学习那个奇门八卦的时候也是头疼得紧,我和她那时候
总是睡在一间房里,她晚上的功课可都是我给她做的。」

  「那么说……卷轴上面的这些方位什么的你都是懂得?」

  「虽然没有师叔那么精通,但是就这卷轴上面的我都是熟悉得很。」

  「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教我了?」

  「可以试试看吧。」

  木婉清用钟神秀的井中月砍向一个木架子,三下五下就削成了一个木棍,然
后在地上画出方位,一一解释给钟神秀听,钟神秀一一理解后开始在石室中练起
来。两三个时辰过去了,外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钟神秀已经在木婉清的指点下
走了几十遍了,他感觉这步法走起路来若是要速度快些就得用上内力,提着气用
上轻功反而费力,如果不运功虽然速度慢了不少,但是却越走越舒服,没多大一
会儿功力就恢复过来了。而且走起来非常的容易上手,钟神秀发现走顺了之后好
多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走出下一步,都不用刻意地去想下一步如何走出来。走到
最后步法越来越纯熟,就好像练了很久一样,然后让木婉清用木棍和自己对练,
钟神秀空手可以不紧不慢地躲掉木婉清的攻击,并且能够三两招之内进到木婉清
的身边,在这套步法的作用下,钟神秀可以看清楚木婉清的每一个破绽,而且都
有把握能抓住这些破绽。

  这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透了,石室内被那几颗夜明珠发出的微弱光芒照得朦
朦胧胧。只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女子的笑声,那声音又浪又媚……

  「一对小情人倒是练起功夫来了,看来你们是一点都不担心呀。」

  说着从那小石洞里面投进来一个小包袱和一只装水的皮囊。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