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绝册】5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不回首
2022.3.2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82

                第五章

  赵盼儿所说的最近有重要的事情,就是履行十八年之约,前往天墉城,取回
诛邪剑释放出师尊裴珺楚的一缕残魂汇聚,如今染尘剑跟师尊已在,就差那缕残
魂了。

  此时的赵盼儿看了一眼萧写意,心中若有所思,开口说道:「你知道今年是
什么日子么?」

  「去天墉城……」

  秦霜焱是知道这重要的事情,因为师尊本来就是决定排她跟三师妹琴素一起
前往天墉城取诛邪剑,现下听师尊提起,还以为是要催促自己赶紧出发,于是便
想回答。

  在秦霜焱还没有说出取诛邪剑时,赵盼儿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写意?」

  萧写意原本还不知道,这会见赵盼儿言语有些怪异,便立马察觉到,这是在
试探自己,便回答:「诛邪剑?」

  秦霜焱这时候满脸嫌弃的说:「师尊,你该不会要我带他一起去吧。」

  萧写意默想着,像赵盼儿秦霜焱裴珺楚这些女人,那么年轻就能有如此卓绝
的修为,不过是因为自己在写小说时,加了界定,并非她们天赋异凛,而是她们
都是经历过几世的修为,最终从飞升者轮回,到了合适的机缘,便能再度掌控往
世修为,只不过是没有往事记忆。

  人类修行为飞升者,飞升者天劫转世人类,这样循环着,也有抵过去劫数,
活了数以计万年。当然妖族就不同,妖族能修炼成人形,能修炼成飞升者,出发
点就比人类高了很多,不过所面临的劫数也更为危险。

  按照这时间点,也就是从天墉城取回来诛邪剑之后,赵盼儿就面临天劫,与
天劫斗争之时,最终被老奴乔器找到时机给奸污了。

  听到萧写意说出了诛邪剑,赵盼儿才觉得是自己多虑了,不过她之所以拖延
一个月,也是因为到时候三魂合一,师尊才是真正归来的时候。

  秦霜焱是不愿意多作废话的人,见氛围这么的尴尬,便一个闪影,离开了屋
顶,消失在了月色之下。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萧写意也不装傻,直接挑明了说,因为他所写
的裴珺楚,一直都是直言直语爽朗的人。

  「只是想到,顺嘴一提。」赵盼儿起身说道。

  「这么多年没见,要不叙叙旧吧。」萧写意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却是惊叹于
赵盼儿的美貌,身为男人,见到这等身姿样貌都属于超一绝的美人,哪里克制得
住原始的兽性,当然,最好还是能多占一点便宜,今晚时分,拍打赵盼儿浑圆富
有弹性的翘臀,那手感还回味无穷,这臀部在二十一世纪,妥妥会被人说为好生
养。

  刚秦霜焱在,所以两人坐的位置分隔得有点远,现在只剩下两人在,没有等
赵盼儿回答,萧写意就主动的靠近坐在了她的身旁,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紫罗兰
香味便立马扑鼻而来。

  「盼儿,你还是那么的喜欢洗浴时加上紫罗兰花瓣啊,一闻就知道了。」萧
写意凭借着对她的了解,套着近乎说道。

  「是啊,师尊,以前你也喜欢,我就随你了,不过你现在。」赵盼儿想要说
出她已经变成了男儿身不方便,便打住。

  萧写意被她淡紫色的唇瓣给诱得欲火焚身,身子又挪近了一点,臂膀贴近了
她的香肩,左手在寻呼着机会搂住她的腰肢。

  「盼儿,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想过谈婚论嫁的事情。」

  言语之际,萧写意的手也顺势搂住了赵盼儿的腰肢。

  未曾跟男人亲密接触过的赵盼儿娇躯猛然一颤,又没有闪避开来,从身体上
来说,萧写意是男人,可神识方面,却是自己的恩师,没有她就没有自己,所以
显得很是紧张,一袭白色丝缎包裹着沉甸密实的雄伟峰峦微微起伏。

  萧写意只是稍微一眼望及她的宫装胸部位置,肉棒便有了反应,在她腰肢上
的手也放开了胆子,搂着她往自己的身上靠。

  听到谈婚论嫁事宜,更是令赵盼儿富满气质的冷艳双颊染上了一层羞红,缘
由是赵盼儿想起了二弟子颜茹雪,当初救她的时候,她正赤身裸体被遗留在人间
的飞升者奸淫,这也是她唯一一次见到的男欢女爱,依稀还记得那飞升者在颜茹
雪娇躯上驰骋两人蚀骨销魂的表情。

  萧写意见赵盼儿没有回答,便欣赏着她冷艳的脸颊,水漾沁透的眼眸,添上
了一缕媚意。

  赵盼儿也感应到了萧写意在盯着自己,便开口说道:「我跟随师尊你立志于
守护人间,根本不考虑儿女情长。」

  萧写意欣赏着她绝美的脸蛋,也痴了迷,嘴唇也是一点点的往她的脸蛋靠近。

  赵盼儿见状,小鹿乱撞砰砰的跳动着,不染尘心多年的她,居然会有那么一
丝丝的渴望,但也仅限于只是那么的一瞬间,便转瞬即逝,发出了「咳咳」声来
打断萧写意。

  萧写意也就没有太过分,不过在她柳腰的手依旧是没有挪移开来,要是远处
人望来,八成会以为是情侣。

  「要不,我们一起去泡温泉吧。」萧写意脑筋飞速转动着,无所不用其极,
想方设法要占占这冷艳剑仙的便宜。

  「啊。」赵盼儿明显被萧写意的话语给惊到。

  「怎么了,怕给师尊看到身子啊。」萧写意继续说道。

  要是是女儿身,这会肯定是十分的乐意,可现在师尊变成了男儿身,男女授
受不亲的条例她还,是记得清,又不好拒绝。

  「盼儿的身子,可是师尊看着长大的,还记得你下身没有丝毫毛发。」萧写
意不依不饶的,一副吃定了赵盼儿的神情。

  赵盼儿一听师尊连自己是白虎穴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冷丽的脸颊上更徒增了
几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少女羞红来。

  这时候的萧写意也趁着她少见娇羞的模样,在她纤细腰肢上的手逐步的挪移
到了赵盼儿的高耸挺翘的胸部下围,只差一步就能攀登上无人到达过的入云峰峦。

  这种尴尬境地,赵盼儿何尝不知道,要不是身旁的男子,是自己最敬爱尊重
的师尊,早就一巴掌给拍死了,可偏偏就是这种心理,让赵盼儿没有做出明显的
抗拒举动来,倒是心境,自师尊离逝时至今唯一一次出现了波澜。

  随着萧写意有恃无恐,手掌覆盖上赵盼儿从未有人触摸过的高耸雪峰,一声
与她冷清脸庞所格格不入的娇吟声从她高贵紫罗色的唇瓣所发出。

  「师尊。」赵盼儿的手,搭在了他手背上唤道。

  攀登上这天下一绝威震三界的剑仙赵盼儿的圣女峰,这一摸就能感受到是多
么柔软天然的胸脯,萧写意此时心中别提有多么的激动,但是这一摸,胯下阴茎
便涨得从马眼处给溢出了液体来。

  「盼儿的胸脯,越发挺翘了,比当初要更上一层,一手都掌控不了。」萧写
意也没有揉下去,生怕赵盼儿一个不小心会将自己给拍死,不过也没有离开她的
胸脯,就这么在她清冷的掌心上搭着。

  「以前的师尊,可不会这么多话,永远一副高冷如冰雪寒霜一样。」赵盼儿
言语间还有些娇嗔撒娇的意思,毕竟当年师尊裴珺楚可是出了名了高冷,对她绝
大多数时候也一样。

  「是不是翘臀又想要挨打了。」趁此萧写意又学着裴珺楚高冷的样子说话,
又将贴在她硕大豪乳上的手掌抓摸揉了下去,这软腻肉团的触感,一瞬间便将裤
裆给高高撑起,差点就射了。

                第六章

  赵盼儿很是无奈萧写意的举动,胸脯被揉也让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受,
说不出来道不明白,只是觉得还不错的样子,在给他连续揉摸了几下之后,赵盼
儿便羞怯的将他的手掌挤开道:「我要回去巡视天柱了,防止有飞升者再来袭。」

  萧写意哪里不知道这十二根天柱是结阵而成,灌输了无穷的剑意,分别由她
十二名弟子驻守,当初还耗费了无数人界修真者的气运在里面,精虫上脑的他脱
口而出道:「这剑阵当初还是由我结下,若非曦神妃那类无限接近十二境的,根
本就难以破阵。」

  「那师尊你不许再这样啦。」被抓摸胸脯,使得道心沉稳的赵盼儿出现了波
澜,打从心底就害怕萌生情感。

  「你情我爱,鱼水之欢,万物长情,往来不变。」萧写意也不知道怎么就脱
口而出,并且一手拉住了赵盼儿起身要走的纤手。

  赵盼儿也不是白长这么大岁数,听到眼前男人这般的话,哪里会不知道他说
的是什么,脑海又荡漾起了当日二弟子颜茹雪被飞升者骑身驰骋的春样,也不再
挣脱,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师尊,你在说什么。」

  萧写意也站了起来,注视着赵盼儿羊脂凝玉般通透皎白的冰肌,色意打乱了
想完全取得赵盼儿信任之后再双修的念头,因为眼前的她,远比想象中对自己的
杀伤力更大,她露出来的肌肤散发着银辉,就跟月光从她身上照耀出去的一样,
圣洁,清冷。

  「我们提早双修吧。」萧写意图穷见匕的说道。

  赵盼儿的心「咚」了一声响,眼前的师尊可是男儿身,还是时别十八年后突
然的再相遇。

  萧写意眼神尽量的想跟赵盼儿的眼眸相对。

  月光下,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不过始终并立着,因为赵盼儿身材本来就是
婀娜多姿,高挑曼妙。

  「可是,可是,师尊你现在是男儿身。」专伐果断,面临过无数生死大战的
赵盼儿,在眼前男人的绯色言语中,竟出奇的显得娇羞呆愣。

  萧写意见有机会,便将她的玉手牵引到了自己已经坚硬得要爆炸的阴茎之上
说道:「要是师尊现在是女儿身,还没有这根棒子呢,怎么进入你身体。」

  隔着裤衣都能感受得到他阴茎是多么的坚硬,赵盼儿手立马就缩了回来说道:
「总感觉怪怪的,你让盼儿回去想想好吗?」

  从未遭遇过如此羞戏的赵盼儿在此之前有应答过想通过双修让师尊快速恢复
修炼根基,但在如此契机下,却又饱含对女子贞操的介隔。

  「盼儿也是为了我恢复根基,如若不嫌,师尊会娶你为妻,对你负责。」萧
写意在现代作为宅男,可是看过不少渣男电视桥段语录,随便就想了几句经典的,
套入其中,想着哄哄这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应该问题不大。

  语不惊人死不休,从未想过婚娶的赵盼儿明显被吓了一大跳。

  「那我该当师尊是男人,还是女人。」纳闷的半天的赵盼儿也不知道这句话
是怎么脱口而出的。

  「男儿身女儿心,不是正好吗?」

  赵盼儿这才想到被萧写意的话套了进去,急忙解释道:「我可没有答应嫁给
你。」

  「那怎么办?」

  「你让我回去想想。」

  「那你给我亲一下。」见到赵盼儿犹豫不决的神情,那淡紫色的唇瓣诱人之
至,于是便趁火打劫提出。

  「亲吻?不行。」赵盼儿拒绝得很干脆。

  「那亲嘴,摸胸,你选一个。」萧写意抛出了怎么选都不会吃亏的问题。

  「摸一下吧。」赵盼儿想了一会后说道。

  萧写意顿感牛犊子都要炸了,并不是因为能够摸到赵盼儿的豪乳,而是想到
了赵盼儿宁愿给自己摸下奶子都不愿意被亲的高贵淡紫朱唇,日后居然会被老奴
乔器当成骚逼来孬操,为他含萧弄棒,这样刺激画面浮现在脑海中,萧写意被刺
激得射意都抵达了关口。

  就在萧写意手想要去揉摸赵盼儿看起来就很是沉甸殷实的大奶子时,赵盼儿
一个飞身,脱离了屋顶到了更高处说道:「乔器,你有什么事吗?」

  原来就在老奴乔器跨出房门的第一步,赵盼儿便已经发现了。

  乔器埋头跪伏在地上毕恭毕敬的说道:「不知道城主降临,是老奴错了。」

  听完乔器的话后,赵盼儿飞身往主城而去,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了夜幕当
中。

  看着赵盼儿在外人面前不怒威,面目清冷的样子,萧写意心中越发觉得刺激,
更渴望着看到这样高高在上的至尊剑仙被老奴乔器这样低贱老头子亵玩的反差感。

  见到赵盼儿如仙人那般飞逝而去,乔器这才拍了拍衣裳站来。

  萧写意心中居然没有对乔器打搅了自己摸赵盼儿奶子的好事而产生怒意。

  「萧兄弟你什么来头,居然能让压得整个飞升界都喘不过气的赵盼儿三番几
次屈尊这奴苑庭落里。」

  乔器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好奇问了起来。

  「可能是见我专心求学吧,在天都城下待了好些日子跪求,或者是她见我天
赋异凛?」萧写意打发道,自是不能透露出真相来。

  「刚才你说,城主要收你为徒弟,那你岂不是可以去主城殿了。」乔器很是
激动的说道。

  「是啊,安排了秦霜焱师姐教我。」萧写意的心思可不在习武上面,在这个
世界,没有几世以上的修炼,单单是靠自己是没什么大作为的,除非有特别机缘,
否则还不如攻略攻略美女,岂不快哉。

  「除了赵盼儿外,那十二名女弟子,都是堪称人间绝色,你能去主城殿,到
时候见着了,可得好好给我讲述一番,我至今才见了四五位,真是惊才绝艳。」

  萧写意看着乔器那看往主城殿方向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向往,也是,毕竟主
城殿那边是不允许奴院的人过去的。

  「肯定会的。」萧写意说完,便回了房间。

  ……

  第二天清晨。

  昨晚消耗精力过大的萧写意醒来时已经是日晒三杆了,全然过了跟大师姐约
定的练武时间,心头还是有阵寒颤的,也不知道她一会会怎么收拾自己,毕竟在
书中所写的秦霜焱是一个性情暴躁,嫉恶如仇的女子。

  洗漱换上一袭青白色衣袍,也算是比在原世界的自己清爽多了,空着肚子就
往主城殿那边去。

  只不过这得都几里的路程,没有赵盼儿那些修仙者转瞬即到,才念想,还得
好好学门功夫,不然在这地儿,真没法混。

  才走了几十步,便有一柄飞剑奔袭而来,在跟前不足半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可算是吓了一大跳,不过定睛一看,居然是大师姐的天霜剑。

  萧写意轻微试探的握了下剑柄,一阵寒意从掌心穿袭遍了整个身体,立马就
舍弃,浑身打着哆嗦。

  接着用脚踩了上去站稳,才飞拉而去,一下子便离地面数丈,看得萧写意是
心惊胆颤,不过所幸的是,天霜剑周身流串着剑气笼罩在身体的四周,像是在保
护自己,不至于一个不稳给掉落了下去。

  只是眨几下眼的功夫,便被天霜剑给带到了一处有着一棵参天大树的院落,
落地之后,天霜剑便飞往树上。

  萧写意抬头一看,正是一袭红裳裹体的秦霜焱在四散开来的树干上睡着觉。

  「小师弟,今日你就暂且陪它试炼吧。」

  树上传来声音后,一根树枝便追着萧写意打了起来。

                第七章

  没有半点武学基础的宅男萧写意,一会便被秦霜焱这灌注了剑意的木枝打得
浑身作疼。

  树上红裳裹体的秦霜焱没有半丝的怜悯之意,冷漠得让萧写意都想直骂娘,
要攻陷这桃李年华的她,可得煞费一番周折,再想此去天墉城取剑,会有很多波
折,不如就找个理由一起,好见识这方世界的风采。

  「资质差,还偷懒,也不知道师尊看中你什么,真是浪费时间。」

  秦霜焱见这小师弟无心练习,便凌空踏步而去,赤着玉足,红裳飘飘忽忽悠
悠,看得萧写意是心里痒痒的。

  可是这似有灵性的树枝,还一直试探的在击打自己,于是萧写意便随着秦霜
焱飞袭而去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耳边便传来了琴声,萧写意一个宅男,哪里听得懂这其中意思,
不过从脑海意识中,便清楚了前面院落的主人是十二弟子中排第三的南宫琴素。

  刚徒步想靠近院落,那琴声就戛然而止,随之视线范围内,院落的高墙上就
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淡绿色花裳的女人,估摸二十来岁的面容,不着粉黛,谈不
上与赵盼儿那等绝色,但至少也有倾国倾城之容颜,多的是书香名邸之气质,五
官精致看起来很是舒服。

  萧写意正欣赏院墙上脱尘之姿的南宫琴素痴迷,耳边已传来空灵悦耳动听之
音。

  「想必你就是师尊新收的小师弟吧。」

  琴素话落之际,那施了剑意的树枝也落在了地上。

  「三师姐你好。」萧写意明了琴素脾气最好,善良温婉,脱声问好。

  琴素水灵沁透的眼眸闪过惊赫之色,不过很快就平复下来,不知道这看起来
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师弟从哪来知道自己排第三,轻启皓齿朱唇问道:「小师弟,
你这是想去找谁。」

  「本是大师姐教我练功,可她不知道飞哪去了,现在我想找师尊。」

  「正巧,我也准备前去,一同吧。」

  琴素从院墙平缓落地,领路走在前头。

  萧写意能够从她路过的身旁,闻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桃花芬芳,是长期置身
于这种落满园桃花才特有的淡淡香味。

  一路惊叹于天都城建筑装饰的精妙,宏伟大气,比现代欧美建筑还要多出几
分磅礴大气,大部分是石沏而成,又精妙绝伦。

  可这些,哪有跟前三师姐轻盈步履婀娜多姿的

  倩影漂亮,动人心魄。

  走了有一会,才到了师尊特有的殿寝,不过宫殿色彩就有些单调,显得尤为
冷清。

  踏入殿寝,便见到师尊赵盼儿与丢下自己的秦霜焱。

  萧写意学着琴素给赵盼儿行了个礼,看她的脸色严肃,便知晓肯定有事发生。

  赵盼儿随即吩咐道:「琴素霜焱,你们俩一会就出发吧,顺带去一趟云龙镇,
接到诉求说,那里有妖兽出没伤人性命,务必解决。」

  「是,师尊。」

  两人异口同声应答。

  萧写意知晓是她俩要去天墉城取剑,也开口说道:「那个,师尊,我想陪大
师姐她们一同前往,毕竟是您吩咐大师姐负责教我练功。」

  秦霜焱闻言眉头一皱立马斥驳说道:「此去天墉城,乃至关重要之事,你无
半点功底,怎可同往。」

  「霜焱说得有道理,你还是留下来。」赵盼儿不明其意,只能劝阻萧写意。

  萧写意也找不到得当的理由,于是等到她们接令去准备行囊的时候,殿寝只
剩下萧写意跟赵盼儿时,萧写意才解释说:「此去天墉城,会有很多麻烦,我有
预感后事,陪同前往可防患于未然。」

  赵盼儿见他这样解释,还是不想他去冒险,毕竟十八年没见,一点功底都没
有,当今天下局势又未稳,莫说遗留人间飞升者,更有妖兽頻出未放逐,天下宗
门为抢宝物更是纷乱不休。

  「盼儿,你怕我有危险,我知道,但是此行我真的非去不可。」萧写意见殿
寝只有两人,边说便往赵盼儿身边靠近,芬芳之息散弥四周。

  见到萧写意慢慢靠近,就不由想起昨晚他们的亲密接触,赵盼儿心中产生的
微妙情愫,使她不知道是该抗拒还是顺其自然,只能回道:「那你给我说说这个
非去不可的理由。」

  萧写意也早就想好说辞,便说道:「此去凶险,她们常年待在天都城,不谙
世事险恶,你知晓我身份,肯定知道我能给她们经验以及帮助。」

  赵盼儿看了一眼萧写意笃定的神情说道:「你是不是预知了什么。」

  萧写意这时候已经走到了赵盼儿的身边,想去摸摸她被紫色华裳包裹,显得
异常饱满沉甸甸的胸脯,又克制住了说道:「差不多吧。」

  赵盼儿清冷的神色有了些许的动容,明显她内心是十分的爱护担忧徒儿们的
安危,顿了顿说道:「那就一起去吧,千万小心。」

  「那个,你就没有什么宝物给我防个身吗?」萧写意还以为赵盼儿会给很多
东西防身,可她的言行举止并没有显露出来,只能是厚着脸皮问道。

  赵盼儿又是顿了顿,伸出芊手,双指往正殿方向而去,随即便飞跃来了一柄
约摸一米的长剑。

  「月影剑。」萧写意脱口而出,这柄宝剑锋从磨砺出,可称这方世界宝剑排
行前五。

  赵盼儿听到萧写意还认得这把宝剑,心中又起涟漪,当初这柄宝剑,就是师
尊裴珺楚送给自己傍身,其宝剑用处极大,即便是没有修为的人,也可以随意发
挥作用。

  赵盼儿随之运传剑意其身,一番运作之后,赵盼儿额头也是渗出了晶莹的汗
珠。

  萧写意也瞧了个明白,只要月影剑出鞘,便能引显赵盼儿剑意,化作两个剑
影出来歼灭敌人,虽然没有赵盼儿本人那么厉害,但也足够了。

  萧写意见到赵盼儿绝美的仙颜露出一丝苍白之色,便伸手去抚摸,赵盼儿也
呆杵原地,没有拒绝。

  摸到这方天下最为强悍美丽的容颜,萧写意别提有多激动,这满脸的胶原蛋
白,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冰雪之肌,肤凝如羊脂玉,细腻弹滑柔软。

  「等我回来。」萧写意作出一副含情脉脉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赵盼儿的眼眸
说道。

  赵盼儿给这暧昧的气氛给灼烧得有些不知所措,眼前是师尊的女人魂,可又
是一具男儿体,这种情愫比她厮杀那些飞升者还要难以对付。

  「好。」想了半天,只是檀口吐出一个字眼来。

  萧写意明眼就能近距离的瞧见赵盼儿这样无与伦比的仙颜上浮现出一缕恋爱
时少女才会有的羞红来,于是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在她诱人带着珠光粉嫩的朱
唇亲了上去,香软的触感一下子传袭开来。

  赵盼儿水灵的眼眸突然睁大了开来,这可是她保留有几十年的初吻,竟给这
十几岁的男人夺了去。

  足足有四五秒,赵盼儿才反应过来,将萧写意推开了来说道:「师尊,你怎
么这样。」

  「这不是怕此去再也见不到盼儿了吗?情生不由自主。」萧写意煽情的说道。

  赵盼儿难得的羞意使她背对着萧写意说道:「那你先回去收拾吧,一会我便
告知她俩。」

  一想到确实要好久才能再见到赵盼儿这绝世无双的美女,萧写意也心生不舍,
临时起意,双手从后面搂住了赵盼儿用来束衣的紫色玉罗裙带说道:「我会想你
的。」

  赵盼儿也没有拒绝他的举动,心中有让他不去冒险,但又忧心两个徒弟安危。

                第八章

  回到了住处院落的萧写意,没一会功夫老奴就找上了门来。

  「萧兄弟,怎么样,见到那些美女了吗?」乔器是欲火旺烧,昨晚见到赵盼
儿一眼,便被迷得七荤八素,一整夜兴奋得没睡多少时分,那会还做了跟赵盼儿
干柴烈火的春梦。

  「见到了,不过我要跟两位师姐去天墉城一趟了,回来再说。」萧写意此时
哪有心思搭理这老奴,直白的回道。

  「天墉城啊,那岂不是很危险。」乔器面露难色,照他所知,天墉城附近都
是凶残的妖兽部落,边境更是聚集了堪比飞升者实力的存在与天墉城盘旋,原本
各霸一方的几百股妖兽势力,凭空出现了一个妖女,在几十年间,就统一了妖界
荒漠,与在幽暗森林,深渊界海的另两个妖王形成鼎立之势,纷争不休。

  「是的。」萧写意淡淡的回道。

  「那可得小心点,我没什么好教你的,不过有几样好东西给你。」说完乔器
便跑了出去。

  没过一会便又衣的回来,手中多了几样用品,粉色的绳索,一个墨绿色的瓶
子,还有一个小盒子。

  萧写意知道这些是乔器这老色胚以前为祸人间时候的作案用品,于是便装作
不知的样子疑惑问道:「这些是什么。」

  乔器先是拿起粉绳说道:「这是缚娇绳,你在外边跟人称是捆仙绳就好。」

  接着又介绍了小瓶子里的迷仙糜,还有盒子里的疗元丹。

  萧写意也是着实惊愣,没想到乔器会这么大方,给了自己几件色批界都梦寐
以求的宝物,连连是一阵感谢。

  此时老奴凑过头来,不怀好意的问道:「你跟师尊那么亲密,有没有做过什
么刺激的事情,按照以往我的认知,师尊几乎就没跟男人说过几句话,就连现下
几大宗门的牛鼻老道,她也都是正眼不瞧的。」

  萧写意收了乔器这么大礼,还是决定给点好处,于是便用双手比划出赵盼儿
的F大奶给乔器看。

  乔器一见这么大,舌头都舔了嘴唇好几下,色眯眯猥琐的说道:「知道她的
奶子大,没想到居然这么大,她走路时,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在床上那该有多骚
多淫荡啊。」

  萧写意原本想说,我要是不来,一个月后你就能体验到了,可还是止于嗓子
眼说道:「睥睨天下的师尊,我可不敢打她主意。」

  乔器也不傻又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师尊的奶子那么大的?」

  「特殊眼力,估摸个大概吧。」萧写意随口糊弄道。

  「好吧,我还有一封早就写好的书信,如果你有缘到坠仙镇,乔家庄还在的
话,就将书信交于一名叫乔奴娇的女子。」乔器从怀里取出一封信件说道。

  萧写意有些懵了,这在自己小说里写的世界,是没有乔奴娇这个女人的,难
道是自己的出现改变了轨迹,或者说,这个世界延伸了,有自己所没有提及写出
来的,难道不仅仅只是自己所写的,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小师弟,该走了。」

  院外传来了三师姐琴素的悦耳声音,萧写意本就初来乍到没有多少东西,随
便收拾了下就走出去。

  乔器一听声音,也迫不及待,风疾燎火的跑出去,想见见她们的美妙姿色。

  一见到秦霜焱跟南宫琴素,肉棒就硬邦邦了起来,特别是南宫琴素,背着一
把古琴,高耸饱满的胸部被绳带勾勒得格外的突出,有多诱人可想而知。

  萧写意也很是激动,极力的克制着体内的洪荒之力。

  秦霜焱察觉到那老奴炽热的目光,满眼色意,手指一挥将他击倒在地,涂着
红色姿彩的唇瓣默念了两字:「色胚。」

  「我们走吧。」南宫琴素刚想飞行,又被秦霜焱拉住说道:「天霜剑给你,
你御剑带他,我可不想跟他一块儿。」

  南宫琴素也没有拒绝,说了句:「小师弟,那你跟我一块吧。」

  南宫琴素驾驭着天霜剑,朝着山下飞行而去。

  此时秦霜焱还是有些不满的神色,念叨着师尊怎么会让这一点修为都没有的
累赘一起去执行危机重重的大事。

  「此去天墉城路途遥远,我们先去附近的镇落买辆马车吧!」南宫琴素对着
秦霜焱说道。

  萧写意也知道,御剑飞行会遇到很多结界禁制,更重要的还是会消耗大量的
真气,而轩辕皇朝,为了百姓安居乐业,也颁布了禁令,不能在繁华城镇御剑飞
行,只能在荒野无人或者一些小乡镇上,当然对于天都城这样大的宗门是可以无
视的。

  降落在了陶冶城外,由于萧写意在书中所描绘的,这世界房建特色,百姓穿
着习俗,都是取自于唐宋风采。

  秦霜焱十几年没有下天都,见到这人间风采,姣美冰冷如霜的神色也都掩盖
不了她内心的好奇,萧写意也有几分,毕竟也是初次面临,南宫琴素则是巍峨不
动的淡定,显然是下山执行过不少次任务。

  数个城卫见到南宫琴素她俩此等天仙绝色,狂热的目光就没从她们高挑曼妙
的身姿挪移过,秦霜焱给看得不自在,就想挥发剑意教训他们一顿,却被秦霜焱
芊手按了下来。

  南宫琴素的年龄二四,比芳华二十的秦霜焱要大几岁,而赵盼儿收徒是讲究
先来后到,并不是以年纪而论,秦霜焱是从小就收养,所以为大师姐,但还是姐
妹间,以年纪来论理,所以秦霜焱忍了下来。

  那些个城卫见到此等美女,自然想捞点好处,于是便拦住了城门说道:「哪
方人物,哪里来去哪里。」

  南宫琴素掏出了天都玉牌。

  那几个城卫一见,便毕恭毕敬的分散开来,恭迎她们进去。

  正午时分,街道上的人并没有很多,南宫琴素商量了下后,决定先购买路上
用到的物品,以及仙间客栈,购买马车。

  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几人找到了一间客栈住下,点了一桌子的饭菜肉食。

  从一进客栈门,秦霜焱琴素这俩国色之姿的美人,就被成为了客栈内一道靓
丽的风景,吸引着他们的目光,不仅是店小二赠了些许好物,就连吃饭的人流都
时不时的窥瞄她们的身姿美貌,猥琐之色显露无疑。

  天都城上,多是以果类蔬菜为食,所以人间这些烟火气息的鱼肉,在秦霜焱
眼中就是山珍海味,琴素倒是淑女风雅的品尝,霜焱则是大块朵颉,显然是口味
不错。

  萧写意也尝了尝,味道比起现代咸重了稍许,却也是能称得上十分美味佳肴。

  桌上有这么两位风姿卓越的美女,自然少不了有些人前来搭讪,不出所料都
给一一相拒,碰到流氓一点的,秦霜焱那脾气可没给他们好果子吃,这不碰巧,
打伤了城内一纨绔子弟,那人也姓萧,满脸不服气骂骂咧咧的就跑出去,还扬言
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秦霜焱她们自是不在意,吃完饭便开了两间房,自然是她俩一大间,而萧写
意一个房间。

  回到房间里的萧写意就翻想了起来,这陶冶城外有一处宝坻,是陨落的天人
洞府,里面会有许多他生前收集的宝物,只不过也有妖兽驻守,不能够单独的去
取宝,但是依照两位师姐的修为,算不上困难就能取到。

  所以萧写意在床上辗转反侧,在想着怎么样才能哄骗两位师姐一同去取宝。

  霜焱跟琴素,也商议好了,休息到傍晚,就去购买马车,晚上再逛一逛,明
早再出发前往目的地。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