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向东流】(母子)第五章:雨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一生缘
2021.8.23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5467

               第五章:雨

  油纸窗外「呼啦啦」的,豆大般的水点子「噼里啪啦」撞击在窗台,屋檐上,
震在人心头闷闷的,就算是躺在床上拿被褥捂住耳朵,这种沉闷的声音也总是随
心而来。弄的人烦烦的。

  晚娘在纳秀,比起写毛笔字都还要认真,一撇一捺一针一线工工整整,坐了
会儿发现坐不住就起身摘下老花镜瞅瞅院里的明初禾。刚走进猪圈里的猪崽子就
「哼哼唧唧」,耳朵耷拉在眼睛上,撒两勺子糠麸敲敲铁栅栏,直接就着雨水就
办了。晚娘「哼哼」一声,自言自语道:「恁这喂猪可方便嘞,做个活儿都木模
木样……」

  淋了一身雨,初禾手袖蹭蹭额头,踏入堂屋问:「博一嘞?」

  「跟他叔去俢河道去了……你啥事?」

  初禾把目光从晚娘身上挪开,自己一个人拿出来一筐高粱穗儿就搓,坐在木
桩子上,小脸发白。

  「问你啥事哑巴了?就不给我说嘞?」

  「木事。」

  「木事木事,木事就是有事……」晚娘小声嘟囔一句,然后换了个顶针继续
纳秀,针眼子穿过去就抽一下,像是抽肠子一样。「不知道有啥大事嘞。」

  「恁为啥不让俺出院儿?」初禾搓了会儿穗儿,捡起来杆子拿起剪刀减掉穗
儿,扔进去袋子里,停顿问道。

  「等你怀上再让你出院……又不用让你干活,啰嗦啥嘞?」

  初禾停下手中动作,把手中穗儿丢在地上,吸口气就道:「俺去寻人……」

  「你娃娃从县城回来就没跟过来……丢求了哦……你寻个咩子?」晚娘斜眼,
又抽了一下线,还是仿佛是在抽肠子。

  「丢了不得寻咩?你识得那是俺娃娃你还真是硬心肠哦……」

  晚娘跺了跺脚,张口碎道:「寻回来他喊你一句『娘』就完嘞……」

  初禾冷脸将穗儿踢散一地,回屋睡觉去了。

                ——

  虎丘叼着个卷烟,点个油灯,捧张报纸使劲看。屋里头黑,外面又是大雨倾
盆。报纸上先是「毛主席天安门会见红卫兵」后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当岸意
识形态」。

  卷烟不够抽,还烫嘴,抽几口就丢了。虎丘吆喝一声婆娘,让她拿个凳子来,
腿脚蹲得难受。

  「看看看,看类啥诶,你能看懂个啥?」姚老二把凳子丢门前,顺脚踢了一
脚,「鸡子不喂了?鸭子不喂了?」

  「鸡子你来喂,鸭子水沟里打欢嘞不用喂……」

  二婶嘟囔:「我不回来那鸡子不得饿死嘞!整日看这没用的东西……」

  虎丘皱皱眉头,:「你懂个屁,这里面都是大学问嘞……和你说白搭……」

  二婶撇了撇嘴道:「俺只记得俺要吃饭,大学生能上天也要吃饭。她韩唐有
文化照样离不开一天三顿饭……老头一个啦学人家年轻人认字嘞……脸皮怪厚
……」

  虎丘不耐烦的挥挥手,扭身子转过来背对着姚二婶。

  「去年的报纸看个起劲儿……真装模作样嘞,活都不干了……俺跟你说虎老
二,这日子要是没法过了赶紧滚蛋,滚的远远的。人韩老师也没像你整天瞎溜达
不干活……」

  「不干活?不干活地里的庄稼你弄回来嘞……动不动的整天吵个啥吵吵…
…似不似你嫌这安生日子过多嘞……」

  「恁虎老二有文化嘞,会看报纸嘞?俺记得电视上报纸不都是大贵人看的么?
人家天天看,你拿着闺女上学前的报纸看个什么劲儿?该干活不干,该做饭不做,
可有本事嘞!」

  说到闺女,两人都消停下来了。

  虎丘叹口气,把报纸撕下来一块,卷上烟草,抽两口,起身走了。

  报纸剩下部分丢在桌子上,上面宋体正字:「1969年4月1日至24日,
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举行。出席大会的代表1512人。九大使「文化大革
命」的理论和实践合法化,加强了林彪、江青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

  ……

  这场雨让沉塘涨水老高,南面地势低,旁边就是晚娘的苞谷地,要是漫塘了
第一个淹的就是苞谷地。博一浑身湿透,进院儿把铁铲立墙根就进堂屋,见只有
晚娘一人于是问道:「初禾嘞?」

  「屋里睡着了……」天更黑了,晚娘眼睛也离刺青圆布更近了。

  「娘啊,你是不着那水有多大,塘里的水好深儿,能淹仨人高,俺叔不注意
差点掉进去……掉进去就出不来……俺俩搁旁边挖了个口子,给水引进渠子里了,
可真累人诶……」说了几句博一发现情况不对,于是问晚娘道:「娘,咋了啊这
是……恁俩吵架了?」

  「等恁媳妇儿醒了恁问她,白来问我,烦!」

  「她又咋了……」博一说这个「又」字发音格外的长。

  「又咋了?哼……」晚娘一声冷笑,「你去问她……」

  博一拍拍脑袋,转身拿起勾担:「生火做饭嘞……不说其它了……」

  「你去喊她去……俺忙着嘞……」晚娘气汹汹道。

  「白气了娘。今儿里水生他叔下套抓了只野混混儿,可大,两百多斤重嘞,
等会儿去看看不?娘。」博一在院子里担水,生了青苔大石头上井头锈迹斑斑,
博一雨中弓腰压井压水。

  晚娘兴起兴趣,抬头张了张耳朵,问道:「啥时候套的?」

  「晌午两点有个约莫……」

  「搁这里住了几十年了,野混混儿我是一个没见过,黄皮大仙倒是不少。今
儿里这陈老三是踩着狗屎了?」

  「那算可不……等会儿要不去问问,明天也去山上瞅瞅,这路上捡个大肥猪
可让人眼馋……」

  「惊了人家还想再去?野猪都是有神性嘞,那东西狼都怕,你去干啥送命么?」
晚娘松口气卸下了顶针,收拾收拾针线。

  「他陈老三有那运气,俺也会有……不就是个野混混儿么,多去几次就有了,
我拿着砍刀去山上看看,不行就砍些荆条子回来……」

  晚娘在灶台底下生火,因为湿度高,吹了几次废了几根火柴都点不着。

  「还是生娃子是正事,不愁吃喝就行了还指望那玩意儿发财来着?」

  「有嘛,有就是好事……」

  「豆片子都在柜子里,直接倒油就行……咦咦咦你个败家子日子不可长算你
是喝油来着,倒几滴就够了!话说你那几个堂亲哪个不比你滋润?你大表哥城里
人,二表哥更美直接县城里教书,你再看看你是个啥?不是娘帮你收拾你还打光
棍嘞?」

  「那是俺大伯他们有本事,会读书能做大官。小孩儿也能跟着享福。你吃咸
不娘?」博一边和晚娘聊天,边问道。

  「你爹也有本事,可惜不认你……」晚娘往锅底扔了根柴火看着火苗发呆。

  ……

  「铁柱铁柱,韩老师喊你说学校的窑洞漏坑了,你会补窑不?她让俺来喊你
……」蒋画撑个化肥袋子,几下子窜进铁柱院子里。

  铁柱正坐在堂屋吃饭,见有人喊急忙起身,把筷子别在指间应:「谁啊?诶
原来是你这个气孙孩子,铁柱那是你直接喊的不,加个哥字能死是不!」

  午饭很简单,就是两个粗粮馍馍和几根酸萝卜,还有一碗稀的清汤寡水的米
粥。

  蒋画一脸夸张,「嘿吃嘿吃」的踏上千檐下,手指头戳戳铁柱肚皮:「铁柱
哥,韩老师屋子里都要淹啦……都是水嘞。你跑慢点韩老师都要淹死啦……」

  「胡扯啥嘞?沉塘这边啥时候下过那么大的雨……屋里面漏点水正常。淹死
人你搁这里说瞎话呢……」

  「就是嘞,俺刚才没下雨时候还是搁韩老师家里么,她还教我学唱歌呢…
…那什么「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这样的诶,木一会儿时
间水都漏下来了,韩老师那盆子都不够用了……」

  「谁教你来了?」铁柱鸡贼的问了问。

  「韩老师啊……就韩老师啊……长的可漂亮的那个韩老师,她嘞衣服裙子都
可花,好看……」

  蒋画揪起来自己的衣角,比划给铁柱看:「比俺姐嘞花衣服都好看……」

  「那走,人家韩老师可是大学生,这样住着确实也不方便……」

  铁柱光着膀子,到里屋拿了一件衣服,扛起铁锹挂上锁就随着蒋画去了窑洞。

  学校有些破旧,黄泥巴大窑洞经过大量雨水的冲刷开始变得消瘦,有些地方
出现了冲垮的痕迹。漠北地区窑洞谁曾想会迎来这辈子都少见的一场大雨。

  韩唐,年华正方,下乡至今已有四年之久。

  韩唐说话软气,总是有气无力和林妹妹一样。铁柱老这样评价韩老师。这事
经常被小亮嘲笑,说韩老师是文化人,文化人讲道理,说话不和咱们乡下人一样
扯嗓子大喊大叫,人家有话就说是了。

  「铁柱哥,这窑洞漏了几处,一直漏雨我没法生活。不好意思让你帮我糊一
下,我这边有黄泥粉,等会儿我再去挖两袋子泥巴背回来,你帮我糊一下就行了,
麻烦你了不好意思……」韩唐一笑,如此刻突然晴空万里般,铁柱一瞬间傻了神。
而后为掩饰尴尬咳嗽两声,轻声慢语。

  「挖泥巴我去吧,还要加糯米,煮米水,蛋壳啥的,外面雨还不小,你在家
准备这些东西。」铁柱扛着铁锹出门去了。

  「老师老师,」蒋画呼唤道。

  「怎么了?」

  「俺家有鸡蛋,我去给你偷俩回来。你吃它,剩下的蛋壳修房子用……」

  韩唐笑笑,脸上的刘海湿了雨水搭在额头上,眼睛里长了光一样,发丝一根
一根,绣花的粉色绸衣遮挡住白皙的皮肤,胸脯喘气一起一伏的。韩唐蹲下来摸
摸蒋画的头,再拧一下小脸蛋,温软细腻的声音响起:「不用了蒋画,我去找别
人借两个鸡蛋……」

  香气扑鼻,蒋画有一阵晕眩。不过毕竟是人小鬼大,蒋画从炕上跳下来就跑,
办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我姐藏了好多嘞……我给你多拿几个……」

  ……

  「娘,俺怕冷……」水生屋子里,水生颤颤巍巍。

  「咦……」王芸摸了摸水生额头,又贴了贴自己的,「下雨了就白瞎出去跑,
淋点雨出点汗那可不感冒的快!你跟村里那群死孩子跑啥……」

  「没人跟俺,玩……」水生趴在母亲怀里,小脸发烫,嘴唇微张,眼眸子一
搭一搭的,呼吸着母亲胸口的热气。

  「没人跟你玩就不出去玩……搁屋里好好写字儿……今儿里的字一个都没写
吧?」水生他娘抱着水生,往怀里紧了紧。

  「木有……不想写……」水生有气无力。

  水生家里灶台屋里面,横着的木梁上顺流而下一根铁丝,挂着钩子,钩子下
面是锅架,锅架后面是一个药炉子。此时王芸正生火煮药。

  不一会儿时间水生在他娘怀里睡着了,王芸小心翼翼的伸开手臂把草药汤汁
从药炉里面逼出来,盛在碗里。

  水生娘摇醒水生:「娃,起来了,娃,起来喝药……喝药再睡。」

  水生睁不开眼睛,无意识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嗯」的一声,随后闻着草药汤
汁的怪味看向那只陶瓷碗,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俺不喝药……」

  「信孩子,你不喝药病咋好?感觉起来喝了,我给你拧着鼻子,一咕噜就喝
了……」

  「俺不喝,俺不喝……」

  水生把头都摇晃的有些疼。

  「赶紧喝,喝了有奖励……」

  水生眼睛一亮,把头砸在他娘的胸口肉上面,问道:「啥奖励……」

  「你喝了再给你说……」

  「那我喝你可别骗我……」

  水生娘笑笑,大眼睛一闪一闪,拧拧水生脸蛋,腔拖住老长:「我骗你干啥
嘞……你可是我嘞小宝贝……」

  「那我喝了药我想看你的小宝贝……」水生说罢手就钻进去水生娘的胸口,
「嘿嘿」一笑,在他娘衣服里面手贴肉乱动一气。

  水生娘老脸一红,笑容憋在脸上,挣了一下,把水生的手拿了出来,一只手
整理了一下衣服,平了平衣角,随后对水生碎道:「臭脸不要,赶紧喝药。」

  水生撒起娇来:「不嘛不嘛,我先看小宝贝再喝……」

  水生娘把脸色冷下来,威胁道:「你不喝永远不让你看小宝贝了……」

  水生「哼」了一声,把头迈开一旁,对「威胁」不予理会。

  火堆里面火正旺,木头「噼里啪啦」的响。水生娘脸上写满了气愤,瞪大眼
睛看着水生,不过僵持了片刻,最后还是妥协。

  「那你先摸,摸完了要喝药。」

  水生狡黠的笑了笑,「我要看……」

  水生娘气不打一出来,碗一丢,把水生从怀里放下来,直接道:「不喝拉倒,
看病的是谁。」

  水生见娘不依了,也懂得看清形式,见好就收往娘怀里缩去:「娘,俺错了,
俺喝药,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水生娘一看娃认错倒也是心软,叹口气张开双臂,无奈道:「上来吧……」

  水生得意的笑笑,再一次身体趴在娘怀里,背朝上,右手从母亲宽松的裤子
松紧带口钻进去,摸到了娘的亵裤。三角裤往下有个地方起个包鼓鼓的,水生小
手手指头继续往深里面摸了去,在鼓鼓的地方按压了两下,弄的水生娘皱了皱眉
头,毫无威严的呵斥道:「别乱摸……」说罢就吹了吹草药汤汁,用调羹搅拌了
一下,让口服药温度尽量降下来。

  水生似乎根本就没听到这声呵斥,手里面正玩的不亦乐乎。手指头往边缘探
了探,碰到了有几根颇有韧性的毛发。娘亵裤深海地带边缘还是花边的,从上滑
下来手指头有隐约的「佟佟」震感。水生手指贴近娘亵裤和毛发与肉的地方,食
指勾起来亵裤,中指无名指直接进入了娘的「小宝贝」的地方。水生仰起头看着
娘的表情,发现娘除了皱了皱眉头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就大胆开始下一步了。

  水生手指头跨过森林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肉丘,肥硕柔软,水生揉了两下不
做停留接着就往下移去。继续往中间两步中指就碰到了一片肉瓣,肉瓣软软的,
水生偷偷的捏着揪了一下,弄的娘直接「嘤咛」一声瞪着他,「嘿嘿」一笑后水
生就不敢再揪了,跨越深处碰到了一道沟壑,沟壑中渗透有水。水生用无名指顺
着深沟划拉了一下直接让娘身体过度反应,好像是打了个寒颤……水生耳朵趴在
娘的胸口能够清晰的听见娘的心跳,娘呼吸时候氧气穿过呼吸道的声音。再去看
娘的表情,脸色红润,气息紊乱,只是无意识的搅拌药汁。

  水生有些兴奋,这种兴奋把他烧的眉头更热了。

  一个用力,手指头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的洞里面,洞里面似乎有无穷无尽的
吸力,水生还搅动了两下。水生娘脸上的表情直接变了,两下子把他的手抽了出
来,揪了揪水生耳朵,瞪着眼睛直接命令道:「赶紧喝药!」

  眼看母亲好像真生气了,水生只能「哦」了一声,自己乖乖拧着鼻子,一口
气把温度正好的草药汤汁给喝下了下去。

  嘴里瞬间倒入了一片苦海,水生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吧唧吧唧」嘴,吐
出舌头咳了两下,可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然后继续躺在母亲胸口,随后掀起母
亲的上衣,扒下胸衣张嘴就含着一只乳头,手也不闲着,把玩着另一只。

  「一会儿就不苦了……」水生娘也不抗拒儿子直接吃奶,反而抱着儿子来回
摇晃。

  「你说过要让俺看你的小宝贝嘞……俺啥时候看……」

  「晚上看晚上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