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第一百二十八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6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998

  最近被查出来血压偏高,不过身体还是可以的,主要还是工作压力大,尤其
是防疫方面突然收紧,让我措手不及。

  没有太多时间去写作,光是想剧情就要耗费大量时间,有时候凌晨还坐在电
脑前。

  正戏和肉戏的分配,太难了,恐怕这也是许多作者头疼的事情。

  我也是。

  明日就是农历端午,预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等到王紫菱那张千娇百媚的脸被壁灯照亮时,慕容封寒发出一声惊呼:「合
欢圣女王紫菱!」

  「什么?」神农教的三长老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个合欢宗的妖女,几
乎将一人力敌几大白道门派的围剿,不但造成他们惨重的伤亡,还成功的逃了出
去,还将神农教周兴旺长老的一条手臂给砍了去。

  「哼哼!」

  王紫菱嗤笑一声:「小女子早就不是什么合欢圣女了,早以为你们白道已经
把我给忘记了,看来你们还记得很清楚!」

  说罢看了看对面佯装惊讶道:「诶呦,这次神农教的谭、李、王三位长老都
在此处,省得小女子一个个去找!」她将手中的粉色弯刀轻轻舞了个刀花:「看
来这一次三位长老可能也要变成独臂残废,让小女子看看你们是要留下哪一条手
臂呢?」

  王长老怒道:「混账!你这妖女,竟敢如此大言不惭!我周长老的断臂之仇,
今日就从你这里讨回来!」

  「小女子就在这里大言不惭了,你有本事就来打我!来打我呀,你若是真敢
上来,那今日起小女子可不敢保证神农教会不会又多了一个独臂长老,哈哈哈哈
哈!!」

  「妖女你不要高兴太早了!」谭长老亦怒道:「天女门与蓬莱派的女侠可都
在此,就算要交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交手?谁说我们要交手?」王紫菱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嘉怡突然说话了。
「我们只不过是想要把李翰林带走而已。至于房间里的杨二少,只不过是被紫菱
姐姐给用合欢秘术弄晕了过去。」

  「弄晕?我看只是你们只不过是看上了李翰林胯下的大棒而已,若是弄晕了
杨二少,自然没有人阻碍你们两个和李翰林交欢了!」

  提到这番话,李翰林脸红了红,而王紫菱和罗嘉怡狠狠瞪了薛茹月一眼。却
听到对面的荆墨竹指着罗嘉怡道:「你又是谁?」

  「我么?」罗嘉怡指了指自己,白了荆墨竹一眼:「看来小女子名声还不够
响亮,江湖上还有许多人尚不认识我!小女子不才,窃居合欢宗少主之位!」

  此话一出,人人皆惊,就连算是见多识广的薛茹月也不禁用惊异的眼神看着
眼前的罗嘉怡,她开始以为这个已经列入正一派失踪名单的娇小少女不过是王紫
菱的跟班而已,与一般的合欢宗弟子无异,没想到她竟然是合欢宗少主!

  「枉你是从天女门里走出来的青年一代!看起来除了你们孟掌门和天门圣女,
都是井底之蛙!」这是王紫菱的声音。

  「合欢宗少主!」白道众人更加警惕,合欢宗少主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极
少有人见过她的真正样子,没想到神秘的合欢宗少主,居然愿意亲自来到此处!
就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翰林,这李翰林到底是谁,竟然引得合欢宗与金蚕门
如此注意?

  「没想到合欢宗和金蚕门的都在此,难不成这北方的尸人怪病,就是你们这
些邪道做的!就是为了这个李翰林?看来我们之前都看错了你,你居然为了肉体
之欢和魔道相互勾结,你可知道北方因为尸人之祸已经形同地狱?」一想到蓬莱
派弟子莫名其妙被尸人袭击,苏璃雪更是怒不可遏,不免得将眼前的魔门妖女与
北方的尸人怪病联系在一起。

  「哼,你们白道可真会想象!小女子可是今日才来到这三羊镇,合欢宗也没
有那么大本事去散播劳什子尸人怪病!那些尸人与沿途村镇的惨状小女子也见过,
若是我们合欢宗散播怪病,等到这尸人怪病传到了中州各地,各业凋敝,对我们
合欢宗又有什么好处?」

  「妖女住口!,我看尸人之祸就是你们弄的!若是要打,也得问问我们手中
的金针!」

  虽然两边嘴炮都打得很响,可是谁也不愿意多让一步。而奇怪的是,大家心
里都没底,都不愿先动手,尤其是李翰林木然看着吵得面红耳赤的两方,根本没
有对白道一方动手的打算。而漩涡之中的王紫菱,上一次几个白道凑在一起都让
她跑了连孟行雨都没留住她,这身边又有合欢宗少主和金蚕门妖女,再加上立场
不明的李翰林……留下她的胜算,又有几成呢?

———————-

  与屋内吵吵嚷嚷的情况不同。

  在屋外,木寨中依然是异常静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下半夜值守的只有两个土匪,按照安排上半夜值守的应该是两名神农教弟子,
然后下半夜再由土匪换班。初来乍到之时那些神农教弟子本不屑于和这些土匪共
事,经过花药仙子一番劝解,再过了一段时间以后,这些神农教弟子也与这些土
匪熟悉起来,也愿意高高兴兴的去值夜了。

  这段时间的尸人也没有两个月前的凶猛了,前段时间尸人还会将木寨的木墙
挠破,所以需要八到十个人的队伍绕着木寨巡查,若是碰到损坏的木寨,还能及
时修补。但这短时间尸人已经许久没有再出现,木栅也没有损坏的迹象,为此值
夜之人也从十人缩减到两人。

  夜间寒冷,两名土匪不由得将外面的棉衣紧了紧,又将暂时不用的左手捂在
兜里,仅留下拎着灯笼的右手。其中一名带着络腮胡的土匪身形壮实,而另一名
则稍显矮小。灯笼中的火苗随着两人的走动微微摇晃,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一般。
但不过走了一会儿而已,这两人便不想再走了。

  「牛豪,老子不想走了,他奶奶的!天寒地冻让老子出来喝西北风,你说老
子咋就那么倒霉呢?」其中那个矮小的土匪站在原地,再也不愿意往前走一部。

  「方求!你妈了个球囊!值夜的日子对每个人都是平均的,也没多谁少谁,
你埋怨个屁!」名叫牛豪的土匪已经走到前面,拂去了络腮胡上的冰渣子,转头
骂道:「你若是不想动,身子冷得越快!再说了睡觉的时候,有其他人值夜,那
我们岂不是也要将自己的命托付给值夜的人?老子可不想睡得真香被尸人来上一
口!」

  「你他娘的,老子走还不行嘛!别再叫老子球囊,你他妈才是,信不信老子
揍你!」叫方求的土匪一边骂一边走,因为他名字里有个「求」,其他土匪给他
取了个「球囊」的外号。

  球囊是啥,卵蛋子啊。

  虽然方求后来因为这个绰号与其他土匪打了好几架,但私下里其他土匪还是
会叫他「球囊」。

  「行行行,老子怕了还不行嘛!」牛豪笑道,一边沿着木墙走,一边指着依
然亮着灯光的几间木屋:「那帮白道的人,精神头可真好,都三更半夜了还在折
腾。」

  「依我看啊,就该让他们也出来喝西北风,尝尝天寒地冻的滋味!我看这几
个月那木屋中的人,天女门的两个女侠冷得像冰山一样,那个什么花药仙子和那
个公主就是窝在屋子里与那几个神农教的老头混在一起,说是制什么药;就蓬莱
派的苏女侠还能搭上一两句,但要是说出来的话荤了点,马上就要翻脸!除了去
搜刮粮草柴火,就没见过她们来值夜,也就是那些神农教的弟子过来帮忙照看!
对了牛豪,刚才你有没有看见神农教换班以后进去的那两个漂亮妞?」

  「两个漂亮妞?」牛豪想了想:「老子光顾着木墙是否完好,什么漂亮妞,
老子没看见啊?」

  「你个二愣子!那么漂亮的妞你居然没看见?老子真应该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方求道:「那两个妞穿着上好的狐裘,绝对是一等一的高级货色!说自己是专程
由琼华宗派来见那个琼华宗二少爷的,把那两个神农教的愣头青迷得找不到北!
等我看到那两个女人的脸,哇!真的是仙女啊,太他娘的漂亮了!」

  「琼华宗?那个据说比朝廷还有钱的门派?嘿嘿要我说啊,说不定那两个仙
女不过就是给琼华宗二少爷暖床的吧!琼华宗那么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说不定是琼华宗觉得这个二少爷寂寞的很,所以……嘿嘿嘿……」

  「是啊,说不定,那两个妞现在正撅着屁股蛋子,在琼华宗二少爷的床上等
着挨操呢!嘿嘿嘿……」

  两名土匪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平时老子都是去镇上的青楼玩玩窑姐,现在看着那些窑姐就跟草鸡一样,
若是老子能操上一会这女的,哪怕我今天跳河摔死都值了,想想就觉得兴奋!」
方求一脸淫笑的说道。

  「做梦吧你,现在青楼都没了,怕是里面的窑姐都变成了尸人嘴里的烂肉!
反正我看那两个女的还是危险的很,现在外面尸人虽然收敛一点,但不是随便什
么人都能从外面走进来的,你说的那两个妞说不定就是武功高强之辈!这种女人
想想就行了,想要将其骗上床,就你这弱不禁风的球囊样,那两个妞给你留一条
全尸就不错了!」

  「嘿!你个老王八蛋!说了别叫老子球囊!你才是球囊!你全家都是球囊!
你他妈的是不是欠一顿打?」

  方求气得作势要踢,那牛豪连忙提着灯笼躲开。

  「你妈的,别给老子跑!」

  「操你娘的,老子不过是开个玩笑你还真踢老子!」

  牛豪与方求两土匪闹了一阵,终于安静下来。而木屋中的说话声音开始大了
起来,仿佛是在争辩什么,但离得太远始终听不清楚里面到底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奇怪的「吱嘎」声突然响起,在这激烈的争辩声音中显得特
别渗人,两个土匪听到,不由的起了鸡皮疙瘩,这「吱嘎」声仿佛是有人在用锉
刀磨着木板,连续不断。

  「方求,你听见了么?好像就在不远的地方。」

  「不会是尸人吧!」方求一边问一边将灯笼换到左手,另一只手则摸上了腰
间的细长马刀。

  「不一定,先看看去!说不定是风吹的,也有可能是木墙被雪水泡涨了。」

  两人打着灯笼,来到发出奇怪声音的大概位置,用灯光点亮。在灯光照亮的
一瞬间,连续不断「吱嘎」声一下子消失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两人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地方又照了照,昏黄的灯光透过木墙的缝隙,很快便
被外面的黑暗吞噬殆尽。

  什么都看不见,仿佛刚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般。

  「声音没了?」方求对着木墙看了看,可那里什么都没有。

  牛豪拍了拍方求的肩膀:「你小子担心什么,我说就是风吹的吧!现在木墙
外连鬼影都没一个,别大惊小怪了!」

  「我还是想再看看!」方求还是不信邪,又提着灯笼凑近了木墙。

  「你奶奶的!说了是风吹的!……」牛豪刚说完,一只腐烂的手「嗖」的一
声从木墙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吓得方求一屁股坐在地上,灯笼都被丢出老远。

  「饿……饿……」

  的确有个尸人在这里,只不过这尸人嚎叫着根本钻不进木墙的缝隙,只能将
腐烂的只剩两根手指的手伸进去,似是想要抓住木墙另一侧的新鲜血肉。

  牛豪在看到尸人的时候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可看到尸人根本进不来以后又
是哈哈大笑:「那尸人又进不来,看你那怕成个球囊样子!」

  「操!老子说有就是有,你还不信邪!」方求又听见牛豪唤自己「球囊」,
更是恼火,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雪泥,「铮」的一声将腰间那马刀给拔了出
来。

  这马刀本来就是给马匪骑马作战配发的私铸货色,虽说没有真正的军中武器
好用,但对于土匪来说要是出去砍人也够用了。本来方求就是马匪,但现在没有
战马,这马刀的作用也打了折扣。方求将那刀尖对准木墙的缝隙,用力刺了进去。

  「咯吱!」

  细长的刀刃从缝隙中刺出,直直扎入那尸人的眼窝之中,沾着黑血的刀刃抽
出,缝隙中腐烂的手无力的垂落下去,再没有一丝动静。

  「这操蛋尸人居然敢吓唬我!看老子把你脑子捅个窟窿!」方求将带血的刀
刃在雪地上擦了又擦这才将手中马刀入鞘。「牛豪,你他妈还笑!要是让你凑近
一点,老子看看你会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嘿嘿,要是再有一次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被吓出尿来!」牛豪笑道。

  「滚你妈的,能不能说几句人话!」方求还在想说下去,可连绵不断的「饿
……饿……」声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只见木墙的缝隙中,不断有腐烂的
手伸出来,显然这些尸人都是嗅到了新鲜血肉的味道,不顾一切的想从木墙里钻
过去。

  「平时都没见几个尸人,怎么今天一下子冒出来那么多?」看着木墙后的尸
人越聚越多,方求后退了几步,却见牛豪指着远处的夜空:「那边怎么那么红!」

  「什么?」方求定睛一看,镇子里烈焰耀空,熊熊火光几乎映红了半边天,
仿佛这火是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

  由于视线太过昏暗,两个土匪根本看不到有多少尸人聚集在木墙之后,也不
明白为什么两个月都没有都没被尸人注意到的木寨,会在今晚被它们察觉到。镇
子里的火势越来越大,火头照亮了木墙,而木墙后的尸人也随着火势的增大,终
于被两名土匪看清,木墙后面到底有多少尸人!

  从缝隙中看去,黑压压的足足有成百上千个尸人,这些满是腐肉的躯壳,不
会疲劳、不会疼痛,只剩下饥饿的本能。它们的脸上满是与血水混合冻住的冰凌,
有些人手臂或者腿上都只剩白森森的骨头,有些干脆烂了半边身子。但就算如此,
这些尸人依旧踏着蹒跚的步伐,正向着木寨的方向进发。看起来是因为镇子里起
火,将原来在镇中的尸人全部赶了过来。

  莫不是,有人故意纵火?

  「牛豪?牛豪!」方求吼了两声,让看着尸群呆若木鸡的牛豪清醒过来。

  「那么多尸人……怎么办啊!这木寨能挡多久?莫不是老子今天就要死了…
…」牛豪早就不像刚才,看着木墙后密密麻麻的尸人,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

  听着牛豪绝望的声音,方求怒道:「你还说老子像个球囊,你现在不也像个
球囊样!还不赶紧去报告大当家,把兄弟们都叫醒!快去!」

  「那老子去了,你这球囊怎么办!」

  「让你去就去,还那么多废话!」说罢,方求狠狠踹了牛豪一脚:「快去!」

  「我去!我去!兄弟,你千万别死啊!死球囊!等老子回来!」

  牛豪连灯笼都不要了,一边大吼着「镇子着火了!尸人来了!」,一边向那
一排木屋跑去。

  木墙后的尸人越聚越多,就连厚实的木墙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吱」声,
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看着这一切方求,又将刚刚入鞘的马刀抽出。

  「真是不太妙啊!」

——————————-

  木屋中。

  两方的争吵任然在继续。

  屋外的乌瑟曼听到里面各种各样叫嚣挑衅的声音,摇了摇头。玄关门口已经
站了七八个神农教的弟子,都是刚才在另一间房中叫醒的,但现在谁也不敢进去。

  若是双方驳火,那自己还有命在?

  可看他们迟迟不敢进去,乌瑟曼站到其中一个神农教弟子面前问道:「里面
在吵什么?尸人都要冲进来了!」

  「可……大当家,里面可有不止一个魔门妖女,我们怕……」

  「怕个屁!一个个都是大男人,怎么连女人都不如!」乌瑟曼拎着自己的那
根钢棍,将那些神农教弟子拨开,打开的玄关大门。

  突然有人闯入,两边的人都不说话了,只是看着那个看似冒失的闯入者。

  「乌瑟曼!」李翰林看到来人,惊异道:「你怎么来了!」

  可一个人改变不了现状,两边并没有了结的打算。

  「大当家,这是正魔之争,莫要插手于此!」苏璃雪紧盯着三个「魔门妖女」,
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虽然两边剑拔弩张,杀气腾腾,可看惯了刀光剑影的乌瑟曼毫不在意:「你
们两派怎么争斗我不管,可是外面有成百上千的尸人正在虎视眈眈,若是你们两
边再斗下去,今日你们恐怕都得折在这里!若是不相信,自己去外面看看,木墙
撑不了多久了。」

  苏璃雪不禁向玄关门口站着的几个神农教弟子投去了询问的眼神,那几个神
农教弟子纷纷点头,确认乌瑟曼说的是真的。

  这一切都被其他人看在眼里,众人默然。

  慕容封寒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将自己的宝剑缓缓放下:「若是共同抵御
尸人的侵袭,九死一生;若是还这样争斗下去,十死无生!这正邪之争以后有的
是机会,但如果现在还不能放下这些怨念,恐怕我们真的就得像大当家说的那样。」

  见此情景,王紫菱也将自己的粉色弯刀放下,插在背上。而薛茹月的金蚕,
也撒娇似爬到她的怀里蹭来蹭去,看得白道几女一阵恶寒。而李翰林挡在三女身
前,始终没有拔剑,若是自己拔剑,那情况也许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

  「乌瑟曼,谢谢你,如果没有你,今天恐怕无法善了!」

  「若是没有弟兄们及时来报,我们可能在睡梦中就被尸人给端了。」乌瑟曼
过去拍了拍李翰林额肩膀,然后朗声道:「诸位,我们得一起商量一下对策!」

  说罢指了指正道几女住的屋子,因为只有这里有一张桌子,其他的房间除了
床,都被劈成柴火烧了。虽然两边脸色不善,但至少还愿意待在一间屋子里,若
在平时,恐怕早就打起来了。

  李翰林是最后一个准备要进屋的,正巧自己住的那间房间,杨天锦睡眼惺忪
的推门出来,还伸了个懒腰。却不料一只手突然被抓住,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自
己的小弟李翰林。

  「贤弟,这才刚刚早上,你要拉我去哪里?」

  「现在还没到早上!说来话长,进来再说,一会儿我再向大哥道歉!」

  「???」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杨天锦,李翰林一阵连拉带扯,拖进了房间。

  很快,十几人围站在桌边,只剩下桌子中间点着的油灯发出黄光,照亮了所
有人的脸。琼华宗和天女门的女侠并不屑与魔门站在一起,还好有柔弱的天丰长
公主和花药仙子夏婕曦。但夏婕曦可不想和薛茹月站在一起,索性只站在李翰林
边上。

  「我们能逃出去么?」长公主唐夕瑶首先开口了。

  「以目前的情况看,不太可能,三羊镇周围都是大火,先不说我们那么多人
能不能完全避过尸人,可这火头太大,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靠轻功越过的!」王长
老的意识很明确,就算我们这些武功高强的能跑出去,那那些武功不好或者干脆
不会的人怎么办?留在这里等死吗?

  「哼!说不定这把火就是你们这些妖女放的!」荆墨竹道。

  「这天女门的扣的帽子可真大!我还觉得是你放的呢!」王紫菱不甘示弱。

  「够了!」李翰林狠狠的拍了下桌子:「紫菱的为人我很清楚,请天女门的
女侠不要随意污蔑!现在也不是吵架的时候,若是没有机会逃脱,那我们有没有
什么把握固守呢?」

  苏璃雪轻轻哼了一声:「就靠我们这点人,岂不是给尸人送肉!」

  「那我们不是还有霹雷火球么?」李翰林转向一旁的夏婕曦。

  「霹雷火球中的火药,今日仅仅精制了木炭而已,硝石和硫磺还未有精制过,
若是硬要制作,威力可能大打折扣。」不愧是花药仙子夏婕曦,刚才还差点被破
了处子之身,但一旦谈到技术方面的,便将刚才不愉快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

  「不过有个办法,可以制作出比火药威力更大的东西,但这需要神农教教众
与大当家手下倾力配合,还有杨二少制作的引线!」

  「这当然没问题!」杨二少道。

  花药仙子又向唐夕瑶拜了拜:「也请长公主殿下帮我打下手!」

  唐夕瑶点了点头。

  「我这里当然没有问题,但我手下的人大多去监视木墙的状况,不能抽出太
多人。」乌瑟曼道。

  「没关系,只要有人帮忙就行!谭长老,数月以前您曾经将一本《中州兵志》
给我借阅,里面曾经提到过一种叫做『炸药』的东西,这种东西比火药威力大上
数倍」

  「『炸药』?这东西虽有记载,但是制作起来实在是太过肮脏了,所以从未
有人尝试过。」谭长老道。

  「为了活下来,脏又如何呢?大当家,三位长老,请派人帮我取大量厕所边
的陈土过来,最好是被屎尿浸泡过的!」

              第一百三十章

  「厕所陈土?被屎尿浸泡过的?」

  不仅是几位女侠和神农教的长老,就连李翰林听了也直皱眉头。

  这种五谷轮回之物要是去厕所边挖,那该是多臭啊!

  「另外我还需要搜集草料并且烧成草木灰,想必马棚中应该还有许多没有用
完的草料!我还需要水缸、清水、麻布,还有长木棍,并且要在屋内建造灶台,
灶台长四尺、宽两尺、高三尺。『炸药』只能在室内制作,到时候屋内可能……
反正这种味道你们在场的各位肯定不喜欢。」

  李翰林想了想道:「夏仙子,搜集陈土之事,就让我牵头吧!」

  「嗯,翰林,搜集完以后尽快送来房间内!」

  「那夏仙子,我们需要做什么?」苏璃雪问道。

  「苏姐姐还有天女门的两位姐姐,再加上合欢宗和金蚕门的……嗯,你们只
要暂时挡住尸人便可,但请务必顶住半个时辰,给予我充足的时间!」

  「放心,只要某些人不要在后面捅刀子就行!」薛茹月说罢,若有所指的看
了看在场的白道人士。惹得他们怒目相视,十分不满。

  「我看应该是你们魔道不要拖后腿!这个时候若是还离心离德,那我们都只
有死了!几位,我们走!」

  等到正道人士全部走完,薛茹月才轻轻哼了一声,并且向夏婕曦抛了个媚眼,
等到伏在天花板上的长尾金蚕小心翼翼的趴在她的背上,这才离开房间。而王紫
菱与罗嘉怡则一前一后,尤其是王紫菱,轻声对李翰林说道:「弄完了那厕所陈
土,可一定要给我洗干净!不然要是你还臭烘烘的,带着厕所的味道,一个月都
别想和我上床!」

  说完,两人也打开门,飘然离去。

  「贤弟,你可真有能耐!合欢宗的妖女都被你泡上手,改天……」杨天锦转
头对着李翰林才说了几句,才感觉到背后唐夕瑶和夏婕曦不善的目光,连忙陪笑
道:「抱歉啊,忘了这还有姑娘家,我先收拾一下!」

  虽然杨天锦不会武功,但收拾下房间还是没有问题的。趁着这个时间,李翰
林对唐夕瑶说道:「唐姑娘!先前我太急躁了,在这里我想说一声抱歉,是我太
鲁莽了!」

  「没关系,我并非非要你道歉,再说夏仙子已经开解过我!没事了!」

  「嗯,如此就好!」李翰林在转向夏婕曦,看到她似乎欲言又止:「婕曦,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花药仙子嘴里仿佛憋着千言万语,但最后只是握住了李翰林的手:「一定要
小心!」

  「哈,不就是尸人嘛!如此,那我先去取那陈土了!」

  这亲密一幕,仿佛是新婚夫妻间的对话,被唐夕瑶看在眼里,心中很不是滋
味。

  尤其是李翰林与夏婕曦相互的称谓,长公主的酸意,更加浓烈。

———————–

  神农教长老很意外李翰林会主动要求去挖厕所陈土,就给他派了五名神农教
弟子一同前去,再加上乌瑟曼给他排的四名土匪,十个人浩浩荡荡,拿着铲子和
箩筐,去厕所和马棚边搜集陈土。

  而将屋子中收拾出一块空地之后,其余的神农教弟子和土匪便在里面搭建灶
台,虽然其中有人也指出厨房中的灶台可以直接使用,但当即就被夏婕曦给否了。
但很快这些人就体验到什么是恶臭的地狱,当第一筐厕所陈土被李翰林送来时,
在场的所有人不禁掩住了口鼻,有几个受不住的直接「哇」的一声弯腰呕吐起来
——现在大家终于知道为什么夏仙子反对在厨房搞这些东西了。

  你要是真的在厨房里搞这个东西,以后都不要想吃饭了!

  「怎么那么臭!」

  杨天锦好歹还有点君子风范,虽然胃里翻江倒海,可终究还是忍住没有吐出
来,唐夕瑶虽然脸色不好但没有吐出来,算是不错了,看看两个女孩子家都没吐,
若是在长公主与花药仙子面前呕吐,那就太失面子了。不过还好,夏婕曦给每人
都准备了用清水沾湿的布料,用于掩住口鼻,但恶臭的味道终究久散不去,恐怕
这屋子里以后很长时间都不能住人了。

  唐夕瑶觉得这是她这一生中闻到过最臭的东西,忍着刺鼻的异味,不禁问道:
「夏仙子,我们搜集这种东西干什么?」

  「我自己有我的办法!长公主、杨二少!赶紧帮忙烧火,将灶台的台面烧热,
然后将厕所陈土平铺在上面!」

  灶台是临时搭建起来的,用散碎的青砖搭起框架并且在外面将黄泥糊上,台
面较薄,但对于烧热这个要求并不麻烦。

  这些陈土迅速被平平铺垫在灶台的台面上,唐夕瑶与杨天锦抱来柴火,几名
神农教弟子在灶台下方将火烧旺,不消一会儿,冰冷板结的厕所陈土被烧的热气
腾腾。一时间屋内臭气熏天,淡淡的黄烟挥发蒸腾,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这里
是巫婆正在熬制毒药。可花药仙子并不嫌弃对这些又脏又臭的东西,反而拿出一
根干净的木棍细细的碾压起这些陈土。另一方面,本来用于喂马的草料,几乎全
部被丢入灶台的炉膛中,等到起完全燃烧殆尽之后,再将草木灰小心取出,并统
一装入几个大碗中。

  很快,送来的陈土都被依次烤干,并全部倒入预备好的水缸中,然后导入大
量清水,再按照比例往水缸中倒入草木灰。几个神农教弟子手持长木棍在水缸中
搅拌着这些东西,直到这些臭气熏天的陈土与草木灰拌匀。

  「不要搅动的太用力,若是水缸破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夏仙子,拌匀之后,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其中一名神农教弟子问道。

  「静置一刻钟左右,等到水缸中的水沥清后,将水缸放在灶台上将水熬干,
剩下的东西便是硝晶,制作『炸药』的重要原料。在沥清的时候我们迅速精制一
批硫磺,再加上我之前配置好的木炭,到时候将硝晶与硫磺、木炭按比例混合,
就能得到我需要的东西。」

——————

  木寨外火光冲天,再加上北风呼啸,三羊镇中的大火愈来愈猛烈。火海如同
浪潮一般,驱赶着火头前的尸人,木寨前的尸人愈来愈多,木墙有好几处都出现
了裂纹,摇摇欲坠。

  「饿……饿……」尸人可怖的嘶吼声在木墙外此起彼伏,令人胆寒心惊。

  木墙之后,无论正邪之人,还是那些木寨中的土匪,没有一人后退半步。他
们面容都被熏得黑乎乎的,不顾面前的刺鼻呛人浓烟,哪怕是几个女孩子脸上就
没有干净过,就像是刚从火海中逃出的人。生死之际,若是退了,便再也没有活
路。

  他们手中拿着刀剑,亦或是削尖的木棍,从木墙的缝隙中刺出,直插入尸人
的眼窝,但木寨这一方明显人数不足,杀死一个,又扑上来三个,尸人仿佛源源
不断一般。

  「咔擦!」

  李翰林一剑刺出,木墙外的尸人便被戳穿了脑子,应声倒地。回头看了看木
屋中还是门窗紧闭,显然夏婕曦口中的『炸药』还在制作,他不禁暗暗佩服起来,
一般人在那臭烘烘的屋子里待上几息就要受不了,可一个娇弱的女孩子能不怕苦
不怕累,的确难能可贵。再看身旁,平时那个动不动骂街的狼人厨子达奚珣,此
时也弃了菜刀,手持一根削尖的木棍从缝隙中向尸人眼窝戳去,所有活着的人,
全部投入了守卫之中。

  「翰林!李翰林!」乌瑟曼手持几根削尖的木棍分发给土匪们:「你有没有
看见李二黑,我想要找他可就是找不到!」

  「李二黑,那个二当家?」李翰林摇了摇头,而一旁的狼人厨子则发话了:
「李二黑刚才还说去上厕所了,大概有一刻钟没有回来了,不会掉进茅坑里了吧!」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去上厕所!」乌瑟曼气得大骂:「别让我找
到他,要是让我瞧见了,非把他给打出屎来!」

  「大……大当家!你看那边!那个尸人怎么那么高!」

  一个土匪看着火光熊熊的墙外,那个高大的身影很明显高出其他尸人一头,
而在火光的映照下众人终于看到了那高大尸人的面容,这个特殊的尸人足足有六
尺高,头发和脸都被烧焦了一半,半张脸黑红色的血肉连同几乎要脱框而出的眼
球都露在外面,但这尸人显然对此毫不在意,而且似乎尸毒在此人身上发生了不
知名的变化,不同于其他尸人动作迟缓、呆头呆脑的样子。它在尸群中走动,用
强壮的手臂将前方挡路的尸人推倒在地。

  「我认识他!」狼人厨子指着那个高大的尸人说道:「这个人不就是镇子东
头铁匠铺的杨铁匠么,可老子印象中他可没有那么高大!」

  这个高大的尸人虽然再也打不了铁,但力气显然更大。

  「先宰了他!若是这尸人冲过来,木墙估计不保!翰林,你会投矛么!」

  「投矛?让我用刀剑还行,可……」

  「让老子来!老子在镇子里的民团待过一段时间,学过一些!」狼人厨子答
道。

  「民团?」乌瑟曼心想镇子里的民团不是和土匪是死对头么?但还是将信将
疑的将一根削尖的木棍递到狼人厨子手中。达奚珣在左手上吐了一些唾沫,并且
眯上一只眸子似乎是在测量距离,随后向后退了几步,一阵助跑之后,狼人厨子
「嘿」的发了一声喊,削尖的木棍已经脱手而出。

  那木棍如箭一般,带着破空之声越过木墙向那高大尸人的脑袋扎去,可就在
这时这高大尸人居然做出了一个超乎众人想象的动作。

  他居然抬起了手臂挡住了头部,仅仅让那削尖的木棍钉穿了手掌而已!

  「这怎么可能!」狼人厨子话音刚落,只听那高大尸人「嗷」的一声怒吼,
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的嘶叫,还是被这根木棍激怒了。高大尸人声音在镇子中传
出老远,那些普通的尸人们更是仰头嘶叫,更加疯狂的冲击着已经木墙,这不大
的木寨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为什么尸人突然那么疯!」

  墙边的人包括李翰林虽然挥舞着利器猛刺,可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只有
乌瑟曼看着好像要倒塌的木墙喃喃自语。

  「我们好像捅了大篓子!」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