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妇】第八章:美妇的底线 (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
2021年4月29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數:10990

  声明:本文只在第一会所SIS001连载,完结之前请勿转载。

  写在之前:这几天我会一口气更新到10万字,感谢大家支持。

            第八章:美妇的底线对于正初入如狼似虎阶段的母亲。

  她会在欲火难耐的状态下做出任何不顾羞耻的行为,但当欲念回落到平常,
理智又会重新占领高地。

  前世作为花丛老手,林齐对于母亲周青莲的爽约,并没有太在意。

  即使母亲已经越发放荡不堪,但她还是有着底线。

  赵夫人不仅没有被她约来,承诺好的停止服用避孕药汤的事情也没有兑现。

  每次当他问起的时候,周青莲都会用挑逗的眼神以及极具风情的妩媚表情回
应他的质问。

  尽管灵魂作为一个未来时代的花丛悍将,意志力这一块,林齐更是能把持住,
但这具血气磅礴远超常人的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难以压制的欲火。

  这时候如果屈服在母亲周青莲的挑逗下,林齐很清楚。

  自己的调教会很难继续下去,以后说不准是谁调教谁了。

  和周青莲乱伦到了这一步,母子交欢这个概念只会增加他们之间的情趣。

  而想要占据主导,就必须逼迫母亲周青莲对自己拥有更多的欲求。

  因此,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林齐对母亲周青莲禁欲了。

  确切的说,他虽然依然在母亲的膳食里下药来促进她的情欲以及改变体质,
但却不给她任何的满足。

  虽然母亲也会用他送给她的那根木制阳具缓解欲望,但从她身上越发嫣红的
肌肤上来看,母亲的欲望没有因为木制阳具的慰藉而减缓,反而越发浓烈。

  母亲情欲渐浓的表现,不仅如此。

  自从这一个多月的禁欲,母亲周青莲的穿着也越发大胆,含苞待放的火热成
熟的酮体只套着一件宽大的华裙。

  一眼看去虽然雍容华贵,但行走间雪白修长的玉腿会时不时暴露出来,引人
遐思。

  胸前一对越发硕大的豪乳,似两只木瓜一般挺立,随着行走也会颤动,胸口
的布料似乎特意被改过,深不见底的乳沟更是让许多偷偷看见的侍卫心猿意马,
但又因为身份卑贱,却只敢偷看,却生不起任何的邪念。

  毕竟作为下人,谁都没胆觊觎掌握生杀大权的侯府主母。

  母亲娇艳欲滴的脸颊,每日都会挂着几分荡人的春意。

  偶尔独处时,母亲更会偷偷掀起一侧裙摆,露出光洁的修长玉腿以及小腹下
光滑的湿润阴户。

  对于这些引诱,林齐都靠着极为强大的毅力,让自己压下狠狠蹂躏母亲周青
莲的念头。

  对此,周青莲也颇感挫败,但过几天又会换件衣裳继续来引诱林齐。

  这一天,剑阳侯府东院,属于林齐的主寝庭院内,轻缓的脆响以及女人压抑
的娇吟声有一下没一下的从院子里飘出,使得在院外等候差遣的几名仆女面色羞
红。

  「啊……嗯呃……」

  林齐缓缓抽出水淋淋的粗壮肉棒。

  青筋暴起的肉棒缓缓从南月浑圆的翘臀后抽出,粗圆的龟头吃力的从她水液
横流的发黑蜜穴口内拔出,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南月躬着身,一只手整理一下有些散乱的前额发丝,另一只手隔着外裙小心
翼翼的扶着肚子,至于胸前自然下落的浑圆玉乳,她却是无暇顾及。

  丰腴对称的两条嫩白长腿因为有些忍受不了下体的快感而向内弯曲,两只小
腿成八字型站立在地上保持着身体平稳。

  两只膝盖碰在一起,大腿夹拢突出身后的蜜穴口。

  院子的梅花树下,林齐扶着大着肚子的娇艳美妇,狰狞的肉棒从她的身后再
次插入泥泞的蜜穴之内。

  「啊……小心孩子……」

  「哦?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肏你吗?」

  南月躬着身,风韵十足的俏脸上满是红晕与春印,随着怀孕的时间越来越长,
不仅是肚子变大了,身体的欲火也一天比一天庞大。

  此刻听到让自己身心沦陷的少主人的话音,嗔怪的同时却又不忍反驳。

  「嗯哈……喜欢是喜欢…啊…但奴婢现在怀了主人的孩子……」

  艰难的回答着林齐的话,又不敢让自己的声音太大,以免被院外的仆女们听
见。

  虽然自己这一个多月天天和少主行欢做爱,但即使她在淫荡,该有的矜持却
还是保持存在的……

  「啊啊……别……小心点……主人…啊…慢点吧……啊嗯……哈……」

  南月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少主人应该会小心点才是,但没想到回应她的却是
猛烈的抽插肏弄。

  啪叽啪叽啪叽……

  肉体撞击的声音越发急促,俏美的大肚熟妇身体晃动,胸前的巨乳乱颤,一
丝丝乳液滴落在梅花树下。

  修长的玉腿上更是湿漉漉的一片,一缕缕看得见的淫液不停的沿着丰腴的长
腿内侧流落下来。

  南月死死的咬着牙,双手稳稳的扶住肚子,让怀有身孕的肚子不会因为摇晃
而发生动胎气的情况,感受着蜜穴肉壁内粗大火热的巨根肉搏,一波接一波的强
有力的抽插撞击,一次一次的撞在敏感的花心深处。

  强忍了一盏茶的时间,南月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沐浴在一种飘飘欲仙的快感中,
胸前的乳头处开始酥麻起来,一缕缕奶水越发迅速的喷落出来,下体的蜜穴深处
更是一片酥麻,蜜穴的肉壁更是一颤一颤的蠕动,不受控制的收缩起来。

  林齐强憋一口气,大力的怂动肉棒一插到底,南月一声娇呼,双眼瞪白,娇
嫩的酮体猛烈的颤动,在一股腥骚气味中,蜜穴深处猛地收缩,大股大股的阴精
不对的喷洒出来。

  与此同时,林齐也低吼一声,一股浓烈滚烫的阳精,深深地喷射在南月蜜穴
的花心深处。

  「呼,可以啊,小淫娃,小浪穴越发会吸人了。」

  林齐神清气爽的在南月雪白的臀上拍了一巴掌,把还在享受春潮余韵的俏美
孕妇拉了回来。

  「哈……少主……」

  转过头,深情款款的望着这张俊秀的脸,南月只觉得自己从未这样的幸福过
……

  小心翼翼的把依然保持着一定狰狞的肉搏从蜜穴里套出,一股股阳精以及阴
精淫液快速的从蜜穴口流出,滑向大腿。

  南月丝毫不在乎下身的淫荡模样,转过身,双手扶着肚子小心跪坐下来,任
由腰间的裙摆遮住赤裸的下体,张开红唇,一口将林齐的肉棒吞下,温柔细致地
开始清理起来。

  看着俞发乖巧听话的俏美孕妇,林齐悠闲地享受着她的口舌服侍。

  作为第一个被他调教到身心沦陷的女人,林齐对南月也算是有点日久生情了。

  「过些天好好休养吧,孩子生下来我会安置好,可惜不能给他一个名分。」

  正心细的舔弄着逐渐恢复狰狞的肉棒,内心感叹林齐身体的强健时,听到他
的话音,南月楞了一下。

  紧接着内心中便涌现一抹感动。

  少主……还是怜惜自己的。

  抬起头,水润的双眸痴痴的看着林齐俊秀的面容,她丝毫想不起自己是被强
迫成为背着丈夫与人偷欢的淫妇。

  「多谢少主……奴婢愿意一生一世伺候少主。」

  摸了摸南月还带着春潮红晕的脸颊,林齐无声点了点头,然后眼神微动。

  自从和林齐一直保持着这种淫乱的关系,南月对他的所有举动都极为熟悉。

  看到林齐眼神后,她俏脸一红,随后露出一个妩媚的表情,缓缓抱着肚子站
起身,撩起裙摆露出一片狼藉的下体阴户,分开腿,双手搂住林齐的脖子,整个
人挺着个大肚子,小心翼翼的做了上去。

  一只手分开两片红肿的蜜唇花瓣,露出还挂着一缕灼白阳精的湿润蜜穴口,
另一只手扶着林齐粗大的阳具肉棒,「噗」的一声,向着蜜穴深处一坐到底。

  「啊……」

  忍不住发出一声浪荡的呻吟,南月深情款款的看着林齐,眼波内已经布满春
意。

  林齐嘴角一扬,抱起扶着身上这个大肚子孕妇,肉棒轻缓地深深的抽插起来
……

  ……

  此刻,剑阳侯府后院,主寝房的院子里。

  周青莲坐在院内的石桌旁双腿缓缓合拢,有些疲惫的放下手上占满了自己淫
液的木制阳具,微微喘着气,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

  春天过后,天气逐渐转热,她今日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纱裙,凑近看,可以隐
约看到胸口的那对凸起以及下体的灰暗三角地带。

  至于内襟胸布和内裙裆裤,因为这大半年来和林齐的淫荡交合,早就不知道
多久没穿过了。

  平时去主事的时候,她也只穿件厚实的宽大外衣,避免走光。

  最近这是怎么,那小畜生才一个月没碰我而已……

  眼神有些恍惚的看着眼前湿淋淋的木制阳具,刚刚她就是拿着这根东西,勉
强泄了一次身子。

  可这才不到半响,身体里那股蠢蠢欲动的欲望又烧了起来。

  「该死的小冤家……要不答应他算了……」

  一想到自己只要放下心里的那条底线,就又可以天天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缠绵
交欢,周青莲的心神就微微荡漾起来。

  挣扎了许久,作为人母,人妻的她还是保留住了这最后一条底线。

  她就是因为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跟亲生儿子苟合,才一步步向那个小冤家妥
协,那个赵夫人虽然在贵妇圈子里是出了名淫乱,但她堂堂剑阳第一贵妇,岂能
和赵夫人这种人尽可夫荡妇相比?

  被赵夫人发现自己与夫君之外的男人偷情便罢了,周青莲也不怕她会到处宣
扬,但若是让赵夫人知道她的情夫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光是想想周青莲就觉得无
地自容。

  至于避孕药汤,这也是她尽管和林齐日夜缠绵不顾伦理道德的让他每次都在
自己里面泄精的凭仗。

  毕竟,林齐始终是她的儿子,她最爱的男人依然是夫君剑阳侯。

  虽然与亲生儿子偷情交尾的滋味很禁忌很刺激,各种花样也愿意和他尝试,
但唯独怀孕,光是想想,就让她觉得荒唐。

  尽管平时浪叫起来说要给儿子怀上孽种,但周青莲只是把那当作情趣,给亲
生儿子怀孕这种事,她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出来。

  「唉……罢了,这样也好,日子能恢复以往……」

  感受着下体蜜穴的酥痒,周青莲有些不由衷的想着。

  忍不住又想再用木制阳具泄身一次,周青莲刚要动作,院外突然响起了敲门
声,九娘的声音传了过来。

  「夫人,大小姐来信了。」

  「嗯,拿进来。」

  周青莲面不改色,分开腿,迅速把木制阳具塞入到下体蜜穴内,随后合拢腿,
稍微整理了下衣衫,就看到面色跟她一样带着几分潮红的九娘拿着一封信走了进
来。

  接过信,周青莲瞄了一眼九娘,这大半年自己那禽兽儿子偶尔也会玩玩大被
同眠的淫乱花样,九娘自然早就入了他的魔手。

  「脸这么红,是去少主哪里了?」

  缓缓拆开信,周青莲漫不经心的说道。

  九娘恭敬的站在一旁,听闻主母的话,想起这半年来偶尔和少主的交欢,俏
脸一红,回答道:「没有主母的允许,奴婢不敢侍奉少主……」

  「那个小畜生要用强,你还能跑不成……你这小浪蹄子。」周青莲的的有些
的的吃味的瞪了一眼九娘,对方作为她的贴身婢女,有些话她可以毫不顾忌的说
出来。

  「嗯,萍儿这孩子下个月要回娘家住一阵子,许是又和她夫君吵架了……」

  看完女儿的信,自从女儿嫁出去也有差不多三年了,外孙现今也已经一岁了,
想想,这日子过得还真是快啊……

  周青莲有些感慨,想起这大半年自己的变化,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和林齐各种
淫荡的往事,内心莫名感到羞愧。

  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端庄素雅的侯府主母了……

  等等……

  女儿周萍是家里的长女,前些年未出嫁的时候就极为美艳,这几年成了人妻
人母,想必必定是风华绝代,自己那个禽兽儿子……

  猛然间,周青莲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自己那禽兽儿子连亲生母亲都不放过,女儿回来岂不是很容易遭到毒手?

  想到这里,周青莲原本还带着几分红晕的脸颊瞬间苍白了下去。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母亲,已经失身给了禽兽儿子,也就将就着随他去了,
可自己的女儿可是好好的贤妻良母,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那种情况发生……

  不行……萍儿回来之前,一定要把那个小畜生榨干,不然非得生出乱子来不
可……

  可是如此一来,自己非得妥协不可……

  周青莲内心挣扎片刻,最终暗暗叹了口气。

  「九娘……派人去赵将军府上传话,让赵夫人三天后来侯府品茶……」

  「啊……是,奴婢这就去吩咐。」九娘有些惊讶主母的决定。

  作为少主时常要宠幸的侍女之一,九娘自然是知道主母与少主这一个多月是
为什么互不往来的。

  主母让自己去请赵夫人来,岂不是说要向少主妥协?

  这样一来赵夫人怕是要知道主母和少主的事情了……

  有些荒唐的想着这些事情,九娘走出院子,把主母的吩咐传告下去。

  周青莲愣神的看着桌上的信件,不知在想什么,不多时,一股诱人的潮红又
在她的脸上浮现……

  ……

  快要入夏的晚风还是有些凉意,侯府东院主寝房内,林齐坐在书桌上,微微
打了个喷嚏,一旁的南月正挺着大肚子倒着水,见状,关切的问道。

  「主人是着凉了么?」

  因为今天一整天都在和林齐交合欢爱,南月的声音莫名带着几分媚意。

  「没事,刚刚鼻子有些痒,被小淫娃身上的骚味熏到了。」林齐看着衣衫不
整,露出大片春光的俏美大肚熟妇,调侃说道。

  「才不是……主人,莫要调笑奴婢了……」

  南月羞红着脸,自己刚刚才和少主洗过鸳鸯浴,怎么可能还有骚味……

  接过南月递来的热茶,林齐一饮而尽。

  每天除了调教女人,林齐也会花些时间学习一些知识。

  虽然作为剑阳侯独子的他可以在整个赵国横着走,做一个只懂拳脚的纨绔和
做一个能文能武的纨绔后者显然听上去更好一点。

  正看着书,突然眼前浮现一摸雪白的身影,抬头一看,林齐就看到南月不知
何时脱光了衣服,正挺着隆起的肚子,走近后趴下身子穿过书桌钻到他的胯间。

  下一刻,衣袍被掀开的凉风让林齐神情一振,紧接着他就能感受到一条灵活
的舌头正不停的舔弄着自己的肉棒。

  「小荡妇快走开,别耽搁我看书。」

  林齐用腿碰了碰南月那对垂落的巨乳,笑骂道。

  「奴婢只是帮主人提提神,哪有耽搁主人看书……唔」南月说着,突然猛地
含住林齐逐渐狰狞起来的阳具肉棒,深深的吞吐起来。

  「嘶……」感受着肉棒在南月的喉咙深处来回,林齐舒服的吸了口气,用脚
伸到南月因为趴着所分开的胯间,脚指头缓缓的拨弄着两片有些潮湿的蜜唇花瓣,
嘴里继续道:「你这小淫娃,肯定又想挨肏了。」

  南月吞吐着肉棒,没有回应,只是双腿分的更大,让林齐能更好的玩弄自己
的私处蜜穴。

  ……

  走在东院的小道上,周青莲抓了抓披在身上的厚实大袍,没有理会四周仆人
仆女的行礼,径直朝着林齐的寝房走去。

  「那小畜生这会估计又在和那个仆妇鬼混……」

  周青莲吃味的想着,脚步加快了几分。

  既然已经决定妥协了,她也没必要用那根木制阳具手淫了,索性直接来东院
找那禽兽儿子。

  她记得林齐以前时常让她到东院来欢爱,当时她怕被发现,一直没有答应。

  毕竟东院人多眼杂,不像后院那样清静,就算被那小畜生拉到院墙去做,也
不怎么怕人发现。

  但东院……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儿子拉到外面交欢,极容易被东院的人瞧见,
周青莲既觉得荒唐抵触,又觉得几分刺激期待。

  刺激与期待或许更多几分。

  禁欲一个多月,她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快步走到东院主寝房院外,看着门口守着的仆女,周青莲交代几句,让她们
退下,而后深吸了口气,望着眼前的院门,轻轻的推门进去。

  走过院子,来到主寝房门前,周青莲推开门,刚要开口跟埋怨儿子两句,眼
前的画面让她神色一振,瞳孔微微一缩。

  眼前,自己的儿子正与一个全身赤裸大着肚子的俏美熟妇,站在书桌旁,儿
子一手抬着那孕妇的一条大腿,一手扶着孕妇的肚子,下体那根让她记忆犹新的
巨大肉棒正一下一下的深深在孕妇的蜜穴内进进出出。

  「你……你们……」周青莲不知所措的看着那大着肚子的熟妇,眼中闪过几
分无法置信的神色。

  她知道儿子林齐是个小色鬼,几乎把贴身的婢女仆妇都肏了个遍,但从没有
让那个人怀孕,毕竟一旦怀孕,怎么说都是丑闻。

  她自以为林齐会有分寸……

  「夫…夫人……」南月正享受着林齐粗大的肉棒抽插所到来的销魂快感,在
看到周青莲进来的一刹那,她紧张的下体一阵收缩,直接春潮了一次。

  「主人……夫人来了……啊…啊……主人不要,会伤着孩子……」

  南月刚要告诉林齐主母来了,可谁知道林齐竟然丝毫不顾及主母在场,反而
更快更深的肏弄起她来。

  「啊……哈主人快停下……夫人来了……」

  「别管她,腰扭起来,别停。」

  「可是……」

  「别可是了,听我的。」林齐恶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南月雪白的浑圆翘臀上,
目光挑衅的望着一脸愣神的母亲周青莲,笑问道:「我的大娘子来了,怎么,想
我了吗?」

  周青莲看着眼前淫靡的男女交欢现场,先是出于儿子把人搞怀孕的震惊,然
后一股燥热慢慢充斥在她全身,不知不觉她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下体蜜穴处一
缕缕淫液感知清晰的正从大腿内侧流下。

  「我……」

  被林齐这么一问,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周青莲美艳的脸上一红,羞愤的
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啪啪啪……

  急促的肉体撞击声开始响起,最后在南月又一次的春潮呻吟中,林齐抽出依
旧狰狞粗壮的大肉棒,拍拍南月屁股示意她到床上去休息。

  南月缓缓放下抬起的大腿,喘着粗气,不敢去看主母意味不明的眼神,紧张
的走到林齐的大床上,趴在被褥上,慢慢享受着春潮的余韵。

  「娘,别愣着,过来孩儿这,孩儿给你捏捏肩。」

  林齐邪笑着,挺着粗长的阳具肉棒,走到发愣的周青莲面前,拉起她的手一
把将她拥入怀中。

  「你…别碰我……」

  周青莲看了一眼趴在儿子床上,一脸享受表情的南月,有些吃味的抵抗道。

  南月既然能被儿子搞大肚子,她自然不怕暴露自己和儿子的奸情。

  只不过她还是放不开在别人面前和儿子亲热。

  「别装了,你来我这,不就是来找孩儿肏您吗?」

  「你……别说了……」周青莲有些气急的羞红了脸,想要推开林齐,但下一
刻就感觉双腿一凉,这才看到儿子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了。

  华丽的大袍下,周青莲赤裸光滑的一双玉腿修长而丰腴,稀疏的毛发堆在阴
户之上,挂着几缕淫液,泛着水光。

  修长玉腿的内侧,一缕缕淫液清晰可见,要命的是,周青莲为了勾引林齐与
自己交欢,今天特意在腿上写了一句淫荡的句子。

  「齐哥儿的浪穴」

  南月看着主母衣袍下赤裸的酮体,暗自佩服林齐的本事时,也有些惊讶于平
时端庄高贵的主母也有如此淫荡的一面。

  感受到南月注视的目光,周青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耻的闭上眼睛,
任由儿子林齐用手抚摸自己湿漉漉的阴户蜜唇。

  「哼,小荡妇,跪下,给我舔干净咯。」

  林齐放下母亲的裙摆,拍了拍周青莲通红的脸颊,戏谑道。

  周青莲睁开眼,看着林齐充满戏谑的目光,内心羞辱异常,但又觉得极为刺
激。

  「齐儿,你……」

  「你什么你,既然进了我的房门,就是我的性奴,赶紧跪下给我舔。」

  林齐霸道的说着,用手按按周青莲的肩膀。

  「哼……」

  娇嗔一声周青莲羞耻的看了一眼正注视着自己的南月,感受着这种被人注视
的刺激,内心荡漾间,身体里这禁欲一个多月所堆积的欲火,让她一下子放下了
所有矜持和尊严。

  「奴家答应相公便是……」

  周青莲媚眼如丝,挑逗的看了一眼林齐。

  和林齐长久的乱伦,她自然知道自己这禽兽儿子最吃那一套。

  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喊他相公,似乎能带来很好的情趣效用。

  把头发挽到耳后,周青莲低下身子,跪伏在地上,手握着儿子布满淫液的肉
棒,有些嫌弃的翻了翻白眼,但还是果断的伸出舌头挑弄,不一会儿全根吞如口
中。

  性感的红唇仅仅吸住肉棒,舌头不断的挑弄着口中的龟头。

  「南月,来,把主母夫人的手给我绑到她腰后去。」

  周青莲正吞吐着肉棒,一听林齐的话,呼吸一顿。

  这个小畜生,又想玩什么花样……

  ……

  昏暗的寝房内,那张结实宽大的华床上,一个身穿着华衣大袍的高贵美妇双
手被绑在腰后,连接着大床上方的横梁,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被吊在床上。

  美妇脸颊泛红,春意蛊然,衣袍下双腿屈膝着分开,屁股有些悬空,衣袍上
身被滑落到了小臂处,使得美妇的两只硕大玉乳半露半掩的在空气中。

  美妇的屁股底下,是一个俏美的熟妇脸旁,这熟妇肚子隆起,显然怀有身孕,
此刻正用嘴舔玩着高贵美妇的蜜唇花穴。

  而美妇自己则是仰着头,嘴里含着一根狰狞的粗长肉棒,头随着肉棒的怂动
而前后晃动,一缕缕口水沿着美妇的嘴角流落。

  「唔嗯呃……」

  美妇艰难的吞咽着肉棒,肉棒的主人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材健硕,
相貌俊秀。

  只是此刻脸上挂着邪笑,让人看上去有些邪意。

  「南月,把主母的裙子掀开,我看看。」

  少年享受着美妇的口唇服侍,对着在美妇底下舔弄的大肚熟妇说道。

  「是,主人。」

  大肚熟妇听话的掀开高贵美妇的裙摆,把裙摆拢在其腰上,露出屈膝的双腿
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以及下方的阴户私密处。

  「咬住她的花核,南月。」

  林齐看着不断用嘴迎合着自己抽插的母亲,吩咐道。

  下一刻,周青莲娇媚的眼角突然睁大,呼吸猛地急促起来,艰难的吐掉肉棒,
眼波妖娆火热,娇羞的哀求道:「相公,奴家……不要这样…」

  艰难的忍受敏感核心被咬住的疼痛以及强烈的快感,周青莲喘息间,轻轻呻
吟起来。

  南月伸手摸了摸脸上滑腻的淫液,心中暗叹主母的本钱。

  到现在为止,这淫液已经流了快半个时辰了。

  林齐欣赏着母亲的痴态,肉棒伸到她的嘴边,看准时间猛地顶了进去。

  小半个时辰过去,直到在周青莲的喉咙深处小小的射了一股阳精后,林齐让
南月起身,他则是从背后抱住母亲周青莲,让母亲坐在自己腿上,让她被绑住的
双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肉棒对着母亲的后庭菊穴缓缓插了进去。

  「哪里不行……啊……太大了……齐儿,娘好痛,快拔出来。」

  后庭菊穴虽然早就被林齐开苞过,但每次刚开始插入时,那股剧痛都会让周
青莲难受异常。

  「忍一忍,南月,去把你喝的药酒拿过来,给主母罐一壶,今天我要让主母
变成淫妇小母狗。」

  「啊……会不会太多了,主人。」

  南月有些担心的问道,她常常喝那些可以改变体质的催情药酒,自然知道这
药酒的威力,平时她只是一天喝一杯,身体就会好长一段时间欲求不满。

  这一壶下去,主母岂不是要成发情到极致的母畜……

  「嗯,我打算让主母给你肚子里的孩儿生个弟弟妹妹,你快去拿来,等会咱
们带主母出去玩玩。」

  南月听着林齐淫靡的话语,俏脸通红,乖巧的下床从一处柜台上取出一壶酒。

  周青莲正承受着儿子滚烫粗大的肉棒肏弄着后庭,闻言脸色一变,刚要开口
反抗,南月就走了过来,捏开她的嘴,将那一壶药酒尽数灌了下去。

  「咳咳咳……你疯了……臭小子!」周青莲猛烈的咳了几声,但却于事无补,
大量的药酒已经被她咽到了肚子里。

  林齐笑着的夸赞了一下南月,然后指了指周青莲胸口的这对巨乳,南月懂意
的挺着大肚子趴到主母身前,用嘴开始舔弄起主母的玉乳。

  周青莲前后被夹击,双手被束缚在腰后,做不出任何反抗动作,随着时间流
逝,她只觉得全身开始涌现出一股绵绵不绝的燥热,同时脑袋也有些昏沉,沉浸
在一阵淫靡的快感之中,眼神迷离起来,口中的呻吟声渐渐越来越不掩饰。

  好烈的药酒……身子好热……后庭里好舒服……

  「啊…啊……嗯嗯呃……好…相公……我要……」

  「娘亲,你管不愿意做孩儿的性奴,嗯?」

  「愿意……娘愿意……娘是齐儿的性奴……啊……快一点……我要去了……
啊……」

  林齐狠狠地抽插着母亲的后庭穴,啪啪啪的响声回荡在整个寝房内。

  直到周青莲身体颤抖,泄身春潮时,林齐猛地拔出肉棒,对着母亲湿泞不堪
的蜜穴一插到底,剧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嗯……我不行了……啊啊……相公……快给奴家,奴家要给你
生孩子……生一堆孩子…呃啊~」

  南月听着主母销魂的呻吟,只觉得下体蜜穴一阵酥痒,忍不住伸出手抚摸,
同时嘴上更卖力的舔弄起主母的一对丰乳。

  「娘,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

  林齐卖力的抽插着还在春潮余韵中的母亲,准备将她送上第二次春潮。

  周青莲吐着香舌,口水从嘴角滴落,眼角处两行泪痕若隐若现,全身上下剧
烈的快感已经让她飘飘欲仙。

  明明理智还在,但一些被她认为是底线尊严的东西,在这剧烈的快感以及淫
欲下扭曲起来。

  「我是……齐儿的小母狗……啊……好深……」

  林齐听着母亲浪荡的淫语,半柱香后,终于在周青莲的蜜穴花心处泄入了一
大股阳精。

  呼呼呼……

  喘着气,林齐低头转过周青莲的脸,对着那微张的红唇深深吻了下去。

  舌头探入母亲的口腔,与母亲的舌头互相缠绵搅动,渐渐的,他感觉到怀中
的娇躯在扭腰,显然自己这母亲要想要了……

  ……

  直至深夜,侯府东院的寝房内依然亮着灯光。

  周青莲赤裸的娇躯,双手已经被解开,此刻双腿缠在儿子林齐的腰间夹紧,
双手搂着儿子的脖颈,不停的扭动着腰身,让深深插在自己下体蜜穴深处的肉棒
被动的晃动着,产生一波一波的快感。

  周青莲脸上潮红一片,就连耳根以及脖颈处的皮肤都是嫣红一片。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沉溺于男女交欢过,内心荡漾与与亲生儿子当着下人的
面淫乱交合的禁忌刺激,以及身体在那壶催情药酒的催发下,俞发敏感情动,身
心时时刻刻传递来的窒息般的销魂快感。

  再一次次春潮泄身中,她已经完全抛下了所有矜持。

  「怎么了,小冤家,刚刚不是说要把为娘肏飞么……怎么,不行了?」

  语气妖媚的挑逗着林齐,周青莲低头一边舔弄着儿子的耳垂,一边媚声说道。

  林齐背靠床头,双手放在周青莲的雪白圆臀上,轻轻揉捏着,听到母亲淫浪
的话语,双手用力拍了一下她的两片肥臀,引的周青莲娇呼了一声。

  对于母亲的索求,他自然不能轻易满足。

  趁着现在她喝了一壶催情药酒,这段日子必须抓紧调教才行。

  林齐的目的就是让母亲变成随时可以供他淫乐的性奴荡妇。

  虽说眼下周青莲情动时对他百依百顺的,可毕竟有过拔出阳具不认账的先例,
任由她怎么挑逗,林齐都忍住不动,缓缓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咯吱」

  寝房的门被人推开,只披着一件外袍,袒胸露乳的南月挺着大肚子端着一盘
夜宵走了过来。

  「主人,夫人,吃点东西吧。」

  南月脸颊嫣红,刚刚她这副模样在外面走过,被好几个仆女看到了。

  好在那些仆女基本上都被少主宠幸过,她倒也不怕她们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不过被那么多双眼睛看到自己这幅淫荡的模样,还是让她有些异常的刺激。

  「好了,母亲,去吃点东西,我们出门了。」

  林齐说着,想要把正在卖力扭腰的周青莲抱起,可谁知道母亲不仅不配合,
反而双腿更用力的夹住他的腰,有些撒娇道:「先给为娘一次,不然为娘可谁知
道不依你……」

  周青莲毫不在意身旁南月讶然的目光,她现在浑身上下有一股源源不绝的酥
痒,让她根本就离不开儿子粗大的阳具肉棒。

  反正都这样了,她索性就做一回欲女。

  就算现在儿子要把她拉去大街上交欢,她也不会拒绝了。

  林齐有些无奈的捏了捏母亲的娇臀,双手扶住她的腰,用力一提,在周青莲
挣扎的娇媚呼喊中,把肉棒从她那泥泞不堪的蜜穴里拔了出来。

  「母亲,你现在可是我的性奴,小母狗,你要违抗主人的命令吗?」

  林齐故作霸道的说着,抬起手狠狠地在母亲雪白的浑圆翘臀上拍打了起来。

  啪嗒啪嗒啪嗒……

  「啊啊……别!好痛,住手齐儿,为娘知错了,娘听话,别打了……」

  周青莲只觉得自己的臀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小畜生竟然用这么大的力气
打她……

  林齐不理会母亲的求饶,继续加大力度的拍打周青莲的肥臀,直到雪白浑圆
的肥臀上都是通红一片的掌印,这才缓缓停手。

  「把衣服披上,吃东西。」

  林齐恶狠狠的说着,突然一愣,只见母亲通红着脸,媚眼如丝表情有些享受
似的在回味什么。

  低头一看,林齐哑然失笑,自己这性奴母亲竟然被打屁股打泄身了。

  「你这死孩子,刚刚打的那么用力,你想打死为娘啊……」

  披上那件有些凌乱的华衣大袍,周青莲双腿并拢摩挲着,让自己下体蜜穴的
两片蜜唇蠕动,以缓解一点蜜穴内极为难耐的酥痒空虚,娇嗔的瞪了一眼林齐,
红着脸说道。

  「哦,母亲你刚刚不是很享受吗?」林齐戏谑的看了一眼周青莲,享受着一
旁南月温柔细致的喂食。

  「哼,也不知道刚刚是那只小母狗被打屁股大泄了身呢……」

  听着儿子毫不掩饰的话语,周青莲内心一阵羞恼但看到南月异样的目光后,
又觉得异常刺激,隐约间她能感受到,蜜穴里的淫液透过紧夹着的两片蜜唇漏了
出来。

  「别说了,你这死孩子,什么母狗不母狗的,我是你娘。」

  闪烁的灯光下,美妇人脸颊羞红的反驳着……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