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车模老妈的日常】(47-4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47-48)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

作者:闻啼鸟
2022/2/1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957

               (47)

  棕榈小区——

  「拜拜。」

  王蕾挂断了手中的电话,继续坐在化妆凳前,口哼小曲,敷着脸上的面膜。

  下午几圈手气爆棚的麻将牌令她心情很好,更重要的是……儿子小朋通过了
她这心血来潮的小测验。

  知道儿子对自己如此的专一,王蕾心有打算,一方面有关情感,而另一方面
则关乎雨田的未来。

  虽然儿子还是个刚满十八岁不久的小青年,但相信他只要将这份努力专一的
心态一直保持下去,便能很快地接替他老妈的位置,掌管雨田的这面大旗。

  而王蕾需要做的,就是在未来的几年尽可能地给儿子一定的引导与帮助,以
保证他能成长为真正有能力和价值的男人。

  当然,也包括其它方面的鼓励。

  「咦?老妈,您回来啦?」

  小朋刚进家门就看到老妈王蕾身穿睡裙、脸上敷着面膜,正曲腿躺在沙发上
摆弄着手机。

  王蕾关掉了正在观看的汤谷旅行指南,伸了个懒腰道:「啊……你怎么才回
来?」

  「吃饭去了啊,电话里不是跟您说过了?」

  换上拖鞋后,小朋走了过来,坐在老妈身前空余的沙发上,轻轻地倚靠着她
柔软的身体。

  王蕾甩了甩头发,将面膜撕下丢进了垃圾桶中,一手撑起自己的脸颊,一手
环住了儿子的腰,柔声问道:「内女孩怎么样啊?」

  见老妈笑里藏刀地看着自己,小朋奇怪道:「什么女孩啊?」

  「和你吃饭的女孩啊!」

  小朋忙问:「您怎么知道的?是小刘哥告诉您的?」

  王蕾秀目一翻道:「嘁!你老妈我还用人告诉?我还知道……她今天穿的黑
丝袜对不对?」

  「吼!您跟踪我!」

  小朋瞪着眼睛指着老妈王蕾道。

  「跟你个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事喜欢玩跟踪。」

  「那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王蕾调皮道:「你猜?」

  「嘿我这小暴脾气,您说不说?您不说……我可挠您痒了啊?」

  说着小朋回过身来,伸出了两只魔爪在老妈王蕾的腰部及腋下胡乱地搔挠着。

  「啊哈哈……就不说……」

  见老妈不肯投降,小朋又将手伸入了她的裙内,一把抓在了那内裤的底部侵
犯着。

  「哎呀……别……我说,说说!」

  王蕾立刻服软道。

  小朋吹了吹两根手指道:「哼!算您识相!赶紧说吧,坦白从宽!」

  「内女孩……是我找的。」

  王蕾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儿子道。

  「什……什么?您找的?」

  「对啊!」

  「您的意思是……她约我吃饭是您指使的?」

  王蕾得意道:「没错!而且……你们第一次见时也是我指使的。」

  小朋稍作分析,便有些明白了,敢情那个女孩是老妈找来勾引自己的,于是
他佯怒道:「好哇!您居然使诈!」

  「怎么?你管我?」

  王蕾小嘴一撅道。

  「谁能管得了您啊?可我不明白……您这是为什么啊?」

  「考验考验你不行啊?」

  「哎呦!您这不是多此一举嘛!明知道我只喜欢您一个人的!」小朋皱眉道。

  「哼!就你那张整天臭贫的嘴,我能轻易就相信了?再说……你要是这点诱
惑都禁受不住的话,以后怎么管理公司?赶明个内些模特整天对您李老板投怀送
抱的,你最后还不跟你那臭老爸一样!」

  小朋一抬手道:「得!您可别拿我跟他比,他那股风流劲儿我可学不来!您
以后啊,还是别白费这个心机了!」

  「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嘛!怕你学坏了不是?」

  王蕾轻抚着儿子的肩膀道。

  「您快拉倒吧!要我说呀,这世上没人能坏过您了!这三十六计让您玩得堪
比诸葛亮了都,还对自己儿子使美人计,亏您想得出来!」

  王蕾知道儿子所指的是被自己玩弄股掌之间的徐茂财、老张、赵天昊等人,
于是辩解道:「内些人是罪有应得,就得以坏治坏!至于你嘛……就算了中了美
人计也没什么损失啊!最多也就是陪内个女孩吃吃饭、上上床而已,反正你这小
色鬼不是正盼着内种事么!」

  「我承认我好色行了吧,可那也是只对您而言啊,要是随便一个女孩子就能
把您儿子勾引了,那我岂不是太没长心了?」

  小朋其实心里很明白,老妈的做法一定是想尽量找个机会让他回到男女情感
的正途,毕竟这样令人不齿的母子关系实在难以光明正大地维持下去,尽管她也
料到这完全是徒劳的。

  「那也就是这么一回,以后要是再多几个来勾引你你这个小色鬼肯定上钩!」

  「不可能!」

  「肯定会!」

  小朋皱起眉道:「您再说我可生气了啊!」

  「肯定会!肯定会!怎么着,你生个气给我看看啊?」王蕾挑衅儿子道。

  「嚯!还敢造次?看我怎么收拾您!」说完,小朋故技重施地搔着老妈的痒,
然后趁着她不注意,看准了时机将一只不安分的手伸进了裙底之中,隔着薄薄的
蕾丝内裤一把抓住了老妈王蕾的阴户,又用力地揉了起来。

  「哎!哎呀……干嘛……别……」

  小朋暂停下手上的动作道:「那您今晚得补偿我一下。」

  「怎么补偿?」

  「这还用问吗?您派人勾引我,这会儿正无处发泄呢!您得让我……嘿嘿,
肏一次!」

  「滚!不行!」

  「怎么又不行了啊?」小朋一脸不开心地道。

  「姐姐、妹妹都让你肏过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朋急道:「哎呦!那不就是个称呼嘛!您这也太自欺欺人了!您要实在接
受不了母子的话……那不然咱换父女试试?」

  王蕾捶打着儿子道:「你大爷的!」

  小朋招架着道:「哎呀!哎呀疼!」

  「净他妈想占老娘的便宜!」

  小朋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最起码您得帮我口一下,不然明天车
展我不去了!」

  王蕾厉声道:「小王八蛋,威胁我呢?」

  「没有……那算我求您了好吧?昂?」

  小朋赶紧双手合十,厚着脸皮再次求道。

  「哼!这还差不多!」

  「嘿嘿!老妈最好了!」

  「玩笑归玩笑,车展的事你必须得多上心才行知道吗?」

  王蕾正色道。

  「这还用您说嘛!这么大的项目我哪儿敢真的放松啊?」

  「嗯,这才像话!这几天你给老娘好好表现,摩博会结束后,我就带你去日
本玩两天。」

  「啊?真哒?」

  「当然!」

  「您怎么知道我想去日本玩的?」

  「上次玩真心话大冒险,不是你自己说的?」

  「哈哈哈!太好了!Mua!」

  「讨厌!」

  「嘿嘿!去日本咯!」

  小朋立刻将老妈王蕾抱起,乐颠颠地走进了卧室。

           ***  ***  ***

  「昂!别舔那里……脏!」

  刚为儿子口交完的王蕾,躺在床上吟声道。

  此时小朋趴低了身子,正吻舔着老妈王蕾两条美腿中心的私处,期间不时地
用舌尖挑逗着那微微缩张的嫩菊。

  「我老妈才不脏呢!」

  小朋道了句,又继续借着湿滑的淫水,服侍着面前老妈的诱人下体。

  吸溜吸溜!

  「啊!好痒……唔……」

  王蕾小腹一阵颤动,儿子灵活的舌头令她又爽又痒,她玉手轻轻地搓弄着胯
间儿子的头发,秀口微张、左右摇摆,火热的身体早已忍受不住地想让儿子好好
侵犯一次,可王蕾硬是忍着这份冲动,决计不会开口求肏。

  在和儿子体验了几次真实的性爱之后,王蕾越来越怕和儿子亲密了,那健壮
的身体、粗长的阳具,无不一次次地削减着她的内心防御,若是开了与儿子主动
求欢的头,她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收场,那十几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母性尊严,
总不能在几次鱼水之欢下就被消磨殆尽吧。

  (倘若儿子小朋能够分清,并掌握这种特殊的关系那倒还行,要是最终他真
把自己完全视为了一个骚浪贱的女人,该怎么办才好?)

  王蕾心里虽然如此想着,可下体传来的麻痒之感却让她不自觉地对儿子发出
阵阵淫声,在内心深处明明有所期盼的她,这哪里又不是骚浪贱的一种体现呢。

  「啊……啊……坏蛋!好……好会舔……」

  「老妈,要不您……把这里给我?」

  小朋用手指轻轻捅了捅老妈的肛门处。

  王蕾立刻道:「不行!」

  「哎呀,您不让插小穴,我插这里还不行嘛?」

  「不行就是不行!脏死了!」

  「那……我去买点安全套?」

  小朋试问道。

  「别废话!都说了不行!啧!你……怎么停下了?继续嘛……」

  王蕾虽然不愿意交出自己后庭的第一次,可对儿子那灵活的唇舌还是意犹未
尽的。

  小朋只好继续吮舔着老妈的小嫰穴,可没一会儿,他便偷偷地将一根食指蘸
了点淫液,用指尖在她的肛肉上轻轻抠弄着。

  肛门传来的小小刺激,让王蕾立刻提了一口气,括约肌随之缩紧,将儿子的
指尖拒之门外。她害怕儿子没头没脑地胡来,但又想放松穴口迎合儿子的舌头,
在这下体一松一紧之时,小朋掌握着舌头的节奏,渐渐让老妈王蕾放松了警惕。

  就王蕾肌肉松缓的一瞬间,小朋抓住了机会,忽然一下将指头插进了她的肛
门内半根。

  「呀!啊!你……坏蛋!」

  王蕾夹紧了下体道,比肉径还要紧窄的肛道瞬间裹住了儿子小朋的手指,这
股酥痒之感令王蕾不禁拍打着儿子的头。

  小朋的手指此刻像只活分而有力的虫子,在老妈王蕾的肛道之内扭来扭去,
同时他大口盖住了老妈的嫩穴,用力一吸!

  这大力的一吸使得王蕾再也忍不住地达到了高潮,淫水从穴道内缓缓流出,
腰部弓起颤动着,悬空的美臀久久不肯落下。

  高潮过后,王蕾皱起柳眉,拍打着儿子道:「小王八蛋!你乱捅什么!」

  「嘿嘿嘿!」

  小朋只有抱着老妈的身体,以傻笑作为回答。

  「坏东西!你是不是希望妈像内些骚女人一样才开心?」

  王蕾掐着儿子的脸蛋斥责道。

  小朋想了想道:「嘿嘿!那还用说?当然是越骚越好啦!」

  「你!」王蕾抬手要打。

  小朋忙道:「别,我还没说完呢!在床上我当然是希望您越放得开越好了,
但……除此之外您仍是我老妈,任何事我都听您的,这点区别我还是分得清的。」

  「你真这么想?」

  「这还有假?再说了,就您那地大女诸葛的智商,摆弄您儿子我还不和玩小
鸡仔一样!」

  小朋很有自知之明地道。

  「哼!你知道就好!以后……你可别忘了说过的话啊!」

  「放心吧,忘不了!咦?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去洗洗睡了。」

           ***  ***  ***

  为期六天的I……M。E摩博会在一场盛大的艺演后结束了。

  这期间一切顺利,成效与收益也超出了预期,主办方等领导的庆功宴上,人
们各自洋溢着喜悦之色,推杯换盏、谈笑风生,酒局结束后一些男领导心照不宣
地结伴而行,赶往了下一场的神秘温柔乡,而王蕾小朋母子自然不便参加,在与
众人寒暄告别后,二人开着Mini车,驶在了回家的路上。

  「票定好了啊。」

  副驾上的王蕾面部潮红,略显醉意喃喃道。

  小朋以为老妈在说胡话,于是道:「啊?您喝多啦?」

  「去你的!谁喝多了。」

  小朋手持方向盘,侧头问道:「您说什么票定好了?」

  王蕾点亮了手机屏幕,举到儿子面前:「看!」

  小朋侧头往手机上扫了一眼。

  「哇!日本的机票!哈哈哈!」

  王蕾收回手机道:「嗯,下周咱们雨田统一放三天假,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
了,让他们也出去散散心。」

  「啊?您的意思是咱们雨田所有人都去?」

  小朋诧异道。

  「什么呀?当然是就咱俩了,而且去日本的事我没告诉任何人,你小子嘴也
给我老实点啊。」

  「干嘛呀您?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别废话,闭嘴就是了。」

  「哈哈哈!您放心,我才不说呢!谁也别想打扰我和老妈的二人之旅!」

           ***  ***  ***

  立秋后的天气渐渐舒适了起来,不再像整个盛夏那般的考验人了,这是一个
非常适合游玩的时节,在盛大的Ime摩博会圆满结束后,雨田艺术迎来了一个
额外的三天小长假,人们在感谢着公司王总的同时,也都各自制定着出游计划。

  而王蕾母子这天已经踏上了飞往日本的航班。

  「唉!累死本少爷了!」

  小朋将皮箱和背包安置好后,坐在机舱的乘位上喘着气道。

  「至于么?就这么点东西。」

  秋老虎的中午还是有点热,王蕾身穿一袭宽松的花色长裙,面戴一副大墨镜,
摇着手中擦汗的纸巾道。

  小朋牢骚着:「这么点东西?您这完全是搬家好吗!幸好托运有限重,您要
是再多拿点啊,我都怀疑飞机还能不能飞起来了!」

  王蕾笑着帮儿子擦了擦汗道:「去你的吧,哪有那么夸张!」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要我说呀拿个手机就够了。」

  「怎么着?嫌老娘麻烦了是不是?」

  小朋看着老妈王蕾那正向自己耳朵伸过来手,立即道:「没没没!不麻烦不
麻烦!是您儿子锻炼不够,没能让您再多带点。」

  「嘁!德行!」

  过了一会儿,机舱内众人纷纷落座安置好了随身物品,以及行李托运,在几
名空姐的检查无误下,飞机的引擎已经开始发动。

  一阵强烈的助跑推背感后,飞机正式进入了云层之上的万米处,飞往了那东
方岛国的方向。

           ***  ***  ***

  三个小时后,飞机准时抵达了日本,在名古屋机场降落了下来。

  王蕾小朋二人来到了早已预定好的酒店安身后,便迫不及待地出门,前往了
那几处有名的打卡之地。

  日本的城市非常干净又不失繁华,路上还不时能看到那出自本土四大厂的品
牌机车,母子俩一下午的时间,逛遍了名古屋城堡以及热田神宫。

  到了傍晚时分,二人又从大须观音寺走了出来。

  小朋道:「老妈,我饿了。」

  「走吧,也不早了,咱们去吃点东西。」

  没一会儿的功夫,母子俩又来到了一家餐厅,王蕾凭着有限的英语水平与店
员沟通,点了几道精致的菜品。

  「老妈,您不是不信玄学吗?刚才在观音寺,您求什么呢?」

  小朋一边品尝着碗里的味增汤一边道。

  王蕾秀目一翻道:「不告诉你!」

  「还挺神秘,那咱们明天去哪玩啊?」

  「咱们今晚就走。」

  小朋诧异道:「啊?去哪啊?」

  「不告诉你!」

  「老妈,您该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

  小朋鄙夷地问到。

  「得了吧!就你这倒霉孩子,倒找人家钱都没人买。」

           ***  ***  ***

  二人吃完了饭,回到酒店收拾了东西,叫了一辆出租车,与司机一番不易的
沟通后,便驶往了那王蕾故作神秘的地方。

  一路上司机师傅不时地说着日语,虽然不知道他在表达着什么,但从表情上
来看,他应该只是出于礼貌的热情,在长达一个小时的路程里,小朋唯一听懂的
一个词,就是他夸赞老妈美貌的一句卡哇伊。

  到达地点后天色已晚,还下起了小雨,小朋刚走下出租车从后面拿出皮箱和
背包,便看到路边的大酒店门口有两个服务人员在向自己这边举伞走来。

  这时王蕾付完了钱也从车子上下来,在那二人的雨伞遮护之下与儿子一同进
入到了酒店中。

  王蕾母子来到了登记入住的前台,从那顺畅的流程上小朋看得出老妈王蕾早
就将这里提前预定好了。

  简单的登记过后,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又带着母子俩穿过酒店,来到了后门。

  从酒店的后方走出时,小朋抬眼看去,只见这里的室外环境出奇的开阔,不
远处有着几座高低起伏的小山丘在雨中散发着肉眼可见的气体,而在那一团团的
气体附近又坐落着相邻甚远的别墅木屋。

  木屋是独栋的,外观有着极具和风的素雅与格调,在酒店人员的护送下,母
子二人来到了其中一栋,服务生将一张卡片交到王蕾的手里,便鞠躬离开了。

  「愣着干嘛呢?进去收拾收拾,准备休息了。」

  王蕾对正回头望向远方夜景的小朋道。

  「哦。」

  小朋道了声后,提着东西随老妈进到了房内,木质的拉门打开后,从屋内散
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檀香木味道,外面下着雨,屋内却干燥舒适,也不知怎样的建
筑工艺得以如此。

  木屋虽然外面看上去简单、传统,但内部却各种房间设施齐全,收拾了片刻,
母子二人分别在卫生间洗漱完毕,换上了一身宽松的日式睡衣。

  小朋看着地板上铺好的被褥,本以为这种榻榻米睡起来很不舒服,但当真正
的躺下后才觉其中之妙,柔软的棉褥和宽阔的面积有着完全不同于弹簧睡床的感
受,当然也不排除是一天的疲惫终于得以舒缓,而身边还有老妈王蕾这样一位既
有着绝美姿色,又能让他感到踏实的女人。

  「老妈,明儿咱不用早起吧?我想去内屋看会电视。」

  「逛了一天你不累啊?日语的你又看不懂,早点睡吧,明天陪我看日出去。」

  小朋惊道:「日出?那岂不是要起个大早?」

  「我不管,我就要看日出!」

  王蕾倔强道。

  「行行行!那我陪您看好吧!」

  「这还差不……啧!哎呀……你怎么钻过来了?」

  小朋挪进了身旁老妈的被窝,笑道:「嘿嘿!老妈晚安!Mua!」

               (48)

  「小王八蛋,赶紧起床!」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王蕾便踹着儿子的屁股大声喊道。

  「哎呦……您再让我睡会儿!」

  「睡什么睡?一会儿太阳都出来了,赶紧洗漱去,就给你五分钟啊!」

  「好啦……知道啦!」

  小朋懒洋洋地坐起身,用尽全力地睁开了睡眼,天还没完全亮,屋子内仍有
些昏暗,为了迎合老妈的要求他不得不挣扎着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洗漱完,小朋又回到了卧房,一边打开皮箱翻找着自己的衣服,一边道:
「老妈,您带擦脸霜了没有?」

  正坐在化妆桌前施着淡妆的王蕾,见儿子打开了皮箱,便立刻道:「呀!你
别乱翻!我给你找。」

  王蕾走到跟前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从皮箱中找出了一只脸霜和换洗的T恤
交给了儿子,又趁着小朋去照镜子的时候,偷偷地将两只小盒子揣进了口袋。

           ***  ***  ***

  「好了没有?准备走啦。」

  王蕾对儿子催促道。

  二人收拾完毕后,打开了前厅的拉门,从温暖干燥的木屋走了出来,室外的
空气清爽宜人、不冷不热,十分的舒适。木屋别墅所在的山丘被清晨的薄雾所笼
罩,伴随着地表的蒸汽而徐徐上升,犹如仙境一般的静谧缥缈。

  既然是看日出,自然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王蕾四处望了望,决定和儿子往
高处的地方走一走,于是二人顺着山坡上蜿蜒的小路一直向上走去,没一会儿便
来到一处附近最高的山坡上。

  这里只零星生长着一些奇特的灌木和松树,与山坡下郁郁葱葱的环境截然不
同,脚下那青草斑驳的土地,简直就像一个被岁月摧残的秃顶老人。

  此时天色已微微发亮,虽然太阳还没升起,但二人的眼睛已经完全能看得清
周边的事物。

  小朋往山坡下望去,只见分散在各处那一团团缭绕的白色气体,附近都搭配
着一栋木屋别墅。

  「老妈,这里是哪儿啊?」

  小朋好奇地问到。

  「汤谷温泉啊,怎么了?」

  「啊?难道内些冒气的地方都是温泉?」

  「对啊!」

  「怪不得每个木屋旁都有一个,敢情都是倚泉而建的。」

  小朋顾自的说着,此番景色,不由得让他拿出了手机,四处拍摄着。

  「别瞎看了,过来。」

  王蕾将正在四处拍照的儿子叫到了身边,移步走到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
附近几棵稀稀拉拉的树木在一片安静之中不时地发出虫儿窜动的稀嗦声,也同时
散发出一股植被独有的清新气息。

  「真是个好地方啊!」

  小朋目不转睛地望着周围的景色开口赞叹道,却不知老妈王蕾正一言不发地
看着自己。

  身边出奇的安静让小朋疑惑着转过头来,然后道:「您……看着我干嘛?」

  王蕾轻声道了句:「把手给我。」

  见老妈向自己伸出了两只洁白的玉手,小朋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听话
地将手机装入口袋,然后伸出双手与老妈面对面地牵在了一起。

           ***  ***  ***

  此时的空气像是凝结了。

  附近一只红色的小鸟扇动着翅膀,稍微打破了沉寂,落在松树枝上好奇地歪
着头,看向这边的二人。

  在这个不同于嘈杂大都市的地方,宁静的黎明有着能够洗涤心灵一般的清爽,
这让任何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向往着生活的美好。

  王蕾牵着儿子的手,看着那太阳还未升起的方向出神着。

  小朋正不明所以,而当老妈回过头时,则表情认真地对自己轻声问道:「李
成朋,你愿意娶王蕾为妻吗?」

  小朋愣住了。

  愣了好久……

  直到这句话在他的心里,变成了一片荡漾的波纹,然后又化成了泪水,从眼
中滑落。

  「我……我……我愿意!」

  小朋哽咽地回答着,激动的眼泪止不住从脸上丝丝流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老
妈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和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

  当对老妈那份久久的臆想就要变为现实的这一刻,小朋紧紧牵着她的手,在
她面前控制不住地低头大哭着。

  为了博得老妈对自己的这份情爱,小朋可以说付出了本不属于这个年龄人的
一切,至少在他看来一个年仅十七八岁条件优越的男生,本应该过着没头没脑、
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而不是操心家里杂七杂八、锅碗瓢盆的同时,还要为那可
有可无的工作而奔波。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多少次客户的冷漠与白眼,让小朋感到步入社会的不易,
但他从未和任何人诉苦过,这其中的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饱含委屈与激动的泪水从小朋的脸上颗颗滑落,以往所有的不快在这一刻终
于得以释放,自己长久以来的坚持也终于得到了回报。

  王蕾也没想到,平时脸皮比鞋底还厚的小王八蛋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
让她也不禁流下了眼泪,心中感叹着儿子这份显而易见的真心,也默默认定了这
有违人伦的特殊关系。

  感动之余,为了能将这简陋的流程继续下去,王蕾伸出拇指抹了抹儿子脸上
的泪水,安慰道:「行啦!这么大的人了羞不羞?该到你了!」

  小朋会意,极力地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看着老妈王蕾的眼睛与之再次牵手,
表情认真但仍有些抽泣地说道:「王蕾女士,那……那您…愿意嫁给李成朋吗?」

  王蕾立刻回答:「我愿意!」

  听到老妈如此回答,小朋高兴得无以言表,激动的情绪终是没有缓和下来。

  他曾幻想着能和老妈一同步入座无虚席的顶级礼堂,二人身穿西服婚纱,接
受着来自亲朋好友的各种祝福,甚至包括结婚证、婚纱照,完全就是那种人人所
向往的婚礼。

  然而幻想只能是幻想,对于这种不被旁人所认可的婚事,小朋自然不会强求,
比起那些华丽浮夸的外在之物,小朋更希望得到的当然是老妈的那颗真心,什么
场面、证件、衣装、祝福,已经全都不重要了,虽然此时简陋的婚礼如同小孩子
过家家一般可笑,但心中对爱的信念却坚定不移、苍穹可鉴。

  梦,果然是反的。

  小朋还记得那次令他惊醒的噩梦,其中充斥着奢靡、虚伪、无情、丑恶、淫
乱。

  而这一刻,眼前的一切都与之相违背,这里没有豪华的环境,没有任何的起
哄喧闹,更没有那些的肮脏的邪念恶魔;有的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头,和形影相
吊的母子二人,一同牵手站在这天地间的一隅之地,在大自然的见证下,等待着
晨光的福耀。

  小朋替老妈感到不公,以她的条件,绝对配得上这世上最漂亮的婚纱和一切
顶级事物的衬托,要不是新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又怎么会偷偷摸摸来到这个
遥远的地方,心甘情愿地屈身于此。

  小朋眼含泪珠道:「老妈,委屈您了!」

  王蕾明白儿子的心情,坦然地微笑道:「有什么委屈的?你老妈我当模特内
会儿,穿过的婚纱礼服没有十套也有八套了,珠宝首饰更是数不胜数,这些身外
之物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个面上光鲜而已,有些东西……是即便有座金山也买不来
的,见识了这么多年的圈子里的混乱,就越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你
的爱……妈今天……收下了。」

  「老妈……谢谢您!」

  小朋泪眼朦胧道。

  「行了,都成年人了,别哭哭啼啼的!现在……我说一句,你跟我说一句。」

  王蕾在儿子面前跪下身子道。

  「嗯嗯。」

  小朋微笑着用力点了点头,也跟着跪在了老妈王蕾面前。

  「我王蕾。」

  「我李成朋。」

  「今日结为夫妇。」

  「今日结为……噗!哈……哈哈……」

  脸上的眼泪还没干,这会儿小朋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啧!小王八蛋,你笑什么呢!」

  「哈哈!我……我感觉好像在跟您拜把子。」

  王蕾娇斥道:「讨厌!谁跟你拜把子呢!能不能认真点?再这样我可不结了
啊!」

  「别别别!我错啦!再来。」

  小朋收了收情绪,正色道。

  「我愿无论贫穷或富有、疾病与健康、无条件的爱护、包容、帮助我的爱人
李成朋,永远做他的妻子。」

  「我愿无论贫穷或富有、疾病与健康、无条件的爱护、包容、帮助我的爱人
王蕾,永远做她的老公。」

  这时,王蕾从口袋中拿出了两只小盒子,将其中一个交给小朋道:「给,拿
着。」

  小朋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戒指道:「哇!怪不得不让我翻皮箱,原来您偷
偷的带着这个呢!」

  王蕾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道:「来吧,还不给你的妻子戴上?」

  「嘿嘿!好嘞!」

  说完,小朋笑嘻嘻地将那枚卡地亚钻戒戴在了老妈漂亮的无名指上,然后又
伸出一只手,等待着老妈对自己身份的「加冕」。

  王蕾拿出了另一枚戒指,将其戴在了儿子的指头上道:「好了还挺合适的!」

  小朋将手放在眼前看了看道:「咦?这是……我老爸的那枚戒指吧?」

  王蕾答道:「对啊,难道我还特地给你买一只不成?」

  「可我不想戴老爸的!」

  小朋皱眉道。

  「凑合戴一下,一会儿回去摘掉。」

  小朋诧异道:「那怎么行?婚戒不是要一直戴的吗?」

  「意思一下得了!还真能一直戴着啊?要是让别人看见咱们母子无名指上都
有戒指,那还得了?」

  王蕾提醒道。

  「也对哦!嘿嘿!」

           ***  ***  ***

  拜堂仪式在一阵笑语中完毕,二人起来拍了拍膝上的灰尘转头了望,王蕾挽
上了儿子的胳膊,与他一同看向了那东方的鱼肚白。

  放眼望去,天地交合的地方渐渐亮起了一丝光芒,在朝霞的迎接下,太阳露
出了红彤彤的面庞,那滚烫的颜色将所见之处的轮廓全部镀上了一抹绯红,呈现
出了一片瑰丽的景象。

  随着太阳的升起,小朋和老妈王蕾相互拥抱深深地亲吻着,一轮热烈的红日
衬托着母子二人的剪影,像是被上帝拍下了一张婚照,被这起伏的山丘所记录,
也珍藏进了二人的心里。

           ***  ***  ***

  喳喳喳!喳喳喳!

  一阵鸟鸣声在不远处发出,与儿子吻了许久,王蕾才发现树上的那只红色小
鸟。

  小鸟灵巧地往前跳了一根树枝,又喳喳地叫了两声,这时王蕾像忽然想起了
什么似的,一下蹲在了地上,眼睛湿润了。

  「老妈,您怎么了?」

  小朋也跟着蹲下身子,扶着老妈的肩膀问道。

  王蕾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直到那只小鸟飞走后好久才慢慢站了起来。

  此时天已大亮,小朋拿出纸巾帮老妈擦了擦眼泪,调侃道:「老婆,我饿了
。」

  「讨厌!」

  「嘿嘿!」

  「走,咱们下山吧。」

  母子俩由来时的小路缓步而下,清晨的雾气这时已全部消散,环境的变化也
让二人从刚才激动的情绪中恢复了过来。

  走了十几分钟后,母子二人来到的酒店的餐厅,刚好赶上了早饭的时间。

  小朋一边品尝着碗中可口的味增汤,一边道:「老妈,山上内会儿您哭什么
呀?」

  「想起你外婆了。」

  小朋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外婆,便问道:「您怎么突然想起她了?」

  王蕾回想着刚才的那只小鸟和已逝母亲曾经的一句话,对于二者之间的联系
她也不确定那是不是巧合而已。

  「你说闻鸣懂占卜?」王蕾问道。

  小朋道:「对啊,上次我不是跟您说过他给我占了一卦,怎么您也想试试?」

  「呵呵!可以啊。」

  「嘿嘿!老妈,您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

  「现在就有点信了。」

  「那好,等咱回去的。您还没说呢,外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  ***  ***

  爱知县——

  这是日本很有名的一个大都市,好玩的地方必然不少,母子俩吃完了早饭,
决定好好的走一走这个逛吃圣地。

  这天二人一会儿游览于宫府寺庙,一会儿又光临了某高档餐厅,甚至还去了
丰田汽车博物馆,参观了各种款式、年代的日系造物。

  而这会儿,母子俩又出现在了一家大型服装商场。

  「这件好不好看?」

  王蕾拿起一件黑底红花的连衣裙照着镜子,对不远处的儿子问道。

  小朋假装没听见,仍背着手站在一旁看着旁边那些形形色色的衣物。

  见儿子不搭理自己,王蕾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于是大声唤道:「老公?」

  「诶!来啦!」

  小朋笑嘻嘻地来到老妈身边道。

  「臭德行!怎么样……好不好看?」

  「嘿嘿!好看!好看!老妈您穿什么都好看!」

  这时,旁边的一个女店员疑问道:「您二位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这句熟悉的国语普通话让母子俩瞬间怔住了,接着王蕾道:「您懂中文?」

  店员微笑道:「呵呵!当然了,我就是咱们大陆人啊,前几年才来这边打工
的。」

  王蕾一听,立刻编了个谎道:「哎呦!真是让您见笑了!昨天……跟这孩子
打赌输了,非要让我叫他一天老公才行!本想着也没人听得懂,就没当回事儿,
怪不好意思的!」

  「嗐!没事儿,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一天到晚净瞎闹!不过……您可真年轻
啊!二位看上去还真挺像夫妻的呢!呵呵!」

  「呦!您可真会说话!这条裙子我买了,麻烦帮我包起来吧!」

  「好的。」

           ***  ***  ***

  「你这个小混蛋,以后可别瞎叫了,丢死人了!」

  从商场出来后王蕾对儿子道。看来以后还真得注意点才行,这要是让别人知
道了,不被社死才怪。

  小朋道:「我哪儿知道竟然有人听得懂啊!再说了,第一次当老公还不太习
惯嘛!」

  「那我们可说好了,有其他人的时候我们就是母子,不能乱叫知道了没有?」

  「知道啦!」

  二人提着大大小小购物袋回到酒店时已近傍晚,在品尝了餐厅精致的二人酒
宴之后,母子俩便回到了后山的木屋别墅当中。

  「老妈,我去泡温泉啦!」

  小朋兴致勃勃地说道。来这都已经第二天了还没体验过温泉,属实有点亏得
慌。

  「你先泡吧,我去个卫生间。」

  「好嘞!那您快点。」

  说完,小朋拿着一条毛巾屁颠屁颠地跑出屋子,来到了别墅侧方正冒着气体
的一汪热泉处,这个直径足有三四米的温泉,被周围棱角圆滑的青石所环绕着,
映得池水也呈现出了微微的绿色,透过热气缭绕的水面可以看到人工修成的平坦
池底,像是由无数个石头切割拼设而成。

  温泉的周边是环形的石路,被热泉水冲刷得干净而湿润,再外围则是由几棵
藏在茂密竹林中的罗汉松守卫着,景色隐秘而雅致。

  小朋向池中伸脚探了探,水温很热,只见他一点点地往身上撩着热水,在皮
肤适应了温度后才缓缓地坐下身去。

  「噢!好舒服!」

  小朋坐在水中的台阶上,将身子向后靠去,把毛巾盖在了自己的脸上,吐着
淡淡的酒气,充分地享受着这份浑身温热的舒爽。

  (小日本的温泉,果然名不虚传!)

  小朋心中赞叹道,这比雨田团建的那次温泉不知道要强了几倍,这次的汤谷
之旅估计老妈又没少花钱。

  「水温怎么样?」

  不远处正走向这里的王蕾问道。

  小朋一听是老妈的声音,便扯下了毛巾看去。

  「老妈快来!」

  只见王蕾身披一件印着花瓣图案的灰色日式浴袍,那Y字形的领口中露出了
一道乳沟,丰满的乳房将浴袍撑得鼓鼓的,王蕾在池边脱下了脚上的人字拖,用
纤细的玉腿试了试水温后,便将浴袍打开甩落在地,露出了一套布料窄小的绛紫
色比基尼,挪动着曼妙的身姿缓缓入水。

  王蕾来到了儿子跟前,将扎在脑后的发簪拔出丢在一边,头部轻轻一抖,一
袭波浪长发倾泄而下,飘散出一缕清香。

  小朋一把拉住了老妈的手将她拥了过来,扶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王蕾顺
势倚靠,搂住了儿子的脖颈。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王蕾问道。

  「当然!小日本的温泉那还用说?老妈,您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刚开公司内会儿,和你殷阿姨她们来过一次。」

  「怪不得您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那以后咱俩多来几次好不好?」

  小朋问道,他是打心里喜欢这个地方。

  王蕾从儿子身上挪开,坐到了他的身边道:「这世界上的好地方太多了,下
次,妈带你去欧洲转转。」

  「好哇!好哇!不过……嘿嘿!咱是不是该换换称呼了?」

  小朋一脸猥琐地笑道。

  王蕾秀目一瞟,伸手探入水下儿子的两腿间,拨弄着那硬热的勃起之物道:
「你这个小坏蛋,恐怕不只是想换称呼这么简单吧?」

  小朋傻笑道:「嘿嘿嘿!实不相瞒,确实还想干点别的!」

  王蕾凑近了儿子的脸颊,轻抚着他的胸膛道:「那……说说看……想干点什
么?」

  小朋搂着老妈的柔腰道:「嘿嘿!您猜?」

  「是不是想……入洞房啊?」

  王蕾柔声挑逗着,被热气熏醉的俏脸上透着一丝诱人的妩媚。

  小朋开心道:「老婆可真聪明!」

  「坏!」

  「哎呀!说了半天您倒是叫一声啊!」

  小朋摇了摇老妈的身体道。

  「不叫怎样?」

  老妈的脾气小朋早就摸透了,这时他撒娇道:「哎呀老妈,算我求您了好不
好!」

  「哼!这还差不多!」

  王蕾得意道,接着又握住了儿子的肉棒上下套弄道:「老公……你的好大…」

  「吼吼吼!这感觉!太棒了!」

  小朋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拥着老妈王蕾的身体,便开始与她亲吻了起来。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车模 母子 乱伦 日常 模特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