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黄的故事》第二十四章解第二十五章 複殇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大黄的故事
兽交部分将在四合院首发
帐号:dietyheo
作者:传说中的铁观音
第二十四章      解
      等文洁和小静两个人意犹未尽的分开后,才注意到我的阴茎居然又有了要勃起的意思,母女二人对视一眼,高兴大于新奇,还好文洁最先看出小静眼裏的跃跃欲试,安抚道「静静,一会你就搬回主卧吧」然后贴到小静的耳边轻轻说「爸爸大病初愈,我怕把爸爸弄伤了,你让爸爸缓一天,好不好?」
         搬回主卧的喜悦暂时压制住了小静的欲望,高兴的抱住文洁,开心的答道「嗯!」
        我也舒了一口气,文洁从衣柜裏拿了条浴巾,害羞着一点点的把她喷在我身上的水都擦干,小静则开心的去客卧整理自己的东西去了。
        文洁趁着这个时间偷偷的趴在我身上,我抱着文洁,摩挲着文洁还有些潮红的肌肤,文洁也享受着很久没有尝到的事后爱抚,文洁闭着眼睛像只被摸很舒服的猫。
     卧室门口人影一晃,我看到小静抱着她的东西在门口一脸豔羡的看着文洁,我悄悄的竖起一根手指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小静撅着可以挂住油瓶的小嘴,斜瞟着我们进了主卧。
      小静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还是让文洁听到了,在我怀裏的文洁看着站在床边的小静,欲望已经释放过的文洁想起刚才自己的表现和被我和小静合力“攻击”的情形一下子害羞起来,把头扎在我的怀裏,哼唧唧的不敢抬头。
      小静也头一次看到文洁居然还有这么一面,也爬上床来,到我的另一边,躺下来,趴在我怀裏,看着仅仅隔着我的胸膛的文洁打趣道「妈妈,刚才你都夹疼我了!」
       文洁一听小静这么说更是羞的不行,我一看再继续下去文洁都快要把床给钻个洞了。我拿手轻轻打了一下趴在我怀裏小静的屁股,“啪”的一声,小静娇哼一声「爸爸就会向着妈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爸爸怎么还打我屁股?」
      我宽慰道「好啦,好啦,你再这么羞你妈妈,我们一家人还吃不吃早饭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小静刚才被我打的屁股蛋。 这才几个月没摸,小静的屁股居然比之前多了不少肉,也弹了不少。在我的揉捏下,小静终于没功夫打趣文洁了,小鼻子娇喘着,眼睛裏刚刚才下去的欲望又被我揉了出来。
       可能是饿了,也可能是放开了,文洁把头从我的怀裏拔出来,一脸娇羞的看着我,又看到我那只在小静屁股上“作恶”的大手,轻打了一下我,说道「好啦好啦,大家都赶快起来吃早饭吧。」接着又爬过我的胸膛,贴在小静耳边说道「静静赶快起来吧,妈妈答应你,晚上和爸爸一起补偿你好不好?」
      文洁这悄悄话说的和广播没什么区别,家裏一共就三个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我笑呵呵的看着俩人,文洁和小静对视了一眼就都害羞的错开视线,然后两人就準备起床,我也跟着一起下床洗漱。
      早饭吃的稍微有点尴尬,因为我们的家庭关係又有了重新的微妙变化,不过很快我们就适应了,到现在这一步虽然是有一些意外,不过就关係来看也算是水到渠成。文洁能彻底的放开自己来面对我们家庭裏的事实,这让我很高兴。
       我摸了摸小静脸颊上淡淡的指印,心疼的看着小静,小静估计是想着别的事情,根本没太在意,看着小静已经萌发出一定规模的身体变化,我心裏居然也有些期待。
       虽然没有内射文洁,事隔许久的阴阳调和让我和文洁都心情愉悦。我和小静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餐桌上不时的对视更是脉脉传情。
       时隔几个月,我再次来到公司,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文洁再三强调了家裏现在的经济状况,可我总感觉我还是应该做点什么的。
      老张还是一如既往的吐槽我休息的这几个月让他老了好几岁,掉了半脑袋的头髮,我看着他本来就中年秃顶的“地中海”心裏狠狠的鄙视了一下他。
       坐在以前的工位上,我的心态就再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我感觉整个公司变得和以前都不一样了。不一会,老张居然给我搬来一个箱子,在我惊诧的目光裏,边打开箱子边说道「老赵,我可一点都没给你浪费,能留给你处理的都留给你了!」看着一脸“我尽力”的样子我现在就想让我的拳头深深的吻在他的脸上!
      不过还好,今天愉快的开始让我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老张没追着我要烧烤,又省了一顿烧烤钱。我慢慢打开箱子,开始往外拿档,看着满满一桌子的东西,我倒是没有任何负担,毕竟我现在的心态不同了,情况就不一样了。
       等我把档都翻了翻,发现老张还真没说错,这裏都是与我有关或者必须经过我才能继续下去的档,看完之后我感觉我得请他吃两顿烧烤。
      今天我到没有着手做事,而是把这一箱子的东西按时间分类了一下, 明天再继续做吧,我仰在椅子上,不小心居然睡着了。
      我是被老张晃醒的,看着老张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还没等
他说话,我先截断他的话说道「走,出去吃烧烤?」老张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赶快左右看了一下,低头说道「现在?」
我无奈道「难道等下班?你还有时间么?」
老张纠结了一下道「那你等我五分钟!」
       对于老张这种顾家的妻管严,出来吃烧烤是难得的事情。
      我和老张偷情一样的前后走出公司,溜达在熟悉的街道上。
上午开的烧烤店并不多,不过我俩不挑,吃烧烤吃的更多的是感觉,两个男人的放鬆时刻。我先让上了啤酒和花生米,倒上酒先干了两杯,我俩就慢慢进入状态了。
      烧烤没一会就上来了,我俩边喝边吹,最后到吐槽。老张埋怨着生活和社会,不争气的孩子和整天挑事的老婆,越来越粗的腰围和越来越少的头髮,哪一样都不让他顺心。我之前也和他一样的烦恼,现在我不一样了,可我经历了什么和付出了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而我现在又得到了什么呢?
     我俩一起喷了几句国骂,晃悠着站起来,我去买单,老张站在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陷入了和我以往一样的沉思。
      我一巴掌把他拍回了现实世界,我俩喝了不少,我感觉我是支撑不了了,準备回家睡觉,我还没开口,老张就说道「你不能现在就準备回家睡觉吧?」
     我“呵呵”一笑,比了个大拇指,「老张,你可真牛逼!活我只能明天干了。」
     「卧槽,你可真会打算盘!行啊,滚蛋吧,就你这德行去公司啥也干不了」老张吐槽道。就放我回家了。
      等我打车回家开开门,文洁和小静看到醉醺醺的我,文洁有些无奈,小静则开心的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早回来?
      一喝了酒我的嘴就特别甜「当然是想你们俩啊,这才几个小时没见,我的心啊就慌慌的,喝了酒也不能缓解对你俩的思念,就找老张请假回来了!」文洁早早的就知道我醉酒后的德行,听一半,信一半。小静就不行啦,被我的甜言蜜语哄的脸颊微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不自觉的就瞟向我的裤裆,我有点得意,文洁轻打我两下,白了我一眼意思是“你也就骗骗小姑娘吧!”
  文洁过来半扶着我,给我脱了衣服换上鞋,让我去卧室睡觉,今天喝的稍微有点多,头有些晕,不过刚好让我好好睡一觉,现在有点事情做,又没了生活的压力,我要好好恢复我的身体……还没多想,我就睡着了。
      “咳咳”我是被干的冒烟的嗓子渴醒的,迷糊着我就在要水喝,文洁在客厅答应了一声,就听到文洁说道「静静,给你爸倒点水喝。」
       “吧嗒,吧嗒”小静趿拉着拖鞋进来了,我嘟囔着好渴,就想坐起来喝水,可试了两次都没起来,小静把水放到床头柜上,来帮我,小静用力几次都没扶起我来,就想叫文洁进来,可再一看我,计上心来。
      我刚要用力起来,却被小静按住了肩膀,我刚要问为什么,小静柔软湿润的嘴唇就吻了上来,我刚要纳闷我渴你干嘛吻我的时候,小静的舌头就伸了过来,小静的舌头卷成一根管,滴滴温水就渡到了我的嘴裏。
      乾旱龟裂的土地上被硕大的雨点击起一圈圈灰尘,接着更多的雨滴落地,慢慢变成细流,滋润着渴望着水的土地。
       小静喂给我的水显得各位的甘甜,小静喂完一口,就继续喝一口杯子裏的水,继续喂给我,本来躺着喝水并不方便和舒服,可小静控制的非常好,也很有耐心。这一杯水喝了快十分钟,在还剩一点点的时候,门口传来文洁带着嫉妒的责问「好啊,我说怎么刚才还嚷着喝水,这一会就没声音了,原来是有人服务你喝水啊!」
     小静忍不住文洁的嫉妒责问,把舌头从我的嘴裏拔了出去,结果没收好,把嘴裏剩的那点水都撒到了我的胸前。
      本来最愉快的喝水被文洁打断我就有点不爽,又因为她的原因把水撒在我胸口,我假装着冷下脸,哼道「谁让你偷看的?你看看你,都我给弄湿了,赶快过来给我擦乾净吧。」
      文洁根本没有被我假装的表情骗到,笑呵呵的走过来,拿起我的枕巾,就往我胸口上擦去,我看着旁边低着头的小静,报复心起,一把抓住文洁的手,一拽,文洁本来就因为位置的原因站的不稳,被我一拉,“哎呦”一声,倒在我怀裏,我扶住文洁抱着她,侧着头对小静说道「静静,去拿水来,教你妈妈怎么喂我水喝!」
      小静听完大眼睛放着光,不太敢看文洁的眼睛,就去客厅倒水去了。文洁在我怀裏挣扎道「不要,老公,我错了!」
      我嘿嘿一笑「现在才知道错了?已经晚了!」
      这时小静已经重新端了一杯水进来,站在床前就準备开始讲解怎么喂我水的,我笑着说道「静静,还解释什么,直接喂你妈一次,妈妈不就知道了么?」
      小静一听就害羞起来,估计是想起吃妈妈嘴裏精液的事,文洁一听就挣扎的更厉害了,一想到要发生的动作脸就开始隐隐发热。
    我半压住文洁,催促小静道「静静,快啊,妈妈都要等不及了!」文洁哪有我的力气大,又想起之前就已经发生过的事,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小。
      小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慢慢爬上床。现在的情形和那天晚上的非常现象只是位置刚好相反,文洁已经不挣扎了,只是羞着红晕的脸显得格外的诱人,看着自己上方的小静。小静也有点害羞,不过还是轻轻俯下身,吻住了文洁。
        “唔~~”享受着小静的喂水服务,不知道文洁有没有我感觉的那么舒服,不过一口水喂完之后,文洁就已经气喘吁吁的了。
      我看着两个要进入状态的人,催促道「老婆,学会了么?学会了快来喂我!」
文洁的头髮因为刚才的挣扎有些散乱,配着满是红晕的脸颊却带着另类的诱惑,文洁挣扎着坐起来,小静就把水杯递给她,文洁轻轻喝了一口,根本不敢看小静,学着小静刚才的样子,向我吻过来。
      文洁喂过一口水,我就看着小静,小静抵不住我热烈的目光,也喝了一口,不敢看文洁,又喂了我一口。我看这俩人一直放不开,只能帮忙说道「静静,你喂妈妈一口,然后再让妈妈喂给我!」
      这一下,两个人不得不看向对方,迫于我督促的压力,小静喝了一口水,艰难的凑向文洁的嘴唇。看着两个吻在一起的母女二人,我的阴茎居然有一丝丝要勃起的意思。
小静把水度到文洁嘴裏,文洁听话的喂给我,带着小静的清甜与她自己的温润,虽然我已经不渴了,可我还是难以拒绝。
      我看着小静还要度水给文洁,我先拉过文洁躺下,又拉着小静一起躺在我怀裏,感歎一声,夫複何求?
      吃完晚饭,我去洗碗,文洁去辅导小静功课,收拾好家裏,我躺在沙发上缓一缓有些酸的腰。拿起手机,漫无目的的乱刷。
     手机萤幕上滚动着头条,突然一条新闻映入眼帘,引起了我的注意–《黑帽门》。某博的头条上肯定都是马赛克啦,不过只看着劲爆的介绍和几乎全是马赛克的图片就已经让我有些血脉偾张,我哪还忍得住,转头打开流览器,直奔某论坛。
      简单的搜索后,我赶快挑选了一个下载了下来,资源并不大。可它却又一次深深的扩展了我的想像力。我一面感慨人种的优越性,一边感歎片子诚不欺我,居然真的可以这么大。此时文洁从书房出来,我不自觉的就联想了一下。文洁肯定会痛,嗯,一定会。小静?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边想着不会,可我的阴茎就是不听话的慢慢要站起来,我真的是无言以对啊!
       我赶快关掉流览器,图片和视频的内容还是会偶然闪现在我的脑海裏,怎么也驱散不掉。我起身去书房,希望用别的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书房裏合适的灯光下,文洁正在专心的辅导着小静的习题。从文洁开始自我反思,她对小静现在越来越有耐心了,我看着和谐的一幕,心裏慢慢安静下来,我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们俩,淡淡的幸福,弥漫心间。
      等娘俩做完功课才发现站在她们身后的我,文洁一愣,轻打了我一下说道「和猫一样,一声也不出!」我心裏腹诽道“这还不是和你学的?”
     小静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扑到我怀裏,边哼唧边撒娇,我摸了摸小静的头安慰道「好啦,好啦,知道你娘俩辛苦啦,好了,赶快去洗漱。」
       文洁看了一下时间,嘟囔道「这才几点就洗漱?」在我期望的表情裏,一家人开始洗漱,我最先洗漱好,从衣柜裏拿出两条浴巾,还有以前买的精油,调暗灯光,坐在床边等着还没洗漱好的母女二人。
       文洁与小静洗漱好后,依次进到主卧,文洁一看我摆出的阵势就俏脸微红,小静一脸茫然。
我站起来右手顺势一请「二位刚才学习与辅导辛苦啦,这是我给你们準备的精油按摩。」
      文洁看着我的动作只是更害羞,这是我俩以前玩过的桥段,中间说过的一些话,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害羞。小静一脸好奇,文洁看到小静的模样又看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轻轻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我微微颔首。
      文洁慢慢走到床边,开始脱本来就不多的睡衣,睡衣顺着文洁洗澡过后顺滑的皮肤滑落到地上。
      月下美人,灯下玉。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文洁本来就完美的身躯裏透着一股难以言明的美感。文洁忍住害羞,向小静招了招手,小静走到文洁身边,有样学样的开始脱睡衣。
      一具丰满成熟完美,另一具青涩稚嫩活力,诠释着、囊括着所有能代表女性躯体的美好。等两人赤裸相对反而没有了刚才的羞涩,文洁慢慢爬上床,轻轻趴在我準备好的浴巾上,等两人都趴好。我打开準备好的轻音乐,慢慢爬到床上,轻轻跪在两人中间。
         我拿起温好的精油,先挤了一些在文洁的背上,随着精油落到文洁美丽的后背上,从轻微的颤抖上来看,文洁内心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我倒了一些精油在自己的手心,两掌用力摩擦几下,直到掌心微热,我微微用着暗劲,开始在文洁的背上来回推拿、揉搓,随着按揉範围的扩大,我的双手像是有着魔力一样,不论按到哪里,文洁都会轻轻的颤抖,嗓子缓缓发出诱人的低吟,直到文洁两腿不安的扭动,我才放过她。
      小静的身体有着截然不同的手感,精油按摩也让我真正彻底的“检查”了一遍小静现在的身体。那散发着活力和青春气息的身体真的让我难以拒绝。小静对于按摩好像有些不太适应,我调整了几次力道,才好了一些。
      我轻轻的把小静翻过来,小静有些害羞的眯着眼。身前的按摩明显触到了小静的敏感点,不论是小腹还是胸前的两点,大腿的内侧,都让小静难以抑制的呻吟。按了一会小静就轻声道「爸爸,不。。不要,唔~」
       看着旁边带着几分嫉妒几分羡慕的文洁,我给了文洁一个爱你的表情,就轻轻抬起小静的双腿,把头慢慢探向小静的阴户,耳朵两侧的头髮轻轻蹭过小静的大腿,又惹得小静几声呻吟。当我含住小静的整个阴户后,不安的扭动和颤抖都消失不见了,它们都缩回小静的体内化作淫水,缓缓淌了出来。
      我沉迷在小静无毛的阴户上,品尝着久违的味道和各处细微的变化,我的舌尖轻轻探索着小静身体裏的悸动,回想着曾经的感觉。
       “嘶”我的阴茎被一个温润湿热的东西包裹,突入起来的感觉让我不太适应。我抬起头换成一只手按摩着小静的阴户,低头看向胯下。文洁艰难的反身躺在床上,仔细的含着我的阴茎,一点点的吞吐,一只手慢慢伸上来,轻揉着我的睾丸。指甲轻轻剐蹭着我的阴囊。
      我重新低下头,继续探索刚才没探索完的部分,双手跨过小静,从大腿外侧一直伸到小静的胸前,两根食指轻轻的拨弄着小静有点挺立起来的乳头。
      小静的胯骨又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配合着嗓子裏已经管不住的呻吟声,在不停的向我发出邀请。
      在文洁的努力下,我的阴茎也有了起色,我迫不及待的从文洁的嘴裏拔出阴茎,抬了太小静的双腿,把龟头凑到小静的阴户跟前。
      文洁从我身后回到我和小静的身边,一边摸着我的胸膛,一边代替我拨弄着小静的乳头。
       我看时机已到,就开始慢慢把龟头顶在小静阴道口的小小凹坑上,慢慢用力向小静的阴道裏插去。
虽然文洁和我做过那么多次,可这还是文洁第一次在第一视角看到我整个阴茎插入阴道的过程,小静许久未被我插入的阴道口越加的窄紧,勃起不是很坚硬的龟头插入比以前困难了许多,文洁看到了我的难处,赶快趴到我和小静的结合处,除了用舌头舔我在小静阴道口“挣扎”的龟头,还顺便舔了舔小静的阴蒂,惹得小静一阵抖动,这样的情形刺激让我的阴茎又硬了一分,终于我一用力,把龟头挤进了小静的阴道裏。
我没有鬆懈,借着这股劲继续慢慢向小静的阴道裏面插去,小静窄紧的阴道像一只紧握的手,撸着我的阴茎,把阴茎皮都堆积在阴道口,只有坚硬的部分插了进去,终于在我触底之后,小静的身体一抖,阴道跟着放鬆了一下,龟头附近被拉抻许久的包皮才把刚才落在阴道口的阴茎皮拉了进去,看着缓缓进入阴道的阴茎皮肤,像是在钻进雨后土壤裏的蚯蚓。
      阴茎大多数的感受神经都在皮肤和龟头上,等到我的阴茎真正完全的插入小静的阴道后才让我彻底的重新感受久违的湿润与紧凑。
      看着我沉醉的表情,文洁心裏的滋味也是有些複杂,不过看着契合在一起的我们二人的满足神情,心裏居然也泛起一股淡淡的酸意。文洁慢慢在床上跪起来,凑到我旁边,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向我索吻,一只手悄悄的摸向我的乳头,嘴裏,我和文洁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文洁的食指俏皮的轻轻拨弄我的乳头,我的阴茎被小静的阴道紧紧的“握”住,强烈的征服感让我的阴茎又硬了一分,我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抽插。
      等我开始抽插我才感觉到几个月没光顾的小静的阴道已经变得比当初还要紧,如果不是我刚才又硬了一些,我感觉我都难以再次插进去,不过如此紧凑的阴道也让我再次想起了当初和小静第一次时的样子,那神奇的又窄又深的阴道居然可以慢慢的把我的阴茎整个都“吞”进去。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紧窄的阴道让我难以提起速度,不过随着文洁对我的多方面刺激,我的阴茎也越来越硬,怼小静阴道的刺激越来越多,渐渐膨大的龟头有意无意的剐蹭到小静的G点,小静特有的稚嫩呻吟声,伴随着阴道裏不停分泌的淫液,润湿着我们三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躯体。
      文洁感觉姿势有些彆扭,就鬆开胳膊,夸到小静身上,面对着我,继续舌吻起来,双手按着我的胸膛,两个食指拨弄着我的乳头,让我时不时的浑身抖一下。
     吻着我的文洁突然离开我的嘴唇,呻吟了一声,我扭开头一看,小静抱着文洁塌下来的腰,把脸埋到了文洁的屁股下麵,也不知道舔的哪里,文洁颤抖的手臂让我感觉到她身体裏的那股欲望也在蠢蠢欲动,小静舔的声音越来越大,文洁也扭着自己的屁股,渴望得到应有的安慰,可低头就看到我的阴茎在小静的阴道裏进进出出,上面沾着亮晶晶的淫液,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我只能安慰道「明天早上,明天早上我和静静一起帮你,好不好?」
      远水解不了近渴,可现在我的情况又无可奈何,文洁先慢慢站起身,满脸亮晶晶液体的小静有些迷茫的看着站起来的文洁,文洁转了一下身,慢慢趴在小静身上,凑到小静耳边轻轻说道「静静,能不能让爸爸插妈妈几下,给妈妈解解馋,好了就马上还你,好不好?」
       看着文洁幽怨的眼神,小静实在不忍心拒绝,勉强的答道「就几下哦,妈妈,就几下!」
     我看着叠在一起的母女俩,听到小静同意,我就立刻抽出整根阴茎,快速“”一杆到底”的插进了文洁的阴道裏,小静被抽离阴茎后的可惜感歎和文洁被“”一杆到底”的强烈刺激声几乎叠加在一起。
      文洁的阴道比小静的松多了,但淫水多了不是一点半点,也热了很多。我根本就不用含糊,开始用力的像机器一样打桩,文洁被我插的浑身乱颤,小静也衬着这个机会去含住文洁的乳头,文洁一抖,我就拔出阴茎,抵在小静的阴道口,又慢慢的插了进去,文洁十分不甘可又真的无可奈何,虽然是早上答应好的事情,可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难熬。看着文洁难受的模样我感觉有必要买点玩具了。
      我上上下下的轮换着抽插,可我最后还是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必须得满足一个,要不真的就白做了。
      我叫了一下文洁「老婆,你过来一下」文洁半睁着迷离的眼睛转身看向我,接着从小静的身上爬起来,我哄道「老婆,今天晚上就先送小静上去,我已经想到了方法,到时候可以一起满足你俩,好不好?」文洁也意识到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只能先按下自己的浴火,点了点头。文洁趴到小静身边,低头吻住小静,一边舌吻一边用一只手去拨弄小静的乳头,我鬆开一只把着小静腰的手,伸到我们结合的地方去轻柔小静的阴蒂。
       小静的身体在如此立体的刺激下猛的一紧,嗓子裏变大的呻吟声被舌吻的口腔削弱,我大力抽插了几下,小静不自主抖动的大腿和腰肢说明她高潮了,虽然没有喷水。这只能说明这次高潮没以前那么彻底,归根结底应该是我的阴茎不够坚硬,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十分明显的刺激到小静的G点区域了。
      小静一紧一松的阴道按摩着我的阴茎,虽然下午我睡了一觉,可一天两次,对于还没有恢复锻炼的我,确实有些过了。我喘着气,脖子上的汗开始从胸膛上淌下来。
      我估算着剩余的体力,示意文洁可以过来帮我了,文洁坐起来,重新夸在小静身上,带着丝丝热气的手摩挲着我胸前的汗珠,文洁轻轻吻了过来,伸出刚才还在小静嘴裏舌吻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文洁控制好身体的重心,两个食指分别拨弄着我的两个乳头,我也为了让自己快点爆发,一下一下收缩着自己的括约肌,一边增加着频率和幅度,终于在我的努力下,快感从微微发麻的尾椎骨那传来,我不自觉的吸着气,发出要射精的“嗯哼”声。
看着我快爆发的样子,文洁说道「老公,静静已经开始发育了,现在就别再内射静静了,有可能会怀孕的,射我们俩嘴裏吧?」箭在弦上的我只好无奈的拔出阴茎,阴道裏的空虚感也让缓过来的小静有些难受,我们两人一起看向文洁,文洁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我知道内射你俩都很爽,可是现在静静真的有怀孕的风险啊」接着只能安慰道「明天我去买液体避孕套,然后好好帮你俩做一次好不好?」
     听到文洁这么说,我和小静只能勉强答应。文洁看着不上不下的我,先让我站起来,接着文洁和小静两人相对着跪在我面前,两个人嘟起的嘴唇包着我的阴茎,我一下一下把它们当做阴道一样插入,文洁看着小静自己融汇贯通的动作也慢慢一起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和冠状沟裏随意的扫动着,看着卖力的母女俩虽然阴茎上的快感实在一般,可心裏的刺激却让我直接就投降了,我从两人的嘴唇裏抽出阴茎,马上用自己的手飞快的撸着阴茎,文洁马上就明白了,赶快移动了一下位置跪到我的对面,看着还在发愣的小静,赶快拽了一把,小静一看就明白了,赶快和文洁跪在一排,我向前动了一下,收缩了两下菊花,低吼道「啊,我射了!」
       文洁立刻把头仰起一个合适的角度,微微张着嘴,等着我的喷洒,小静立刻也有样学样的仰着头张嘴,我特意用另外一只手攥着阴茎根部,跟着自己射精的节奏一松一紧的向着文洁和小静射精。
       看着陶醉表情的文洁我实在不忍辜负她的愿望,第一股射的力量稍小,只落到了文洁的嘴角,第二股我控制的就好多了,精液拖拽着一条华丽的白线从文洁的下巴一直延伸到额头的发际线上,搭在文洁嘴唇两边的精液像是吊桥的钢索,虽然纤细却晃悠着怎么也不断开。
      我捏好阴茎根部转到小静这边,我特意控制好角度,一鬆手指加自己射精的控制,準确的就把精液送到了小静的嘴裏,可能是冲击力比较大,打到了小静的喉咙,小静不自觉的就干呕了一下,我一看这样就要转过去继续射给文洁,可还没等我转过去,小静就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和阴茎,两手拽开我把着阴茎的手,竭尽全力把整个阴茎都含到了嘴裏,许久都没深喉的小静反应比较大,干呕了好几声,我心疼的想推开小静,可小静立刻用双手抱紧我的屁股,又用力的向自己的嘴裏推了推阴茎。
     我的龟头可以感受到小静喉咙和咽部裏又软又硬的喉管结构,虽然没有在阴道裏舒服可这样的征服感让我难以抑制的又多射了两股。
      慢慢适应了深喉的小静在安静的等着我射精完毕,可深喉中的人是不能呼吸的,文洁看了心疼的说道「静静,没人跟你抢,爸爸的精液你想喝多少妈妈都可以让给你!」
      可能是感觉到我射精结束了,或者是小静真的忍不住了,小静才放开抱着我屁股的双手,稍微用力的向外拔着我插在她喉咙裏的阴茎,拔的过程中自然又少不了摩擦咽部时产生的干呕。
     干呕时产生的粘液挂满了我的阴茎,小静的嘴裏也都是,大口喘气的小静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和文洁,气还没喘匀就又想去吃我的阴茎,文洁赶快拦住小静道「静静,不要急,爸爸妈妈都可以等你,哝,妈妈脸上还有呢,休息一会再舔也来得及。」小静听了文洁的话放鬆了下来,和小静扶着我躺下来,文洁把浴巾铺在我身边,她们两人一人一边,都把头枕在我的肩窝裏,我张开双臂把她们俩都搂在怀裏。
      小静一点点吞咽着嘴裏各种液体的混合物,吞咽一会就要休息一下缓口气,看来刚才深喉的时间可能有点长。文洁脸上的晕红格外的诱人,纤细的玉手也在我的胸膛上慢慢抚摸,被她自己按下的浴火又有了抬头的趋势,两条修长的腿不自觉的扭动摩擦,嘴裏“嗯~嗯”的小声呻吟着。我好像又一次透支了我的精力,还没等好好安慰一下文洁,缓口气的功夫我就睡着了。
第二十五章   複殇
       一夜无梦,早上醒来的我看到自己身上穿好的睡衣,和身边还在睡觉的小静,又以为是亦真亦幻的梦境。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我推了推小静,被我推醒的小静还有些迷糊,嘟囔着问道叫醒她干嘛,我向前凑了凑抱住小静,温柔的问道「静静,妈妈去哪了?」
      小静一下就清醒了,揉了揉眼睛,一看,妈妈果然不在床上,高兴的低呼一声就趴到我怀裏,我轻轻搂住小静,小静把头侧着贴在我的胸口,听着我的心跳,闭着眼睛。虽然小静和文洁都已经完全放开了,可能她们还是更喜欢和我单独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吧。
       躺了一会,我看了看时间,上午已经来不及去公司了,乾脆就下午去吧。我们俩抱了一会,小静彻底醒了,两只手在摆弄着我的睡衣,再懒下去也不是那么回事了,我拍了拍小静的屁股「起来吧,静静,一会妈妈回来看到咱俩这么懒床肯定会不高兴的。」
       小静有些不太乐意,不过也跟着我一起起来了。餐桌上的早餐都有些凉了,文洁应该是出去有一会了,我稍微热了热早餐,和小静吃完我就忍不住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躺了一小会结果回笼觉的感觉来了,我轻轻的睡着了。
      我是被裤裆上时轻时重的按摩弄醒的,我睁眼看到的是两只黑色的脚丫在我的裤裆上轻轻的踩揉着,醒了之后的感觉更加清晰,我睁大眼睛看向我的裤裆。
      不知道小静从哪里翻到了文洁的黑丝,穿在她小巧滑嫩的脚丫上,按着她自己的想法在给我足交,小静看到我醒来,微笑的看着我。我坐起身来,双手把睡裤褪到腿弯,再躺下。让小静穿着黑丝的玉足直接揉着我还没有勃起的阴茎。
      小静的睡裤早就自己脱了,由于半坐在沙发上,我可以看到小静那半漏在外面的光滑阴户。小静被我看的有些害羞,不过她还是慢慢顶住了我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反而更大胆的足交起来,小静往前蹭了蹭,双腿弯曲之后脚心相对,用柔软的脚心夹住我的阴茎,模仿着自己的手,用双脚柔软的脚心撸着我的阴茎。
      小静纤细的手指居然慢慢伸到自己的阴户上,轻轻按揉着自己的阴蒂。我的眼前一亮,小静什么时候学会的自娱自乐?
      小静没有被我新奇的目光而感到害羞,反而慢慢更加大胆起来,随着自己按揉阴蒂,嘴裏发出可爱的呻吟声,纤细的食指居然开始慢慢向她自己的阴道裏插去。
      看着慢慢消失在小静阴道口的食指,我的阴茎终于一跳,小静的脚丫异常敏感,眼睛裏闪着光的小静趁热打铁,一边用食指继续抽插着自己的阴道,一边加快速度用脚撸动我的阴茎。
看着小静阴道口附近一点点被手指来回抽插形成的白浆,还有小静嘴裏越来越诱人的呻吟声,让我的血液越来越多的停留在阴茎的海绵体裏,小静的脚心感受到我们的变化,在我惊奇的目光裏,又悄悄的把中指一起插在了阴道裏。看着在用力抽插自己阴道的小静,我突然明白了她这么做的原因。我不忍辜负小静的良苦用心,只能努力的让自己快点勃起。
      我和小静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阴茎已经硬的差不多了,我赶快坐起来,跪到小静的两腿间,小静拔出自己阴道裏的两根手指,看着上面的白浆,一边看着我一边把手指递到嘴边,伸出可爱的舌尖,舔了舔。我不知道她尝了自己的味道是什么感觉,可我的阴茎却又硬了一分。
      我双手抬起小静的双腿,把龟头顶在小静阴道口的小凹坑上,小静却艰难的撑起上身,把那只刚才自己舔过的手指递到我嘴边,随着我的慢慢用力把阴茎插入小静的阴道,小静却把她带着味道的手指插到了我的嘴裏,一股淡淡的鹹味在我嘴裏蔓延开来,胯下的阴茎却一点点体会着小静阴道裏的湿滑与温暖。
       小静刚才的“预热”非常管用,阴道已经没有昨晚那么窄紧,也润滑了很多,我的抽插也顺畅了很多,我双手架起小静穿着黑丝的双腿,开始慢慢的抽插。
       阴茎插进去后,我终于有时间仔细观察小静腿上的黑丝了。说实话,小静穿着文洁的黑丝,其实显得有些不太合适,小静的腿对于文洁的黑丝来说有些细了,根本撑不起来,可这样的黑丝却在性感中带了一丝鬆散的慵懒。小静配合我抽插的动作还显得有些青涩和僵硬,一个稚嫩的女孩,非要向你展示她从不具有的成熟风韵,我有些想笑,又有些感动。
       我一边抽插一边抓住小静那不知该放在哪里的的玉足,将自己的鼻子埋在嫩红的脚趾缝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带着丝丝酸意的清新味道充盈鼻腔,我动情的舔了舔,受到刺激的嫩滑脚趾微微蜷缩,抓住了我的舌尖。我索性继续伸直舌尖,插进脚趾缝裏来回抽插了几下,丝袜的质感加上有些紧凑的脚趾,与我们现在的欢爱动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小静的脚趾受不了刺激,缓缓的张开,像极了被黑纱罩住的娇嫩莲瓣。
     随着我慢慢加深的抽插动作,我们的快感悄悄转移,小静纤细的脚踝带着白嫩的玉足像是蒙着黑纱的风铃,随着我的冲击,一颤一颤的响着小静悦耳的呻吟声。
      每一下我都务必到底,儘量在路过G点时研磨一下,虽然阴茎没有特别硬,可我还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取悦小静。
     看着小静在我的抽插裏高吟低唱,我征服感爆发。我一把扯掉已经挂在小静脚尖上的黑丝,抓着小静的玉足,一口就把小静的半只脚都含到嘴裏,随着用力的抽插,舌头也不停的在嘴裏舔着在我嘴裏无处可逃的滑嫩脚趾,小静的快感由于这额外的刺激一下就抖了起来,我抓起小静的另外一只脚,递到小静的嘴边,一脸春意盎然的小静,带着一丝丝稚嫩的媚意,从我手中接过自己的脚,有点费力的放到自己的嘴边,在我炙热目光的催促下,小静把带着丝袜的大拇脚趾也含到嘴裏,动情的舔了起来,这一下就点燃了我的浴火,我终于忍不住大力抽插了十几下,发出低吼準备射精!
      “卡啦”一声,家裏的大门打开,文洁提着大包小包的进到家裏来,看着静止在那裏的我和小静有些愣神。文洁最先反应过来,赶快关上门,趿拉上拖鞋就走到沙发边上,看着结合在一起的我和小静。
      我嘴裏含着小静的半只脚,小静掰着自己穿着黑丝的玉足含着自己的脚趾,我们一动没动,文洁好像适应了这样的情形,平静的问道「诶?怎么停了?继续啊,要我帮忙吗?」
    小静一点点抽出我含在嘴裏的玉足,放开自己穿着黑丝的脚,一点点抬起自己的屁股,果然,我已经彻底软了的阴茎从小静的阴道裏滑了出来,小静有些哭丧着脸看着文洁。
      文洁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道「啊?我进来打断你们了?」
      小静脸上的晕红还没有褪下去,有点生气的道「妈妈赔我!」
      文洁也有点无奈—我也不知道你俩在家做啊。文洁只好安慰道「好啦,好啦,静静等等妈妈,妈妈马上回来帮你!」
      文洁站起来去卫生间了洗手,换了衣服,重新来到沙发边,看着我软了的阴茎,先用手撸了一会,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文洁也没在意我阴茎上粘的东西,一口含在嘴裏,吞吐起来。舌尖用力的挑动着龟头,十分用心的口交,可随着文洁的努力,文洁也慢慢意识到了问题,吐出阴茎,和小静说道「静静,你去舔一下爸爸的乳头,快。」
     小静一听也顾不上了,立刻爬过来,一口就含住我的乳头,舌尖绕着我的乳头舔了起来,文洁也继续吞吐着我的阴茎,在我惊奇的目光裏,阴茎只轻轻的抬了一下头,就没有了任何反应,然后在文洁和小静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软。
      十分钟后,两人一起放弃了,文洁一脸愧疚,小静一脸失望,我一脸懵逼,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一家人都沉默了,我和小静去洗了洗,文洁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我坐在文洁身边,拍了拍文洁的肩膀安慰道「老婆,我可能有点累,应该不是你打断才产生的问题的,别这样啦!」
      小静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腿,把头埋在膝盖裏,我站起身走过去,拍了拍小静,想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来。
      我想了想现在的情况,去书房打开电脑。现在情况不明朗,我得抓紧时间把玩具买回来。
      现在我买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怎么在意价格,凡是我能想到的,看到的情趣玩具,都捡好的、贵的买了一圈,下单之后我浑身无力的仰在椅子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屋顶,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空想。
      生活就是这样,你终究还是会被现实裏的一些东西所扰动,让你过的不舒心,不痛快,哪怕你已经解决了大多数人都没解决的问题。可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文洁买回来的一包东西裏把菜挑出来,拿到厨房,开始準备午餐。
        我把山药小心的刮皮切成块,和洗好的排骨放在一起,加上两片姜,倒上一点点料酒,加上纯净水,放到电压力锅裏炖上。
       切了一点青椒和五花肉,拍好大蒜,把茄子洗乾净,开始切丝。茄子在菜板上一点点变成筷子粗细均匀的丝,我身后一声轻响,我放下菜刀转身,一个纤细的身影扑到我怀裏,力量有些大,沖的我一晃,接着文洁从右边也抱住我,两个人一起把脑袋贴在我的怀裏。
        感受着两个人不同的情绪,我一只手搂着文洁,一只手抱了抱小静的脑袋,低声安慰两人道「从上次的事情我就已经找到了幸福的意义,我们一家人能安心的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我们不是已经这样了么?剩下的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没有那么重要的。」我边说着边拍了拍两人。
       估计是回想到了那个晚上的情形,文洁抬起头来有些害怕的看着我,小静用力的抱了抱我的腰,抬起头来眼睛裏也泪濛濛的。
        我给了两个人一个温暖的微笑,轻声说道「我们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吗?」
       文洁和小静重新把头埋在我怀裏,低声答应道「嗯!」
      我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好啦,好啦,我要做饭啦,你俩要来帮忙吗?」
      两个人的心情不可能转换的那么快,不过还是一起答应道“好!”,“嗯!”。
      可能是事故之后心态的变化吧,现在我跟着网路上的教程,做的菜已经越来越像模像样了,文洁也乐得清闲,小静每次都特别卖面子的说“好吃”。两个人的鼓励让我喜欢上了做饭,看着文洁和小静开心吃饭的样子。
幸福,从来都可以这么简单,这么满足。
      下午刚到公司,还没坐下老张就过来到我身边,低声笑骂道「嘿,你这算盘打的可以啊,一顿烧烤,一天不来。我又替你忙了小半天,下次我得小心,不能再中了你的“计”了。」
      我安慰道「老张,你看,活是永远干不完的,而我们能享受生活,就儘量享受一下生活,好好珍惜眼前的东西,不好吗?」
     老张气道「呦,这几个月不见,变哲学家了?别的我不知道,这些你弄不完,月底咱俩都得扣奖金,我儿子的辅导费你给我出啊,啊?!」
      好吧,男人向生活低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打开箱子,开始继续昨天没弄完的事情。
      人一忙碌起来,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嗡嗡嗡,我一看,是文洁的电话。
「喂?老婆?」我接起电话
「老公,怎么忙起来就不饿了,是么?」文洁埋怨道
「啊?哦!我马上,马上就回家。」我看了看表赶快说道
「嗯,快点回来吧,记得打车回来哦。」文洁嘱咐道。
「好!」我答应道。
          这些事情还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忙完的,就只能先忙成这样吧,看着空蕩蕩的公司,我锁上门,下楼打车回家了。
      回到家裏,文洁和小静都坐在餐桌上等着我,我一看,埋怨道「你俩等我干嘛啊?老婆,你等就算了,静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让静静饿着等我啊。」
      文洁一边迎过来一边说道「我让静静先吃啦,她说她还不是很饿,就非要等你一起回来吃饭。」
         我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文洁,去卫生间洗了手,摸了摸小静的头,等文洁也坐下,说道「都饿了,赶紧吃饭吧。」
       晚上文洁烧的鱼,味道很不错,
「老公,你现在上班,万一遇到雨天什么的,不方便,我们买辆车吧?」文洁试探着问我。「嗯~,好啊,不过不用买很好的,差不多就可以了。」我犹豫一下答应道。
「那找个休息我们一起去看看车吧?」文洁高兴的说道。
「嗯,好!」我答应道。
       本来被搁置的购车计画,在我一番曲折的经历后,居然又回到了我的身边,生活还真是充满了你见不到的转折和坎坷。
     晚上,一家人都躺在床上,小静还是躺在我和文洁中间。昨天晚上的美好时光不时的闪现在我的脑海裏,我对于自己的情况也不太了解,看来腰部的恢复,还真是个难以预料和推测的过程。
      小静有些不甘心,翻个身趴到我怀裏,膝盖轻轻的摩擦着我微微鼓起的裆部,文洁看到之后也翻过身,头悄悄的凑到小静耳边轻轻说道「静静,在爸爸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的时候我们观察观察吧,别再给爸爸压力,没准几天过后就好了,到时候妈妈帮你好不好?」
      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小静还是答应道「好吧。」我也安慰道「等爸爸好了,把你俩都送上天,好不好?」
     结果母女二人都给我个白眼。好吧,我确实有点吹牛了。我心裏嘀咕着“不过如果我好了,不试试你俩怎么知道我不行?哼,到时候你俩别求饶!”我恶狠狠的看了她娘俩一眼,翻个身,睡觉!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