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触手君
字数:8856

  入夜、看着身侧无人的软塌,逍遥想着自己的妻子赵灵儿自天亮就已经不见
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是隐约间在期待着什么。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迷糊间已经是睡去的逍遥耳朵十分灵敏地听见门外传来
些许动静。

  「相公~ 在这等我一下,嗯~ 别乱摸!讨厌……等我把鞋子脱了先,好了…
…我们可以开始了……哈啊……相公……呜嗯……快点进来吧人家下面痒死了…
…好大啊!咕呜……嗯嗯嗯!!!」就在逍遥将眼睛慢慢睁开后,门外灵儿那从
未在他面前所表现过的淫媚语气不断传入逍遥的耳朵里,转过身只见那逍遥睡前
确定过合上的门不知不觉已经被人打开了不小的缝隙,在那外边透进的明亮月光
之中,两只放在亵裤蓝色的布鞋正摆放在门内,那刚脱下还留着热气的布鞋深深
吸引住了逍遥的目光,鞋内那一双白色泛湿的短袜更是让逍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小骚货!下面都湿成这样了,真没想到出来打个酒居然还能碰见这么清秀
的美人主动送上门来求肏,啧……口活真不错,你这小骚货得给多少人舔过肉棒
才练出这种口活的啊?」就在逍遥注意力全都被灵儿脱下的紧身衣物所吸引之际,
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瞬间就让他整个人弹了起来,坐在床上眼睛望着那半遮的木
门,忍不住集中注意力用耳朵去听,甚至都能听见外边那嘴巴为肉棒口交舔吸所
发出的水声。

  颤抖着身子,兴奋到极点的逍遥慢慢爬了起来,脱掉了全身的衣物赤裸着走
下了床,只见肉棒高高挺立的他蹑手蹑脚地就像贼一样偷偷溜到了门旁,躲在阴
影的后面慢慢蹲了下去,看着面前灵儿的衣物闻着空气中那股淡淡的淫骚味,和
灵儿鞋子的足臭整个人愈发的兴奋,不断颤抖着一副面红耳赤的模样,嘴巴微微
张开缓慢吐出炽热的喘息来。

  听着门外那淫靡的水声,逍遥立马就脑补出自己那美丽动人的妻子赵灵儿跪
在陌生男人面前帮那奸夫口交的样子,脑中那画面一时间让逍遥气血上涌,胯下
那根兴奋无比的肉棒更是硬的一阵生疼,让逍遥忍不住就伸手去取灵儿的衣物和
鞋子,然而就在他激动颤抖的手指快要摸到地上的衣物之时,想到了什么的逍遥
突然奴性大发,从本来的蹲姿变成双腿跪立在地上,面朝着灵儿脱下来的鞋子,
肉棒一抖一抖地不断流出黏黏的液体出来就好像给赵灵儿双鞋致敬一般。

  此刻门外,跪在地上口含奸夫肉棒的灵儿腮帮子鼓鼓的,和平日在逍遥面前
那副模样不同,脸部十分清秀的她少见地给自己化上了装,淡粉的樱唇如今变得
丹红,本该灵动的双眼如今不再清澈,弯曲的眼眉下那蓝色的双目在夜色照耀下
透出说不尽的媚意,卖力地为口中那根肮脏腥臭的肉棒口交着,灵儿很是细心地
用舌头认真清理干净上面的污垢,故意发出滋滋作响咕啾咕啾的水声好让里面的
逍遥听见。

  随着眼角瞧见那放在门口的衣物被一只无比熟悉的手快速拿走,灵儿淫荡地
笑着慢慢吐出了肉棒用朱唇亲吻着奸夫的肉棒,发出一声声响亮的声音出来,随
后用十分妩媚地语气拉长着说道「相公……快要人家身子嘛……要痒死了……」

  门内,逍遥刚拾起灵儿鞋子就听见那亲吻所发出的声音,让他一下子心中的
邪火窜上了脑门,想都没想就用手指捏住鞋中灵儿穿了一天刚脱下湿漉漉的袜子,
放在鼻子前贪婪地吸取着,闻着袜子所散发出灵儿特有足臭与汗臭整个人狂颤不
已,脑袋里幻想着灵儿用一副看垃圾一样鄙夷嫌弃厌恶的眼神,抬起脚用她那只
另自己深爱无比的娇嫩淫足踩在脸上羞辱自己,整个人兴奋到了极点肉棒更是暴
涨着青筋,随着脑内的幻想让自己更为之兴奋,逍遥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抓起了
灵儿的亵裤,将那包裹私处的位置翻了出来,只见上面还沾着大片黏黏的淫水,
凑近一闻一股无比淫骚的媚香立马就涌进了逍遥的鼻腔里,在逍遥的影响下越来
越淫荡骚贱的灵儿身体甚至比娼妓还要敏感放荡,只不过是多日没有去找野男人
灵儿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邪火,逍遥甚至可以想象对方走在大街上看着路过的男
人发情流水弄得亵裤都湿了的场景。

  轮流呼吸着灵儿亵裤上骚穴发情流出的淫荡媚香淫水味道,和袜子上淫足故
意用内功催发出汗悟出的足臭和汗臭味,逍遥的耳朵还不忘认真窥听门外灵儿与
奸夫调情那不要脸的淫荡话语,随着一阵窗户被推开的声音响起,立马逍遥面前
那透进来的月光变得更加的明亮了,同时两道漆黑的人影也被照了出来,正缠绵
在一块身形娇小的那一个正赫然紧紧抱着那高大的人影。

  望着地上那粗大的肉棒倒影,逍遥紧紧盯着灵儿手部的倒影就这么抓了过去,
然后整个人做出转身的动作,修长的两条美腿站在外边那张为回家与奸夫通奸而
新置办的大床上,抬高着屁股不断摇晃已经是一副饥渴难耐乞求对方插入的淫贱
模样。

  「啊嗯……相公……快插进来吧!灵儿已经要忍不住了……呜嗯……快用相
公又粗又长的肉棒插进灵儿流水的骚穴里把灵儿干死吧!!」随着门外传来一阵
让逍遥瞪大双眼握紧拳头的媚骚声音,知道自己的妻子就要被野男人插入享用的
他一瞬间在绿帽癖的影响下再也是忍不住,手抓着灵儿湿热的臭袜子然后捂住自
己兴奋到极点的肉棒,等候着外面的动静准备撸动。

  而就在逍遥也忍不住想要听自己妻子被干而自慰之际,外面灵儿已经完全做
好了准备两手扶着墙身体伏低着,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大大张开着,踮起脚把挺翘
的屁股抬高送到奸夫的肉棒前。

  「啪!小骚货看我不干死你!!」

  「啊嗯……讨厌……呃啊……相公的肉棒……哈啊……太大了……呜嗯……
慢…慢点啊!灵儿的骚穴好舒服啊……噫啊……」随着奸夫拍了拍灵儿那欠肏的
肉臀,抓住灵儿屁股掰开的他看着那流着水粉嫩动人极品骚穴,再也是忍不住也
懒得做其他的前戏,鹅蛋大黝黑的龟头就这么直接插进了灵儿水嫩的阴唇间,挤
开了那两瓣敏感的肉瓣撑开,被紧致到像是处女一样的骚穴口箍着肉棒,一点点
插入着在灵儿紧的不像话完全不像是被数百男人享用过的淫贱骚穴里潜进着,分
开灵儿的身体摊平里面的褶皱直到破开了淫肉重重阻挠,直直顶在那个像小嘴一
样吸在龟头上的子宫口才停下。

  「嘶……小骚货!下面还真是紧啊,又湿又热还会自己吸真是捡到宝了!」
随着肉棒一插到底,双手抓着灵儿屁股的奸夫感受着肉棒那美妙到无法言语的触
感忍不住赞叹几声,却不曾想被里面的逍遥听见后,后者抓着袜子疯狂撸着那根
兴奋到极点的肉棒已经快要射精了,听着自己妻子被野男人干所发出的淫骚呻吟
声,以及奸夫对灵儿身体的描述,这些声音就像是长矛一样直接扎穿了逍遥的绿
帽癖,整个人贱到了极点,居然一边抓着灵儿脱下来的鞋子不断呼吸,一边撸动
他那根不给他戴绿帽就硬不起来的废物肉棒,对准着灵儿的另一只鞋就这么射了
出来,大量浓厚到不像话不知多久没有射过精的精液打在灵儿蓝色的布鞋上,那
随风飘出来被灵儿闻到的腥臭精液味,让后者在被奸夫干得连站都站不稳的情况
下,用极其鄙夷厌恶且嫌弃的表情和眼神转头看向了那半遮半掩的门,嘴巴张合
了几下看嘴型赫然说着「逍遥哥哥真是又贱又没用啊!」

  「呜嗯……相公!哈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咕……灵儿的骚穴要被
相公干坏了……好粗好热灵儿下面已经变成相公的形状了……噫啊啊啊啊……不
要顶那里啊!要高潮了……呜呜呜……」随着灵儿脸上又恢复到勾引奸夫那副淫
骚痴媚的模样,再次呻吟浪叫起来的她已经懒得去管屋内的逍遥,许久没有出去
找野男人的她早就饥渴的不行,如今那还有心思管屋内逍遥的死活,能把亵裤鞋
子还有袜子放在门口给他撸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关爱了。

  扶着墙,纵使灵儿已经体验过不下百人的肉棒,但像这次这般如此粗大有力
而且还富有技巧的完美肉棒还是第一次体验,淫荡的身体不过是被对方肏了几十
下,骚穴就已经热得不像话,特别是那最为敏感且柔软的花心,被坚硬硕大的龟
头顶撞着又痒又麻,让子宫和腰发酸着整个人就好像要升天一般,如此甜腻的快
感让灵儿的脸露出一副即痛苦又享受的表情出来,那灵动的双眼不断向上翻去,
额头鼻尖满是细密的香汗,发出声声淫骚浪叫的嘴巴不断喘息着吐出炽热的空气。

  「哈啊……相公好厉害啊……灵儿……呃啊……灵儿要去……呜嗯……快点!
再插深一点……灵儿要不行了……哈啊……噫哦哦哦哦!!!」随着奸夫越干越
起劲,今天状态特别好身体发情十分严重的灵儿很快就在忘我的快感中彻底忘掉
了逍遥的存在,在那舒爽的快感侵扰之下,灵儿踮起的双腿发软着不断打颤,紧
致的骚穴越吸越紧,里面层层叠绕的褶皱不断蠕动着紧紧夹住奸夫肉棒上,听见
灵儿那媚骚的浪叫声,奸夫还突然双手大力握紧了灵儿的细腰,用尽看家本领快
速挺动着腰部,肉棒一下下在「啪啪啪」响亮的撞击声中,肉臀被奸夫不断冲撞
的灵儿再也是忍不住,被肏的花枝乱颤整个人突然一紧浑身发抖着,骚穴喷涌出
一股又一股炽热粘稠的淫水出来,在高潮中露出一副失神的高潮脸出来疯狂地浪
叫着,声音就像是重锤一样砸在逍遥的理智之上。

  听着灵儿被奸夫干到高潮的浪叫声,明明自己才是对方的相公却躲在这种地
方拿灵儿脱下来的衣物自慰就算了,逍遥还要听着灵儿那个淫荡的小婊子用十分
传神的声音在外边对奸夫一口一个相公的浪叫着,一点脸面都不要,然而说不尽
的屈辱感却是让逍遥愈发的亢奋,那根前不久才射过的肉棒居然因自己的妻子被
人干到高潮听着她浪叫,像是失禁一样喷出忍不住的精液,对着灵儿脱下来的鞋
子用湿漉漉的短袜撸着肉棒,一副低贱无比的姿态躲在门后发泄内心扭曲的欲望。

  看着地面上两人缠绵的倒影,随着灵儿已经是高潮了一次,即使隔着一扇门
逍遥都能感觉灵儿变淫荡了许多,那开始主动摇晃起身体配合奸夫抽插的动作,
让逍遥才刚射精的肉棒迅速就恢复了精力,听着外面灵儿淫媚的娇喘声呻吟声,
逍遥竟然将那不断呼吸的臭短袜给塞进了口中品尝着,并且拿起了亵裤将包裹私
处位置那一滩湿润沾着散发淫荡媚香淫水的布料捂住鼻子上,幻想着自己此刻被
灵儿用屁股坐在脸上羞辱,不断沉重的呼吸着纵使肉棒已经开始发麻了,手却依
旧在飞速地撸动。

  外面,早就将逍遥给抛至脑后的灵儿此刻正全心全意享受着奸夫的肉棒,已
经爽地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的她手用力抓着墙壁,在后入位的姿势加持下肉棒
每一下抽插都能直捣花心这个灵儿最为敏感的地方,并且随着两人的升温,被弄
得衣衫不整的灵儿行前那两个傲人的乳房正被奸夫抓着揉弄,在此等疯狂的压制
之下,灵儿身体就像是被对方给完全支配了一般,完全是被动承受奸夫肉棒进犯
的灵儿下体变得异常的糟糕,迷人的骚穴被搅拌成白沫的淫水包裹着,在夜色下
显得十分的淫荡。

  在灵儿身体的极品小穴服侍之下,向来金枪不倒的奸夫竟然感觉自己已经快
要忍不住射精了,看着身前这个弯腰承欢的小骚货,肉棒被灵儿骚穴吸得无比舒
服宛如魂都要被吸走一样的奸夫突然加速了起来,单手抓着灵儿纤细的腰部另一
只手对着灵儿挺翘的屁股用力拍打着,雪嫩软绵的屁股在手掌的拍打下发出着响
亮「啪啪啪」声留下个个红印,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灵儿本能地更加用力夹紧自己
那个不知吃过多少肉棒的骚穴,被奸夫射精前的冲刺干得无法自控,只能是高仰
起头不断摇晃嘴巴发出声声悠长的呻吟浪叫出来,在奸夫那强悍的肉棒下随着小
腹深处一热,居然直接又一次的高潮了。

  「呜嗯嗯嗯……慢点!慢点啊!又要去了……灵儿又要被相公肏到泄身了…
…呃啊……太深了……连生宝宝的地方都被顶到了……哈啊……咕!好热!!相
公的精液射精来了!!!好舒服啊……肚子暖暖的要怀上相公的宝宝了……噫啊
啊啊啊!!!」随着突如其来的内射中出,花心被猛地一烫的灵儿大声浪叫着,
在极乐快感里子宫口淫荡地打开了个小口将奸夫射在花心上的精液全部都吸了进
去,瞬间无比满足的快感让她享受地翻起白眼吐出舌头,在奸夫的肉棒下连着高
潮两次的身体洋溢着酥麻的快感。

  缓了许久之后,灵儿终于是和奸夫分了开来,随着那粗大的肉棒从灵儿娇小
的身体中拔出,后者却用力将奸夫给推到在了床上,而后熟练地骑坐了上去,两
腿夹着对方的身体,下体那淫荡不堪的骚穴对着奸夫那射完后反而胀大了一圈的
肉棒坐了下去,整个人爽到反弓起身子头高高仰起着发出一声舒爽的长叹出来。

  随着接连两次高潮的刺激,此刻灵儿体内的淫欲已经全面苏醒,对于她这个
已经淫荡到骨子里的骚货而言,前面那些只不过算是开胃菜罢了,转过头看着逍
遥门口那两人再次交合的倒影,灵儿媚笑了起来眼睛弯下去顶着那虚掩的木门,
宛如能透过那木门看清楚里边正跪在地上对着她鞋疯狂撸管射精的逍遥一样,媚
笑着随着灵儿主动扭起了纤腰在奸夫的身上不断起伏,响亮的交合水声间杂在灵
儿更加妖媚淫骚的呻吟声和娇喘声里响遍整个房子。

  「相公……人家的骚穴吸得你舒服吗?啊嗯……相公的肉棒实在是太厉害了
……不像我家那个啊……呵呵呵……好想就这么跟相公走算了这样以后每天都能
被相公的大肉棒肏了……呜嗯……」回过头,坏笑着的灵儿双手撑在奸夫的胸膛
上努力地夹紧着骚穴裹缠住肉棒,用尽力气吸着屁股不断抬起有落下,樱唇小嘴
似笑非笑地一边呻吟一边用挑逗意十足的语气向奸夫说着,但其实真是目标却是
里边那个听着她被人干而感到兴奋,对她鞋子撸管射精的绿帽癖逍遥,用言语刺
激里面那个快要兴奋到喊出来的无用「相公」

  「嘶……舒服!我还没见过有你这么厉害的女人呢,头一次有人能这么快就
让我射出来,不过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是有夫之妇?你家那个是什么意思?不会突
然有人冲进来吧!」躺在床上,奸夫享受着灵儿主动的服侍,听着对方那不明不
白的话语,奸夫不由地心一沉,毕竟要是被人发现和有夫之妇通奸的话是要被抓
去游街的。

  「呵呵……我确实是有夫之妇,不过相公你也不用担心,我现在这样都是我
家那个家伙主动求我的,想以前我还没成婚的时候那家伙别提多厉害了,每天都
要把我干得下不了床,可是啊自从我两越来越亲密到成婚,那个家伙就开始不行
了,一开始还要人家用脚才能让他硬起来,后来更是开始对我的鞋子袜子还有贴
身衣物这种东西发情,然后还慢慢地连用脚都不能让他硬起来了,还得要用内功
给脚催汗踩他脸上骂他,一边骂一边踩才能硬起来射精,最后来甚至还要我一边
说一些虚幻的出轨通奸之事,一边羞辱他他才能硬,可怜我成婚前天天被干都被
干得上瘾了,成婚后那个变态原形毕露后就没碰过我几次,弄得我欲求不满,然
后有天夜里这死家伙突然跪在我面前求我出去给野男人干,说只有那样他才能兴
奋,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居然这么变态,贱到绿帽癖已经入骨了求着自己的妻子去
给人干,然后我拗不过他就真的出去找野男人通奸了,没想到连我也上瘾了还越
陷越深。」

  听着灵儿那倾泻而出的心声,感觉到十分震惊的奸夫先是觉得不可思议,到
后来直接是淫笑起来,抓着灵儿胸前那两个柔软的乳房揉弄着,突然暴起将灵儿
给反压在身下,用手将她两腿掰开到身侧,整个人压在灵儿的身下,将对方娇小
的身躯压着肉棒瞬间在灵儿体内用尽了全力抽插起来。

  「小骚货!既然你和你那不要脸的相公都这么贱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今天不把你干死在床上我还没脸出这个屋了!」随着奸夫的话音一落,被压在身
下的灵儿立马就放开声音完全暴露自己痴女淫荡骚贱的本性,想到自己的相公就
在屋内听着自己和奸夫通奸,一时间整个人更加的兴奋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从灵儿的嘴巴喊了出来。

  听见门外灵儿居然将他的秘密全都给抖出来了,逍遥宛如宕机了一样呆滞住,
然而随着灵儿被压在身下猛肏而淫骚到极点的浪叫声响起,逍遥就立马被扭曲的
欲望所支配再也是管不了那么多疯狂地撸动起自己胯下那根射了满地精液的肉棒。

  不知过去了多久门外灵儿已经叫得嗓子都有些沙哑了,此时累得气喘吁吁的
奸夫又一次深深将精液射在灵儿那好像鼓起来的肚子里,然后终于是从灵儿的身
上起来,而反观身下一直被他猛干的灵儿,此刻虽然已经翻着白眼露出十分淫荡
的高潮脸,但毕竟是练武之人不过一会就已经缓了过来。

  随着门外想起了脚踩在地上的声音并越来越近,屋内看着地上一大滩白茫茫
精液不断喘气的逍遥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逍遥哥哥……不出来看一下我被野男人干的样子吗?你不是一直都想看一
下的吗怎么今天回来家里做你都不敢啊?」

  「灵儿……你好美啊!」随着门被灵儿完全的打开,还跪在地上的逍遥愕然
抬起头看着一脸坏笑的灵儿,在月光的照耀下此刻灵儿身上的衣物凌乱不堪根本
无法遮掩她诱人的娇躯,被猛干了快一个时辰的灵儿脸正潮红着,满是汗珠将不
少发丝都粘在了脸上,看着灵儿那满是淫液的私处,那已经合不拢的骚穴口被白
浆所笼罩着,一缩一合间那不知被奸夫射进去多少发的骚穴不断淌出黏腻的浓精
出来,此番淫靡放荡的模样让逍遥一下子就呆住,往日他只见过灵儿在外面寻欢
后穿上衣服回来的样子,又何曾直接见过这种场景下的灵儿。

  「逍遥哥哥!!!」看着面前着跪在地上一副贱样的逍遥,居然望着她被野
男人干完后凌乱不堪的样子说出她现在好美这种话,那根已经射了太多精液而疲
软下去的肉棒又一次充血抬起,彻底对逍遥失望了的灵儿咬着牙一字一字吐出着,
脸立马就黑了下去,在逍遥那激动的眼神注视下抬起了因踩在地上而有些脏的嫩
足,伸到逍遥的脸前熟练地用内功在自己的淫足上逼出细密的汗珠出来,立马就
引得逍遥什么都不顾就要张嘴去舔,然而下一刻随着脸上传来了熟悉被踩踏的感
觉,还不等逍遥去细细感受灵儿嫩足的美妙触感,对方就已经迅速地收回了脚,
并对着他那根灵儿不给他戴绿帽就硬不起来的肉棒踩了下去,瞬间就让逍遥被踩
得射了出来,那根在灵儿脚下连一秒都支撑不了的废物肉棒颤抖着将更多的精液
射在了地上的布鞋之上。

  「逍遥哥哥~ 看来你也就配对着灵儿的鞋子射精了呢,我都给你多少次机会
了怎么你一直都不悔改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从今天起以后我找野男人你就
在旁边看着撸吧!反正那是你最想看见的场景不是吗?」说着已经对逍遥彻底失
望了的灵儿拖着对方来到了床边,在奸夫那嘲弄的笑容下,灵儿双脚分别用力踩
在了逍遥的脸以及肉棒上,坐着床用力踩着逍遥已经射不出来的肉棒不断碾压宛
如要将其踩废一般,然后再也不去看逍遥就这么抬起头为奸夫的肉棒口交起来吮
吸着,一边服侍奸夫一边用脚踩狠狠着逍遥。

  第二天,就如昨日灵儿说的那般,这次灵儿与奸夫通奸之时真的带上了逍遥,
一回家随着灵儿一脚踹在了逍遥的肚子上,后者立马就顺势倒在了地上并迅速爬
了起来,跪立着以一副十分屈辱卑贱的姿态跪在灵儿的面前,望着坐在床上一副
玩味看着自己的灵儿,逍遥第一次发现灵儿居然如此的妖媚淫骚,不同于昔日那
熟悉的清秀纯洁如今的灵儿虽然外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化上了淡妆,但浑身
上下那股但是看着就已经让人忍不住沦陷的媚意深深吸引了逍遥的目光。

  就在刚刚灵儿与他逛街之时就是用她那灵动的双眸露出一副媚眼如丝勾引男
人的眼神出来,故意走着妖媚的步伐扭动着细腰和翘臀,故意在他面前勾引男人,
看得逍遥硬了一路若不是在外面恐怕已经跪下求着灵儿用淫足帮他踩射出来。

  卑贱地跪着,逍遥很快就脱掉了衣服露出下身那根挺立着的肉棒出来,虽然
此刻很想跪在在灵儿的脚边撸射出来,但因昨天他被灵儿要求除了与奸夫通奸是
灵儿想让他被羞辱地射出来外其他情况都不允许他碰自己的肉棒,然而眼下奸夫
还差一段时间才能到来,灵儿却是已经抬脚把她那只散发着足臭的脚凑到逍遥的
嘴边。

  「逍遥哥哥……真是变态啊,难道看着灵儿勾引男人就这么开心兴奋吗?你
看看你那根东西都已经硬到青筋都起来了,呵……请吧~ 用你的嘴帮我把鞋子脱
掉然后舔干净!不然以后都不要想对我的脚或者是鞋子射精了!」看着逍遥那一
副低贱的姿态,灵儿用极其嫌弃鄙夷的眼神望向他那根因为妻子给他戴绿帽而兴
奋到无可救药的废物肉棒,忍不住在逍遥动起来前,运用更多的内力逼入双足,
流出更多味道浓厚的汗液出来,饶有兴致地看着逍遥十分听话地张开嘴咬住她的
蓝色布鞋,用嘴将鞋子给咬住扯下。

  望着眼前那只穿着白色泛湿短袜的淫足,专属于灵儿那股浓厚的味道让逍遥
没有半分嫌弃反而是十分开心地含住了灵儿的足尖,用嘴巴与舌头吮吸舔舐着灵
儿那只还穿着袜子被散发着足臭汗臭的汗液弄到整个人都兴奋到颤抖不已,吃着
口中那股比往日浓厚许多的味道,逍遥小心地咬住了袜尖慢慢将短袜给扯了下去,
而后十分懂事地仰头等候着灵儿的恩赐。

  「死变态……居然要让我被那些恶心的男人干,踩死你!踩死你!!踩死你!!!
废物逍遥哥哥,舔!不把我舔舒服了待会就把你给绑起来吊在门口让大家看看你
这幅贱样!」看着逍遥那副恶心的模样,还是感觉很不爽的灵儿猛地用力踩在对
方的脸上,软嫩的淫足汗津津的就这么左右碾压着逍遥的脸,然而后者却听着灵
儿的辱骂羞辱而愈发兴奋,特别是听到让他舔足后立马就张开了嘴,伸着舌头舔
舐起灵儿柔弱无骨的足心,扫动着将对方足下那充满足臭、汗臭与雌香的汗液吃
进口中,整个人跪在地上不断颤抖着胯下肉棒更是忍不住兴奋而上下跳动,流着
腥臭的前列腺液已然是一副随时都可能射出来的样子。

  看着逍遥那根单单被自己辱骂和用淫足还有足臭羞辱就已经兴奋到快要射精
的恶心肉棒,灵儿眼神里愈发的鄙夷厌恶还有嫌弃,咬着牙已经不想多说什么的
灵儿用那只还穿着鞋的脚伸到了逍遥的胯下,对着那根快要忍不住射精的肉棒用
力踩了下去,用粗糙且肮脏的鞋底一下下践踏着,一副宛若跟肉棒有仇的样子。

  「逍遥哥哥~ 你要是敢在我被干之前射出来的话,我马上就把你这根没用的
东西给彻底废掉!然后和奸夫走,呵呵……很痛很难受吗?逍遥哥哥啊待会还有
更难受的呢,哈哈哈……」

  不知被灵儿用脚踩着羞辱玩弄了有多久,等到逍遥被踢倒在地上之时,肉棒
都快憋爆的他终于是看见奸夫推门进来了,看着灵儿那前一刻满是嫌弃鄙夷厌恶
的脸如变脸一般瞬间就挂满了媚意,看着灵儿主动起身用谄媚的笑容迎上去贴在
奸夫的身上,撒娇似的一副淫贱痴媚到极点的样子,媚眼如丝般盯着奸夫裤子那
被肉棒顶起的鼓包,柔弱无骨的手更是直接探进其中抓住,说着不堪入耳的污言
秽语,活生生一个春楼里卖淫娼妓的作态,将奸夫给引到了床上和对方缠绵在了
一块。

  随着耳边响起肉体碰撞所发出的「啪啪」声和灵儿被奸夫干得死去活来的浪
叫声,躺在地上的逍遥嘴巴里塞着灵儿穿了一整天的袜子,那刚脱下的蓝色布鞋
正扣在他的口鼻之上,就在他的身侧正被奸夫抱在怀中猛干的灵儿不断呻吟浪叫
着,用那灵活的双足踩着逍遥的肉棒,一会踩踏一会撸动有时更甚至是踢踹着逍
遥的肉棒,用极为熟练的足交技巧死死管控住逍遥那根完全沦为她玩具的肉棒,
射精与否都只在灵儿一念之间。 好多年没有见到仙一的同人了,上一次见到貌似还是老狼的《仙剑虐侠传》,一个赞支持楼主 看到是仙剑一的同人我还以为是过去的老文章呢,没想到是新来的,而且这个赵灵儿好像还是少有的游戏版(特征蓝眼睛),仙剑同人好像大多都是电视剧版的,不过这个篇幅有点短,玩法也比较少,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不过后面都没有标注序号,估计没有了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