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异界生活NTR同人】(间章)佩特拉新人女仆的第一次夜晚工作(被迫)【作者:popote】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popote
字数:10802

        佩特拉新人女仆的第一次夜晚工作(被迫)

  「斯巴鲁斯巴鲁,还有什么佩特拉可以做的吗?」

  身材娇小年仅十四岁的可爱萝莉少女佩特拉,来到罗兹瓦尔的宅邸已经一个
周了。

  红色的蝴蝶结将佩特拉一头可爱的茶色短发束拢在一起,白皙粉嫩的脸蛋下
是纤细的脖颈,黑白女仆裙的边角能够盖住她粉白的香肩,但胸部以上的白色雪
原搭配着胳膊上臂边缘的白色轮廓,依然能够瞬间瓦解成年男人对少女萝莉的抵
抗力。

  黑白相间的中筒式女仆裙凸显着女孩的俏皮与可爱,纤细的嫩腿被白丝和黑
色小皮鞋包裹着,时不时能够从衣裙和白色的边缘看到那若隐若现粉红的绝对领
域。

  就像佩特拉一直以来坚信并奉行的,她一直将自己打扮得可可爱爱,能够得
到大多数人的喜欢。

  但这个时候的佩特拉已经明白,人们原谅自己一些恶作剧一样的过失行为,
并不是因为自己可爱,而是大人和同伴的宽容。拥有未来成为裁缝的梦想和想要
嫁给一个温柔人梦想的少女,看着斯巴鲁的眼神中都是星星。因为对佩特拉来说,
斯巴鲁哥哥就是改变了她生命轨迹的那个人,所以早晨当做完所有的正式杂务,
佩特拉就来粘斯巴鲁了。

  而此时正在床上,不知道做些什么的斯巴鲁看见佩特拉进来的时候,慌乱的
提上了自己的裤子。

  佩特拉愣了一下,然后脸飞速的红了起来,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头低垂下去。

  糟糕,太糟糕了,竟然碰见斯巴鲁哥哥在做这种事情,刚刚的那个就是斯巴
鲁哥哥的肉棒吗……男孩子的肉棒都是那个尺寸的吗?果然和村子里的孩子们是
一样大小的呢……

  聪明的佩特拉立刻意识到斯巴鲁在做的事情。同村的小孩子也说过,成年男
人会有自己在被子里打飞机的习惯,没想到斯巴鲁竟然也有。

  而且佩特拉也听说过,女仆有的时候要为了自己的主人献上自己的忠诚和服
侍的,情窦初开的少女萝莉在某些个寂寞的夜晚也有呼唤着斯巴鲁的名字做一些
难以启齿的事情。

  但现在,佩特拉有些慌乱和脸红,急忙解释道:「那个,对不起斯巴鲁哥哥,
我,我,对不起……我看门是开的,所以…」

  而这个时候斯巴鲁的被子里似乎有什么在鼓动,一个眼神略显慵懒,头发红
色的可爱女孩从斯巴鲁的被子里钻了出来。

  拉姆的薄唇还含着什么,里面白浊的液体在拉姆隔着薄膜的舌头挑动下不断
滚动。

  「拉姆小姐竟然也在这里!斯巴鲁哥哥,我,我……」

  「那个佩特拉你听我解释…」

  「对,对不起,打扰了!」

  眼前的这种情况让想要在斯巴鲁身上得到温柔对待的佩特拉遭受的重大打击,
一个女孩钻在男生的被子里还能发生什么事情呀!

  看着慌张离开的佩特拉,斯巴鲁知道自己又做了一个难以解释的事情。

  而此时的拉姆正用自己纤白的手指捏着斯巴鲁那根在裤子里像牙签一样掀起
了肉棒,笑着说道

  「看来佩特拉好像误会了什么呢,不过如果斯巴鲁愿意将这个东西给佩特拉
看一看的话,她应该也就不会有什么误会了吧,毕竟像这么小的东西,可没有女
生会喜欢的…」

  「早晨的拉姆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呢,昨天到底是谁一直喊着舒服…」

  「笨蛋,巴鲁斯是笨蛋吗?……舒服,舒服肯定是对那些接受侍奉的大人们
说的,巴鲁斯只不过是混在里面的一个和拉姆偷情的变态而已…等我们的孩子出
生,你还是好好想想和爱蜜莉雅大人和雷姆交代的理由吧,而且…」

  拉姆将自己的短发整理好,从满是精液袋子的堆叠里取出了自己的女仆衣服,
在斯巴鲁面前慢慢换上。

  「那个孩子应该也要进入正式的女仆训练了,接受这样的事情是早晚的事情,
你可要做好准备哦…」

  一个人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在走廊上,佩特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自己的心
情,靠着墙,慢慢滑落身体,抱着自己的小腿缩成一团,旁边的扫把跌倒了都没
有去扶,因为看到了那些事情,佩特拉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说被子里的是雷姆或者是爱蜜莉雅小姐,佩特拉都能够接受,但怎么会
是拉姆小姐呢?…而就在这个时候,隔壁房间里忽然传出了一些带着喘息一样的
声音,好像是蕾姆小姐的声音。

  佩特拉有些恍惚,自己平时是被教导不可以擅自来到这里的,罗兹瓦尔宅邸
的三楼似乎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但是因为刚刚自己出神了太久,一不小心……

  「蕾姆,蕾姆小姐你在里面吗?发生了什么吗?」

  「啊,啊,佩,佩特拉?等一下……你……啊,我,我没事的,我在这里收
拾一些东西…啊嗯……」

  佩特拉眨了眨眼睛,从雷姆喘息的声音里可以分辨出现,蕾姆一定收拾的相
当的累吧?

  那么现在正是展现出自己作为一个后辈可靠能力的时候了!

  可是一想到拉姆和斯巴鲁在偷情,佩特拉就对雷姆小姐觉得有些可怜,大概
是同样对憧憬的人失望有些感同身受……

  「那个我帮你吧雷姆小姐!听你的声音似乎有些累呢?」

  「啊,不用,千万,千万不要进来,那个我自己可以的,嗯,不要,不,佩
特拉还不可以进来,这边,啊啊,就都交给蕾姆好了,蕾姆,啊,可以的,呜呜
呜呜,进去里面最里面了,佩特拉你去2 楼吧,上午的话就不要再来3 楼这边了,
因为不可以,还不可以啊啊……等一下,再里面的话…唔唔唔……」

  「里面的话?」佩特拉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蕾姆小姐的声音,自己变得有些
紧张和心跳加速起来,蕾姆小姐也太努力了吧?喘息的声音好大,甚至有些……
有些色情了……

  「啊,我是说这里面有很多灰,我需要好好的去清理才行…唔唔唔,太大了,
不,不,太多了,唔唔唔……」

  佩特拉觉得蕾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那呼吸的声音好像就隔着门板一样,房
间内似乎有什么撞击的声音,砰砰的非常有节奏。

  而且每一次撞击声响起的时候,雷姆小姐的嘴唇里都会发出啊啊呀呀的声音,
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作为后辈女仆,听前辈的话也是应该的。

  一个上午,佩特拉都没有再来3 楼的位置。

  夜晚,也许是小女孩的情窦初开在作怪,已经换上一身粉红色睡衣的佩特拉
在自己的小床上蜷缩着,辗转难眠。

  她的呼吸声渐渐变得急促,一只白皙的小手夹在自己的双腿中央,而另外一
只则勾挑着自己的嘴唇,将食指勾动着自己的舌头,渐渐的吮吸了起来。

  白天在斯巴鲁房间里看到的那一幕,已经让佩特拉身体燥热了整整一天,如
果斯巴鲁哥哥真的喜欢一些事情的话,那么自己应该也能做到吧?

  她蜷缩的身体慢慢舒展开来,翻了一个身,用白嫩的幼脚蹬掉了盖在身上的
被子。

  佩特拉如同绿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渐渐迷离的睁开,她用自己的牙齿轻轻咬
着自己的食指,舌头卷着食指的前端吮吸了起来。

  两条可爱的嫩腿慢慢弯曲,大腿的部分合拢,小腿的部分分开。

  她的心跳逐渐越来越快,如果现在有人突然打开佩特拉的房间,就能看到这
个14岁的少女萝莉在床上一个人偷偷自慰的模样。

  纯白色的萝莉睡裙被缓缓掀开,佩特拉的嘴唇嘤嘤了一声,羞红的脸缓缓侧
了过去。

  「不,不要?…」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保持着佩特拉的理智,但佩特拉的身体却已经无比的燥热,
少女的初次春动让她的身体变得敏感。那蠕动在自己双腿之间的手掌慢慢滑向了
那代表着少女秘密和神秘的私处地带。

  「斯巴鲁哥哥…」现在的佩特拉似乎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两条雪白的嫩族,
紧张的弓起,纤细的嫩腿随着身体和情绪的起伏慢慢打开了进入深处的缝隙,沾
着不明湿润液体的手指摩擦着那稚嫩幼软的白色缝隙。

  佩特拉的眼睛立刻瞪大了起来,身体触电一样的在床上一阵痉挛,她双眼迷
离的看着自己的下体,明明已经有过一次类似高潮的感觉,可是她的身体却更加
的敏感,更加的想要男人的疼爱。

  佩特拉赌气一样裹紧了自己的身体,这一切都要怪斯巴鲁哥哥让自己看见了
那么羞耻的画面。

  「不行不行,快点睡吧,明天起来还要工作呢!」

  因为是初次进入罗兹瓦尔的府邸,现在还在试用期的女仆佩特拉没有被安排
那么多工作。在晚宴之后完成浴室的打扫,就可以安排自己的时间和休息。在休
息的时间里,罗兹瓦尔和雷姆她们为佩特拉安排了很多学习的内容,想要成为领
主大人家里的女仆拥有相当的学识,可是非常重要的。

  像这样的女仆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拥有战斗能力的女仆,第二种就是像佩
特拉这样的女仆,等到时机成熟罗兹瓦尔还准备让佩特拉学习一些能够自保和平
常使用的魔法。

  也许是因为没有目的的自慰让佩特拉的身体代谢加快,女孩想要去上厕所。
披上自己的外衣,佩特拉走夜深的走廊上,却忽然看见在转角的位置,穿着女仆
服的拉姆微笑着走向一个不是她房间的方向。

  「等等拉姆小姐要去哪里?!难道难道就是要去和斯巴鲁哥哥?…」

  这一刻,斯巴鲁躺在床上,而拉姆主动跨坐在斯巴鲁腰上裸体的男女形象出
现在佩特拉的脑海里。

  可爱的佩特拉摇了摇头满脸羞红,身体不由自主的便行动了起来,跟在拉姆
的身后。

  但拉姆只在斯巴鲁的房间里停留了短短几分钟就笑着走上了3 楼,难道是自
己误解了什么,拉姆小姐并不是要去找斯巴鲁?

  佩特拉脸红的想着,斯巴鲁哥哥再怎么样,短短几分钟也不可能和拉姆小姐
做那些事情吧?

  虽然已经被警告过上3 楼是需要经过带领和认可,但是有了上午的经验,3
楼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佩特拉还是鼓足勇气踏上了3 楼的楼梯。

  而当她进入3 楼的楼层的时候,忽然那白天拉姆的喘息声再次出现在她的耳
朵里。环境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整个楼道从外面看明明是黑色的现在却富丽
堂皇,所有的灯盏都点着粉红色的灯光,还有那挂在窗边无数带着奇怪香味的香
薰,夜晚的宅邸的第3 层是这个模样的吗?

  而且白天宅邸的三层应该有很多的房间,现在却只有简简单单的三扇大门,
每一扇门都微微打开着缝隙。

  走向第1 扇大门,佩特拉看到了自己难忘的一幕。

  蓝发女仆雷姆和红发女仆拉姆正十指相扣的亲吻在一起,刚刚还在斯巴鲁房
间出现过的拉姆小姐,现在已经一丝不挂的和雷姆一样,被两个肥胖的男人握住
了纤细的腰肢。如果佩特拉没有看错,那个起码20多厘米的粗大东西毫不留情的
灌入了雷姆和拉姆的身体里。

  拉姆的眼神变得迷离了一些,雷姆的眼神则还带着一些忍耐,而两个人却在
4 ,5 个男人的注视下,就这样翘着自己的臀部,佝偻着自己的细腰,十指相扣
的姐妹亲吻在一起。

  佩特拉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唇,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雷姆小姐和拉姆小
姐为什么要和这些人做这种事情?!

  只看着在初次的亲吻之后,拉姆和雷姆就各自分开。3 、4 个男人围在她们
的旁边。嘴唇、性感显白的萝莉身体还有那少女白皙的双腿全部成了男人们发泄
的地方。

  蕾姆小姐的眼睛里似乎带着一些情不自禁的眼泪,她用自己的嘴唇吞咽着男
人的肉棒,两个幼红色的嫩穴全部被身下的两个男人搂抱着撑开粗大的缝隙。

  「等等,啊,啊,不,不,啊,请,轻一点,啊,啊……」

  「小蕾姆也长大了不少哦~ 听说最近有喜欢的人了?要不要叔叔帮你把把关
呢?现在外面风流的年轻人可是很多的哦~ 」

  「不,不劳烦,啊,啊,不劳烦您了,啊,斯巴鲁,斯巴鲁不会是的,啊,
啊,唔……」

  而在她一旁的拉姆则主动搂抱着一个男人的脖子,似乎正在谈笑风生些什么。
她拉着那个男人主动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那个肥胖的男人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
拉姆小姐竟然将那个正在抽插的身体的男人说的有些脸红。

  下一刻拉姆就翻着白眼,吐着舌头,被男人操着一副高潮脸。

  「啊,啊,啊呜呜?,用力,啊啊?,子宫里面,啊,啊,小宝宝在,啊?,
啊?,拉姆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罗兹瓦尔大人?」

  「咦?拉姆酱已经怀孕了没?不愧是可靠的姐姐大人,竟然这么快就能怀上
孩子了~ 看来那一边的蕾姆也要加油哦!」

  「唔,唔,不用的,拉姆一个人就好了,啊啊啊?,都,都射进去拉姆的里
面,和以往一样就可以了,呜呜呜?」

  佩特拉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忍耐着没有发出声音,「拉姆小姐,雷姆小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姆小姐不是喜欢斯巴鲁哥哥吗?拉姆小姐不是也在和斯巴鲁哥偷情吗?为
什么她们晚上要做这些事情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佩特拉的身后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跌跌荡荡晃晃撞撞,
一个醉醺醺还拿着酒瓶子的男人光着膀子走了过来,其肚子上肥腻的赘肉跟着步
伐一抖一抖的,没走几步就已经全身是汗,略显疲惫的眼睛当看到在门口的佩特
拉的时候却忽然亮起。

  「咦,还有没有在服侍女仆吗?真是太好了~ 」

  「您,您好,我,我叫佩特拉,您是?…」佩特拉被男人邪淫的目光盯得有
些浑身发抖,忽然想起今天上午的时候,有一支从边境外来拜访罗兹瓦尔府邸的
边境使团。这个赤裸着上半身,下体鼓胀的在裤子里看着自己的人,就是其中的
一位…而且地位似乎还不低……

  佩特拉不断退后,而黑皮的肥胖男人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既然你是女仆的话,那么就没问题了,来跟我走吧,真是的,像你这种不
好好工作的女仆,最需要被好好调教了!」

  被抓住手腕的佩特拉被黑壮的男人拉到了单独的房间。大房间里,正在和男
人们交合的拉姆和雷姆,被几个男人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可怜的佩特拉。

  此时的佩特拉不停的挣扎着,想要让蕾姆和拉姆注意到自己,但是在她的角
度,只能看到几个淫笑着看着自己的男人,还有那几个在蕾姆拉姆身上抽插着的
男人,还有两个女孩翘起的白臀。

  「等一下,等一下,不要不要救命,救命…唔啊——」

  忽然,一巴掌带风打在了佩特拉的脸上,她娇小的身体怎么可能抵得过边境
男人的巴掌,佩特拉直接被扇飞到了墙角。

  原本可爱的淡粉色睡衣被男人撕扯着破了一个漏洞,胸前白皙稚嫩的肌肤袒
露在男人邪淫的视线下,萝莉少女的粉红内衣也被被男人撕扯了下来。

  男人拿着佩特拉的内衣闻了又闻,眼睛中带着邪淫的光:「你这个女仆还真
奇怪,难道你是新来的?!」

  「我,我不是来和你做这种事情的,我……」

  男人吐着难闻的酒气,眼神里的情绪恍恍惚惚的,摸着佩特拉的嫩腿,手指
也在佩特拉的脚趾上玩把着。

  「身为罗兹瓦尔家的女仆,难道还有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吗?不能给你的主
人丢脸啊,让我来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不乖的小家伙!」

  那双雪白可爱的萝莉嫩腿被肥胖的男人摁住,佩特拉不停的蹬踹的男人,可
是那几乎比她身形大一倍的黑壮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力量能够撼动的。

  男人的手撕扯着佩特拉的裙摆,可爱的丝绒睡衣很快就被撕成了一个个破碎
的布条挂在佩特拉的身体上。

  没等一会儿,佩特拉只能捂住自己的胸口和少女秘密的地带,但是双腿已经
被男人强势的分开。

  「羞涩成这样,你比那个叫蕾姆的女仆好像还要抗拒这种事情?不会真的还
是第1 次吧,让我来检验一下你的身体!」

  说着男人的头就低沉了下来,他用自己的嘴唇亲吻着佩特拉,没有内裤保护
的隐秘私处,佩特拉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之间传来触电般的酥麻和瘙痒。

  同时,男人从四角内裤里掏出了那个无比硕大的肉棒,萝莉身形的佩特拉不
断推搡着男人,内心中充满了恐惧,可是她的抵抗完全没有用。

  在男人背后不断敲打的小手好像在跟男人捶背一样,两条嫩腿的蠕动也只会
让男人感受到身体的更加爽快。

  男人肥腻的舌头无比灵巧的分开了佩特拉肉穴的缝隙,抵着佩特拉的处女肉
穴,反复的舔动。

  先是在菊花和肉穴口的中间部分反复舔舐,佩特拉有睡觉之前一定要沐浴的
习惯,现在佩特拉的身体香香嫩嫩的,下体部位的所有肌肤在男人口水的浸润下
逐渐变得粘滑起来。

  佩特拉能感受到自己的肉穴口已经被对方的舌头挑开了一道细开的小缝,四
周的阴蒂被男人舌苔上的每一个颗粒摩擦着。

  所有阴蒂上敏感的地方,那些佩特拉轻轻用手触摸就会让她身体触电的地方,
男人的舌头疯狂摩擦调戏着,像刷子一样刷洗着佩特拉稚嫩的入口。

  「不要求求你,我真的不可以做这种事情,不要不要…」

  佩特拉还想要挣扎,自己的身体是要献给喜欢的人的,怎么可以在这里就被
这个不认识的男人夺走?

  「佩特拉!你作为罗兹瓦尔家的女仆,可不能对客人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

  这个时候,佩特拉无力的抬起头,在门口的地方,拉姆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

  此刻的拉姆浑身都是男人的吻痕,脱掉衣服后能看到拉姆微微鼓起的小腹,
她将佩特拉的一只手摁在自己的小腹上,认真说道:「身为罗兹瓦尔家的女仆,
绝对不可以给自己的主人辱没威名,哪怕是怀上客人们的孩子都在所不惜!你要
有这样的觉悟才行!你的身体核心都是为了罗兹瓦尔大让的。」

  说完,拉姆对着醉酒的客人微笑着说道:「这位客人,佩特拉是我们的新人
女仆,现在只有14岁,在人族的年龄中可是相当幼小的女孩…她的身体不会给你
什么快感的,所以还是让拉姆……」

  「不行,今晚上我就要她!」

  说完,男人的性欲高潮,那硕大的肉棒从他的腹部翘起,肉棒的阴影横在佩
特拉的脸上,让佩特拉的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的肉棒也太大了吧?

  早上看到的斯巴鲁哥哥的有这么大吗?这已经是接近三个村子里的那些小男
生的大小了吧?所有的男孩子长到成年都会拥有这么大的肉棒吗?

  拉姆还想要说些什么,眼神中有一丝心疼,但是却也无法阻止。

  此刻的佩特拉已经无法反抗,脸色逐渐苍白了起来,没有任何希望的黑暗就
是绝望。

  男人选了一条还挂在佩特拉身体上最长的破碎布条,摁住佩特拉的手,像是
拴绑某种动物一样将佩特拉白皙的手腕摁在在她的脑后。

  少女纤细白嫩的肌肤被男人用手指一寸寸触摸着。

  男人的手指和男人的呼吸共同抚摸着佩特拉白皙的皮肤,带着酒气灼热的男
人粗犷呼吸喷吐在佩特拉的腋下,让她既痒又想扭捏的躲避。

  佩特拉像是一只毛茸茸被绑住手脚的白兔一样,可爱的娇躯在男人肥胖身体
的阴影下不停的扭动着,眼神中的慌乱像是跌入了猎人陷阱的猎物一般,不知所
措。

  两条纤细的小腿被男人肥胖的身体下压着分开,那根粗长的肉棒抵在佩特拉
大腿内侧的嫩肉上,随时都有可能毫无顾忌地进入佩特拉的身体。

  每一次男人的龟头在佩特拉大腿滑动的时候,佩特拉的下体都会受到急速缩
紧防御的信号,这会让佩特拉的身体像是触电一样瘫软,可爱的脸蛋也在颤抖着,
眼眶里不由浸润了泪水,她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样过分的事情…

  还没有等到嘴唇将自己喉咙里的恐惧和拒绝说出,男人刚刚舔舐过佩特拉肉
穴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小佩特拉你是不是还没有尝过自己处女的味道?我可是唯一一个亲吻过你
处女小穴的人哦,来自己尝尝自己小穴的味道吧!以后你的男人可就没有办法亲
吻到你的处女小穴了!」

  「唔,唔,唔咕,咕呜噜噜噜噜,呜呜呜,不,呜呜,不要……」

  男人肥厚的嘴唇压在在佩特拉娇嫩的小嘴上,带着酒气的舌头硬生生的撬开
了佩特拉呜咽着的薄唇,一点一点扩张着自己领地、高超的吻技让佩特拉的唇肉
渐渐分开,喉咙里的呜咽声越来越大,佩特拉的双腿不由挺直着,从拉姆的角度
能够看到佩特拉的脚趾一会儿紧张的全部分开,一会儿紧张的全部勾起。

  男人呼吸的热量和从嘴唇里喷吐出来的热气,顺着佩特拉的嘴唇污染着佩特
拉纯洁的身体。

  佩特拉不由的昂着自己的脖子,扭捏着摇晃着头,想要躲避这一切。

  而这个时候男人宽厚的手掌啪的一下打在佩特拉的屁股上。

  「唔————」

  佩特拉的眼眶红了起来,打屁股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直又一下子瘫软,
嘴唇的防御完全不起作用,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瞬间就占领了牙齿之后的整个佩
特拉的口腔。

  佩特拉在男人嘴唇侵略式的吸吻中,无奈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的舌头被
男人毫无怜惜的吮吸着,只要自己的口腔内分泌一点唾液都会被男人用舌头卷着
强盗式的夺走。

  眼眶内的眼泪越来越多,她能感觉到男人的一只手已经按着她的大腿根部,
那火热滚烫的东西已经抵在了自己现在身体最敏感最紧张的地方。

  不要,千万不要进入那个地方,只有佩特拉未来的丈夫才能,才能进去的…

  「啊呜呜呜,不要不要…」佩特拉绝望的看着男人,呻吟着,祈求着。

  「到了这个时候还说不要吗?!真是的,我们的小佩特拉太可爱了,拉姆酱
要不要传授一下你是怎么从开始的拒绝变成现在享受的呢?…」

  拉姆羞红着脸,别过了自己的头去,不敢和佩特拉对视…当时自己第一次就
已经主动地献出自己的处女了,为了罗兹瓦尔大人自己可以付出所有……但是佩
特拉的话……

  此时男人接近两米的体型居高临下按住了佩特拉的身体,他的手掌按在佩特
拉的小腹来回抚摸:「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一会儿我的肉棒大概能达到这个地
方!」

  男人的手掌在佩特拉的小腹上按压了一下,佩特拉似乎能够想象到那个硕大
的肉棒在自己身体内直撞,抵到男人确定位置,最终将自己的小腹操得高高鼓起。

  说着男人也没有松开手,那无比夸张的巨大阳具,慢慢插入了佩特拉娇小的
萝莉身体里。

  「呜呜呜呜————」

  少女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她们神秘的私处,那用来和自己心爱之人结合的秘密
之地,那用来哺育生命的神圣之地、现在的佩特拉却将自己的私处毫无遮掩的展
示给了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她的蜜穴暴露在外,唇瓣内娇嫩的耻肉随着肉穴的
张和一点一点吐露出白净的蜜汁。

  那似乎是在祈求男人不要对自己做如此过分的事情,少女含羞淡放的花蕊还
未成熟就要在男人的摧残下凋零,无法再献给那个梦中自己的王子。

  不是所有的公主都会最后等到自己的王子,当然等到的时候,她们的身体已
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过,卑微的王子只能以接盘的心态承受着这一切,或者
看着自己的爱人在别的男人的胯下彻底的堕落。

  还没等佩特拉做好准备,那无比滚烫的龟头就抵在她的肉穴口,这种异物的
触摸感让佩特拉的身体不停的打着寒颤,可她的嘴唇还在男人的亲吻里,没有办
法发出抵抗和呼救的声音。

  她的目光求救一样的看下拉姆,而拉姆现在已经被屋外的男人拉去做着交配
的事情,看着挺着孕肚一脸妩媚的拉姆……佩特拉彻底的绝望了。

  下一刻那比鸡蛋还要硕大的龟头硬挺挺的进入了佩特拉的身体,湿润粉红的
肉穴被撬开了一道伦粗的小缝,随着男人的一阵低吼,那无比硕大的肉棒彻底捅
了进去。

  「啊啊啊嗯————」

  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佩特拉的两条白嫩小腿之间,一道细细的红色
血流蜿蜒着流淌了出来,沾着佩特拉的淫水染红了两个人交合的地方。

  痛,好痛。

  佩特拉想要呼喊,想要咬住自己的牙齿,可那根在自己嘴唇里肆意妄为的舌
头,根本没有办法让她把嘴巴闭上。

  她想要让男人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去,自己的身体明明只能给,只能给未来
的丈夫的,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此刻她被上下其手,两粒精美的樱花色肉房也在男人的手中被搓揉成各种淫
荡的形状,少女的乳房像是微微起伏的山丘。,男人的手指已经占领了那山丘的
顶端,在它的上面留下了到此一游的印号,樱花色的乳头逐渐变红变大,被男人
拉扯着越来越发胀,越来越发热。

  等到男人终于抬起身来的时候,佩特拉再也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啊啊,好痛不要不要,下面要裂开了,要坏掉了,不要再进来了,快点拔
出去拔出去啊——」

  一脸泪痕,满脸都是羞耻的模样,边境使团统领的肉棒,普通的王国女人根
本就受不了,而佩特拉还是一个14岁的少女,没有经过任何磨练的处女小穴被这
样粗大的肉棒撕扯开之后,其后果可想而知。

  处女血连同肉穴被撕裂扩张的血液流淌在阴唇阴蒂的所有褶皱里,硕大的龟
头粘着佩特拉的处女血拔了出来。

  男人似乎是为了欣赏自己的杰作一样,将那挺翘的肉棒从佩特拉的身体里拔
了出来,沾染着佩特拉处血的肉棒,横在在佩特拉的脸上,佩特拉的脸已经变得
无比苍白,喘息声变得无比虚弱,因为下体被忽然撕裂,被破处的快感和身体被
压迫的疼痛感,已经让她快要失去了意识。

  可当她看到那通红的肉棒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已经不是普通的少女了,
她已经来到了大人的殿堂,被迫来到了成年人的世界…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唔……不要,不要,唔……不要再进来了,求
求你……」

  「小佩特拉,你的身体真不错~ 怎么样?要不要成为我的私人女仆,每次我
来拜访的时候你就来专门服侍我吧!」

  「不要不要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说着男人不顾佩特拉的拒绝,再次向那幼嫩的肉穴口将硕大的龟头怼了进去。

  佩特拉的身体直直的僵硬了起来,少女的身体怎么能够容纳这样肉棒粗鲁的
抽插,一下又一下,男人的抽插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

  在佩特拉分泌出少量淫水的少女阴道内,男人的肉棒肆无忌惮的一次次疏通
着紧嫩的私处,肉唇反复被摩擦,佩特拉已经没有办法抵抗和思考。

  少女的整个阴道从肉穴口到子宫口,都完全没有任何阻碍,随着男人的抽插
一捅就到底。

  这并不意味着佩特拉的肉穴不紧致,反而少女的肉穴无比的紧张。

  但也就是如此,让男人无比兴奋。

  男人的力道太强了,她摁住佩特拉身体的时候,佩特拉连动都动不了。所有
的力道让肉棒和肉穴的交合处成为了唯一的发泄口。佩特拉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
的疯狂,能够感觉到自己下体的撕裂,可是当一次次龟头抵在自己的少女子宫口
的时候,却又有一股暖流让她的身体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酥麻。

  「啊——啊——嗯——嗯——啊——啊——」

  她的喉咙,渐渐只能因为男人的抽插发出间断单音。

  男人的身体匍匐在她的身上,用下坠的力量加大着冲击的力量,让佩特拉的
身体不断摇晃和颤抖。

  这样大力的冲击,让佩特拉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无法负担,此刻的佩特拉脸上
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

  少女可爱的容颜,逐渐因为脸色泛红和嘴角的无力张合变得像是痴女高潮无
数次的模样一样。

  而佩特拉眼神中的光逐渐熄灭,她现在就像男人自慰套子的飞机杯一样,被
男人按住腰不停地抽插着。

  发现佩特拉似乎要昏迷的迹象,男人仍旧没有降低自己的抽插速度,反而将
佩特拉的腰肢握住,将佩特拉的身体抬起来,真正的「砰砰砰」的抽插起来。

  「唔,唔,嗯,唔,嗯,唔——」

  「呜,太棒了,太棒了,像你这样的飞机杯,我可从来没遇到过!喂佩特拉,
这可是女人一辈子只能有一次的处女,难道你不想和我好好享受吗?!」

  少女娇弱的身体再也无法对抗男人的抽插。

  撕裂的和那微微的酥麻感,让佩特拉的身体彻底的沦陷。

  随着男人一阵阵征讨一样的怒吼,佩特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那曾经
被男人抚摸过的小腹高高的鼓起,佩特拉的身体仿佛被贯穿一样,从小腹上凸起
了一个圆环。

  那个位置就是男人龟头抽插到的位置,男人怒吼了一声,滚烫的精液在佩特
拉的身体爆发了出来。

  少女的嘴唇无力的张合着,眼睛看一下天花板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可是一
股浩浩荡荡的暖流从她的下体直扑往上,似乎要将她的整个身体灼烧起来了一样。

  白红相间的浑浊液体从二人的交合处流淌下来,已经无法合拢的大腿颤抖着,
佩特拉的身体在颤抖中持续痉挛着,下体忽然涌出一阵淫水,竟然在无意识中高
潮了……

  清晨,疲倦的鸟儿落在罗兹瓦尔家的屋檐上,从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里钻入
了府邸的屋子。

  在一堆已经用过的精液套子里,一头蓝发的蕾姆半眯着眼睛,跨分开着自己
的双腿,似乎一晚上做了什么美梦,手指和拉姆勾在一起,嘴里喃喃着斯巴鲁的
名字。

  而在一边的拉姆则蜷缩着自己的身体,这个动作能够保证她的小腹凸起的更
加明显,一身男人的吻痕,嘴角晶晶亮亮的。

  而在她们两个的中间,一个茶色头发的少女,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佩特
拉的大腿上画着和拉姆几乎相同数量的正字,一身的精液粘液混着一点淡淡的红
色,她的双手依旧没有被解开。

  「斯巴鲁哥哥……」呼唤着谁的名字,佩特拉陷入了昏睡。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