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ewrwewe
2020/07/22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394

“绝世金花开中泰”系列作品集:

鲜美甘醇挚友爱(谢蕾蕾和李沁洁久素逢肉林的故事):
http://sexinsex.net/bbs/viewthre … 6amp%3Btypeid%3D232
坏姐姐与乖妹妹(左婧媛与谢蕾蕾的酒店情缘):
http://sexinsex.net/bbs/viewthre … 6amp%3Btypeid%3D232
性福美满的包办婚姻(谢蕾蕾与刘力菲的洞房花烛夜):
http://sexinsex.net/bbs/viewthre … 6amp%3Btypeid%3D232
小熊猫的发琼期(谢蕾蕾与张琼予之间不得不说的那点事)
http://sexinsex.net/bbs/viewthread.php?tid=8486246&extra=page%3D1%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232

  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
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比如,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她柔美旖旎、体态婀娜,她通情达理、善解
人意……

  个鬼啊!最后一条跟她一点都不沾边好吗!别人的姐姐都很照顾自己的妹妹,
我这个姐姐一天到晚琢磨女孩子之间的那些事不说,还时不时找人交流探讨,连
我这个妹妹也不放过!

  我最讨厌姐姐了!

  是的,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那讨厌的姐姐还在靠我的怀里可劲儿地蹭,
那副媚态百出的德行简直了!难怪队友粉丝一个个说她骚!

  「哎嘿嘿……小乔……我的好妹妹……」姐姐的嘴角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
「最喜欢你了……有你……真好……」

  呜……都怪姐姐身边那帮怪阿姨,把我姐姐带成什么鬼样子了!

  事实上,我的确就这个问题跟怪阿姨们交流过,结果她们的回答没一个靠谱
的:寒月一边让我别冲动一边狡辩说我姐姐懂的比她多;可嘉笑眯眯德地搂着我
说她这么纯洁怎么可能是她教的;佳莹惊讶地看着我说姐姐爱妹妹不是很正常的
事吗,嘉佩对此也表示认同;林芝和符冰冰对此一脸茫然,但她们拼命掩饰自己
笑容的样子告诉我这俩人肯定靠不住;姗姗说女孩子之间有那种感觉很正常结果
在我问她和欣妤之间是不是也是如此时她本来就很黑的脸变得更黑了;慧玲表示
她和楚雯对我们姐妹俩是一样的,和我聊什么,就和我姐姐聊什么;舒淇表示她
是受害者,经常被我姐姐玩得一塌糊涂;艾佳阿姨听到我提问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惊呼原来那些糟糕的事情都是我姐姐干的;怡欣也说这不关她的事,虽然她路子
又多又野但她知道哪些路段是小孩子不能上的;琼予告诉我这不用教,只要感情
来了,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末了她还笑嘻嘻地说我有个好姐姐;蕾蕾憨憨地挠着
头,挠了半天也没挠出个所以然来;陈珂的意见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让我给姐姐
灌几口热水了事所以我问都没问;楚茵是唯一一个正经否认还帮我想办法的,可
惜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经验的她也帮不了我太多……

  然后事情就这样了,我到底也没问出姐姐变得奇怪的原因。

  算了,还是想点现实的,比如把姐姐变回来什么的……不对,这好像更不现
实吧……噫!发生了什么?

  呜……姐姐现在不仅仅是蹭,还有意无意地靠近我的脖子呼吸!

  这感觉太奇怪了!有点热、有点酥、有点痒,还有点舒服……

  「嗯~ 好香啊……」一边说,姐姐一边贴着我的脖子猛吸一口气,「以前都
没注意呢……我的妹妹居然这么迷人……」

  「姐姐你够了!」姐姐心满意足的样子让我心里发毛,「快……住手……我
们是姐妹……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我又不是搞真的……」姐姐用玩笑似的语气掩盖着她真实的想法,「瞧把
你吓得……嘿嘿嘿……」

  说完就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

  「我信你个鬼!」我大声嚷嚷着,「不搞真的亲我干嘛?你就是想……想…
…」

  「我想干啥呀……」姐姐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我们就四目相对了,「呵呵
……姐姐对妹妹……还能想干啥……」

  说罢,姐姐又嘬了我一口,这次是嘴角。

  「啊啊啊啊啊啊!!!」我惊慌失措地尖叫着,「姐姐……你亲哪里啊!!!
变态!!!」

  「好妹妹……」姐姐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我最喜欢你了!!!」

  话音未落,姐姐一把把我扑倒在床上,然后轻车熟路地一手攀上我的肩膀,
一手搂住我的腰肢。随后,攀上我肩膀的手搂住我的脖子然后摸着我后脑勺,搂
着我腰肢的手顺着往下,在我的臀部摩挲。

  「手感真好……」姐姐一脸陶醉,「嗯哼……」

  「姐姐……别……」我惊恐地看着不知道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出格事的姐姐,
「别这样……正常点……」

  「别哪样呀~ 」姐姐抚在我臀上的手的动作竟然由摩挲变成了揉捏,「你不
觉得很舒服吗……」

  「姐……姐姐……」被姐姐捏得无比酸爽的我挣扎着,「不要……停下来…
…」

  我相信,姐姐只是在逗我开心,她一定不会跨过那条线的,一定不会的。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明白了,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分钟,
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姐姐狡黠地一笑,然后径直亲上我的嘴唇。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是
的,从小到大,我们牵过手、靠过背、搂过腰,但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像这样亲近
过:相近的体温通过相似的嘴唇传过来,香甜的呼吸通过相抵的鼻子吹过来,柔
软的乳房被熟悉的手掌揉搓着,结实的翘臀被熟悉的另一只手掌戏谑着。我做梦
都没想到自己身上会发生这种事,还是跟亲生姐姐!而且最要命的是姐姐真的很
熟悉我这个同她高度相似的肉体,她每一次挑逗都让我浑身舒爽欲罢不能!

  「不要啊……姐姐……」,我把嘴别开然后努力地说着,「妈妈知道……我
们这样……会……生气的……」

  说完我便大口喘着粗气。

  「开始……或许会……」,姐姐媚眼如丝地望着我,「但是……知道我们之
间的感情以后……她一定会祝福我们的……咦?」

  「呜……!!!」

  是的,发现我在张口换气,姐姐再次把嘴凑了上来,而且这次她甚至直接把
舌头送了进来!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一根湿漉漉滑溜溜的肉条在我的口腔里肆虐,
口腔壁、上齿龈……连舌根也不放过!哦不,难怪她不放过舌根!舌根被玩弄的
刺激感冲昏了我的头脑,使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地四处乱窜,回过神来时,发现我
的舌头已经被姐姐含在嘴里!

  我竟然在和自己的亲生姐姐接吻,还是舌吻!

  这种事情太愉悦哦不是糟糕了,更糟糕的是我居然把这种事情干了出来!

  这……我们可是姐妹,亲生姐妹啊!是不可以那样的!

  想到这里,巨大的背德感涌上心头,而这股背德感驱使着我做出了接下来的
事:我用喉咙拼命地发出呜咽的声音,发现事情不对的姐姐松开檀口一脸担心地
看着我,全然不顾我们嘴间还连着银丝。借着这个机会,我蜷起一条腿,把脚抵
在姐姐身上的某个部位,然后用力把她蹬开。哼,姐姐啊,虽然你比我大,但是
我可是天天跟着亦瑞举铁,在身体上压制你还是很容易的!

  终于摆脱姐姐了!我松了一口气,但是姐姐的哀嚎又一次让我的神经绷紧。

  我朝着姐姐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幅让我心疼不已的画面:姐姐侧躺在床上
不停地呻吟着,披散下来的青丝遮不住那张被痛苦扭曲的俏脸。她的两腿紧紧地
夹在一起,一双纤手捂着自己两腿之间,身体不停地颤抖……

  不会吧……难道我刚才踢到了姐姐的……?

  「姐姐……」我本能地爬到姐姐的身边,轻轻地抚摸她的肩膀,「姐姐……
对不起……我……」

  「呜……呜……」姐姐眉头紧蹙,下体的剧痛让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流
下的眼泪渗进了她的发丝。

  「姐姐……都是我不好……」看到姐姐哭得梨花带雨的我急得六神无主,
「再怎么说……我也不该……」

  姐姐依旧哭个不停。

  呜……惨了惨了……这可如何是好啊!运气真差,踢哪不好,不偏不倚正好
是那种地方!唉,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还是先检查一下姐姐的身体吧!

  这么想着,我坐起来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侧躺下去。这样一来,我的脸正好
对着姐姐的私处。

  准确地说,是隔着衣服还捂了一双玉手的私处。

  弄疼姐姐的负罪感让我不由自主地把脸凑了上去,然后姐姐那双经常帮我搓
澡化妆的纤手映入我的眼帘:素若凝脂、修似香葱,贴上去,还能感受到一股玉
璧般的温润。可是,眼下这双手却绷得紧紧的、捂得严严的,保护着她们主人最
敏感最娇嫩的部位。

  但是我现在要检查姐姐的身体啊!这双手不松开怎么办?可是我刚刚做了那
么过分的事,现在要是动手强抠也太对不起姐姐了吧?

  一边纠结着,我一边把脑袋靠在姐姐的大腿内侧,并把我的脸贴在姐姐手背
上,思索着应该如何打破僵局。

  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了姐姐的一声轻哼。

  她这是怎么了?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用鼻尖蹭了蹭姐姐的手,然后继续绞尽脑汁地寻找
让姐姐松手的办法。

  然后我又听到了姐姐的一阵轻哼,同时她的身体开始时不时地哆嗦。

  这时我才发现,由于我的鼻子贴在姐姐的手,我的每次呼吸都能把一股暖流
吹姐姐的手背上。

  难道说……

  我有办法了!

  我知道姐姐是个轻浮的女人,但我没想到她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只不顾是被
妹妹在手上吹口气她就有了反应,要是被动手动脚,她一定会激动地川流不息吧!

  不,看她被踢这么久了还捂着么严实,说不定现在的她下面已经开始惊涛骇
浪了!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讲,我这会儿这么主动,姐姐应该张开双腿欢迎我啊?

  算了不想了,眼见为实,姐姐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让我来好好瞧瞧吧!

  一边这么想,我一边开始加强攻势:我有意识地把鼻尖去戳向姐姐娇嫩的肌
肤,还时不时地把鼻息呼在上面;光是鼻子还不够,姐姐应该还享受我的脸颊,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投其所好;顺理成章地,我意识到这些都不够,刚刚姐姐调戏
我时用的是嘴,于是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猫咪一般在姐姐的玉手上吮
来舔去。

  看样子我是正中靶心了,姐姐喘息越来越急促,呻吟越来越频繁,娇躯的颤
抖也是愈发激烈,这种情况下她哪还顾得上其他?自然而然地,姐姐紧扣的双手
开始松开,这样一来,我和姐姐私处的障碍就只剩一道碍事的衣物了。哼哼,我
真是太机智了!

  但接下来的事又一次让我明白了,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
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比如……

  趁我还沉浸在成功使姐姐松开双手的喜悦中的时候,姐姐一只手熟练地剥去
自己下身的衣物,另一只手则用力按住我的后脑勺,与此同时,她张开双腿夹住
我的脑袋。一瞬间,我眼前一片漆黑,嘴巴被一团柔软、湿润而又温暖的美肉堵
上,倍感惊愕的我本能地张开自己的嘴,于是一股香甜的暖流顺理成章地淌进了
我的喉咙。

  嗯……香甜……真的香甜……

  好喝……还想喝……

  这股琼浆……似乎出自嘴边的肉缝?如果真是这样,里面是不是还有更多?

  抱着这个疑问,我试探性地把自己的芳舌送了进去,结果令我喜出望外,我
果然没猜错!被美味冲昏头脑的我来不及多想,双手扒住姐姐的美臀,像好久没
吃奶的婴儿一样卖力地吸吮舔弄着,然后局面开始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伴随着更
汹涌的水流和更激烈的娇呼,姐姐那不断升温的娇躯猛烈地颤抖着,同时姐姐双
手猛按、双腿紧夹,那仿佛要把我脑袋塞进她肉缝里的架势搞得我差点喘不过气。

  「小乔……啊……小乔……好妹妹……」意乱情迷的姐姐开始满嘴胡话,不
用看她的俏脸都能想象得出她的表情现在有多精彩,「就这样……继续……姐姐
……安逸……」

  姐姐……被这样搞……觉得很舒服……?

  既然那么舒服,姐姐为什么不对我做同样的事?

  别的姐姐有好事都想着跟妹妹分享,我这个姐姐只顾自己爽,一点都不在乎
我的感受!

  结果,还没等我开始抱怨,我就感到下体一凉,紧接着一双纤手玉臂攀住我
的翘臀,顺势打开我的双腿,随后,一团温润的软肉抵在我最敏感的部位上,几
乎同时,一个奇怪的东西滑进了我的身体。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搞得浑身一激灵,喉咙忍不住发出欢愉的呼号,整个
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然而这没有什么用,奇怪的东西变本加厉地顺着花
径深入,还时不时地用力搅拌;温润的软肉愈发用力地挤压我的花蕊,甚至开始
有节奏地靠在上面研磨。于是,一股循序渐进的奇妙舒适感从我的私处逐渐扩散
到全身,那感觉就像是炎炎夏季被似火的骄阳蒸晒过后一头扎进空调房,接着一
大口沁人心脾的冰镇饮料灌进我的口腔,随后花洒喷出温度适宜香气扑鼻的洗澡
水洗得我浑身舒爽,最后一股清热的暖流冲出了被饮料撑爆的膀胱……

  呜……说真的……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从我体内冲出来了……

  湿……湿漉漉的……大概……是液体……

  是液体?!这……弄脏了床单怎么办……?

  就在我想到这里准备控制场面的时候,我感到抱着我臀部的那双手锁得更紧
了,随后两片贪婪的嫩肉相互配合,努力地想要把什么东西赶到她们中间。结果
她们确实做到了,我的大腿没有感觉到有液体顺着流出。

  但我感觉到了更加令人窒息的舒适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

  冷静下来,看看眼前的光景,再回味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品……要细品……

  ……

  原来最敏感最私密的部位被挑逗,是那么舒服的事情啊。

  那种舒适感,真的让人无力抗拒呢!

  我也要让姐姐那么舒服!

  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模仿姐姐的做法,即使没有亲眼看到,靠身体感受也
能猜出姐姐刚才做了什么。我把下巴抵在姐姐那因兴奋而坚挺的海绵体上,然后
用自己上面的双唇吻上姐姐下面的双唇,接着顺水推舟地把舌头伸进姐姐的泉眼,
有条不紊地开始研磨、搅拌和揉搓。

  果然,就像刚才的我一样,姐姐的身体也开始绷紧,她的双腿更加卖力地夹
着我的脑袋,一声声欢愉的呻吟从她喉咙里传出。嘻嘻,就是这样!再努把力,
我也能畅饮姐姐的琼浆了!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双一次明白了,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
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还没等我在姐姐身上蹭热乎,我就感觉到姐姐又用她身上的某个坚挺部位贴
住了我的下体。很快,一股暖暖的熏风有意无意地拂过我阴壁,这股熏风进和在
洞口蹭来蹭去的坚挺部位一起,让我爽得浑身酥麻,似乎连子宫都在缩紧。

  不行不行,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不能放任液体就这样流出去,不然呛到姐姐
怎么办!一边这样想,我一边紧紧地绷住自己下体的每一束肌肉。

  几乎就在同时,我隐约感到自己最敏感部位附近的空气正在朝着某个方向汇
聚。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熟悉的坚挺物再一次堵了上来。不同于刚才的有意无意,
这次姐姐故意对着里面呼气,钻心的瘙痒折腾得我叫苦不迭。我再也坚持不住,
除了放任在体内不停打转的琼浆玉露决堤外别无选择。

  姐姐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她呼出的气流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结果就是奇
奇怪怪的液体糊满了我的下面,咕噜咕噜的气泡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而气泡从吹起到破裂的整个过程都被我的身体确确实实地感受着:伴随着阵
阵暖流,包裹着温暖空气的球体一个接一个地鼓起,而就在我以为自己下面要被
撑开时,球体又恰到好处地破裂。充盈破裂的不断反复和这个过程中释放出的温
润鼻息一道激起层层涟漪,挠得我的心痒个不停,无论是上面的芳心,还是下面
的花心。

  呜噫,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空虚感和满足感的轮番轰炸把我弄得七荤八素,
同亲生姐姐的肌肤之亲又让我求欢不得守德不能。在这千重万种的刺激之下,神
志不清的我逐渐开始失去控制:我的双臂更加用力地搂着姐姐的美臀与纤腰,脑
袋也不由自主地埋向姐姐腿间更深的隧道;交叉的双腿从根部死死锁住,似乎要
让我的身体把姐姐的螓首整个吞掉。

  很自然地,更加让我神志不清的事发生了:是因为对鹑鹊之乱食髓知味?还
是因为对女欢女爱轻车熟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湿软滑润的肉体钻了进来,
然后开始疯狂地抽送搅拌。几近崩溃的我无暇思考,像鸵鸟一样逃避着。我的舌
头早已不受控制,它无意识地滑进一个温暖的空间内,不停地索取里面香甜的津
液。我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大脑也渐渐停止了思考……

  ……

  迷迷糊糊地,我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正在抚摸我的脸颊。睁开眼睛,看到姐
姐漂亮的脸蛋在我眼前摇来摇去。

  嗯,方向是倒着的。

  「不愧是我的好妹妹……」姐姐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我的脸颊,「睡着的
样子真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和现在正在发生什么的我崩
溃地喊叫着,「不要啊!!!我们之间不可以!!!」

  太可怕了!就在刚才,我还在跟亲生姐姐疯狂地交合,甚至有点享受这种扭
曲的快感?

  「可不可以什么的……」姐姐笑得前仰后合,「明明该做不该做的都做完了
……」

  「哪有什么该做的啦!!!」我惊慌失措地嚷嚷着,「刚才全都是不该做的!
全是!姐姐……我真的……对你无语了!!!」

  真是的真是的!姐姐说话奇奇怪怪的!粉丝还知道姐妹之间是不可以做那种
事情的!结果我这个姐姐怎么当的,真就对自己的亲生妹妹伸出了魔爪!

  害我现在这么羞耻这么难堪!

  不行……不行……忍不了了……

  我也要让姐姐感受一下这份的羞耻和难堪!

  哼!

  这样想着,我坐起来,然后顺势把姐姐推倒在床上。

  「小乔……你这是……」姐姐惊诧地看着我。

  「姐姐刚才把我弄得那么惨……」我气鼓鼓地说道,「我现在要报复姐姐,
哼!」

  姐姐瞪大了眼睛,张大的嘴巴似乎能塞得下卢静阿姨哦不是卢静姐姐的一只
乳房。

  嘿嘿嘿,姐姐啊姐姐,对妹妹做那种事的时候那么开心,被妹妹做那种事的
时候就害怕了?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叒一次明白了,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
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来呀~ 」姐姐笑得花枝乱颤,她甚至主动打开了自己的双腿,并抓住我手
腕操纵我的手在她下体附近来回比划,「不过啊,小乔,你得把姐姐报复到位了
……」

  「噫?!」被姐姐反应吓到的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要是报复不到位的话,哼哼……」姐姐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姐姐是不会
放过你的!」

  妈呀!真的是!我怎么会有这种姐姐!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哦不是造了八辈
子的孽!

  不行不行,姐姐这么可怕,不把自己的脸面丢掉的话,是赢不了她的!

  「好呀~ 」虽然自己不是那种人,也没亲身经历过那种事,但在团里呆了这
么久,女孩子之间关了灯会干啥也算是略知一二,有样学样呗!「姐姐既然放话
了,我不把姐姐伺候哦不是报复到位了,我就……我就……就让姐姐把我弄得更
惨!!!」

  说完,我一把揽过姐姐的香肩,同时架好另一只手,并将一根手指抠进姐姐
体内。

  「嗯……!」一声欢愉的娇呼过后,小鸟依人的姐姐温驯地把脑袋靠在我脖
颈和肩头的交界处,她甚至还仰起小脸,在我脖子上嘬了一口。

  好啊姐姐,你既然都饥渴到这份上了,做妹妹的要是不送你上天,怎么对得
起这十几年的姐妹情谊!一边这样想,我的双手一边开始了劳作:我的一只手用
力按住姐姐的后脑勺,使她整张脸都贴紧我的肌肤,这样一来她每次喘息都能吸
到我的体香;另一只手像是便携版的炮机一样,在带给姐姐极致性爱体验的同时,
还能完美地配合着姐姐的每一次抽搐,不管她的动作幅度有多么夸张。

  「哎呦……呜噫……!!!」我看不见姐姐此刻的表情,但从她发出的声音
判断,姐姐的俏脸应该已经被性爱滋润得更加迷人哦不对,被淫欲扭曲得丑态百
出!

  而且,此时此刻,姐姐身体的情况却被我尽收眼底:她的双臂死死地绞住我
的胴体,臂弯里的乳房也随着颤抖泛起层层涟漪,并拢的大腿徒劳地想要制止我
手指的出出进进,交互踢蹬的小腿不停地奏出一声声悦耳的撞击。

  「姐姐……」惊异于姐姐反应的我戏谑地笑着,「你看看你……我真该找面
镜子让你看看自己现在奇怪的样子!」

  「不用看……我都能想象得出……」姐姐用撒娇的语气对我说,「倒是你…
…小乔……你觉得……我现在……美吗……?」

  「嘿嘿嘿……」姐姐啊姐姐,还想强迫我看你衣衫不整的淫荡模样?不会让
你得逞的!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昂起头,「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那……这样呢……?」

  说完,姐姐便往上调整了自己的位置。这样一来,我们处在了刚好能够看见
对方脸的位置。

  「来……看看姐姐……」一边说,姐姐一边按着我的脑袋,让我的脸对着她
的脸,「你睁开眼……看看嘛……」

  羞耻感让我不敢听姐姐的话,但一种莫名的冲动不断刺激着我,使我最终忍
不住去看姐姐现在的样子。很自然地,姐姐用她现在的模样让我心醉神迷哦不是
羞赧不已:她的脸颊泛着阵阵潮红,口鼻呵出股股热气,嘴角流露丝丝甜蜜,眉
眼点缀些许醉意。那千娇百媚的模样,像极了谢蕾蕾依偎着李沁洁丰满的胸怀。

  「怎么样……小乔……」姐姐冲我抛了个媚眼,「姐姐现在……美吗……」

  「你……没羞!!!」我气呼呼地说,「这种问题也问的出!!!」

  「你就说美不美嘛……」姐姐甚至开始对我撒娇,「好妹妹……回答下姐姐
的问题嘛……」

  「姐姐……」我赌气质问道,「你是不是跟谁做……都这么吓人……?」

  「嗯哼……」姐姐一脸自我陶醉,「怎么会呢……我只有在跟你做的时候…
…才会……这样……」

  「姐姐的意思是还跟别人做过喽?!」虽然我早就猜到了,但这话亲自从姐
姐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我心里一咯噔。

  「你吃醋了……?」姐姐朝我嫣然一笑。

  「我不是我没有!」我惊慌失措地否认着,对嘛!姐姐跟谁做爱跟我有什么
关系……倒也不是说没关系……但我身为妹妹,怎么都不应该吃醋嘛!

  除非……

  「小乔……你呀……就别骗自己了……」姐姐温柔地撩着我的秀发,「你喜
欢我……对吧……」

  「我不是……我没有……」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哦不对……怎么会……我
还是喜欢姐姐的……哦不对……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的嘛……」姐姐玩味地笑着,「那我明天就答应寒月……」

  「不要!!!」我本能地叫了出来,像是自己舍不得吃的蛋糕被别人动了一
般。

  「怎么……」姐姐扬起眉毛,「姐姐要谈恋爱了……妹妹不祝福吗……?」

  「……」

  「声音大点,听不清……」姐姐一边说一边凑上前来。

  「……」

  「有话就说嘛……」姐姐温柔地抚摸着我光滑的脊背。

  「我……最喜欢姐姐了!!!」最终选择坦然面对自己感受的我失声痛哭,
「姐姐不要答应她……跟我在一起……做我的新娘……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的…
…求你了姐姐……答应我吧!!!」

  「可以呀~」姐姐咯咯直笑,「那你就得证明自己……跟寒月有什么不一样
的地方……哦对了……你刚才已经证明了……一部分……」

  「姐姐……」我惶恐地盯着她,「姐姐……感觉……到位了吗……」

  「嗯……」姐姐眼珠滴溜一转,「你刚刚做得蛮不错的……但是要说到位的
话……还是有点……」

  「姐姐你说!」我急切地搂住姐姐,「哪里不到位,我一定改!」

  姐姐一定在想我不知道的玩法吧!那一定很吓人,可是无论是什么变态要求,
我都必须满足她!不然,姐姐以后就要跟别人在一起了!

  小乔,你可以!咬咬牙,坚持住!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叕一次明白了,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
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姐,一定会在某些方面比妹妹强。

  「嗯……不到位的地方啊……」姐姐突然俏皮地用自己的鼻尖戳了戳我的,
「那就是刚才啊,妹妹没有跟我一起到位呢!」

  「姐姐?」这次轮到我瞪大眼睛,并把嘴巴张大到能塞得下卢静阿姨哦不是
卢静姐姐一只乳房的程度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姐姐的一只手就摸进了我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
本能地夹紧双腿,就像刚才姐姐的反应一样。

  「姐……姐姐……」我急促地呼吸着。

  「来吧……小乔……」姐姐一边说一边开始了活塞运动,「一起……来……」

  「嗯……嗯……」我来不及多想,索性含糊回应,同时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
事。

  于是,情欲的种子便在我们最隐秘的部位播下,并逐渐开始生根发芽,而这
个过程中的瘙痒难耐,我和姐姐一同忍受着:在把葱指抠进对方体内抽送研磨的
同时,我们丝毫没有忘记按压搓捏那坚挺的凸起;剧烈的快感让我们身体彻底失
控,恍惚中我看见了自己的腿和姐姐的腿奋力地纠缠在一起,束束香肌和条条青
筋在柔嫩纤细白里透红的玉腿上显得格外瞩目;此时我和姐姐不约而同地抬起头
望向对方,惊讶地发现我们的俏脸竟挨得那么近,口鼻中呼出的阵阵热气打在彼
此的脸上,让我们更是意乱情迷。

  很自然地,我们同时把自己的香吻送上前去,并从对方的口中疯狂索取。

  我很早就听姐姐说过,女欢女爱时,快感会从女孩子自己的下体产生,并逐
渐扩散至全身。现在我确确实实地体验到了这一过程,并发现事实同姐姐的说法
存在些许差异:不仅仅是自己的下体,姐姐下体产生的快感似乎也扩散到了我身
上,双重的刺激搞得我加倍地意乱情迷。更奇妙的是,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姐姐也
有着同样的体验。

  我们仿佛合为一体,就像当初在妈妈子宫里一样。

  这……大概是因为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因为如胶似漆的爱情……亦或是
二者皆有?

  不管这问题的答案是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和姐姐一起沉溺于别样肉欲的事实,
甚至连性别和血缘也不能。

  血缘……阻止……?这好像不太对……

  作为妹妹,对姐姐要疼爱有加才对嘛!

  在意识这一点后,我彻底放弃了思考,同时加重了手口的力道,全心全意地
投入和姐姐的交合之中。在我决定这么做的同时,我感受到了姐姐也逐渐开始发
力,强烈的刺激感让我禁不住想要张嘴大叫,却发现非但没能成功,姐姐的舌头
倒是趁着我檀口微张的机会变本加厉地深入采掘。于是,对此心领神会的我毫不
犹豫地照葫芦画瓢,尝试着在姐姐口腔深处得到更多。

  「呜——嗯——嗯————!!!」因为接吻无法痛快喊出来的我们只能把
声音憋在彼此呼吸系统构成的空间内,用自己的芳舌感受着对方喉咙深处传来的
娇呼,鼻子则成了我们获取新鲜空气的唯一途径。

  很自然地,我们开始有了窒息感,然而此时我们都不想松开自己的嘴唇。可
是,这种窒息的感觉实在是有些难受,为了不让对方忍受这种痛苦,我们不约而
同地用鼻子吸入更多的新鲜空气。此时此刻,我们的鼻子不再属于自己,因为四
片嗷嗷待哺的肺叶正不住地收缩膨胀。

  而我们高矮胖瘦几乎完全一致的身子本来就贴得很紧,剧烈起伏的胸脯使我
们的双乳不时挤压在一起,乳尖交锋的快感更是点燃了我们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
望。

  这份强烈的原始欲望让我们的纤手更加奋力,以阴蒂头为锚点,食指和无名
指将花瓣拨开,中指向彼此体内的深处探索着奋进着。深浅长短几乎完全一致的
我们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自慰,但贴合的双唇、对顶的双峰、纠缠的双腿乃至紧
扣的十趾让我们明白,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孤单一人。尽管已经停止了思考,现
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还是让一股幸福感从我们心头油然而生。

  「嗯……嗯嗯……!!!」或许在旁人听来只是无意义的呜咽,但对于亲自
感受对方口喉中空气和颤抖的我们而言,都能明白对方是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很
自然地,心有灵犀的我们不约而同地让自己的重复性动作变得更加猛烈,直到…

  直到……

  ……

  不知过了多久,逐渐开始恢复意识的我用惺忪的睡眼努力看着眼前的景象,
发现身旁的姐姐依旧侧躺在枕头上昏迷不醒,剔透的津液从姐姐微张的檀口中潺
潺流出。看到这一切后,我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地凑过去逆流而上,最终再次吻
上了姐姐的唇。

  姐姐显然是被吻醒了,在主动配合了我一阵后她将轻轻我拨开,于是一根银
色的丝线在我们之间逐渐延长。

  我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好奇怪啊,明明什么事情都做过了,
现在的我竟然有些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小乔……嘿嘿嘿……」姐姐倒是先开口了,「从了姐姐好不好呀……」

  「姐姐你在说什么怪话……!」我下意识地嚷嚷,然而这番话早已没了之前
的底气。

  「那姐姐就答应寒月……」

  「不要……」我再一次抱住姐姐,生怕她从我怀里溜走。

  「所以你……」

  「我……我……我最喜欢姐姐了……」

  明明是不得了的话,但是在把它们出口的瞬间,我感觉如释重负,甚至有些
愉悦?天哪……

  就在这时,我感到姐姐温柔地抚摸着我光滑的脊背,陌生又熟悉的触感打消
了我内心的最后一丝疑虑,也给了我直面自己真实心意的勇气。

  「我最喜欢姐姐了!最喜欢了!姐姐,做我的新娘吧!」我一字一句地重复
了一遍刚才的话,甚至还额外加料以表决心。从小到大,姐姐都格外照顾我,所
以无论是现在还是今后,我也要好好地回报她才行!

  「好哒……小乔……以后……姐姐就把身子交给你了……」听姐姐说话的语
气,她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之后,互相袒露心意的我们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聊起了我们从出生到现在的
点点滴滴,有大事,也有小事,有过去很久的事,也有最近才发生的事……

  「姐姐……寒月的事……是骗我的吧……」我轻轻地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姐姐诧异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随便问的。」说完我便用沾满姐姐蜜露的手指挂了一下她的
鼻子。

  「所以你怕了吗……」姐姐的笑容是那么的甜蜜,「我跟别人在一起什么的
……」

  「哼……才……才没有……!」被姐姐反套路的我赌气鼓起腮帮,「姐姐…
…跟别人在一起什么的……我才不会……不会……」

  不等我把话说完,姐姐再次凑上来,用自己的嘴堵上了我的,熟悉的温润触
感让我再一次沉沦于这份禁忌之爱。

  姐姐,不愧是姐姐。哪怕就比我早生了几分钟,她也是我的姐姐。而身为姐
姐……

  一定值得妹妹一辈子对她好。

  (完)

附录1:姐姐的公式照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附录2:“我”的公式照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附录3:一体同心(20191207 Team G+Z《Victoria.G》&《三角函数》梁娇、梁乔生日联合公演)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附录4:“其实我今天还带了手铐,但是我想给我的妹妹用,你们想看我和我的妹妹跳《夜蝶》吗?”我这
不正经的姐姐哟……(20200101《Call爆你3001》全团联合特别公演,注:《夜蝶》是一首二人对唱的女同性
恋情歌)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附录5:“假如小乔进了速报你没有进,你会羡慕嫉妒吗?”“这问题谁投的?小乔单推是吧?你有本事就
把她投进速报,我们家也会跟的。”不愧是姐姐。(20200705《SNH48 GROUP第七届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
拉票公演》第三场,注: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是一年中全团最重要的盛事,通过购买唱片可以获得附赠的投票
资格,其结果分三次发表,即速报、中报以及终报,其中速报选票成本相对更高,因此相当一部分意欲争取最
终名次的人会在速报选择保存实力。但对于新人而言,在无力同出道时间较长的人气成员竞争最终结果的情况
下,选择集中力量争取速报排名以扩大知名度也是一种可行的策略。)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不愧是姐姐】(百合,GNZ48)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