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相簿》(05)月色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Mr.鬼畜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0/4/05

                              (05)月色

    夜已经深了,但白霄久久无法入睡。

   今天是那个美丽的女孩搬家入住的日子,自己再一次见到她了,白天
打招呼时,白霄甚至觉得自己魂都要飞了。他该是有多么幸运,才能遇到
像夏瑶这样的一位同租客啊!

    白霄在大学裏其实很受欢迎,因为是击剑社团成员,每次比赛的时候,
都能有许多女生专门前来观战,就为了能看到他。最近这段时间,白霄也
迷恋上了一位学姐,虽然恋情还不算明朗,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追求到对
方。

    不过这一切都在夏瑶到来后改变了。

    真是太遗憾了,这位天仙般的姑娘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两人已经发
展到同居的阶段。白霄心中豔羡,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表达嫉妒的心
理。说白了,他和夏瑶也只是一面之缘罢了,即使自己心中再如何激动,
人家也不可能对他加以颜色。

    但是,真的好想她啊!

    夜已经深了,白霄躺在床上,发现自己只要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
现出夏瑶的倩影。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彻夜失眠!

    良久之后,白霄感到尿意积累,便下床打开了屋门。

    客厅裏一片昏暗,借着窗外月光,白霄轻车熟路地穿过走廊,来到卫
生间裏。他已经在这栋房子裏住了很久,即使全程低着头,也能轻鬆完成
从卧室出来方便的全过程。

    待将尿意排解后,白霄推门走出了卫生间。

    安静的客厅裏,只能听见时针滴答作响,再就是阵阵奇异的声音渐入
人耳。这声音十分轻柔,白霄一开始完全没注意到,但当他準备返回卧室
时,刚好这声音略微响亮了些。

    在大约分辨出这声音是什么的那一刻,白霄全身都僵住了。

    紧接着,一股灼热的气浪涌向他的下体,已经排空尿液的阴茎充血膨
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撑起了衬裤。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声音?

    鬼使神差地,白霄站在外侧的卧室门口,脚下仿佛生了根,怎么也挪
不动脚步。渐渐地,卧室裏的声音似乎更加响亮了,白霄的呼吸也愈发急
促了。

    不行,自己不能继续偷听了。

    可即使心裏是这么想的,白霄却依然定定地站在屋门前,他甚至朝屋
门走进了几步。明知这样做是完全不应该的,但多少年来,白霄还是第一
次亲耳听到这样的声音在身边出现。这种身临其境的刺激,远不是一部电
影透过音响能够达到的,白霄有些着魔了。

    于是,一边在心裏不断怪罪着自己,白霄小心翼翼地按下卧室的门把
手,缓缓将屋门打开了一条缝。

    在这间自己从未居住过的卧室裏,昏暗当中,有着一片刺目的光源。

    电视机是打开着的,正播放着一幕幕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这当然不
是普通的电视节目,肯定是从优盘或笔记本电脑中读取的,因为此时电视
萤幕上正在上映的,俨然是一部日本AV。

    一名娇小玲珑的女孩躺在床上,旁边就是自己的丈夫,然而此时,另
一名身强力壮的男人却将她压在身下。丈夫正在熟睡,强壮的男人正享受
着女孩的肉体,不,应该说是一位若妻娇嫩的肉体吧。

    真正叫白霄目瞪口呆的,并不是电视机裏的节目。

    夏瑶坐在床头,穿着一套雪白的睡衣,柔软的真丝布料贴服着她曼妙
玲珑的身躯。明明是很普通的长衣长裤,因为穿戴者不同,却显出了无与
伦比的魅力。

    此时夏瑶靠坐在床头,眼睛正牢牢地盯着电视,左手居然伸到了睡裤
当中。她分开着双腿,一只白玉无瑕的美足踏在床沿,脚趾用力勾起。凭
藉电视萤幕的光芒,可以看到她伸进睡裤中的左手,显然正动个不停。

    赵寒并不在卧室裏。

    白霄着迷似的站在屋门口,呆呆地看着房间裏的这一幕。自己刚刚还
在幻想的美丽女神,居然正在凭藉AV自读,简直难以想像。而且为什么
她会看这样的题材?

    赵哥人呢?

    小电影已经播放了一段时间,夏瑶左手伸进睡裤裏,显然正入佳境。
她如饑似渴地盯着电视,脸上布满红潮,时而眼睛微微眯起,深吸一口气。
那轻柔的声音都是电视机传出的,夏瑶并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她甚至还不
时憋气,再粗粗地喘出一口。

    过得片刻,只见夏瑶猛地打了一个机灵,脸上露出满足而享受的表情。

    白霄知道,她这是迎来高潮了。

    与此同时,电视上的AV仍在继续播放,偷情的若妻和姦夫以不满足
于在丈夫身边做爱,他们来到了隔壁的榻榻米屋中。离开了丈夫身边,若
妻开始放声呻吟,姦夫的阴茎深深贯入她的膣穴当中,如同打桩机般不断
抽插起来。

    夏瑶看着这一幕幕剧情继续上演,左手依然伸在睡裤当中。

    不行,该离开了。

    白霄分明注意到赵寒不在屋裏,但房子总共就这么大,唯一的可能就
是出门倒垃圾去了。想想今天吃的火锅,的确不是方便隔夜的垃圾,所以
赵寒随时可能直接从外门那裏回来,自己该走了!

    深深地咽了口吐沫,白霄恋恋不捨地又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将
卧室的屋门关上。右手缓缓上抬,他千小心万小心,力求不让门把手发出
任何声音……

    「哢哒!」

    就在这时,玄关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糟糕!

    白霄也顾不得最后有没有让门把手发出声音了,赵寒正在用钥匙开门,
这声音足够响亮,也应该吸引了夏瑶的注意吧。

    几乎就在白霄沖到自己卧室门口同时,玄关那裏,赵寒走了进来。

    ……

    推门而入的刹那,赵寒清楚看到,一个男性的身影一闪而逝。

    按捺着心中涌动的思绪,赵寒轻手轻脚地来到自己和夏瑶卧室前,向
走廊裏侧望去,只见屋门紧闭,看不出什么动静。

    「夏瑶,我回来了。」

    推门走进自己房间,电视机惨白的光源让赵寒略感眩晕,他皱眉道「你
怎么看电视也不开灯?这对眼睛多不好?」

    「嘘……」

    夏瑶在床上做出嘘声,招手让赵寒赶紧关门上床,并说道「小点声啊,
要是让白霄听到了怎么办?」

    「听到了?嘿嘿……」

    赵寒笑着,先是看了眼电视,见AV刚好暂停在一幅豔情的画面上「你
猜我刚才进门时,发现什么了?」这边说着,赵寒坐到了床沿,温柔打量
着夏瑶的美态。只见她脸上红潮尚未褪去,正娇羞地瞧着自己,满是嗔怪。

    「不许卖关子,我管你发现什么了呢,反正你进门的时候,我已经暂
停了!」夏瑶轻哼一声,却是不搭理赵寒,拿起床头柜前的杯子喝了口水。

    赵寒出门时就是穿的睡衣,他直接钻进了被窝,搂过夏瑶道「刚才白
霄好像在门口偷听。」

    本来夏瑶还想再敲打赵寒几下,闻言一怔「偷听?你确定?」

    说出这句话时,她的声音犹如蚊蝇。

    赵寒点了点头。他自己也是惊讶不已,而且老实说,心脏正扑通扑通
跳着。没想到就是自己出门扔垃圾的这会儿工夫,居然发生了这样惊人的
变故,同租者居然深夜偷听房门,儘管夏瑶只是在屋裏看AV,但谁知道
那小子到底把情况了解到怎样的程度呢?

    「也就是说,刚才我放声看的这部AV,这小子一直在外面听着呢?」
夏瑶仍有些发证,看着电视萤幕上的暂停画面,脸上一片红润,也不知究
竟是害羞导致的,还是之前自渎所致。

    「是不是一直在外面我可不知道,至少我出门扔垃圾时没看到他,但
回来后,这小子却撒丫子跑回自己房间了。」赵寒刚才是真的出门忙事去
了。本来正跟夏瑶在床上看小电影,但忽然想起白天吃的火锅垃圾还没扔,
他就出门下楼去了。谁知这一回来……

    「那我……」

    夏瑶眼神慌乱,瞬间想到许多,脸色更加红润了「岂不是说……这种
隐私的事情……而且他还很有可能打开门偷看……赵寒,你说他有没有可
能打开门偷看了?」

    赵寒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直勾勾盯着电视机的暂停画面。AV剧情
已经发展至结尾高潮了,丈夫发现了若妻和姦夫的秘密,此时正无力地跪
在房间一角,任由自己的妻子同姦夫在床上做爱。

    夏瑶顺着赵寒的目光,也同样朝电视机看了过去,捏了捏赵寒的衣角。

    「喂……想什么呢,大坏蛋?」

    夏瑶脸上再度闪过一抹娇羞。

    「你该不会是想……」

    赵寒尴尬地咳嗽了几声,但瞧着夏瑶俏红的面庞,他也不禁有些胆大
起来。记得就在自己出门倒垃圾前,两人一起在被窝裏看这部AV时,夏
瑶就已经忍不住自渎了。赵寒当然也勃起了,只是他当然在忍耐着,然后
现在,那股情欲已经消退了许多,但此情此景之下,又重新燃了起来。

    「老婆,你说白霄这小子,如果刚才真的在偷窥,现在睡了没有?」

    「……肯定没睡吧?」

    「那你说,如果他现在没睡,有没有可能正在被窝裏手淫?」

    面对赵寒提出的这个问题,夏瑶使劲啧了一声,斜撇他道「你就赶紧
老实交待吧,瞎琢磨什么呢?」

    不过赵寒没有立刻回答。他怀搂着夏瑶,欣赏着女友自渎后红润的面
颊。等瞧到夏瑶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为止,他说道「你身上出汗挺多的,去
洗个澡吧。」

    「出汗?啊,是了,刚才一直在……确实有不少汗,身子有些黏……」

    夏瑶捏起衣领,轻轻地抖了抖,美眸流光溢彩,眼瞅着赵寒。

    「那所以我就去……洗澡了?」

    「嗯,去吧。」

    意识到女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赵寒感受着下体澎湃的冲动,低头朝
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我在屋裏等着你。」

    夏瑶掀起了被子,看到赵寒睡裤上的帐篷,她嘴角挂着笑容,轻轻地
呸了一声。然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吸气之间,也仿佛将十足的勇气注入
了身体当中。

    如此这般之后,夏瑶又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发出清脆的响声。

    赵寒躺在床上,只见夏瑶走到了卧室门口,将屋门打开,踏入客厅的
地界。但她并没有朝左边的卫生间走去,而是站在原地,朝走廊右侧望了
过去,然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朗声说道。

    「老公,我洗澡啦!」

    赵寒被这响亮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直接笑了,然后用同样隔着几堵墙
都都能听到的声音道「小点儿声啊,大半夜的!记得洗澡时候关门,臭毛
病老是不改!」

    最后的两句话,赵寒确实是喊出来的。

    夏瑶狠狠地啧了一声。

    恰好卧室窗帘敞开一道缝隙,月光洒向门口,照亮了她高挑曼妙的身
材。明明只是一套朴素的长衫长裤,但柔顺的白色真丝贴服在夏瑶的身躯
上,配着乌黑靓丽的长髮,却真的是美丽极了。

    赵寒躺在床上,只见夏瑶狠狠啧过之后,嘴角再次挂起自己无比熟悉
的笑容。她的脸上闪过一抹强烈的娇羞,紧接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再次向裏侧卧室看了过去。

    两三米之外,就是白霄的卧室房门。

    这一次,夏瑶压根就没再看向赵寒了,她站在门口,凝视着眼前白霄
的卧室屋门,脸上害羞得更加强烈了。

    「知道啦……」

    夏瑶拖着长音,声音十分响亮「还不都怪你,床上一点儿都不给力,
折腾得人家一身大汗,然后还得靠自己解决!」

    嘿……

    赵寒傻眼了,你这么大嗓门告诉白霄我是性无能是什么鬼?

    不过夏瑶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冷哼一声之后,便一把将卧室房门
给关上了。赵寒呆坐在床上,直到门外响起淅淅索索的脱衣声时,他才刚
回过神来。

    噗……

    赵寒真的是哭笑不得。明明都还没做过呢的,居然就被女友责怪为性
无能,他这样的男友也算是曆所罕见了吧?

    但紧跟着,他一个机灵回过神来。

    紧闭着的卧室门外,就是在客厅当中,淅淅索索的脱衣声正在响着。

    隔壁卧室就是一位清醒着的同租男生,夏瑶居然直接在客厅裏脱衣服!

    卧室裏落针可闻,赵寒躺在床上,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再就是
夏瑶客厅裏脱去睡衣的声音。赵寒清楚知道,如果白霄此时醒着,也肯定
能在房间裏听到这客厅中的动静。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流逝,说来漫长,夏瑶显然很快就脱完了衣服。

    脱鞋走动的声音,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然后很快地,花洒开始工作。

    说到底,这也是赵寒第一次听到夏瑶的淋浴声,遐想着女友尚未谋面
过的娇躯,赵寒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屋门紧闭,他看不到客厅裏的情形,
一切只能通过听觉来感知,通过幻想来弥补。

    白霄会出门吗?

    赵寒当然不知道。那个今天才真正认识的青年,刚才肯定是在屋门前
偷听了,但此时是否会继续,却完全是一个未知数。于是片刻之后,赵寒
有些忍不住了,他主动下床走到门前,凑近了来倾听外界的环境。

    除了淋浴声音外,好像没什么动静。

    虽然不抱有发现特殊情况的期待,但赵寒还是轻轻按下手柄,将门打
开了一条缝。

    昏暗的客厅中,亮起一道明亮的黄光,赵寒惊讶发现,这灯光竟真的
是从卫生间传来的!

    将门大开,赵寒探头出去,向左侧望来。

    卫生间的门俨然半敞着,温暖的灯光从中洒出,隐约还有水蒸气随之
飘散。赵寒站在卧室的门裏,能清楚听到卫生间中淋浴的声响,脱鞋在瓷
砖上走动的声音。

    夏瑶居然真的听他吩咐,在洗澡时没有关门。

    赵寒心髒扑腾扑腾地跳着,因为此时此刻,随时随地,右边最裏侧的
卧室屋门都有可能打开。但凡白霄走出屋子,肯定能立刻发现赵寒探头的
模样,这可绝对难以解释。

    不过此时,裏侧的卧室依然屋门紧闭,赵寒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失望。

    赵寒就这样继续站在门口,听着半敞着门的卫生间裏传来洗澡声,看
着黄色灯光从中洒出,另有水蒸气徐徐飘散。他几乎能感受到卫生间中的
温暖,他心爱的女孩也正在那裏洗澡,赤裸着身体,享受着沐浴液和热水
的滋味。

    不一会儿,淋浴的声音结束,淅淅索索声中,夏瑶很快走了出来。

    「喂!」

    她披着白色的浴巾,裹着长髮,惊讶看着卧室门口的赵寒「你怎么在
这儿待着?」

    这声音轻柔极了,隔壁卧室的同租客绝对没法听到。

    赵寒谨慎地望了隔壁一眼,迎接夏瑶回屋,关上门后,无奈地笑了。

「看来咱们隔壁住着个正人君子啊,我在门口守了半天了,旁边安安静静。」

    他暂时没有提敞开门洗澡的事,牵过夏瑶的手,在手背上面轻轻一吻。

    夏瑶有些脸红,轻斥道「你还真默认所有人都有跟你类似的癖好啊?」

    赵寒笑着,一把搂住夏瑶的腰肢。两人就这样在门口亲吻起来。半晌
唇分,夏瑶后背贴在屋门上,刚才都不知撞击了多少次。接吻不算激烈,
但夏瑶却主动将身子紧贴着赵寒,呼吸也格外急促,甚至唇分时还有些恋
恋不捨。

    「瑶瑶,我好爱你。」赵寒轻抚着女友的面庞说道。

    夏瑶的脸红润极了。赵寒也算看出来了,她之前自渎的快感显然还没
消退乾净,就算刚洗了个澡,那股炙热的冲动仍留存在体内。

    「咯咯,你这坏蛋……」

    夏瑶咬了咬嘴唇,笑意盈盈地看着赵寒,手指在他胸膛上轻轻划过「人
家小男生才刚跟咱们住到同一个屋檐下,哪能有这么大的胆子。你就是想
从他身上找点儿刺激,也肯定得慢慢来啊。」

    赵寒轻轻吸了一口气,表情惊喜,嘻嘻笑道「行吧行吧,你先上床睡
吧,我再接着去厕所撒泡尿,等我啊。」

    夏瑶再度轻斥了他一声,依言朝床榻走去。

    这一边赵寒打开屋门,重新回到了客厅裏,他再次朝白霄的卧室望去,
见那裏依旧屋门紧闭,不禁面露失望。

    如果刚才这小伙子开门出来,跑到卫生间门口偷窥,该有多好……

    自己都还没有见过夏瑶的裸体呢。

    如果白霄真去偷窥,那真就是比赵寒还第一步见到了这一幕美景。

    心裏念念不忘着,赵寒也确实感到尿意难耐,走进了卫生间裏。

    「啊……真舒服……」

    感受着卫生间中温暖潮湿的空气,赵寒撒着尿,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周
围。夏瑶刚洗过澡,小巧的粉色拖鞋上沾着水,架子上另外还挂着一双灰
色的脱鞋,那是白霄的。

    假如白霄刚才真的偷窥了,凭藉这半敞着的浴室门,他真的就会抢在
赵寒之前,亲眼目睹夏瑶的裸体。

    所以赵寒了然发现,他尿完了的阴茎依然是硬挺挺的,昂首在这温暖
的空气中。

    「我还真是病入膏肓啊。」

    赵寒苦笑不已,因为他清楚意识到,正因为这项遐想没能实现,自己
居然真的感到非常失望。

    心裏想着这些,赵寒推门準备走出卫生间。

    「啊,赵哥!」

    白霄居然就站在门前!

    赵寒呆呆地看着他。只见这小伙子穿着一条白色体恤衫和短裤,脸色
很红,就这么直愣愣地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还朝自己打了声招呼!

    「小白啊,你这是……」赵寒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好了,就在自己刚
才遗憾白霄没能出屋的时候,这小子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冒了出来?

    「上厕所哈。赵哥还没睡呢。」白霄笑得有些腼腆。

    有点不对劲。

    赵寒敏锐地发现,白霄的脸不是一般的红,而且……

    深深地看了白霄的短裤一眼,赵寒露出一个欢快无比的笑容「马上就
睡了,晚安!」

    说着,他也不再跟白霄多唠些什么,便迈着轻盈的步伐返回了卧室。
打开门,看到床上夏瑶很惊讶地看着自己,赵寒开心得笑出了声。

    啊,今晚收穫颇丰!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四月来临,到了踏青郊游的时候。虽说扫墓祭祀理应才是国家法定的
活动,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在这个春天彻底到来的日子裏,趁着三天小
长假外出旅游,才是现在真正的流行趋势。

    「王总监,这份作品还算满意吧?」

    办公室裏,赵寒品着茶水,看着夏瑶的上司欣赏自己的照片。

    「非常满意,没什么可说的,就按照合同,付给您5万元酬劳。」过
了片刻,王总监给出肯定的答复,但目光仍没有从笔记本电脑上挪开。他
把赵寒发来的pdf文档翻来覆去地观看,前后40张照片,他几乎正好用
了40分钟的时间。

    听到甲方如此回复,赵寒也算松了口气。

    毕竟是女朋友为自己揽来的工作,而且对接方就是她的领导,赵寒说
什么也得把这份活儿做好才行。所幸不辱使命,他成功通过了甲方验收。

    「我们这次的广告,直接就能用到其中的六张照片,跟赵先生合作的
话,至少给我们公司节省了五千元的临时费用。」

    见茶杯空了,王总监再次为赵寒续了杯水「不过您也知道,像我们广
告公司,总是有接不完的专案。不知道赵先生有没有趁热打铁的打算?」

    「您是说,再让我提供一份作品?」赵寒微微一笑。

    「不错。这不是清明节快到了嘛,公司正準备拍一些踏青主题的广告,
跟汽车厂商合作。我知道赵先生有驾照,也有很多户外摄影的经验,除了
照相之外,对DV摄影也很擅长。所以这裏就有一个提议。」

    王总监将一份列印的资料递给赵寒「三天两夜的自驾游主题拍摄活动,
由汽车厂商负责提供全部费用,我们只需要为他们拍出一部精美的广告短
片就行。」

    这可绝不是个小专案,赵寒赶紧将策划案接了过来。

    「两分钟的短片……酬劳还是5万元人民币……演员人选呢?」

    赵寒惊讶发现,策划案中并没有规定广告中的演员阵容,只是标注由
广告商自选「每请一个演员都是要花很多钱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对方要
求咱们自己决定?」

    「没错,所以公司高层也对此研究了一番。」

    王总监微笑着敲了敲桌面「考虑到这个专案的收入是固定的,所以我
们最后决定,将请演员的钱给省下来。也就是说,我们打算直接由公司员
工充当演员,然后用绩效提成的方式向他们给予报酬。」

    赵寒听了,露出赞同的微笑「除非是请明星代言,否则与其到外面找
演员,当然不如直接让自家员工上。反正都是工作,而且还算入绩效提成
的话,对于员工的积极性和归属感也是件好事。贵公司真是英明啊。」

    「哪里哪里,说白了还不是为了省钱。」

    王总监哈哈大笑,忽的看向赵寒,笑得饶有兴致。

    「对了,赵先生,你觉得让夏瑶演出怎么样?」

    ……

    黑色奥迪车行驶在绕城环路上,一名身穿高挑的女郎坐在后座,闭目
养神中。车厢裏播放着音乐,但这声音突然被一阵响亮的铃声打断了。女
郎睁开眼睛,从怀包裏取出手机,望了眼窗外的风景,这才不急不忙地接
通电话。

    「王总想让我出演?」

    夏瑶皱了皱眉毛,向前方的司机席望了一眼「这个没有问题,但我们
这次的广告,至少需要一男一女吧,另外一个也从公司员工裏找吗?」

    电话另一端响起赵寒的声音,夏瑶静静地听着,不一会儿点点头道「听
你的。但这样的话,咱们的清明节假期,就都只能用来拍广告了。虽然也
是自驾游,而且有钱赚,但总归觉得……」

    赵寒又在电话裏说了些什么,夏瑶听着,嘴角挑起微笑「你啊,总有
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行吧,你怎么说我怎么配合你。我大概中午直接到
家,但你既然要準备这个新专案,会不会回来的很晚啊?」

    奥迪车驶下了环路,开始涌入晌午时分的熙攘车流中,夏瑶静静地听
着电话,待奥迪车驶经一栋200多米高的写字楼时,她露出了一副无奈
的笑容。

    「行吧……既然你喜欢……」

    挂断电话,夏瑶也没再闭目养神了,持着手机,看着窗外栉比鳞次的
楼宇,眉目间闪过缕缕深邃的波动。

    「夏瑶,看来是有新闻了?」驾驶席上,负责开车的商见耀说道。

    「嗯,清明节三天,跟我男友去拍那个自驾游的广告。」夏瑶答道。

    商见耀看着车,从后视镜看向夏瑶,寻思片刻道「看来王总是真不打
算请专业演员了。不过我记得,那个广告至少需要一男一女吧,是你和赵
寒一起出演吗?」

    夏瑶仰靠着真皮座椅,半眯着眼睛,似是在闭目养神「他就是摄影师,
不负责演出的。反正也就是个普通的广告,对演技没什么要求,刚才我俩
已经定下人选了。」

    是吗?

    商见耀不置可否,因为刚才夏瑶通话那会儿,他没有听到类似的话。
夏瑶只是说了些诸如「好吧、没问题、可以、听你的」之类的内容,照这
样看来,大约就是那个赵寒将事情都决定了?

    「人选是谁啊?」商见耀好奇问道。

    夏瑶缓缓睁开眼睛,看了商见耀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分明的笑意。

    「这个嘛……」

    ……

    夜已深了。

    赵寒直到下午才回到影楼,为了将準备工作按时完成,晚饭直接用外
卖解决的。因为清明节近在咫尺,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无论是视频脚
本创作,还是拍摄场地选择,都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完成。

    最后确定完自驾线路,赵寒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刚想解渴,才意识到
咖啡早就喝光了。

    「喝光就喝光吧,至少这样一来,又赚了五万元钱呢!」

    最后将办公室简单收拾一番,赵寒才想起拿出手机,给夏瑶发去一个
工作结束的微信留言。

    「自驾游的话,还得赶紧準备一下行李呢。除了拍摄工具外,三个人
的行李,摄影师和男女演员,工作之余,也算是清明节郊游了。」

    想到这还是第一次跟夏瑶旅游,赵寒收拾着房间,心情非常愉悦。

    走出影楼时,只见天空一片漆黑,前方的马路空空蕩蕩,根本见不到
车辆。这裏本来就挨着居民区,夜深人静之际,行人鲜少,偶尔私家车驶
过,速度飞快,眨眼就不见了蹤影。

    赵寒沿路走着,心裏忽然想到,万一在这街上发生点儿什么,例如持
刀抢劫,受害人就算拼命呼救,或许都未必能有人听到吧。

    赵寒失声发笑,自己这份想像力也真是没谁了。

    前方左转,前后几分钟的工夫,便回到了紫荆园社区。

    早在赵寒下午回到影楼前,夏瑶就已经到家了。因为今天本来就是週
末,即使仍有工作,但结束之后直接回家,当然是公司允许的。夏瑶上午
就是拜访客户去了,对方刚刚回国,还没有倒过时差,于是为了赶紧将事
情办妥,她清晨四点钟就起床了。

    「说千道万,这么辛苦工作,还不都是为了买房啊。」

    赵寒走进公寓楼,等电梯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

    「反倒是白霄那小子,跟夏瑶一样的富二代,还是个大学生呢,就租
住这么高档的公寓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除非他家能有钱到毫置几千
万的程度,否则买房这事儿,你就得从这时候开始慢慢攒呢。」

    想到白霄能参加大学的西洋击剑社团,对于他家裏的情况,赵寒自然
猜得出来。不但是标準的富二代,而且人长得帅,身材好,性格也不错,
在学校裏绝对是明星级的存在。

    「呵呵,还真有点儿羡慕他呢。」

    再想到白霄作为大学三年级生,平日课业不多,週末更可以自由分配,
赵寒长吁短歎,真恨不得自己能再年轻个几岁,重新回到校园裏潇洒一番。

    不一会儿,电梯抵达24层楼了。

    话说时间这么晚了,夏瑶应该睡了吧?

    赵寒看了眼手机,之前给夏瑶发的微信还没有回复。离他订外卖已经
过去三个钟头了,自己吃饭那会儿,夏瑶就发来消息,说自己正跟白霄在
家做饭。

    算起来,他们同居也有一个星期了。

    还记得搬家第一天,赵寒、夏瑶跟白霄确定了卫生间的使用顺序,可
后来根本没有谁认真遵守。毕竟大家的作息不一致,赵寒算是自由职业者,
夏耀是上班族,白霄是大学生,除了夏瑶必须按时洗澡之外,其他两位男
士都很随意。

    想到天色已晚,赵寒按下密码锁时,都觉得这自动开锁的声音有些过
于响亮了。

    「我回来了。」

    轻轻一声问候,声音同样很轻,赵寒推门走进玄关,只见客厅裏一片
昏暗。旁边的餐桌前,碗筷应该是都收拾完毕了,不过还有一只抹布放在
桌角,应该是夏瑶擦完桌子直接放在了那裏。

    「哎,没人迎接啊。」

    自由职业者的加班加点,导致赵寒晚归之后,其他人似乎都已睡了。

    「赵寒,是你回来了吗?」卫生间突然传来夏瑶的声音。

    赵寒在客厅脱去外衣,朝卫生间门点了点头「刚回来,你已经睡了?」

    没有回应,毕竟夏瑶在卫生间裏呢,待赵寒走进卧室,换上睡衣睡裤,
才听到隔壁响起马桶沖水的声音。

    紧接着,夏瑶走出了卫生间,穿着一套酒红色的真丝睡衣,立领遮掩
着雪白的鹅颈,长裤触及脚踝。

    「啊呀,好舒服啊~」她笑盈盈地亲了赵寒一下。

    「什么舒服不舒服的,女孩子文雅点儿!」

    赵寒无奈苦笑,跟着夏瑶来到床前「你跟白霄晚上吃啥了?」

    「嗯……反正都是好吃的呗,比你订的外卖强多了。」夏瑶一个翻身
上了床,滚到床榻裏侧,慵懒舒展着四肢,「我就说把你的那份也做出来,
你非不听!」

    赵寒微微一笑。

    「这不是给你和白霄一个同桌共餐的机会嘛。」

    房间裏安静极了,夏瑶侧卧在床榻裏侧,犹如泰坦尼克号上的萝丝,
以手支着脑后,深情凝视着赵寒。酒红色的真丝睡衣凸显着她身材的轮廓,
勾勒出一副笔直的长腿。

    「你是怎么安排的自驾游?」她缓缓问道。

    赵寒没有正面回答,他轻抚着夏瑶的脸颊,深情说道「一星期了,我
想创造一个突破口,你觉得呢?」

    夏瑶也没急着回答,垂下眼睑,她的胸脯高度起伏了几次。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一阵脚步声紧随其后,接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再过得片刻,一阵
淅淅沥沥的尿声响起。

    卧室中的两人谁都没有作声,就这样静静地听着。

    刚搬入时,谁也没有想到,这公寓的隔音是这种程度。如果不开风扇,
在卫生间裏小便的声音,能直接叫隔壁卧室听到。亏得是赵寒和夏瑶的卧
室紧挨卫生间,他们两人方便的声音,就只有他们能够听到。

    不过现在,尴尬的一幕正在上演。

    过得片刻,听着这淅淅沥沥的尿声,赵寒扑哧一笑。

    「看来小伙子肾功能不错。」

    尿声还在继续,大约微弱了些,但也有十多秒了。

    就这样继续听着白霄小便的声音,赵寒深情凝视着女友。

    「哎……」

    夏瑶悠悠一歎,眼裏满是笑意,听着隔壁卫生间持续不断的尿声,她
原本白嫩的面颊红嫩嫩的。

    坐起身来,夏瑶来到了床沿,然后轻轻解开睡衣衬衫的第一个纽扣。

    赵寒挑了挑眉毛「你这是干吗?」

    夏瑶的身材自然是极好的,尤其是胸脯,鼓鼓胀胀,相当饱满。所以
哪怕她直接开了第一颗纽扣,其效果同系着全部扣子也是截然不同的。就
是这样,她很快解开了衬衫的前三颗扣子,而这衬衫一共也不过五颗而已。

    赵寒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也着实被惊豔到了。

    解开三颗纽扣后,夏瑶饱满的胸部可谓呼之欲出,紧致而又深邃的沟
壑,就这样出现在赵寒眼中。这俨然就是低胸装的效果,明明只是解开衬
衫的三颗扣子,竟能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

    所以赵寒完全懵了。

    这就是……夏瑶的乳沟吗?

    将男友的反应尽数看在眼中,夏瑶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赵寒怔怔地看着夏瑶,只见她也不说话,在解开这三颗扣子后,便穿
上拖鞋,朝门口走去了。

    该不会?

    意识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寒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澎湃的悸动,这强
烈的情绪完全禁锢了他的行动能力。于是赵寒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床沿,看
着夏瑶推门走出了卧室。

    赵寒仿佛失聪了片刻。

    紧跟着……

    「啊,夏姐!」

    卫生间裏响起白霄惊慌的声音。

    「白霄……啊,不好意思。」

    两句话相继发生,但在这之后,卫生间裏忽然安静了下来。

    赵寒屏气凝神,全然忘记了呼吸。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没有动静?

    他们在做什么?!

    淅淅沥沥。

    撒尿声还在继续。

    「嗯……真不好意思啊,白霄。」

    「没……没事。」

    「我要不要……先出去?」

    「……」

    撒尿的声音突然变了,砰砰作响。

    「那个……白霄,你尿到马桶盖上了。」

    「抱歉夏姐,那个……我马上给清理一下……」

    这砰砰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响亮,但只维持了一个瞬间,然后整个撒
尿的声音就彻底消失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来清理吧。」

    「别啊夏姐,怎么能让你来呢……」

    「别客气,那个……嗯……总之就是……」

    接下来再无人说话,只剩下一些忙碌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花
洒,与此同时,另一个人打开了水龙头。水流声持续了一段时间,接着是
擦拭马桶,还有拖地。

    「夏姐,谢谢你,真是对不起。」

    「没事。」

    两句简短的对话,然后卫生间便陷入了安静。

    「那个……」

    「怎么,夏姐?」

    「今晚的事情,别让你赵哥知道。」

    「呃……是的是的,呃……我还不想被打死……哈……」

    白霄的话音落下之后,卫生间当中,似乎就没有人再说话了。

    但与此同时,也没有人走出卫生间。

    「你赵哥……」

    「嗯,夏姐?」

    「你赵哥……」

    夏瑶的声音十分迟疑,好容易说出了三个字后,却似乎再没有力气继
续下去。不过白霄显然是有耐心的,于是卫生间裏,除了夏瑶的声音外,
再无他物。

    「你赵哥……最近一直很累。」

    「今天刚揽的新活,你也知道,刚刚才回来,直接倒头睡了。」

    「所以……」

    「所以……」

    「所以,在那个方面,他应该比不过你。」

    安静的卫生间中,仿若落针可闻,除了龙头的滴水声外,再无他物。

    「清明节,一起自驾吗?」

    「……好的。」

    ……

    赵寒坐在床头,看着屋门被推开了。

    窗外月光洒落,恰好照耀在夏瑶的身上。

    酒红色的真丝睡衣,领口大敞,袒露着深邃的沟壑,胸脯雪白的肌肤,
映衬着红润的脸色;长髮顺肩撒落,犹如乌黑的绸缎,隆起高耸的弧度;
笔直的长裤,衬托着修长的美腿,勾勒出无比曼妙的线条。

    看着如此佳人缓缓走到床前,赵寒癡了,醉了。

    「呐,老公。」

    「哎。」

    夏瑶悠悠坐到床前,牵过赵寒的一只手来,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我刚才做的……合格吗?」

    赵寒轻抚着夏瑶的面庞,只觉得触感细腻温润,同时又无比滚烫,好
像这脸要烧着了似的。

    他微微一笑,在夏瑶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今晚月色真美。」

    恰好此时,远方响起零点钟声,悠悠扬扬,传遍夜空。

    夏瑶露出甜美的笑容,犹如一只可爱的猫咪,拥入赵寒怀中。

    「风也温柔……」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